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斩神刀

    作为资深的顶级职业赛爱好者,对手的名字刚一入耳,楼成脑海内就浮现出了关于他的种种情况:

    路永远是关外盟首席,强横了十几年的一品高手,他有四分之一的老毛子血统,五官立体,轮廓深刻,颇有几分英俊,眼睛甚至含着不太明显的绿色。

    自三十岁以后,他的发型便保持着向后整齐竖起的状态,凭空老了几年,但更有带头大哥的风范了。

    路永远出身于燕赵堂的武校体系,仅比董霸先小了一岁的他,在那个年代和对方一时瑜亮,就像大学武道圈子最初两年的彭乐云和任莉一样,只是名声仅限于比较小的范围内,没那么响亮。

    早早成就丹境后,他受到故乡“关外盟”的拉拢,离开了“母校”,若是从此沉寂,那肯定无人会记得,无人去诋毁,可他却一步步成长了起来,一天比一天强大,所以,“燕赵堂”的拥护者对他的憎恨和厌恶与日俱增,认为他辜负了培养之恩,是彻头彻尾的叛徒,如果他当初留在帝都,和董霸先组成双保险,再加上一品强者林书瑶等人的配合,如今的“燕赵堂”足以与龙虎、上清、大行争雄。

    路永远对此不屑一顾,甚至在某次采访时说,千夫所指只会让他更加厉害。

    这是一句实话,他是那种场面越大发挥越好的武者,面对的敌人越强,自身也似乎会得到临时的提高,他曾经在“武圣”和“龙王”状态皆完好时,分别逆斩过对方,留下了一段佳话,这也就是“斩神刀”外号的由来!

    不过,“斩神刀”之外,他尚有“神经刀”这个称呼,那就是遭遇层次相仿,实力不如本身较多的对手时,往往无精打采,不够亢奋,心不在焉,以至于成为被以弱胜强次数最多的头衔级高手。

    正因为如此,他总共才拿到了两个头衔,而且不包含“武圣”和“王者”。

    但不管怎么样,这位“斩神刀”都是江湖有数的大佬!

    …………

    关外盟下榻的酒店内,梳着大背头的路永远卧在阳台躺椅上,窗外夜色深重,灯火霓虹,星河倒悬。

    他闭着眼睛,右手轻敲着身边墨绿色的刀鞘,那口名震天下的“斩神刀”安放于内,似乎在静静沉睡,等待着风云交汇的刹那。

    与阳台隔了一扇门的客厅内,大屏幕电视机播放着三十二强抽签仪式,声音很低,几乎模糊不清。

    及至自身名讳响起,路永远轻敲刀鞘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他的眼睛并没有睁开,右手在短暂的间隙后,重又敲打起墨绿色的刀鞘,轻缓自然,节律悠长。

    外界秋雨朦胧,滴滴答答敲着窗户,内外相得益彰。

    在这样的安静与宁和之中,墨绿色刀鞘内忽有低浅清脆的碰撞声发出,就像内里之刀在欢畅雀跃。

    这叮叮当当汇成了一道,宛若来自渊海深处的龙吟。

    …………

    抽签结果刚一出来,楼成的粉丝论坛内瞬间就冒出了诸多帖子。

    “好名字都被狗啃了”“捂脸叹息”道:“头衔强者,这还怎么打……”

    “没办法的事情,每次头衔战的前三十二强都是由大部分的绝顶高手和一小撮最近幸运值MAX的普通外罡组成,楼成的运气目前看来到了尽头,没能抽中任莉这几位之一,既然如此,和谁打不是一样?反正不是主场,没有地利优势。”“水管工吃蘑菇”游荡过来道。

    “长夜将至”闫小玲赶紧问道:“我听说我听说这个路,路人甲最喜欢阴沟里翻船了,而且他第五轮的时候硬拼淘汰了梁一凡,受了不轻的伤势,我家学长应该也有赢的希望吧?”

    “那种伤势对外罡来说,过个几天就好得七七八八了,不能奢望这个。”“擂台之路”无情地打消了闫小玲的幻想。

    “盖世龙王”则“笑出眼泪”道:“如果‘斩神刀’没受伤,以他一贯的表现,大意失荆州,输给楼成不是没可能,可就是因为他现在受伤了,所以肯定会更谨慎更小心,这样一来,楼成的希望微乎其微。”

    “对手受伤还是坏事啊……”“聂柒柒”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解释。

    “打头衔强者,就抱着欣赏战斗的心态去看比较好。”论坛新人“汤初夏”“滑稽”说道。

    他是一位嘴炮强者,曾经迷恋过修真,结果自己练出了癔症,天天高喊当今是末法时代,后来有次不小心遭遇了车祸,差点送命,从此改邪归正,重拾了之前的爱好,因认为楼成某些表现很像他YY中的修真,变身为粉丝。

    听着他们的回答,闫小玲用“哭丧着脸但配有‘我心情很好’文字”的表情道:

    “那我去买十块钱的学长赢!”

    “咦,不是应该买路永远赢吗?楼成赢了开心,楼成输了有钱拿。”“一贯纯爱俊冈本”“诧异”说道。

    闫小玲“鄙视”地看着他们:

    “我这是祈祷,明白吗?祈祷!跟着我念,qidao!”

    “我也要买我也要买,我压二十块!”“幻梵”蹦跶了出来。

    此时,抽签继续进行,一位位强者的对决让观众们热血沸腾,恨不得后天立刻到来。

    “崆峒院,任莉!”某银丝夹杂诸多乌发的老道士念出了新的名字。

    不到几秒,他便抽出了任莉的对手:

    “十州岛,尚有德!”

    “狮王”尚有德!

    抽签的时候,一般只念所属和名字,但遇到当前有头衔在身的武者,需要专门加上头衔,以示尊重,而“活佛”之类的特殊称号,也是如此。

    至于“龙王”和“武圣”这种时常有两三个头衔同时存在的强者,会挑选他们最喜欢的那个——拿到过三次以上“王者”头衔的武者,将一直拥有类似的称呼,钱东楼则是因为长期把持“武圣”头衔,有好几年提到“武圣”就是他,将这个潜移默化地变成了自身的绰号。

    和严喆珂闲聊着“斩神刀”之事的楼成听闻这个结果,当即进入群组,@了任莉:

    “看来这次得你请客了!”

    虽然两人都遭遇了头衔强者,多半没法更进一步了,算是同一轮被淘汰,但任莉的比赛在后,符合“坚持得更久”这个关键词。

    “我也这么觉得……”惨遭“明王”淘汰的彭乐云附和说道。

    “咦,道士,心情不错的样子嘛?”楼成故意打击道。

    彭乐云很快回复:“你不是也一样?”

    抽到了“斩神刀”的某二哈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

    类似的交手目前更多是找到问题,认清差距,有所收获就算成功!

    这时,任莉冒头道:

    “不要怕,‘斩神刀’经常输!”

    虽然加油鼓劲没问题,但怎么总觉得任莉在挑事……翻译过来等于不要怂,就是干……楼成嘴角抽动了一下,干笑着做出回应。

    被这么一打岔,他念头沉淀,平静了下来,开始收拾心情,让欧曼找俱乐部拿“斩神刀”的战斗视频。

    …………

    后天下午,江心岛赛场,太阳当空,地面如烧,河水东流,湿气深重。

    楼成站在游轮前方,眺望着平整过的土地。

    这时,严喆珂发来了消息,“坏笑”道:“这是你外罡以后第一次与有武器的敌人对决吧?”

    外罡以前和唐泽薰有过交手。

    楼成“窃笑”回复:“如果现代热武器不算的话……我在尼罗应该有碰过带枪的敌人……”

    “你这人好烦,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严喆珂“双眼放着鄙视之光”道。

    闲聊了一会,楼成抬头看了眼出现的裁判,含着笑,低下头,说了一句:

    “我上场了。”

    回复完,他锁上屏幕,将手机交给了欧曼,轻轻一跃,落到了小舟船头。

    水波分开,他缓缓前行,刚至江心岛,便看见对面一道人影由远及近,逐渐变大。

    他站在水天一色之间,像是能吸纳光芒,让周围区域在下午两点的灿烂里显出了几分黑沉。

    一步一步,五官立体的路永远往前行走,就像带来了永夜的使者。

    他的右手提着口长刀,墨绿色的鞘壳安静内敛,可楼成刚一看见,就霍然心惊,只觉里面似乎锁了条恶龙,即将挣脱,张牙欲噬。

    PS:这次提前了几分钟,但晚上那更得十二点,后天应该就能恢复正常。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