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梦想啊

    贺小伟发完微博,喝了口水,刚一刷新,便看见了好多条回复:

    “完了,楼成怕是一辈子都拿不到头衔了……”

    “楼上的同学,你忘记反弹毒奶的异能了吗?”

    “别的我不敢肯定,反正楼成今年内是百分之百拿不到!”

    “@楼上,为什么啊?”

    “这不是明摆着吗?这都九月份了,五大头衔战,要么只剩决赛,楼成不可能空降参加,要么正赛在今年,决赛在明年,他想拿也拿不到。”

    “咳,作为偶像忠实的小粉丝,我觉得吧,还是需要攒人品的,‘明王’用了三年,我们家楼成也用三年好了。”

    “说到这个,我想起了活佛,他还没有头衔的……”

    见话题展开,热度颇高,甚至有人开始讨论楼成如果拿到了王者赛冠军,该用什么头衔比较好,贺小伟满意地端起杯子,咕噜喝了一口。

    做人啊,就是要能屈能伸,懂得知难而退,像那个什么江湖百晓生,当初要是不硬抗,能把脸皮摘下来,揣进兜里,也不至于混到连换几个号都没法再火,只能凄凉退出圈子的地步。

    …………

    吴越会内,刚结束锤炼的雷放,拿着手机,站在洗浴间内,呆了足足两分钟。

    他全身上下只剩一条短裤,露出线条阳刚的肌肉,原本打算冲澡,结果随意瞄了眼手机,直接忘了拧开水龙头。

    外罡,外罡,楼成外罡……这样的词语回荡在雷放脑海,让他对之前的事情恍然大悟。

    楼师叔突然出现在吴越会,借用了“极地实验室”,有一个最直接也最合理的解释,那就是他已然外罡,辅助练功。

    然而,当时谁能想到这个可能,即使心里确实闪过了类似的念头,也会自我否定,自嘲收尾,绞尽脑汁去编出更加“合理”的答案。

    谁知道,有的事情就是不合情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某些人本身就是为了打破常规而出现!

    怔了许久,雷放收回视线,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

    面对这种人物,他只觉自己一下失去了练武的热忱,本身苦练三年五年都未必能成功的事情,对方轻而易举就获得了成功,对比之下,付出还有什么意义?每天苦修不辍,加练超过四个小时,又有什么意义?

    失落和颓丧涌入心头,雷放想法百转千回,最终拧开了龙头,将脑袋埋在了冷水之下。

    滴滴答答,凉意袭人,他勉强摆脱了情绪,不断自我鼓气。

    外罡意味着什么,代表着什么,雷放非常清楚,光是地位的质变,就让他选择咬紧牙关坚持。

    缩回脑袋,甩了下水珠,雷放忽然失笑,满是苦涩。

    外罡是鱼和龙的分界,可有的人,轻轻松松就跃过去了……

    练习场内,郑瑜和钱启越师姐弟各自看着手机,久久沉默。

    “原来他外罡了……”过了一阵,钱启越语气飘忽地说道。

    闻言,郑瑜抬起脑袋,隐有明悟地说道:

    “师父应该早知道了……”

    那晚他立在露台,恐怕就是在想这件事情,他心里是不是有了几分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的感慨?

    钱启越念头纷呈,有诸多情绪想要表达,可话到嘴边,却只剩下了一句:

    “差距还真是大啊……”

    楼成拿到兴省青年赛冠军,声名鹊起时,他犹有几分不服气的争胜心理,可一年一年过去,直至现在,他已完全麻木,彻底认输,觉得怎么追也追赶不上,应该现实点,理智点。

    郑瑜瞄了他一眼,忽然感慨笑道:

    “这事既让我沮丧,又让我充满希望,楼成那么轻松简单就跃过了龙门,外罡似乎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嘛。”

    “有道理……”钱启越嘴角一抽,点了点头,转身走向了练习场外。

    他临出门口时,突然听见师姐又幽幽低语了一句:

    “但等到我们去尝试,或许就会发现外罡难到极点……”

    …………

    傍晚的阳光照入房间,将室内染出了一片金色。

    蔡宗明常被楼成嘲笑为女生般的睫毛动了一下,眼睛缓缓睁开。

    “我擦,睡这么久?”他回了半天神,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

    这两个月,他逐步接手了家里的那摊事情,说忙吧,也不至于太忙,经常还能和暑假休息的方圆约会,可由于各方面都很生疏,造成压力极大,精神常常紧绷,身心俱疲,今天下午无事,他原本打算睡个午觉,谁知直接过了五点,而晚上还有一场不想参加又不得不参加的商务酒会。

    懒洋洋不愿意起身,他先给方圆说了几句,随手刷起了论坛和微博。

    一分多钟后,他眼睛霍然亮起,又惊又喜又觉得这TM一点也不科学。

    给楼成发了消息,得到肯定的回复后,蔡宗明没急着恭贺对方,而是翻身坐起,嘴角含笑地望向窗外,好半天后低声自语了一句:

    “梦想啊……”

    他脸上笑容更甚,猛地掀被下床,找来衬衣、休闲裤、领带、小西装等穿好,在头上抹了点啫喱水,干劲十足地照起镜子。

    “不错,人模狗样的!”蔡宗明自我夸赞了一句。

    接着,他哑然失笑:

    “妈蛋,这叫疯起来连自己也骂?”

    “要是橙子听见,肯定会说,你丫相声功夫见涨啊,都能表演单口了!”

    …………

    江南省,纪家老宅。

    纪建章背着手,来回踱步,欣喜中又有点哭笑不得地骂道:

    “施建国这老货,这老货……”

    这种好事,竟然都没给我提一句!

    他先前去了趟战乱地区,安排好了关于林缺的一些事情,不敢说外孙肯定安全无忧,但遭遇较大危险的可能确实降至了相当低的程度,这才刚回国,就听闻准外孙女婿跃过龙门,成就外罡了!

    亏得先前还想着给他磨砺!

    他对面的窦宁,舒服地靠在躺椅上,也是笑骂道:

    “珂珂那鬼丫头,也没提一句,合着把我们当外人了啊!现在,康城几点?我打电话过去骂骂她!”

    话又说回来,这丫头眼光真不错,堪比她外婆我当年!

    “凌晨三四点吧。”纪建章不太确定地回答。

    “那等她醒了再说。”窦宁心疼宝贝外孙女,打算推迟教训的时间。

    就在这时,她手机响起,来自严喆珂。

    “你大半夜的还不睡?”窦宁刚一接通,便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我就偷偷起床看下新闻发布会~”严喆珂笑嘻嘻地回答。

    “你还好意思说!”窦宁记起了刚才的心情,“楼成跃过龙门都快一个月了,你都不知道给我们老两口说一句啊!”

    严喆珂低笑了两声,语气轻快地解释道:

    “嘿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楼成又回到了“洛后”宁梓潼的办公室。

    宁梓潼略显慵懒地托着腮部,随意移动着鼠标,聊闲话般说道:

    “核心组成员,俱乐部都会送一栋别墅或者高层豪宅,全部自家公司开发的,你等等自己去挑,如果位置都不满意,就将就着住住吧,将来想卖卖,想租租。”

    “好的,我现在其实都无所谓。”楼成微笑回答。

    媳妇在国外,自己住哪里都一样,只要房子隔音好,“五脏俱全”,没漏水等现象,时常有钟点工来帮忙收拾,就可以了。

    “回头记得让你律师来谈具体条款,你这段时间嘛,重点是修炼火部‘外罡篇’,暂时不用跟着我们打职业赛,等都差不多入门了,十月底十一月初,有‘宗师’战的正赛,外罡可以直接参加,呵呵,那将是你第一次亮相顶尖场合。”宁梓潼微笑说道。

    她顺嘴又提了一句:“修炼火部‘外罡篇’的时候,你多请教吕严,他虽然实力不如龙王,又很傲气,嘴巴还死鸭子嘴硬,但在外罡篇的把握和教导他人等方面,确实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当初龙王也是受益匪浅,否则,嘿,也不至于让脾气这么臭的人当教练。”

    “宁姐姐,你怎么三句话当中就得损吕教练一句……”楼成好笑地说道。

    宁梓潼浑不在意地回答:

    “这都是事实啊!”

    说到这里,她想起一事:

    “你等会挑一个日常助理,琐事都丢给他们处理,专心修炼!”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