第三十章 再入密殿

    听到何易的感慨,楼成要说没点自得和欣喜的情绪,那肯定是骗人的,但他经历的事情已多,表面还是微笑,行礼说道:

    “掌门师伯谬赞了。”

    施老头嫌弃地撇了下嘴巴,何易则摇头失笑:

    “这种事情不用谦虚,明眼之人都能看清,不到二十三岁的外罡,比‘明王’还早了半年,哪怕放在近千年的历史里去,那也是不多的。”

    这时,施建国同志插嘴道:“掌门师兄你别这么夸他,这臭小子骄傲的尾巴都快竖起来了,晋升至外罡确实不错,但从现在开始,以前的成就都得全部忘记,因为你的对手将变成外罡,而哪一位外罡不是人中龙凤,没点际遇?虽然你和任丫头联手,杀过两个,但别忘记,他们都是历经了苦战的!”

    师父您话是说得没错,可我怎么觉得你在变相炫耀……楼成腹诽归腹诽,嘴上还是恭恭敬敬地回答:

    “师父教训的是。”

    “那还不快去修炼‘外罡篇’!”施老头吹胡子瞪眼道,末了不放心地又问了一句,“黑蝙蝠的血肉交给军方了吧?”

    “在卫城就给他们了。”楼成老老实实说道,心里则吐槽了两句。

    不提前把血肉给军方,我怎么上飞机,难道给安检人员说,这是新鲜的牛肉?

    我还不想被当成变态杀人狂!

    “还算靠点谱。”施老头勉为其难地夸了一句。

    何易没多唠叨,转身领着楼成前往地下,穿过重重隔断,进入了密殿。

    这里和楼成上次来参悟时没什么改变,依旧充斥着呼啸的寒风和飘落的“鹅毛”,中间的透明柜子摆放“冰髓珠”,四周悬挂九门外罡绝学的对应观想图谱,而每张“字画”前,都有石台,堆积着配套招式、详尽讲解和前人修行笔记等物品。

    “好好把握,但每天尽量不要超过三个小时。”何易微笑叮嘱了一句。

    从外罡绝学里参悟出皮毛和直接修炼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是,掌门师伯。”楼成目前站在酷寒冰冷的环境里已是无需运转火劲,温暖自身,似乎与周围的“天地”融为了一体。

    目送何易缓步离开,沉重大门紧紧关闭后,他毫不犹豫地来到第五式“洞敌冰心”附近,看向了那仿佛冰晶镜子的七窍玲珑心,它周围的寒霜白雾一缩一胀,让一切像是活了过来。

    之所以先练这门绝学,是因为楼成自忖已有“虚空遇神”的境界,精神也随着跃过龙门发生了质变,应当能很快入门。

    他就着积雪覆盖的地面,盘膝坐下,蕴藏了浩瀚星空般的幽深眼眸内映照出了那颗神秘剔透,沟通细微的透明心脏。

    渐渐的,悬挂的观想图未变,楼成瞳孔中的“洞敌冰心”却开始缓慢而有节奏地收缩和膨胀。

    扑通,扑通,扑通,“两处”心跳似乎合二为一,他只觉尘埃荡去,身心清宁,情绪生而不起,周围种种,逐渐浮现。

    这和“临”字诀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啊……楼成暗忖了一句,借助他山之石,开始攻玉。

    这一练,时光飞逝,万籁俱寂。

    不知过了多久,楼成心头忽然一动,竟是隔着好几道沉重金属大门,“听”到了何易走来的脚步声,而银白覆盖的地底,几只小虫正缓慢穿行,自然于他的脑海勾勒出栩栩如生的形象,宛若肉眼所见。

    天静地宁,万物生发,微妙和谐,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楼成似乎换了个角度,重新认识了自然。

    “这就是洞敌冰心……”他半闭上眼睛,满足一叹。

    借助“临”字诀的经验,和“冰镜”的深厚扎实基础,仅仅三个小时,自身就摸到了门槛,再有两三次的修炼,便可以初步把握。

    “洞敌冰心”除了照见自我的能力外,兼具“临”字诀部分效果和“前”字诀全部特征,用游戏的术语来说就是,对负面情绪和精神冲击抗性增强。

    除此之外,“洞敌冰心”还能照见对手,感应他的情绪,把握他的动作,提前预判,宛若神魔。

    它对预感直觉好像也有提升……摇了摇略显发胀的脑袋,楼成站起身,迎向了门边。

    刚才的专心修炼里,他体表并未积雪,因为肌肉和皮肤本能反应,轻微震动,恰到好处地弹掉了每一片落在身上的“鹅毛”。

    一身清爽地出了密殿,楼成见师父已经离开,双手插兜地缓慢走向松涛阁,时而拍张山间风景发给严喆珂,并和她分享有所收获的喜悦,而女孩初入丹境,也正在修炼斗部和纪家的丹境武功,过得很是充实和满足。

    绕过回廊,楼成看见了一处练武场,不少冰神宗弟子在“教练”指导下站桩练拳,挥洒汗水,朝气蓬勃。

    ——冰神宗现在真正的总部是位于陌上的“冰神大厦”,除了少量仪式,绝大部分事情都在那里处理,不过祖地清净,远离喧嚣,正适合初入门的弟子专心修炼,扎实基础。

    眼角余光瞄见楼成缓步行来,指导“教练”赶紧回身,行礼喊道:

    “楼师叔好。”

    一位位弟子按照规矩,未曾中断锤炼,但皆忍不住悄悄望了楼成几眼。

    看见这样的场景,楼成想起了当初的自己和当初的事情,心里盈着喜悦,轻轻颔首道:

    “大家好好练。”

    他悠闲地驻足旁观了一阵,在弟子们愈发刻苦和认真的表现里漫步离开,穿过树荫垂落的走廊,回到了松涛阁。

    这里松林青翠,“波涛”起伏,一如往日。

    …………

    冰神大厦,已成为主管一定产业高层的朱泰刚走出电梯,拐向办公室,忽然看见了小师弟雷放。

    见自信朝气的他变得沉稳内练,朱泰暗自叹息了一声,推了下没有度数的全框眼镜,微笑打了声招呼:“怎么没去那边?”

    “来领零花钱。”雷放嘴角微勾,笑容平淡地回答。

    他在几个月前正式进入了吴越会,被安排着打了不少高水准的职业赛。

    朱泰点了下头,唏嘘道:“加油吧,二十六岁的非人,不是没希望冲击外罡,哪像我已经没可能了……”

    他已三十二岁,明显感受到了精神增长的停滞和观想时的固化。

    原本朱泰颇为不满雷放,隐有点嫉妒师父的偏心,可等到希望断绝,他逐渐清醒,变得平心静气,只是午夜梦回时,依旧沮丧低落,难以排解。

    “那我就提前谢大师兄吉言。”雷放低头笑了一声,“不过在吴越会里,我也不是最有希望跃过龙门的,郑瑜二十八岁,资深四品,接近了外罡,钱启越二十五岁,已非人一年……”

    他说了四五个名字后,自嘲笑道:“我常后悔当初的决定,应该早点进入吴越会,有这么多比我强的人刺激,有你追我赶的氛围,或许不用蹉跎三年才从六品蜕变为非人。”

    之前几年,雷放待在冰神宗内,参加一些低层次的职业赛磨砺。

    “总比我强。”朱泰摇头叹息。

    师兄弟俩寒暄了一阵,各自分开,但已是在不同的道路。

    …………

    翌日清晨,鸟鸣山幽。

    楼成刚刚起床,便收到了严喆珂发来的消息,她“握拳放光”道:

    “又是努力的一天!”

    她打算等目前练的两门丹境功法初步掌握后,再到烟冰山来度假,后续前往了米国,可以让杜姨教导。

    看见这句话,楼成嘴角不由自主上翘,回了个“握手”的表情:

    “一起!”

    晨练完毕,吃过早饭,稍做休息,楼成重又进入密殿,修行“洞敌冰心”,观摩了身法绝学,第二式“风雪迷踪”。

    等到他结束上午的苦修,回到冰后阁,何易笑眯眯道:

    “下午去趟吴越会吧。”

    “啊?”楼成一头雾水。

    目前的重点不是该专注练功吗?

    好端端去什么吴越会?

    说起来,我都还没去过那里……

    何易微笑解释道:

    “去体验下‘极地实验室’。”

    “这能帮助你尽快稳固与天地之间的联系,加速‘外罡篇’修炼的进度,当然,你目前属于初入,不要太频繁使用,三天一次比较好。”

    楼成听得一阵期待,点头笑道:

    “多谢掌门师伯提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