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东皇金书

    抽签结果刚一出来,“燕赵堂官微”就建立了一个话题:

    “#大师VS宗师#来来来,本堂各位小公举小仙女来讨论下这场热点战的结果吧,至于其他的,除了小胡,还不就是一个赢字,没什么好说的!”

    很快,回复一条条多了起来:

    “如果是一年后,我或许还会担心二确,至于现在嘛,哈哈哈。”

    “也不能太小看楼成,他还有很多手段没用的样子,比如‘冰部’的绝学,这应该比‘火部’掌握得要好,毕竟是冰神宗的弟子。”

    “@楼上的,不要太谦虚,二确可不是一般的二品强者。”

    “赌五包辣条,二确肯定赢!”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二确和谁都是半斤八两五五开,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楼成还差了火候!”

    “我们燕赵堂的年轻强者绝对不会比其他差,而且还有积累的优势。”

    “搬来我的小马扎,坐等二确破掉楼成的‘五火九转’。”

    “怎么破?你们觉得会怎么破?”

    “远程发激光,一指戳破一个?”

    ……

    燕赵堂众人讨论得热火朝天时,楼成的粉丝论坛内,气氛却相对沉凝。

    “@盖世龙王,这个王确究竟有多厉害?”“长夜将至”闫小玲看燕赵堂的比赛不多,对低调的王确几乎没什么了解。

    “盖世龙王”迅速回复道:“很厉害,这么说吧,我也看好他五年内拿到头衔,他有化繁为简,举重若轻的能力,这可不是谁都具备的,甚至可以说绝大部分外罡都没有。”

    “……突然有点紧张了,好久没因为比赛紧张了……”“幻梵”说得老气横秋的样子。

    “呜呜呜,我也是!”闫小玲赶紧附和。

    “水管工吃蘑菇”道:“怕什么?又不是输了就会被淘汰,能在外罡的最初几战遇到这样的对手,是一件好事!”

    “我去找找王确的比赛录像看……”“聂柒柒”“呆坐前望”。

    “对了,王确擅长什么功法?我看他的视频,都是嗖嗖嗖地放光。”“好名字都被狗啃了”问道。

    “盖世龙王”以“耐克嘴”表情道:“当然是燕赵堂的嫡传绝学,《东皇金书》,也就是俗称的‘光部’,大行寺的《佛说大光明经》有暗搓搓地根据它修改,糅合了不少内容,与最早时相比已经面目全非。”

    “燕赵堂还有‘瘟部’残篇,并将其中不少技巧化入了本身的‘光部’绝学。”

    “总之,放平心态,说不定楼成会遭遇外罡初败,赢了就当惊喜。”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越来越紧张了……哈哈,我给你们讲个真实的笑话吧!”闫小玲转移了话题。

    “什么笑话?污不污?”“一贯纯爱俊冈本”很是积极。

    闫小玲用“艰难忍笑”的表情道:“之前我不是染了一头的绿色吗?盒子,不,小高天天嘲笑我,昨天更是说要染真正的亚麻灰给我看,等她回来,哈哈哈,也是一头绿色!”

    “近操子者智障吗?”“擂台之路”游荡过来,“嘴角抽搐”道。

    “你们这是互相原谅的节奏啊?”“水管工吃蘑菇”“捶地大笑”。

    “小高不是有丹境的实力了吗……那位染发的小哥还好吧?”“盖世龙王”担忧地问道。

    “应该还好……”闫小玲不太确定地回答。

    ……

    论坛内沉凝的气氛慢慢消散一空,又恢复了往常的特色。

    …………

    翌日下午。

    抽签结果还算不错的宁梓潼和龙真带着各自的助理,分别外出访友,过得相当悠闲。

    欧曼则和郭洁的助理王悦曦坐在大堂旁边的开放式咖啡吧内,享用着下午茶,不敢远离酒店。

    “我最开始以为做外罡的专门助理会很忙,结果一闲就闲了好几年,每个月忙碌的时候不超过五天。”王悦曦用银色的勺子搅动着咖啡,有感而发道。

    欧曼险些失笑,嘴角勾勒道:

    “我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

    现在已经学会自娱自乐,自我增值了……

    两位助理相视一笑,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电梯口,想着自家“老板”此时肯定在研究对手的视频,或是到酒店内部的武道馆演练。

    经过一天多的琢磨,连彭乐云险胜王小双,再耀天骄之名的战斗都没去现场观摩,楼成总算对晚上的比赛有了点底,将本身对王确的重视又调高了一“级”。

    “该出发了!”他收起电脑,活动了下筋骨,给严喆珂发了条消息。

    女孩“茫然呆坐”回复:“我发现比赛在晚上还不如下午,下午的话,我能少睡一点,半夜起床看,换到晚上,我就得听导师讲课,跟着他们做研究做讨论,根本没机会偷懒……”

    九衢的晚上正是康城的上午。

    楼成轻笑一声,发了个“心疼”的表情:“没事,反正结果都是赢!”

    “噗,你还要不要好了!低调!明白吗?低调!好好攒人品!”严喆珂一下被岔开了注意。

    “趁现在没人,允许我骄傲一分钟。”楼成顺着这个话题说了下去,稀释了小仙女的遗憾。

    过了十分钟,他换好藏青色的龙虎俱乐部武道服,收敛了各种情绪,开门走出了房间,欧曼已等在外面。

    晚上八点四十五分,他与王确的比赛在九衢市“五万人体育场”打响时,严喆珂正好抵达了康大校园。

    时值深秋,天意转寒,萧瑟的冷风卷着枯叶在地面打旋,女孩穿着棕黄色的及膝大衣,双手环抱书本于胸前,油然想起了大洋彼岸的某人,想起了“宗师”与“大师”即将开始的战斗。

    沉静着脸庞,凝望着落叶,严喆珂轻轻叹了口气,沿着如画般的风景,迈步走入了前方大楼。

    …………

    五万人体育场内,一道道灯光从半开的穹顶落下,将茵绿色的草坪照得宛若白昼。

    三百乘两百的比赛场地周围有塑胶铺出的宽阔跑道,主要作用就是隔绝观众和外罡们的战斗。

    至少能坐五万人的观众席最前方留有空白,往上竖起了一层防弹玻璃和铁丝网,每个关键区域皆有实力不凡的武装警察和安保人员站岗。

    楼成和王确立在中央,披着灯光,相隔了三十来米,他们周围的草坪坑坑洼洼,破烂不堪,仿佛被炮火犁了一遍,正是之前那些战斗留下的痕迹。

    直到此时,楼成才将注意力转移到王确的外在形象上,他的长相也属于不显山不露水的那种,头发却老气地往后竖起,油光发亮,像极了陈旧电影里面的大佬。

    王确的高度和楼成相仿,身材比例略显失调,头大,体长,腿较短,可一眼望去,自有种浑然协调的味道,他立在那里,沉稳内练,神情自若,不见半点紧张,确实颇具大师的风范。

    楼成打量王确的时候,王确也在打量着他,只觉他气度沉凝,不卑不亢,泰山崩于眼前也似乎不会变色。

    这个时候,站在他们之间的裁判举起右手道:

    “对话时间开始!”

    说完这个,他立刻往场地边缘行去,免得等下真正开打,遭受无妄之灾。

    在外罡级的战斗里,裁判的作用更类同于主持人!

    此时,对峙的两人没谁开口,楼成身周凝出了一团赤红色的,划着椭圆轨迹斜向环绕的火球,它本身也在有序转动。

    王确体表则渐渐有亮色冒出,照耀四周,光彩夺目,神圣而巍峨,让目睹者忍不住顶礼膜拜。

    《东皇金书》据说源于楚地,历史悠久,能和三皇五帝时代扯上关系,是那个荒蛮纪元的祭祀功法,但这只是他们自称,早已不可考证。

    神灵天降,光芒万丈,楼成竟生出了不敢亵渎不愿为敌不想出手的念头。

    他忙凝出冰心,在制造五火的同时,让观想与外界沟通。

    天地变暗,繁星点点,衬托着楼成身周的炽白、金黄和淡紫等色,衬托得王确宛若正午的阳光,它在人世间是如此的煊赫,可与幽暗深邃的星空相比,又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夜色越来越浓,光芒愈来愈盛,楼成和王确气势纠缠,不断争锋,藉此寻觅或创造出对方的弱点。

    时光如同白驹过隙,飞快流逝,王确忽然笑了一声,诚恳赞道:

    “果真盛名之下无虚士!”

    他话音刚落,楼成刚想回应,远在边缘的裁判已高声喊道:

    “开始!”

    嗖得一下,王确宛若一道激光一道射线,直奔楼成而去,仿佛要硬撼“五火”。

    “光部”的速度犹胜“风部”,瞬息之间,他已是临近了对手。

    楼成半点也没客气,不退反进地舒展腰背,握起拳头,狠狠抡下,他背后身侧的赤红、金黄、浅蓝、炽白和淡紫纷纷落下,聚合为一。

    既然王确想要硬抗,他自不会谦虚!

    就在这时,王确身影忽然一闪,原地消失,刚才似乎只是镜花水月。

    他的身形猛然浮现在楼成侧方,刹那变得清晰,额头明显见汗,负担绝对不轻。

    直到此时此刻,他原本所在的位置才爆出一声巨响,掀起了狂猛的风暴。

    刚才那一步,他竟比声音还快!

    “东皇金书”,“瞬步”!

    这号称“光部”最难练的绝学,不是每一位燕赵堂外罡都掌握了的,之前只有董霸先,现在则要加上王确!

    PS:最后三天求月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