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自信摧残机(求推荐票)

    对各家媒体来说,“核心组”是龙虎俱乐部自己称呼和正式报道时的提法,绝大部分情况下,它有更为通俗,更广为人知,更被大众接受的别名:

    “外罡组”!

    凡属于这个组的正式成员,都是跃过了龙门的外罡强者!

    前后联系起来,“洛后”的意思岂不就是……记者们霍然收回视线,兴奋得互相打量,有的迷惑,有的不解,有的茫然,有的则一下激动,仿佛嗅到了大新闻的香味。

    真的吗?

    楼成真的跃过龙门,一朝登天了吗?

    可是,他刚重伤了一年,才恢复过来,怎么可能成为外罡?

    他当时的低谷通过他偶尔发的微博可以证实,复出与晋升像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情!

    目光不断交触,因为这消息太突兀太爆炸太不可思议,记者们竟忘记了举手提问,似乎怕自己猜测的答案贻笑大方。

    过了几十秒,终于有人挺身站出,挑染着栗红色发丝的女记者看向宁梓潼,隐有点颤颤巍巍地问道:

    “洛后,您的意思是,楼成跃过龙门,成,成就了外罡?”

    此言一出,记者们纷纷屏气凝神,大会议室安静至落针可闻。

    宁梓潼环顾一圈,优雅笑道:

    “对。”

    轰的一声,整个大会议室沸腾了,记者们交头接耳,你言我语,讨论得不可开交。

    “我的天,他才康复过来啊!”

    “当初受伤的消息假的吧?”

    “再假也不至于自己发微博告别呀……”

    “我算算我算算,按照楼成自己的说法,七八月份是有希望康复的,也就是说,他用一个月的时间成就了外罡?”

    “这,这是活佛的速度啊!”

    ……

    放任记者们议论了一阵,宁梓潼才噙着笑容开口:

    “你们有什么疑问尽管提,主角就在这里,机会可不多。”

    挑染着栗红色发丝的女记者抓住自己还站着的优势,激动地看向楼成道:

    “楼成先生,请问您是什么时候跃过龙门的?”

    他们并不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毕竟洛后出席了发布会,等于用龙虎俱乐部的信誉做了背书。

    而且,楼成以后肯定会打顶尖职业赛和头衔战,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楼成移过话筒,坦然回答:

    “八月初。”

    轰!大会议室再次“炸”了,每一位记者都显得异常亢奋。

    窄框眼镜的记者举手站起,忙不迭问道:“您之前的受伤是到什么时候好的?又是因为什么受伤的?”

    楼成无视了后一个问题,平和回忆道:

    “其实年初就好了,但留下了后遗症,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三月份进行了一次尝试,你们就当手术吧,这次尝试很成功,让我彻底摆脱了伤势,经过休养,六月底的样子完全康复了。”

    “也就是说,您仅仅用了一个月,就从非人顶峰跃过了龙门,成就了外罡?”文艺范的记者战胜了“千军万马”,起身提问道。

    他已经想好了自己的新闻标题,如果楼成回答“是”,那就说“堪比活佛”,若是不然,则强调匪夷所思。

    楼成抿了抿嘴,斟酌了下语言,半是叹息半是微笑地回答:

    “不能这么算,其实我很感谢这次的受伤,很感谢过去一年的低谷,它让我真正找到了自己的道路,认清了内心,坚实了意志,蓄足了冲击外罡的积累,这才是我跃过龙门的关键。”

    他没有掉书袋,但脑海里真地闪过了以前学的一句话: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这套话说得挺溜嘛,既没否定,也没肯定……文艺范的记者腹诽了两句,打算再提个问题,充实自己新闻的内容。

    可就在这时,他眼角余光发现,几乎所有的文字记者,都在“奋笔疾书”,显然已开始写通讯消息,试图抢夺头条。

    这群贱人!文艺范的记者抛掉了问题,慌忙道谢坐下,编辑起内容。

    …………

    “核心组?”听见屠正的话语,英气勃勃的陆少菲声音陡然拔高。

    这可是自己梦想的“地方”,梦寐以求的目标,而它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孙建林亦是迷惑,皱眉问道:

    “是再去拜见外罡?”

    按规矩是得有这么个流程,虽然对方已是第二次加盟。

    屠正收敛了神情,脸色难以克制地变沉道:

    “洛后她们向来不喜欢繁文缛节……”

    他言外之意很是明白,事情没那么简单。

    俞望远等人嘴巴张了张,重又合拢,一下变得沉默,他们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猜测,但却不敢相信那个答案。

    开玩笑吧!

    让楼成健健康康一年,他都未必做得到那件事情,何况重伤了一年!

    非常压抑的静默里,俞望远沉声开口:

    “也许楼成真的成为外罡了……”

    “怎么可,能……”屠正的语速越来越慢,嗓音也越来越低,似乎不愿意面对,又不得不承认。

    贾璐收起旁观世事般的眼神,叹息笑道:

    “别说,我觉得真是,他可是一次又一次创造奇迹的当世天骄,说不定因祸得福了呢?”

    屠正嘴巴张开,即将再言,突然又收到了一条消息,来自“擎天柱”龙真。

    他目光扫过,又一遍扫过,再一遍扫过,终于相信自己没出现幻觉。

    沉默几秒,他低头看着身前道:

    “楼成外罡了。”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回荡在“预备组”练习场内,自有一种重若千钧的感觉。

    又是一阵静默,陆少菲怔怔望着前方,脑海内一团乱麻,压根儿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俞望远先是发愣,接着摇头苦笑,摇了一遍又一遍。

    孙建林深深吸了口气,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贾璐也专注地看着身前的青砖,似乎其上的花纹充满了艺术美感,她忽地低笑了一声,自言自语般道:

    “好啦,这下不用害怕被他拉下了。”

    是的,外罡和非人哪有比较的意义……

    自己等人已被远远甩开,远到几乎看不见对方的背影……

    俞望远跟着苦笑道:

    “有的人生来就是为了打击别人,我的自信快被他摧残得不成样子了。”

    屠正和陆少菲等人再次默然,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更不愿意欺骗自己。

    …………

    刚开学的松大新校区内,步入大学最后一年的闫小玲站在宿舍窗边,眺望着远处若隐若现的微水湖,很有点伤春悲秋的情怀。

    她颇想说一句优美文雅的句子,可话到嘴边却变了样:

    “这水贼他妈清……学校有这钱,补贴食堂多好!”

    就在这时,她放于书桌上的手机不断振动,连续发响,似在催命。

    谁啊?闫小玲低语了一句,快步走回床位,拿起了手机。

    她一眼晃过,看见“幻梵”发来一条又一条的语音。

    出什么大事了吗?闫小玲一头雾水地解锁了屏幕。

    她最后一个暑假期间步入了懒癌晚期,连QQ群都少有冒泡,因为懒得打字,也懒得说话。

    点了语音,凑到耳边,闫小玲险些被“幻梵”尖利的嗓音给刺聋:

    “小长夜小长夜小长夜!”

    “快看新闻!快看新闻!快看新闻!”

    “快!快!快!”

    真是的,都读高三的大姑娘了,还这么不矜持这么像小孩子……闫小玲暗自嘲笑了身高超过自己近二十厘米的幻梵,随手点开了微博,刷了下头条。

    几秒钟后,她眼眸内映照出了熟悉的名字和夸张的标题:

    “楼成一朝登天,堪比活佛!”

    “历劫归来,楼成身证外罡!”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当世天骄名不虚传!”

    ……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闫小玲一下傻了,连忙点开新闻,浏览起内容。

    “……龙虎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告楼成重新加盟,进入‘核心组’……”念出开头的话语,闫小玲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霍然流出了眼泪,真是忍了好久好久,紧跟着,她笑容绽放,激动地来回踱步,甚至哼起了歌词: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哭了笑,笑了哭,如此循环了几次后,闫小玲呆坐在椅上,挂着傻乎乎的笑容,宛若失智。

    直至穆锦年进来,摸了摸她的头顶,闫小玲才回过了神,登录了论坛,看见大家都炸了锅。

    “简直,简直,我没法用语言表达我的心情了!”“盖世龙王”以少见的状态说道。

    “聂柒柒”“又蹦又跳”地发帖道:

    “娘子,快出来看上帝!”

    “妈呀,这就叫潜力受损啊?这种潜力受损,我也想要!”“好名字都被狗啃了”解气地笑道。

    ……

    就在闫小玲加入他们的狂欢时,“毒奶教主”贺小伟正翻看着相关微博,发现大家都在议论楼成为什么能这么快跃过龙门,都在感慨,都在亢奋。

    因为于楼成身上狠狠栽了几个跟头,贺小伟学了个乖,对涉及他的事情都选择先观望,不发言,等尘埃落定了再说。

    嗯,现在是时候了!他很满意地啪啪打字,发了条微博:

    “我觉得大家讨论的重点都不太对,让我们猜想下楼成几年后能拿到自己的第一个头衔吧!”

    PS:求月票推荐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