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聚餐

    听到裁判的宣告,楼成收敛了诸多心绪,拱手行了一礼,转身走向体育场边缘的更衣室入口,耳畔似乎听见了隔着重重山水的一声声叹息。

    珂珂、闫小玲和“幻梵”她们肯定很失落,比我还失落……

    进入过道,从欧曼那里接过手机,楼成刚一点亮,便看见了严喆珂发来的消息。

    女孩“目瞪狗呆”道:“小丑还真拼啊……”

    “对啊,我都没想到……这是把擂台战当生死战在打啊……”楼成“捂脸叹息”。

    他很清楚顾见熙的战斗风格,可没料到对方才过了几手就如此激进,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修炼“死部”绝学的武者确实会有续航能力不足的弱点,可问题在于,这才打了多久,距离“小丑”的极限明明还很遥远,他犯不着如此拼命!

    这比生死战还生死战!

    至于双方安全的问题,游走于边缘的裁判仅是主持者和见证者,不负责这方面的事情,全靠外罡强者之间自我判断。

    用流行的话语来说就是,作为外罡强者,对手攻击挡不挡得下来,会承受怎样的伤害,你心里还没点逼数?

    至于收不住手造成意外的情况,以这个境界的掌控力来说,很少很少,哪怕真地出现,对方也有大概率只重伤不身死,如果谁故意失误,事后自有视频为证,一经确认,天下皆敌。

    严喆珂跟着“捂脸叹息”道:

    “小丑的粉丝在怨恨你……”

    “怨恨我什么?又不是我故意要烧他那里,是他自己主动撞上来的……”楼成好气又好笑地回复。

    严喆珂“笑出了眼泪”:“他们怨恨你坚持得不够久,再拖几招的话,小丑肯定就露点了……”

    楼成一下失笑,忍不住摇了摇头,心情莫名变好,输掉比赛的沉郁消散了不少。

    如果次次都有奇迹,那就不叫奇迹了!

    能在众多一品乃至头衔强者的环绕里,闯入前十六强,足够了!

    当然,这只是暂时的满足,等到明年,我要更进一步!

    至于十二月的“王者”正赛,一月初的“超品”正赛,我都不参加,留出更多的时间将外罡篇全部入门,将这次“宗师战”找到的问题一一解决。

    重振了旗鼓的楼成,一边坐在沙发上观看后续的强强对决,一边和正前往康大校园的珂小珂同学闲聊,中途切换至群组,@了彭乐云等人:

    “可以考虑吃什么了!”

    “调整得真快。”安朝阳像是一直有留意这里,很快感慨了一句。

    “遇到小丑这种对手,以弱胜强的希望微乎其微,但如果双方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倒是可以针对他喜欢拼命的战斗风格设置陷阱。”彭乐云饶有兴致地讨论起刚才的战斗。

    “嗯,善泳者溺,善骑者坠,最强最常用的手段,往往也是招致失败的根源。”任莉文绉绉地回了一句,末了补充道,“我师父刚用小丑做案例教育我的话。”

    各抒己见地讨论了一阵,楼成看了眼小仙女故意发来的美食图片,连忙在群组里强调道:

    “我们讨论的重点不应该是吃什么吗?”

    “……我认识位住在九衢的美食博主,我咨询下她。”彭乐云似乎这才想起还有正事。

    “你还认识美食博主?道士,你哪点像吃货?莫非有奸情?”楼成“诧异”问道。

    彭乐云一本正经地回答:“当初刷微博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些疑难,一个没注意,手滑就关注了她,本来想立刻取消的,结果,她很兴奋地发来私信,说非常喜欢武道,一直都有关注我……我就不太好意思取关了,后来偶尔会聊几句,彼此转发下微博。”

    “不用说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楼成“坏笑”着调侃彭乐云。

    “真没有,我和她不太熟的。”彭乐云迅速回复,认真强调。

    啧,道士还是个纯情小男生啊……这种话题,老司机要么岔开话题,不纠缠此事,要么自我调侃,配合着开玩笑,基本不会认真解释……

    暗自打趣中,楼成很有分寸地止住了话题,转而@了安朝阳:

    “文青,你什么时候的飞机?”

    “明早。”安朝阳晒了机票截图。

    “那我们就定明晚。”楼成一锤定音。

    这时,彭乐云得到了意见,转述道:

    “她说秋高蟹肥,现在正是吃螃蟹的时候,九衢的香辣蟹风味独特,有别于其他地方,相当不错,她推荐‘一品鲜’。”

    “可以啊,我没问题。”楼成打字之中,脑海已回想起了吃过的不同香辣蟹,嘴里唾液自生。

    “我也行。”任莉在吃上面没太多意见。

    “对了,有件事情。”彭乐云配了个“发呆”的表情,“我刚才咨询的时候,顺嘴提了一句是我们几个聚餐,她想来凑个热闹,见识见识,她说她是楼成的忠实粉丝,想找偶像签个名,合个影,你们要是不愿意,我就回绝了她。”

    “我是无所谓啊,反正你带来的人你负责。”楼成颇有几分自得地笑道。

    想不到随便认识一个人都是自己的粉丝,这感觉还真不赖!

    “那我倒要见识见识怎样的姑娘会崇拜楼成。”安朝阳好笑回复。

    “说得就跟崇拜我很奇怪一样……”楼成吐槽了一句。

    任莉则强调了一句:“她要保证之后不乱说话!”

    经过一番交流,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翌日,楼成按部就班地早起锤炼,和严喆珂视频聊天,等到睡过午觉,打算再来三小时的修行。

    翻身坐起,他没急着下床,因为帐篷支得很是厉害。

    作为气血旺盛的外罡强者,媳妇又没在身边超过一个月,类似的反应和偶尔的旖念很是正常。

    吸了口气,沉凝了心神,掌控住了身体,楼成很快恢复了正常,换衣前往了酒店附属的练功房。

    晚上六点半,他让欧曼约了车,抵达了一品鲜,找到了包厢。

    推门而入,他一眼就看见了位穿白色薄毛衣,留中长直发的清新美女,以及将人家姑娘晾在一旁,自顾自发呆的彭乐云。

    这一看就没奸情啊……楼成略感失望。

    那位画着淡妆,眼神清亮,嘴唇闪烁粉光的美女站起身,微笑伸手道:“我是彭曦,你忠实的粉丝,喜欢你一直创造奇迹,喜欢你的奋斗和坚持。”

    她胸口非常壮观,起身之时竟有几分颤颤巍巍。

    楼成目不斜视,伸出右掌,和彭曦轻碰了一下,微笑道:

    “很荣幸。”

    这个时候,任莉和安朝阳从外面进来,让彭曦又重新自我介绍了一遍,临到末尾则自嘲笑道:

    “没想到你们几位私下关系这么好,我一听说,就特别好奇,加上我偶像在,所以厚着这张脸皮来蹭个饭,希望你们不要介意,今天聊的内容,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善于自黑的妹子总是不让人讨厌,安朝阳颔首表示了认可,任莉则瞄了眼彭曦的胸口,接着收回视线,难以察觉地望了望自己身前,表情一时有些迷茫。

    然后,她沉默着坐到了最远离彭曦的位置。

    点了香辣蟹,点了清蒸大闸蟹,点了诸多招牌菜,彭曦主动挑起了话题,微笑开口道:

    “我之前刷微博,看到有记者建议举行一场天骄赛,让你们几位加上明王和活佛,举出最强天骄,感觉这是在挑事啊,你们有什么想法?”

    “没意思。”任莉摇头直言。

    “我觉得吧,我们的对手不该局限于这么小的范围内,到了外罡再谈什么天骄赛没有一点意义,有本事就拿到头衔。”楼成坦然说道。

    我的对手不仅仅是明王、活佛和道士他们,还有小丑,还有枪王,还有董霸先,还有道剑,还有武圣,还有龙王,还有一位位强者!

    “没错。”彭乐云这才回神,点头赞同。

    安朝阳则苦笑了一句:“我感觉我没有发言权了……”

    闲聊之中,一盘盘菜肴摆好,放着大闸蟹的蒸笼也端了上来,彭曦拿起一只,熟稔地“解构”,将它分成了不同部位,递给了彭乐云:

    “试试,虽然不是本地特产,但也还不错。”

    “谢谢。”彭乐云客气回答。

    紧跟着,彭曦又弄好一只,拿给了安朝阳。

    “谢谢,味道挺正宗的。”身在华海的安朝阳微笑说道。

    做完这些,彭曦再次拿起一只大闸蟹,很有技巧地进行了“解剖”,然后放到了楼成盘里。

    “偶像试试。”她笑靥如花地开口。

    楼成瞄了一眼盘里的螃蟹,下意识就微笑道:

    “谢谢,剥得真好!”

    说完之后,他忽然愣住,只觉这句话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刹那间,点滴浮现,他记起了当初的画面,那时珂小珂同学给自己剥弄着螃蟹,并传授着严氏套路:

    “不错,挺好吃的!”

    “回答错误,零分!”

    “你该说,剥得真好!这才是正确答案!”

    ……

    往事历历在目,声声入耳,楼成一时竟像彭乐云那样发起了呆。

    而听到他的回答,彭曦亦怔了一下,笑容绽放道:

    “你和我想得有点不一样诶……”

    一看就是很会讨女孩子欢心的那种。

    楼成收敛思绪,笑着摇了摇头,专心吃起了螃蟹,彭曦则给任莉也剥了一只,任莉礼貌地拿起蒸笼里完好的大闸蟹,将它抛到了空中。

    螃蟹下落之时,任莉竖起手指,带着清风,将它包裹。

    嗖嗖嗖!

    蟹壳一片片下落,雪白的蟹肉和诱人的蟹黄飞了出来,落在彭曦的盘中,堆得整整齐齐。

    “我不是太会剥螃蟹,只能这样弄。”任莉拿起餐巾,擦了擦手指,“嗯,礼尚往来。”

    彭曦看得都有点傻眼了,好半天才回神笑道:

    “我好想喊一句,教练,我想学武……”

    水足饭饱,夜色已深,彭曦开了车,提议将楼成等人一个个送回酒店。

    “我助理已经过来了。”楼成随口敷衍了一句,彭乐云等人也客气地拒绝了。

    等到所有人离开,他双手插兜,戴着眼镜,漫步于落叶缤纷、夜色融融的道路,走了好一阵子才记起打车回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