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第五轮(求月票)

    不愧是历经多代传承神秘的“活佛”……听见裁判的宣告,楼成收住了“皆”字诀的勾勒,站直身体,拱手致意。

    “活佛”世善微笑合十,低宣了声佛号,年纪不大,却极有高僧气派。

    他悠然转身,走向江心岛边,刚行了几步,突然停顿,伸手摸了把肚子,吞咽了口唾沫。

    做完这一切,他故作寻常地左右打量了一眼,加快了脚步,没乘小舟,直接踏水而行,步步生莲地返回了大行寺所在轮船,劈手从迎上来的小沙弥掌中拿走了预备好的斋饭。

    边满足地就餐,世善边无奈地想道,作为密宗的活佛,自己竟然要守大行寺的戒律,只能吃素……

    楼成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行走舟边,跳了上去,没造成丝毫摇晃和半点涟漪。

    小舟刚一启动,他忍不住便回头望向江心岛,复盘起之前的战斗:

    “活佛”的境界和水准确实要强于自身不少,尤其精神领域,几乎可以说吊打目前的自己,而他也充分发挥了这方面的特点,赢得不算困难……

    自己现在的实力,满打满算也就是刚触摸到二品的边缘,之前能赢王确,生死战经验更丰富,临场发挥更出色不提,胜利的关键主要在于,自己“冰火一体”“武道与修真糅合”的打法让王确很不适应,对某些手段始料未及,吃了暗亏,若是立刻进行二次交手、三次交手,结局未必会是那样……

    ……

    念头一个个闪过,楼成重新认清楚了自己,将跃过龙门以来一次次累积的些许“膨胀”打回了原形。

    ——这方面的心态不是说一次明悟便能管用一辈子,随着本身实力的提升,胜利的堆砌,骄傲和自大依旧会悄无声息地滋长,必须时常擦拭心灵,几乎所有的强者或多或少都有类似的问题,“龙王”的自负更是明显到了极点。

    刚审视完战斗和自身,楼成便靠近了龙虎俱乐部的轮船,伸手一按,跃了起来,稳稳落在甲板之上,从欧曼那里接过了手机、戒指、钱包等物。

    这时,严喆珂已发来了一条消息,“仰望天空,转着眼珠”道:

    “感觉你最后是着了菩提咒的道……”

    “嗯。”楼成侧对欧曼,用身体遮住了可能的视线,用“乌云罩顶,蹲在墙角画圈圈”的表情道,“可以开始你的安慰了……”

    “可我怎么觉得你不是太难过的样子……”严喆珂“茫然直视”。

    “呃……”楼成挠着下巴道,“也许是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的关系吧,反正还没被淘汰……不喜欢失败是一回事,有自知之明又是另外一回事,我现在倒不郁闷,就是突然充满动力,迫不及待地想看重放,想更深入地研究‘活佛’打法,找到别的思路,迫不及待地想和他再来一场。”

    “这心态不错嘛……来,姐姐亲一下~!”严喆珂半是夸赞半是慰问地说道,并迅速转移了话题,“‘活佛’的精神大法是不是很厉害?”

    “这方面感觉完全压制了我……”楼成没做掩饰地描述着,末了若有所思地分析道,“他倒数第二掌,和上座部的‘心印拳’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把本身的感受‘印’在我的心里,不过,活佛的手段更加高深,心印拳只能把疼痛、折磨、愁苦等具体的感知传递,而他可以把我拉入他的记忆里,在刹那之间历经千年,体会一代代活佛的人生,若是外罡以下遇见,多次重复,指不定就因此当场崩溃或人格分裂了。”

    “所以,‘菩提咒’又叫‘菩提心咒’。”严喆珂漂亮的眸子上转,饶有兴致地猜测道,“历经记忆,体验人生……橙子,你说,活佛一系的‘转世’会不会就与这‘菩提心咒’有关,但更加复杂,有更严苛的法门?”

    楼成看了一眼,“吸了口凉气”道:

    “诶,还真别说!我觉得真有可能!严教练慧眼如炬!”

    当没有找到“转世灵童”的时候,上代活佛会用资质最好的弟子代替,但肯定不可能施展完整的“灌顶”,这种时候,用简化而来的‘菩提心咒’代替或许就是保证延续的后备手段?

    “嘿嘿。”严喆珂笑了一声,“摸摸头”道,“别想这些了,休息会再说吧,某人可是精神枯竭了!我去晨练了~”

    “嗯嗯。”楼成挥手道别,将握着的钻戒戴回手指,调整至正面朝上,然后下意识望向了天边,只见红云如烧,昏暗渐生,大日西沉。

    严喆珂放下手机后,猛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略作洗漱,换上了白底黑边的武道服。

    她摩挲了下左手的戒指,调正了些许位置,脚步轻盈无声地下楼,在晨曦的微光里跑向了草坪。

    此时,天色尚暗,铅色堆积,远方少许橘红光彩呈现,缓慢扩大。

    …………

    在车上睡了一觉的楼成回到酒店后,重又变得精神奕奕,他通过电视屏幕,旁观了晚上的战斗,彭乐云绝地翻盘,拿下了实力强过他一线的对手,坚强地站在未被淘汰的队伍里。

    任莉抽运不错,遇上了比她略弱的敌人,历经一番苦战,再次获得了胜利,是开赛至今还保持着全胜姿态的少数武者之一。

    观摩比赛的过程里,楼成心态不错地刷了之前的新闻,偷窥了本身论坛,见所有人都对自己输给活佛感觉理所当然,没什么失望,只是客观地分析了双方的差距,展望了追赶的速度:

    再有两年,或许只用一年!

    到了晚上九点半,第四轮最后一场比赛落幕,至此只剩下四十四位武者未被淘汰,等到后天的第五轮,肯定就能决出前三十二强,因为目前背负着一场失利的“幸存者”属于绝大部分。

    十分钟以后,组委会网络直播了第五轮的抽签仪式,第一个便挑出了“崆峒院,任莉”。

    紧跟着,任莉的对手出炉:

    “蜀山斋,吴谯!”

    楼成一下看乐了,切换入群组,@了任莉:

    “你希望厉害的对手来了!”

    这可是蜀山斋斋主,拿满过五大头衔,曾经头衔最多的强者,“剑王”吴谯!

    当然,他的头衔绝大部分是在绝代双骄时代前拿的,后来因为年纪老迈,状态开始下滑,“武圣”与“龙王”强势争锋,只拿到过一个。

    任莉很快冒头,“眼睛发亮”地回答:

    “他是我的偶像!”

    “能与偶像在擂台上一较高低,也算是梦想的实现啊……”楼成颇有感触地附和。

    “道剑”吴谯是位纯粹的、强大的剑客,他在早年的生死战中失去了左手,半残了一条腿,并认为武道已绝,再也无望提升,可他凭借着可怕的意志力,硬生生突破了桎梏,创造了一段“剑王”的传说。

    最近二十年内,凡用剑者,或多或少都会视他为榜样。

    楼成刚感慨完毕,彭乐云也浮出“水面”道:

    “确实不错,我也希望遇见期待已久的对手。”

    “谁是你期待已久的对手?”安朝阳好奇问道。

    彭乐云不知是想了一会儿,还是发呆了一会儿道:

    “太多了,不好举例。”

    ……楼成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鄙视”地做出回复:

    “道士,我觉得你说冷笑话的本事和我大舅哥有的一拼……”

    他话音刚落,彭乐云的名字就被嘉宾念了出来,然后,他的对手也随之确定:

    “大行寺,智海!”

    “明王”智海!

    又是一场天骄之战!

    “还真是期待已久的……”彭乐云打出了一段文字。

    他压根儿就没去考虑再输一场就会被淘汰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楼成也听见了自己的姓名,忙收敛注意力,期待着对手。

    少顷,嘉宾拿翻转纸条展示道:

    “上清宗,‘武圣’钱东楼!”

    我擦……要不要这么绝,最后一轮碰大BOSS……楼成不知是该郁闷还是该欣喜了。

    这时,安朝阳提醒了他一句:

    “你这场是第十八场,也许轮不到你和武圣较量,前面就淘汰出足够的人数了,道士也是,十七场也未必会进行。”

    前面的十六场比赛,输过一场的占绝大部分,甚至有九场是他们之间对拼,必然产生被淘汰者,而只需要再淘汰十二位,第五轮就会结束。

    “有道理……”楼成突然又有点失望了。

    等到他们讨论完毕,各自去忙碌别的事情,任莉突然再现,突然问道:

    “你大舅哥是谁?”

    “那位抽签的嘉宾好像道士你们派的掌门……”

    “人呢?”

    ……

    她刚才光顾着兴奋和激动去了……

    PS:求保底月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