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天骄之战

    “活佛”世善?

    倚着靠枕的楼成愣了一秒,旋即坐直,眼神渐渐发亮,又有了几分现实宛若梦幻的感觉。

    与“木乃伊”、“黑夜蝙蝠”、辛小月和王确等交过手的外罡级强者不同,“活佛”这个名号,自己已听闻很久,甚至比正式练武的年头还长——本代的世善早在自身高三时便已跃过龙门,被称为最年轻的外罡,论外的天骄!

    慕名已久,如今相逢,怎不激动?

    对楼成而言,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愈发有了本身是外罡强者的认知,青春期那会只能躲在被窝幻想的事情,正一步一步,一点一滴地实现。

    这样的体验是如此美好!

    念头转动间,楼成低下脑袋,按动键盘,将抽签的结果发给了严喆珂:

    “活佛!”

    紧跟着,他“头缠加油红巾”地补了一句:

    “期待!”

    期待着体验这位“大和尚”的神功妙法,期待着与过去向往对象的交手!

    严喆珂正处于短暂的课间休息,刚想抽空刷下楼成的粉丝论坛,就看见自家老公连发了两条消息。

    活佛?她点漆般的眸子一亮,心里涌现的感触与楼成有着七八分相像。

    各种情绪还没来得及分明,女孩的目光便扫过了“期待”二字,不由弯起秀眼,翘起了嘴角,故意打击了一句:

    “期待什么?大和尚可是名副其实的一品强者!”

    跃过龙门后,历代“活佛”的提升速度确实都会放缓,但有着“宿世智慧”,有着独特功法,二品依旧轻轻松松,如今五年过去,以他的“积累”,一品相当正常!

    楼成浑不在意地“憨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

    这是一次体验之旅!

    “哟,心态很好嘛。”严喆珂“捂嘴笑”道,“每次输了比赛总会闷闷不乐的是谁!”

    楼成哑然失笑,以自黑的口吻回复道:“这还不是为了创造被你安慰的机会。”

    眸光一转,严喆珂顿时抿住嘴巴,扭头望向了旁边,眉梢眼角皆溢出了笑意。

    这时,她看见导师缓步入内,忙噼里啪啦打了一段话道:

    “上课啦,等我晚上回去,好好和你讨论活佛的功法~”

    “等着严教练!”楼成“窃笑”回复。

    收起手机,他盘腿呆坐了几秒,甚至没顾得上关注彭乐云和任莉的抽签结果,也未去群组里讨论,认真地琢磨起有关“活佛”的种种传闻。

    大行寺最早是以《佛说大光明经》立派,后融合了几家密宗支脉,才有了“胎藏”与“金刚”两部绝学的架子。

    百多年前,天下纷乱,大行寺趁着“活佛”一系的式微,将这最大的密宗流派吞并,不仅丰满和完善了“胎藏”与“金刚”两部的绝学,而且补足了《佛说大光明经》关于禁忌领域的内容,跃居顶尖势力的前列。

    这件事情过去未“久”,不少堪称人瑞的前辈级外罡还记得清清楚楚,因此大行寺不好意思直接拿“活佛”转世当门面,周转了一圈,号称“收留”。

    历代活佛皆能显化大日如来之相,天生具备“他心通”,“六字真言”一月可成,另外,胎藏部“菩提咒”属于活佛独有绝学,哪怕“明王”世善也无法练成,顶多略得皮毛。

    战斗时,活佛以精神强大著称,出手虚实难辨,似幻似真。

    …………

    九衢市泰宁路,一家路边烧烤摊。

    身材高大而肥胖的“活佛”世善,蹲坐于小马扎上,望眼欲穿地看着老板翻来覆去地洒着孜然。

    他戴着顶灰色毛线帽,身穿黑色T恤,将有关和尚的特征掩盖得扎扎实实。

    “好了,您的烧烤。”老板拿着铁盘子,提着大堆食物走了过来。

    排骨,肥肠,鸡皮,牛肉,羊肉……世善上下打量了一眼,肯定地说道:

    “拿错了吧?”

    “拿错了?”老板小声嘀咕了一句,返回烧烤架附近,从桌子上拿起点菜小本,边往世善身边走,边翻动寻找。

    “二十串四季豆,二十串小土豆,二十串茄子,二十串馒头片……”老板念了出来,看向世善,诧异问道,“您吃素?”

    “很奇怪吗?”世善微笑反问道。

    “您这身材……”老板顿了下道,“真不像!”

    世善叹息笑道:“我以前看见那些方丈大师膘肥体壮,总怀疑他们私下里破戒,不是好和尚,等到长大,我才发现,有的人吃素也会发胖啊!”

    老板一时无言,干脆送了碗清汤过来:

    “大兄弟,别去想那些了,来试试,自家熬的白胡椒清汤,过几天就正式开卖。”

    世善闻到香味,劈手拿过,咕噜咕噜喝了下去:

    “嘶,烫……”

    “慢点慢点!”老板吓了一跳。

    世善几口喝完,擦了擦嘴道:“胡椒味很浓很香,不错,不错……”

    他似乎就此开胃,拿起烤串便狼吞虎咽,正吃得兴高采烈时,忽然听见背后那一桌在兴奋地讨论“宗师战”的事情。

    “刚楼成抽中了活佛!”

    “这就厉害了,论外天骄对当世天骄!”

    “四大天王有五个是常识,说什么论外?”

    “活佛有一品,楼成怕是要输了。”

    ……

    世善放慢了啃咬的动作,饶有兴致地低语了一句:

    “楼成?”

    他沉思了几秒,重又投入了风卷残云的扫荡。

    不能因为后天的较量耽搁到今晚的夜宵!

    …………

    “活佛”偷溜出门鉴赏九衢烧烤时,网上已是沸反盈天,什么“天骄之战”“时代的序幕”等标题到处可见。

    “毒奶教主”贺小伟乐滋滋看着这一切,深感满足。

    四大天骄的说法是他提出来的,并逐渐发扬光大,得到公认,成为噱头。

    “咳,还记得当初我是怎么评天骄的吗?没想到,这才几年,楼成就碰上了活佛!”贺小伟酝酿了几分钟,发了条微博。

    他原本期待被吹捧,可看见的回复都与此无关:

    “失望,你竟然没预测输赢!”

    “是你毒奶教主飘了,还是我们粉丝提不动刀了?”

    “够胆子就楼成会输!”

    “上面那位,你是楼成的粉丝吧?”

    ……

    贺小伟看得眼皮直跳,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想激我预测楼成的比赛?没门!

    我很珍惜我的眉毛和头发!

    …………

    “活佛!”

    扎着标志性双马尾的幻梵一下兴奋,半坐起来,,将轻薄的电脑放在大腿之上,疯狂地刷着论坛,与人讨论,阅读预测,忙得不可开交。

    这时,她手机响了一声,“男朋友”发来消息道:

    “童童,你今天穿得那条裙子真好看!”

    幻梵拿起手机,瞄了眼,飞快回复了几个字:

    “有事忙,等下聊。”

    点完发送,她重又望向电脑屏幕,专注而认真。

    …………

    松城大学的寝室内,闫小玲正沉郁着表情对何紫吐槽:

    “……总之,我老姨父就是个奇葩!还有我爸,现在有新家了,巴不得我不过去!”

    没想到玲玲蠢萌欢快的外表下还隐藏了这么多辛酸的往事……何紫颇感诧异,怜悯止不住地浮现,便要安慰开解闺蜜几句。

    就在这时,闫小玲随意看了眼手机,顿时跳了起来,大声喊道:

    “活佛!”

    她猛地转身,冲到电脑桌边,一边开笔记本,一边用手机刷着论坛,时而紧张,时而振奋,时而发笑,时而激动。

    何紫愣愣看着,默然将之前想说的话语吞了回去。

    …………

    过了一天,“宗师战”双败淘汰赛第四轮打响,楼成和“活佛”世善之战被安排在了下午最后一场,五点到五点半之间开始,视前面比赛的长短而定。

    还是熟悉的江心岛,还是那一条条轮船和一架架无人机,提前了一会儿起床的严喆珂伸手遮住嘴巴,打了个哈欠,将旁边的枕头拖了过来,塞在腰背位置。

    没橙子的身体靠着舒服……女孩霍然想起日常刷战斗视频刷节目剧集时的相处,松开右手,轻咬了下嘴唇,叹息了一声。

    这时,她看见楼成和世善分别乘坐小船而来,忙收敛了思绪,抿住了嘴巴。

    他们立在各自舟头,河水虽晃,身体却不见一点摇动,很有几分古代武者约战的味道。

    踏步上岸,楼成走到裁判附近,看见了对面身着黄色武僧袍的世善。

    这位活佛头大脖子粗,长相神似某位歌星,若戴上假发,扎出马尾,会让观众们觉得,他若一嗓子喊开,出来的肯定是“大河向东流”!

    世善露出一抹笑容,合十行礼。

    等到楼成还礼,裁判看了眼手表和天空盘旋的诸多无人机,高举右臂道:

    “对话时间开始!”

    楼成正待凝出“五火”,眼前忽生变化,只见满目苍夷的江心岛草木滋长,菩提树生,琉璃、黄金、玛瑙等物间杂其中,绽放阵阵佛光,庄严而神圣。

    对面的胖大和尚体泛金芒,盘腿坐在莲花高台之上,身周有明王金刚、菩萨天龙的重重虚影簇拥,宛若佛陀降世。

    他收敛了天生带笑的嘴角,眸光变得沧桑而淡漠,仿佛看尽了人世变化,岁月无常。

    这个瞬间,楼成竟分不出这究竟是幻境还是真实。

    PS:其实今天换身份证也不久,去的早,人比较少,前后才四十分钟不到,还没我来回坐车和堵住的时间久,不过成都这几天降温,我悲惨地带错了衣服,全是短袖,剩下的工夫去商场买了件外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