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龙王的指点

    酒店房间内,楼成立在落地窗边,遥望着星河倒泄般的万家灯火,心意沉静而舒展地回想着与螃蟹与严喆珂相关的事情。

    很多细节,随着时光的流逝,只剩下一点模糊的影像,但实质的东西却已化入了本能,成为条件反射,平时不会觉得有什么,等到似曾相识的场景来袭,一切才霍然鲜明,历历在目,感受到那痕迹的深刻与隽永,这些才是大楼的地基。

    他静静望了一阵,默算出女孩下课的时间,拿起手机,打了一行字,又无声地删掉。

    连续三次以后,他“苦笑”开口:

    “有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说了吧,怕你难过,怕你有压力,觉得透不过气,不说吧,又担心你觉得我变得冷漠,不够热情。”

    严喆珂正好收拾书本,转移了教室,忽地看见这句话,“一脸懵逼”地回复:

    “什么事?说吧,我心理素质很好的。”

    橙子这是怎么了?

    楼成嘴角略微上翘,一个字一个字地打道:

    “关于我很想你的事情。”

    严喆珂一下哑然,嘴唇抿出了笑的弧线,半是疑惑半是欣喜地问道:

    “怎么突然想我了?”

    “之前和文青他们聚餐,道士带了个女孩过来,她是美食博主,很擅长剥蟹,她给每个人都剥了一个,我当时的回答是,‘谢谢,剥得真好’,我记得这句话是你教我的。”楼成言简意赅地描述了之前的事情,没说为什么会想,只言记得这事。

    “……掌握得很好嘛。”严喆珂只觉自己的心灵一下柔软,所有的情绪都得到了沉淀,“我很想你”这四个字不再空空荡荡,有了具体的、深沉的支撑。

    不等楼成回复,她又补了一句:

    “我昨天在走廊上看见一位穿羽衣戴星冠的黑人学弟……这在学校里都成时尚了……”

    所以,我也很想你。

    “你之前怎么不说……”楼成体会得到女孩言外之意。

    严喆珂“傲娇望天”道:“我这不是怕某人一个冲动,直接就订了飞来的航班吗?”

    “以前绝对会这样……现在,我半年才能入境一次。”楼成“捂脸流泪”。

    而且一次不能超过十天,这就是外罡强者受到的限制。

    “也是哦……”严喆珂“茫然呆坐”,忽地涌现冲动,调出记事本和课表,翻看着自己的安排,想回国渡个周末,想给某人一个惊喜。

    在某些事情上,她一向有着极大的勇气和极强的行动力。

    翻了又翻,她突然垮下了表情,因为跟着大师学习的第一年,日程满满当当,周末有着太多的调查和研究要去完成,这也是她为了早点毕业选择的方式。

    哎……她站起身,拐入不远处的公共卫生间,立在洗手台前,摘下黑框眼镜,用冷水敷了下脸蛋。

    抬起脑袋,看着镜中清水出芙蓉般的秀美娇颜,严喆珂忽地伸手,按住两边外眼角,吐出舌头,自己给自己做了个鬼脸,这是她小时候最爱的鬼脸。

    “都怪你自己!”她盯着“对面”,如是低语。

    …………

    过了几天,“宗师战”正赛落下帷幕,“武圣”钱东楼拿到了挑战“龙王”的资格,两人将在春节期间上演又一次的巅峰对决。

    飞回花都后,楼成当天没有休息,略做调整便吩咐欧曼通知司机到别墅接自己。

    现在是下午两点多,康城夜深人静,不拿来练武多浪费!

    而且经过“宗师战”,自己又有了不少的问题需要总结和摸索!

    两点五十分,内饰豪华,空间宽敞的保姆车停在了霞帔湖畔的别墅门口。

    楼成坐到后排,看了眼还没放行李的欧曼,微笑开口道:

    “你先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今天没什么事,我就加练两三个小时,让老赵等着就行了。”

    老赵是司机赵振华。

    欧曼笑容明媚地摇头:

    “我在俱乐部一样能休息,而且还不用自己做饭和叫外卖。”

    “那好。”楼成没再强求,向后一靠,半闭起眼睛,如在养神。

    欧曼见状,小心翼翼从自己的挎包里抽出了一本书,认真地翻阅起来,时不时拿手机做个记录。

    和其他外罡强者的助理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她学会了自我学习,自我增值,不浪费光阴。

    这也源于她心里的一点小小执念,虽然没谁会当着她的面说坏话,但背后总有人指指点点,认为她是靠出卖色相才成为专门助理的,至于出卖色相的对象是哪位,不会有人敢于明说,可答案不言而喻。

    为此,她人生改变的喜悦都少了几分,甚至没和父母、闺蜜分享此事,只是告诉他们自己升职加薪,在俱乐部的重要岗位上发光发热。

    我要成为真正出色的助理……欧曼暗自握拳,在几乎没什么晃动的平稳车辆内部时而读书,时而戴上耳机看相关视频。

    因有车祸发生,道路堵了一半,楼成用了半个小时才抵达俱乐部,来到专属练习场。

    这里除了公共部分,隔出了十个隐秘的空间,各有金属大门封闭,让每一位外罡强者都可以独享一间,不互相干扰。

    刚推开练习场大门,楼成便看见一道身影昂然而立,他穿着藏青色的武道服,站在下午灿烂的阳光里,虽满脸汗水,疲惫难掩,但自有种渊渟岳峙的气质。

    这是“龙王”陈其焘!

    即使俱乐部其他外罡不在,他也没放松对自身的要求。

    像是早已感应到楼成的靠近,陈其焘不见惊讶,只微微颔首,算是致意。

    他迈开步伐,向着通往“火山实验室”的走廊行去,与楼成擦肩而过时,停顿了几秒,威严昭著地开口:

    “这段时间把‘五火九转’重新练一遍。”

    “啊?”楼成听得有些茫然。

    “五火九转.大日降临”这门外罡绝学,因和“宇宙流”锲和,自己不敢说堪比龙王,但在掌控的精细与轻松上,却是犹胜“擎天柱”龙真等老牌火部强者,算是本身得意之作。

    为什么还要重练?

    陈其焘负起双手,嗓音低沉而厚重地说道:

    “你依靠修真技巧,省略了‘五火九转’里复杂的掌控法门,这些东西不能帮助你更好地使用‘五火九转’,但却可以提高你对各种火焰的把握,是基础的基础。”

    “有的捷径可以走,有的东西不能省。”

    话音刚落,龙王重新迈开步伐,从楼成身边经过,他每一步的大小和形态,与前面一步皆是相同,如在粘贴复制。

    楼成愣了一下,迅速恍然,明白自己差点忽略掉最重要的基础。

    他慌忙转身,对着龙王的背影拱手行礼:

    “多谢前辈指点。”

    陈其焘没有转身,没有停步,没有回头,仿佛自己什么也没有说过。

    目送龙王消失于走廊拐角,楼成也离开了练习场,改道前往“外罡传功房”,认认真真地从头再练“五火九转.大日降临”!

    一下午的苦修后,楼成用毛巾擦着额头的水珠,换上清爽的衣物,前往餐厅就食,与之前在花城的大多数时候一样。

    晚上七点,回到别墅,打发走了欧曼和司机赵振华,楼成与蔡宗明、蒋飞等人在Q上闲扯了一阵,及至小仙女晨练完毕。

    “橙子,我昨晚临睡前刷到一个豪华纯玩团的报名,到花城的!”严喆珂“兴致勃勃”地说道。

    “所以?”楼成“一头雾水”地反问。

    珂小珂同学得寒假才能回来,到时候有我当导游。

    “你真是的……”严喆珂“捂脸叹息”道,“你在花城都好几个月了,就没想过接叔叔阿姨来玩一玩?你不是说他们之前很辛苦,几乎没旅游过吗?给他们报个纯玩团,让他们到花城走一走看一看,晚上不住酒店,直接住家里,来回让欧曼找司机接,你不用太麻烦,每天回家之后好好陪他们就行!”

    “……”楼成目瞪口呆了一阵道,“到底谁才是他们家孩子。”

    我压根儿就没想过类似的事情,考虑的是十二月回家待几天。

    男人在这方面真地不如女孩子细心周到……

    “啧,有这样的自觉就好,你问下叔叔阿姨,十一月二十七号到十二月七号有没有空,嗯,旅游团只有七天,前后留出两天,让叔叔阿姨熟悉下咱们家,还能给你做个爱心晚饭呢~反正机票可以自己订。”严喆珂“得意叉腰,扬头望天”。

    楼成看得嘴角一点点上翘,然后“坏笑”着强调了一句:

    “叫爸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