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北港基地(求推荐票)

    十六号本就受到强大吸引力的影响而变向困难,此时“阵“字加身,当即凝固在了半空,再也无法躲避那颗拖着光尾的灿烂“流星”,只能驱动每一个细胞,焕发出往外排斥的力量,交汇成若有似无的的光盾。

    嗖的一声,“流星”越变越大,表面因高速摩擦大气而燃烧起火焰,迸射出更加耀眼的光芒,直到近在咫尺,行将加身,十六号的瞳孔内才映照出那一人一剑。

    轰隆!“流星”腾起的灿烂吞没了敌人,火焰向外反卷,一层又一层绽放,像是一朵盛开的赤莲,美丽而危险。

    斗部第六式,“火流星”!

    嗖嗖嗖,一道道光芒四散,十六号满身狼狈地坠落而下,体表布满了剑痕,多有血坑。

    他还没来得及重新腾空,一道剑光冲刺过来,疯狂斩击。

    “七曜星”窦宁!

    噗噗噗,钝刀割肉的响声接连不断爆开,密密麻麻,使人牙酸,本就尚未调整过来的十六号拳打脚踢,光炮轰击,也无法尽数格挡,被硬生生斩得倒退,险些一分为几。

    窦宁的攻势刚有缓和,十六号却觉大地一震,眸中顿时浮现出楼成充满力量感的身影,他拳拳带火,招招沉重,侵略性恐怖到了极点。

    砰砰砰!

    楼成或抖臂鞭抽,或短促崩打,或大枪刺杀,或炮拳轰击,完全将十六号压制,将对手点燃如火炬。

    砰砰砰!一套连招过后,他弯下身体,前滑半步,避过了敌人格挡,然后猛地挺直腰背,往上出拳,似要冲天而起。

    砰!

    他一拳打在十六号胸腹之间,打碎了他残存的光盾,带着他飞向了高空!

    呼啸之间,楼成趁敌人晕头转向,左手探出,将他拿住,然后双腿一搅,右臂一缠,禁锢了十六号全部关节,冰封了他的肌体。

    腰背一挺,火劲内爆,楼成改变了趋势,按着对手,疯狂坠落,像是人形陨石!

    轰隆!

    地面崩裂,坑洞成形,布满了缝隙,十六号倒在中央,口吐白沫,身体一抽一抽,竟找不到一块完好的肌肤,也缺乏支撑他站起的骨头。

    面容清癯的纪建章靠近,看着楼成起身,点出长剑,停在了十六号的额头,只要他劲力一发,敌人必定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是他……”凝眸一瞧,纪建章略显愕然地开口。

    “前辈认识他?”楼成颇感诧异地问道。

    纪建章微皱眉头,沉声说道:

    “他是米国人,三四十年前便纵横这片区域,以飞行异能闻名,号称只有他打人,没有人能打到他,不过常在河边走,哪会不湿鞋?轰炸机被击落得还在少数?他好几年前据说就遭遇重伤,不治身亡了,想不到还活着……咦,他好像不认识老夫了……眼神也不太对……失忆了?”

    “活的状态有点奇怪。”发髻高盘、端庄雍容的窦宁敏锐察觉了不对。

    楼成忙将之前发现的问题和拷问的结果复述了一遍,从十六号的国籍出发,将事情串了起来,隐约间有了初步的判断。

    纪建章和窦宁彼此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道:

    “人造兵器工程?”

    说完,纪建章又皱眉道:“不对啊,没听说他们在蒂涅斯有基地的。”

    “和我了解的人造兵器工程有一定差距。”窦宁颔首认同。

    听着珂珂外公和姥姥的对话,体会着他们的默契,楼成忽然有种自己在这里是多余的感觉。

    他沉吟几秒道:“也许是分支研究,新设的秘密基地。”

    “嗯,不管为什么,总之人在他们手上就对了!”窦宁语气转厉,望向纪建章道,“先弄清楚那个什么北港基地的具体位置。”

    十六号属于恐怖级,意志坚定,精神强横,又似乎经历了重重洗脑,楼成和纪家老两口轮流施展秘法,不断冲刷“拍击”,足足用了好几分钟,才让对方崩溃。

    而一旦“崩溃”,失去了过往经历的十六号再难孕育出外罡级的意志。

    有金发碧眼男子的前车之鉴,楼成没敢直接发问,转而将担忧告诉了纪建章和窦宁。

    “这简单。”纪建章剑尖往下,插入了十六号的咽喉,但只进去了一点,未曾伤到气管和动脉。

    兹兹兹,阴阳流转,磁场生发,笼罩了周围,干扰和扭曲着十六号体内绝大部分“信号源”。

    “北港基地在哪里?”楼成换用有康城腔的英文问道。

    十六号的神经信号似乎也有所混乱,呆滞了片刻才道:

    “北港机械株式会社地底。”

    “株式会社……米国和东瀛搞的联合研究啊……”纪建章有所恍然。

    接下来,楼成问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北港基地的秘密研究获得了阶段性突破,急需危险级的“材料”来验证成果,而类似的强者不少也不会太多,短时间内,基地无处寻觅,前置的准备眼见着就要报废,于是,负责人让四号、五号和六号去打黑拳,挑战擂主,看能不能钓出孤身一人的危险级高手。

    过了两天,他们遇上了林缺,在擂台战结束后,由十六号出手,秘密将他打晕掠走。

    等送回了基地,因那边缺乏足够准确的情报,认为这位危险级的年轻人没什么厉害背景,于是兴高采烈将林缺摆上了实验台。

    另外,据十六号所言,基地内尚有比他更“厉害”的十七和十八号。

    纪建章右手收回长剑,左掌一伸,凭空摄起了十六号,自责地长叹道:

    “我们都先入为主,认为是那个贩卖人口的集团报复,结果是一起偶然事件,难怪一直没有线索,让缺儿受苦了……”

    叹息之中,他看向楼成,轻轻颔首道:

    “多亏了你。”

    “走吧,我倒要看看他们在研究些什么。”窦宁不复往常的雅致,冷着张脸道。

    楼成没有多言,跟在老两口后面,离开了城郊的工厂废墟,来到了蒂涅斯北港区,这里背靠大河,是诸多资源外运的重要节点,哪怕深夜,也能发现灯光,看见霓虹,与缺电的绝大部分区域形成了鲜明对比。

    十六号口中所言的株式会社就坐落于仓库区附近,外表是三层的小楼,而地底则有着大片的实验场所。

    伪装成守门保安的都是见过血的特种精兵,但在三位外罡面前,他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不说开枪,甚至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楼成凝聚简化“兵”字诀,一群一群地摧垮,涕泪横流,不敢出声。

    没浪费时间处理这群人,纪建章找到了通往地下的入口,提起十六号,用他的虹膜打开了大门。

    大门刚分出缝隙,纪建章双脚一蹬,化作一颗“流星”,飞蹿入内,沿途剑光吞吐,刺向一位又一位守卫,窦宁提剑护在侧方,防备意外,显得多余的楼成拖在后面,鼓胀肌肉,破坏了大门的部分装置,让它再也合不拢。

    他这是怕被人关在地底,然后在封闭空间内遭遇大当量的炸弹。

    蹬!

    纪建章停在了甬道尽头,而最初中剑的守卫刚倒于地上。

    窦宁留了一个活口,摧残了对方的精神,问清楚了今晚有没有实验,在哪里实验。

    目前北港基地的重心都在十六号提及的那件事情上,哪里有实验,林缺就在哪里。

    拐入基地内部道路,纪家老两口剑光凌厉,或分进,或合击,没让一个阻挡者耽搁他们的行程,也没给对方触发警报的机会。

    剑光明澈往远,身影逐渐倒下,跟于后面楼成有种在看电影的错觉。

    沿途之上,凡需要验证身份的大门,纪建章都用十六号来完成,三分钟后,他们终于看见了主实验室,看见了守在外面的死板呆愣强者。

    他们戴着臂章,分别书写着“8”和“10”。

    “你先进去!”纪建章传音楼成的同时,将十六号高抛向大门,吸引了看守者的目光。

    嗖!

    剑光闪亮,两颗“流星”呼啸而出,分别斩向了八号和十号,将他们完成笼罩。

    蓄势待发的楼成猛地扑向大门,于半空抓住了十六号,将他送到了“验证”之处。

    滴滴滴!“沉重”分开,楼成低腰侧肩,撞了过去,不给里面之人反应的机会。

    砰!

    金属大门被撞出了一个口子,警报之声响彻实验室。

    楼成甫一进入,冰心立刻映照周围,锁定了被固定在金属床上的林缺,锁定了脸庞痛苦扭曲,身上装满了仪器,部分地方露出白森森骨头和血淋淋肉块的林缺,锁定了站在他身边,拿着切割刀,穿着实验人员服装的男子。

    怒从心头起,楼成弓下腰背,双手低垂,往着两侧分别抖动了腕部。

    一丛淡紫色的火焰贴地而去,无声点燃了一个个装置,一个个人体,让他们发出此起彼伏的惨叫。

    另外一边,寒光前行,将好几个实验人员从脚底冻结至脑袋,化作了冰雕。

    砰!

    楼成荡起罡风,缩地成寸地抢到了林缺旁边。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暗自松了口气。

    残余的实验人员吓得魂飞魄散,慌忙退后,而纪建章和窦宁解决掉了外面的八号和十号,相继入内。

    突然,一道醇厚的嗓音响起:

    “看来他们犯了错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楼成循声望去,看见了位皮肤雪白黑发披肩的女子,她悠闲地坐在张实验桌上,穿着黑底白边的休闲外套,其上有装饰性的数字花纹:

    “18!”

    见强闯者的目光看来,这位女子不见一点死板,用字正腔圆的华国语微笑道:

    “还好,他还活着,错误还能弥补。”

    “三位,冤家宜解不宜结,不如讨论下我们该如何道歉,如何补偿吧?”

    PS:周一求推荐票月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