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宗师盛宴

    十月二十九日,星期五,晚上七点,九衢市武道家协会宴会厅。

    一张张圆桌整齐有序地摆放着,旁边皆环绕了六张椅子,红彤彤的地毯从门口一直延伸至最前方的“舞台”,将大厅一分为二。

    楼成等强者在不断亮起的闪光灯和喀嚓密集的响声中,沿着长长的地毯,缓步入内。

    大门之外,安保人员众多,阻拦着情绪高涨的围观群众们靠拢。

    如此多外罡聚集,安全问题其实已微不足道,除非发射一枚核弹过来,否则没谁会傻得袭击这里,但总要有人维持秩序,防备浑水摸鱼者。

    刚离开媒体的焦点,跟在宁梓潼身后的楼成便看见了一身蓝色的彭乐云。

    他的穿着兼有道袍和练功服的特色,状态相对地放松,似乎在神游大厅每个角落。

    “挺早的嘛。”楼成微笑打了声招呼。

    他左顾右盼了一下,未曾在彭乐云周围发现上清宗其他强者,包括但不限于“武圣”钱东楼。

    彭乐云眼神逐渐清明,平和笑道:

    “是你们来得比较晚。”

    说完,他喊了一声“洛后前辈”。

    宁梓潼轻轻颔首,端庄优雅地问道:

    “武圣又不想出门了?”

    “钱师叔就是这样,不爱应酬的场合。”彭乐云为尊者饰地回答道。

    众所周知,“武圣”钱东楼虽是千年一出的超卓人物,但他性子懒散,能坐着不站着,能躺着不坐着,对类似的宴会场合毫无兴趣,对一干人等的寒暄应酬深感麻烦,故而常常缺席。

    “那其他人呢?”楼成好奇地追问了一句。

    彭乐云再次涣散了眼神,不知想起了什么问题,在好友的耐心等待里,终于苦笑开口:

    “他们还没到……”

    紧跟着,他解释了一句:“掌门师叔祖讨厌坐飞机,是乘高铁来的,前几天不是连续的大暴雨吗?很多班次取消或延误,他直到今天才出发,云雁师叔和明鹤师兄则陪同着他,现在上清宗的代表就我一个人……”

    楼成差点笑出声,因为宁梓潼和龙真他们就在旁边,没多和彭乐云寒暄,寻找着宴会桌上的铭牌,往前行去。

    刚走了十来步,宁梓潼便压低声音笑道:

    “你知道为什么云雁和明鹤非得陪着五光道人吗?”

    楼成脑海内瞬间闪过了一个念头,这该不会是老年版的任莉吧?

    “总不能让一派掌门独自去坐高铁吧?”他犹豫着猜测道。

    “那交给上清宗外务堂的人就可以。”宁梓潼嗤笑道,“五光道人不仅害怕坐飞机,觉得那是漂浮的铁皮棺材,一旦遇到状况,没法施展开来,而且还是一位存在感非常薄弱的掌门,曾经有一次,上清宗年祭,直到结束,都没人发现掌门始终未曾现身。”

    “有云雁和明鹤跟着,组委会至少还能记起有参战者尚未抵达。”

    这可以说是非常有特点了……楼成暗自吐槽,极目眺望,总算找到了书写着自身名讳的桌牌。

    正要靠拢,又是一位熟人映入了他的瞳孔,任莉披散着乌发直发,睁着似乎只得漫画里才有的大大眼睛,陪着位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经过。

    那女子不施脂粉,素面朝天,留着半遮住眉毛的刘海,清美而脱俗,乍眼望去,像是只得二十三四岁,可眼眸幽深,乌黑如漆,自有历经世事的味道流溢。

    作为顶尖职业赛和头衔战的忠实爱好者,不用别人介绍,楼成就认出了她是谁,崆峒院的一品强者,任莉的师父,“耀日剑”祁铃。

    从她的长相和打扮,真地很难看出,她和自家师父、“意后”费丹属于一代,具体年龄在她强烈要求下,各种资料皆是不详,但肯定五十好几了。

    她闯荡了职业赛二三十年,总是阴差阳错地丢掉拿头衔的机会,至今除了几次门派间争雄的冠军,没别的荣誉。

    据说“洛后”出道那几年,因为同样的容貌绝艳,同样的实力高强,总是被拿来和她做对比,被称为“小祁铃”,因此引发了一段恩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是“洛后”的苦主。

    看见宁梓潼,祁铃浅浅一笑道:

    “你这条裙子真有意思,色彩缤纷,搭配艳丽。”

    “哪里,哪比得上祁前辈清水出芙蓉,不染一点尘埃,哪怕最普通的打扮,也能惊艳全场。”宁梓潼嫣然笑道,“只不过我作为曾经的‘宗师’,等下得上台抽签,总得正式一点。”

    她在“曾经的宗师”上加重了语气——她拿到过两个头衔,一个“王者”,一个“宗师”,但皆是龙王和武圣闪耀当代前拿的。

    祁铃的表情略微一滞,旋即笑容清雅地点头:

    “那我不耽搁你了。”

    说完,她领着任莉便走向了侧方,整个过程里,后者淑女地保持着安静,未发一言。

    走了几步,任莉压低声音问道:

    “师父,刚才那位是谁啊?”

    “龙虎的宁梓潼。”祁铃语气平淡地回答。

    任莉顿时恍然大悟:

    “我就说她旁边那人很像楼成,原来真是他!”

    接近三个月没见,作为一个称职的脸盲,她对楼成的长相已是陌生。

    另外一边,直至坐到餐桌旁,楼成才隐约品出“洛后”和祁铃刚才对话里的冷嘲热讽。

    她们彼此讥笑了对方老来俏,像是妖婆,而“洛后”以头衔这件事情完成了致命一击,

    汗,这对话弄得就跟和尚打机锋一样……

    收回思绪,极目四望,楼成看见了一位位往常只在电视里见过的强者,他们有的纵横十几二十年,有的刚突破几年,正飞快蹿升,但名字皆让自身耳熟能详,至于面孔,有的更是曾经出现于自己贴在卧室的海报上。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一阵,进来位身高超过一米九的男子,他穿着相当贴身的武道服,色泽浅白,间杂深红,用特殊的材料织就,行走之间,展露出阳刚而威猛的线条。

    他的鬓角往上梳起,黑发扎着古代武者常见的发髻,轮廓刚硬,五官称不上帅,却自有一种睥睨四方的男人味道,正是燕赵堂首席,“洛后”宁梓潼一代的武者,现年四十四岁的董霸先。

    在“绝对双骄”时代前,他拿到过四个头衔,两个王者,一个宗师,一个超品,被成为“战王”,是当时备受期待的强者,可惜,生不逢时,遇上了“武圣”和“龙王”,之后几年,到楼成大一那会,他仅仅拿到了一个宗师头衔。

    不过,他似乎逐渐调整了心态,走出了阴影,最近两年百尺竿头再进一步,重新焕发了光彩,连拿了两个头衔,去年的“武圣”,上个月的“麒麟”,有种不让“龙王”和“武圣”专门于前的气魄,成为绝代双骄时代拿到头衔最多的“其他”武者。

    和“龙王”不苟言笑的威严不同,董霸先睥睨之中噙着微笑,时不时与身边的外罡强者谈笑风生,他们是燕赵堂的成员,容貌明艳,风姿婉转,喜爱模仿魏晋名士的一品林书瑶,被董霸先称为日后头衔强者,刚二十九岁的二品王确,才晋升一年却让王确赞不绝口的三品胡书白……

    收回视线,楼成看见九衢市武道家协会的理事长李灏登上了半高台子,准备致辞。

    此时,要来的外罡强者全部抵达,大门缓缓合拢,只留下少数几家合作媒体在内。

    几位嘉宾发言之后,也是本届组委会负责人的李灏笑道:

    “今年有五位小友新晋外罡,作为以培养武道宗师为目的的赛事,我想从他们之中抽出一位来揭开本次比赛的帷幕……”

    上半年是玄武派苟雯,十州岛孟良,下半年八月,冰神宗楼成,上清宗彭乐云,崆峒院任莉相差几天地先后突破,是近十年里,鱼跃龙门者最多的一年。

    这个提议得到了所有的鼓掌认同,李灏让礼仪小姐端来大口玻璃瓶,里面摆放着五个小球,每个小球皆有裂口,藏着书写姓名的纸团。

    不是三分之一,五分之一的概率……楼成嘴角抽动了一下,有种合该是我的直觉预感,眼睁睁看着李灏前辈拿出一个小球,抽出纸团,展了开来。

    “龙虎俱乐部,楼成。”李灏哈哈笑道。

    果然……楼成轻笑摇了下头。

    “有请曾经的宗师,‘洛后’宁梓潼为我们抽出楼成的对手。”李灏摊手邀请道。

    宁梓潼站起身,娉娉婷婷上台,从另一个箱子里,拿出了揉成一团的纸张。

    舒展开来,凝眸一看,宁梓潼嘴角缓慢勾起,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绝艳笑容。

    这看得楼成心惊肉跳,觉得这签怕是不太好。

    过了几秒钟,宁梓潼嗓音清悦地开口:

    “吴越会……”

    我擦,孽缘啊……不会和我师姐打吧?或者“小丑”?楼成心头咯噔了一下。

    从宽松的意义来讲,吴越会算是自己的师门……

    听到这三个字,场内也是一阵喧闹,各位外罡皆兴致盎然。

    宁梓潼顿了两秒,继续宣布:

    “辛小月!”

    呼,还好……楼成稍微松了口气。

    这是吴越会寒螭派的外罡强者,前年年底才跃过龙门。

    但她绝对不可小视,能在三十岁以后突破至外罡的,古代没有,当前也不超过五指之数,而她就是其中一位!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