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实话

    “九衢市五万人体育场”侧面入口,刚参加了三十二强淘汰赛,旁观了抽签仪式的顾见熙双手插兜,走了出去,拐向后面的巷子。

    他留着战乱地区常见的发型,满头的小辫子,脖颈和脸颊相连的位置有一个青黑交杂的小丑纹身,越是往下,越是裸露在外的皮肤,则越多图案,密密麻麻,层层叠叠,使人望之心悸。

    有不靠谱的江湖传言称,每当顾见熙经历一次大事,就会弄个纹身,作为纪念,比如那“小丑”头像便代表他第一次杀人!

    此时,顾见熙穿着黑色为底,色彩鲜艳的嘻哈风T恤,不像是名动天下地位崇高的外罡强者,倒如同饶舌歌手。

    他刚要拐弯,一位在这里守株待兔很久的男性记者眼睛一亮,蹿了过去,举起话筒道:

    “顾先生,请问您对和楼成的十六强战有什么看法?”

    因比赛开始前禁止采访武者,以免扰乱选手的情绪,所以他要抓住这一天两夜里稍纵即逝的机会!

    话音未落,这额头长了两颗痘痘的记者便看见顾见熙冷冷望了过来,那仿佛野狼般择人欲噬的目光让他不寒而栗。

    我,我就随便问问……你,你不想回答就算了……记者同志张嘴想要解释,可连将话语结结巴巴说出口都办不到,声音只在喉咙里打转。

    不愧为手上超过百条人命的“小丑”!他又惧又怕地暗自喟叹。

    这还是定品成功后,“小丑”已少有出国的前提下。

    顾见熙收回视线,冰冷地吐了三个字:

    “没看法。”

    没看法……记者脑袋显空身体发僵地立在那里,直到“小丑”前行了几步,他才缓了过来,敏锐地品出顾见熙话语里潜藏的情绪。

    他因这个问题而愤怒,所以没看法?

    为什么愤怒?是由于这个问题侮辱了他?

    灵光一闪,记者快跑追上,略微喘着气道:

    “顾先生,您是觉得这场比赛没有议论的必要?觉得结果只有一个,觉得自己赢定了?”

    顾见熙面无表情地侧头看了他一眼,语气没有丝毫波澜地回答:

    “是。”

    简单的“是”字入耳,记者就像听见了天籁之音,只觉今天的大新闻到手了!

    不愧是有“耿直”之名的“小丑”!

    他不虚伪,不委婉,不害怕,不敷衍,有话从来都是直说!

    深吸了口气,记者念头电转,慌忙又补了一个问题,更加尖锐的问题:

    “您是不是认为在十六强里,楼成属于例外,是幸运的产物,还不足以和你们一争长短?”

    刚刚问完,他突地发现顾见熙眼神一沉,视线变得如同X光,将自己心里的每一个龌蹉想法都似乎照得清清楚楚。

    顾见熙盯了他十秒钟,盯得他仿佛坠入了冰窟,仿佛被人用刀剑连续劈中,仿佛来到了恐怖的死亡边缘。

    额头一滴滴黄豆般大小的汗水滑落,就在记者觉得自己快承受不住,身心即将崩溃时,顾见熙转正了脑袋,进入了巷子,轻飘飘留下了淡漠的回答:

    “目前是。”

    等到他的背影消失,记者一下放松,瘫软弓身,双手支膝,干呕了一阵。

    目前是……目前是……他重又站直身体,不断咀嚼着这三个字,脸上逐渐露出兴奋的笑容。

    十分钟以后,网上一下冒出了诸多标题骇人的新闻:

    “震惊!‘小丑’视楼成为无物!”

    “我赢定了!顾见熙如此宣告。”

    “‘小丑’称楼成不配‘宗师战’十六强!”

    ……

    “这下热闹了……到处都吵翻了天……”刚入酒店大堂的辛小月看着手机,啧啧了一句。

    这时,她眼角余光瞄到阴沉的顾见熙出现于正门。

    “看了吗?”辛小月扬了下手机。

    顾见熙没丝毫额外表情地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今天的头条新闻和两家粉丝的争吵。

    “哎,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帮记者,你一分的话,他们能给你夸大到五分。”辛小月随口说道,“换做我,换做是我,那肯定得夸张到十分!”

    她本来没奢望顾见熙开口回答点什么,谁知对方沉默了几秒后,竟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两句,真的只有两句:

    “我说的是实话。”

    “愤怒的猎物更容易对付。”

    两句之后,顾见熙闭上嘴巴,一如既往地阴沉着神色走向了电梯口,留下受宠若惊的辛小月在那里呆愣出神。

    …………

    楼成盘腿坐在床上,一边宽慰着自家媳妇,一边看着气炸了胸膛的闫小玲等人议论纷纷,倒显得自己像是个局外人。

    他很清楚,对方说得没任何问题,以自身刚巩固没多久的实力,能赢突发奇想的“神经刀”,但几乎没可能打败他。

    纵观十六强武者,自己确实要比其他人逊色不少,就连本身都吐槽过羊入狼群这件事情。

    所以没什么值得愤怒的。

    当然,没有愤怒不表示不郁闷,清楚明白地知道不表示就能理智接受,楼成心里难免有些沉郁,只想时光快点过去。

    再给我两年,不,一年的时间,我就算拿不到头衔,也有资格站在这里了!

    到时候,我会堂堂正正击败你们!

    思绪纷呈间,他将更多的精力投注在了观看“小丑”的战斗视频,观看那糅合了少许冰寒僵化之意的“死部”绝学上。

    这样的认真和专注里,十六强淘汰战很快到来。

    …………

    十一月初的晚上七点半已是凉意浸人,纷涌而至的观众们顶着瑟瑟秋风,将“九衢市五万人体育场”坐得满满当当,只留下间隔战场的通道和防备踩踏事件的空位。

    听完小仙女的加油声,楼成收敛了情绪,不怒不喜,不期待也不自弃地站起身,向着更衣室外走去。

    他没去想这场比赛赢了会怎样,输了会怎样,只考虑着怎样竭尽全力,抓住那可能会出现的一线胜机。

    穿过长长的过道,踏上不再有绿草的场地,身穿白色为底夹杂龙虎花纹武道服的楼成看见了早已立在对面的顾见熙。

    这位“小丑”一身玄黑,就连眼眸都仿佛没有星辰和月亮的深夜,气质阴冷而危险,似乎一言不合就会暴起杀人。

    青中带黑的,呲牙咧嘴的“小丑”头像入目,楼成心湖内油然闪过了关于对方的点点滴滴:

    出自战乱地区,在厮杀里成长……

    天赋惊人,没厉害武功,却总能杀死对手……

    被定海宗长老发现,引入门派,避免了常在河边走总会湿掉鞋的结局……

    甫一定品就是非人,没过几年便跃过龙门,如今早为一品……

    不喜交际,不做虚伪之事,哪怕因此得罪了很多人……

    “死部”绝学与他的天赋相得益彰,是杀手式的武者,下手从不留情……

    他也是场面越大发挥越好的类型,但遭遇弱于自身的对手时,一样不会大意,一样凶狠致命……

    思绪浮现间,楼成看见裁判,宣告对话开始。

    顾见熙没有出声,就那样看着楼成,仿佛盯着青蛙的毒蛇。

    楼成最初还不觉得有什么,可被看了十秒以后,渐渐生出想逃避不愿面对的念头,渐渐有了心神不宁之意。

    他忙凝出冰心,缓解了那种无形的压迫和强烈如同实质的危险预感。

    黑暗的星空浮现,比夜晚更加幽深,一颗颗璀璨徐徐移动,沉重而灼热。

    楼成试图以自身的气势撼动“小丑”,可顾见熙不为所动,仿佛失去了所有知觉,依旧死死盯着楼成,盯得他冰心微荡涟漪。

    在玩谁先眨眼谁就输的瞪人游戏吗?楼成忽然闪过了类似的念头,险些把自己逗笑,冰心一下恢复了平静与剔透。

    他没有趁机凝出“五火”,因为今天的打法与之前会有所不同。

    就在这时,裁判声荡全场地喊道:

    “开始!”

    砰的一声,楼成脚跟一旋,腰背转折,猛地荡起了笼罩周围的暴风雪。

    白茫茫的狂风了,他飞快游走,不断改变位置,表现出游斗的姿态,而顾见熙没有动作,眯着眼睛立在原地。

    见此情状,楼成拇指一按,嗖的一声射出了道晶莹冰冷的寒光,紧接着,他脚下移动,换到另一个地方猛地打出一拳,轰出了一团紫色流星般的火焰。

    啪!轰!

    “冰魄神光”和“星君紫炎”,“小丑”顾见熙并没有大幅度躲避,仅仅迈出两步,以最经济的方式恰到好处避过。

    嗖嗖嗖!轰轰轰!

    楼成在暴风雪中不断游走,不断远攻,让寒光与紫炎齐舞,顾见熙则保持着刚才的风格,精准节省地挪动身形。

    这让楼成几乎能预判他的下一个动作,下意识就停顿了两秒,便于劈斩小丑,让他自己主动撞向冰魄神光!

    这个时候,顾见熙忽然动了,他没像楼成预计地那样闪避,而是俯下腰背,扑向了对手,扑向了有所迟缓的对手!

    一道黑影因高速而模糊,飞快靠近了身前,楼成已来不及躲避,一个闪身,握拳斜砸,半挡半走。

    砰!他的身下,泥石突然爆开,一只手握成拳头,从裂开的地面往上冲出,击打向楼成的要害!

    而那模糊的黑影瞬间虚幻,扭曲消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