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狼和羊

    当吕布带着陈宫、张辽四人来到破旧的城墙上时,城墙外,已经汇聚了一支军队,放眼看去,大概在三千人左右,为首的是一名顶盔贯甲的武将,背后迎风招展的大旗上面,写着一个斗大的尹字。

    “吕布听着,曹丞相已经发下海补文书,悬赏你人头,放下兵器,出城投降,我们还可以留你一命,送你去许都听候发落,否则……”

    三军阵前,一名小校站在一箭之地的地方喋喋不休的高声劝导着什么,不过吕布已经没心思去听他说什么。

    招了招手,一名亲卫将吕布的铁胎弓送来,吕布接过铁胎弓,也不细看,张弓搭箭,一枚箭簇带着一股低啸声掠空而过,那名小校正说的起劲,突然感觉周围空气一寒,眼角处似乎有寒光掠过,一枚箭簇已经灌入他的嘴中。

    “噗~”

    寒光带着一蓬鲜血穿颅而过,箭矢深深的倒插在距离那尹姓将领不足十步远的地方,箭尾犹自颤动不休,直到此时,那喊话的小校已经失去生机的尸体,才直挺挺的倒下来,看的周围众人心底发寒。

    吕布站在城头之上,手扶城墙跺,森然的目光如同刀子一般扫向对面,即便隔着一箭之地,吕布目光所过,依旧让那些士兵心底发寒。

    “我不管你们是谁,也没兴趣知道曹操发了多少悬赏来悬赏我的人头。”吕布吐气开声,声如惊雷:“现在,我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滚出我的视线,否则,杀无赦!”

    “杀~杀~杀~”

    吕布身后,便是他带来的五百亲卫,闻声齐齐呐喊,一股萧杀之气汇聚而来,五百人的气势,让眼前三千人马失色。

    “集结人马,打开城门,准备战斗!”吕布说完,也不继续在城墙上待着,让人打开城门。

    “主公,我想起来了,此人叫尹礼,原是泰山贼,后来曹操攻打徐州时曾来相助,却被臧霸说降。”张辽跟在吕布身边,轻声说道。

    “哦?臧霸的人?”吕布闻言,目光一冷,冷笑道:“不管是谁,今天,这个尹礼都必须死,用他的头,还有这三千杂牌的血,告诉天下人,我吕布的人头,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拿的!”

    “唏律律~”远远地,赤兔马已经被人牵来,似乎感受到主人身上的杀气,赤兔马兴奋地打着响鼻,不断刨动着前蹄。

    “兄弟们。”吕布翻身跨上赤兔,目光扫过周围已经汇聚过来的五百士兵,沉声道:“不错,我们是败了,败给了曹操,丢掉了徐州,但是……”

    吕布目光如刀,扫过一名名士兵的脸庞,目光渐渐冷了下来,沉声道:“这并不代表,随随便便来上一群乌合之众,就能踩着我们的肩膀,提着我们的脑袋去成名。”

    “你们是我吕布千挑万选出来的兵,我们人少,但就算再少,我们也是狼,有人见过一头狼被一群羊欺负吗?”吕布将手中方天画戟朝着城门外一指,厉声道:“现在,外面跑来一群不知死活的绵羊,叫嚣着让我们投降,能答应吗?”

    “不能!”五百士兵的士气,被吕布提起来,嗷嗷怒吼道。

    “我们原本可以拒城而守的,但我不想这样做!那样不就是在告诉那群绵羊,我们在怕他们!?”吕布将方天画戟一挥,厉声道:“现在,骑上你们的战马,拿起你们的兵器,跟我出去,告诉外面那群绵羊,让他们知道,绵羊在狼面前该做什么!”

    “杀~”

    城外,尹礼看着眼前洞开的城门,突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将军,敌军已经打开城门,我们……”一名武将策马来到尹礼身边,看着洞开的城门,眼中闪烁着贪婪的目光。

    此战,若能将吕布绞杀,不但可以扬名,曹操更曾许下诺言,谁能杀了吕布,不但赏千金,而且官升三级,封关内侯。

    尹礼闻言,心中一狠,管他有什么阴谋,况且,吕布那大脑袋也想不出什么阴谋吧,当下便要下令攻城,就在这是,地面突然震颤起来。

    两人连忙抬头看去,却见黑洞洞的城门内,一骑快马犹如一道红色闪电一般冲出来,在他身后,是黑压压的一票骑兵。

    “是吕布!”在看到吕布出现在战场上的瞬间,尹礼有些发蒙,但反应却不慢,本能的打马回转,往阵中冲去。

    看着尹礼狼狈而逃的身影,副将眼中闪过一抹不屑,吕布只有几百号人,怕什么,当下就要指挥士兵,将这些胆敢冲出城来的敌军给剿灭,只是他活的时间太短,并不知道,吕布这两个字,在战场上的含义。

    “咻~”

    一枚箭簇破空,没等副将反应过来,便已经洞穿了他的咽喉,一双手死死地扣着脖子,不甘的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吕布,鲜血不断自指缝之间涌出来,力量如同潮水般流失,带着一抹不甘,身体却无力的栽倒在马下。

    吕布高举着方天画戟,策马狂奔,五百铁骑紧紧地跟随在他身后,一名名骑士犹如来自地狱的修罗,带着仿佛要碾碎一切的气势,如同天崩地裂一般,朝着尹礼的军队席卷而去。

    脚下的大地如同潮水般倒退,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这五百名凶狠的骑士,整个世界仿佛都在铁蹄下颤抖,在颤栗。

    尹礼的军队开始骚动起来,面对仿佛要将世界踏碎的铁蹄声,那两千只铁蹄,搅起的碎雪,响起的蹄声,如同一声声鼓声,叩击在每一个战士的心头。

    这些久在徐州的将士,何曾想过骑兵会有如此威势,前排的将士开始后退,尹礼面对吕布的凶威,不感冒头,只能让执法队来回奔走呼和,试图控制住局势,但这样的结果,是徒劳的,更多的士兵开始退缩,能够坚守在原地的士兵越来越少。

    “杀!”看着越来越近的军阵,吕布突然一震马缰,吐气开声,发出一声如同惊雷般的怒吼。

    “杀~”五百名骑士,紧跟着发出一声愤怒的怒吼,仿佛要将胸中这些天被曹操生生逼走的那股憋屈从胸腔里释放出来。

    短短一箭之地的距离,对骑兵来说,只需要一个呼吸的时间,但就是这么短的时间,这些并未经历过多少战阵的士兵的士气,随着吕布的一声怒喝,终于彻底被摧毁了,原本只是不断的后退,终于随着第一个士卒丢掉兵器,向后奔逃,演变成了溃败。

    尹礼坐在马上,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终于发现,自己今天,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吕布,就算再落魄,也不是他能够招惹的,原本以为凭借手中的三千精锐,足矣将吕布这几百号人吃掉,但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天真。

    “放箭!”

    马背上,吕布的方天画戟狠狠地斩下,一蓬箭雨铺天盖地的落下来,本就已经开始崩溃的战阵,随着这一轮箭雨,彻底崩溃,原本还想战斗的士兵,被这一轮骑射杀了一片,剩下的战士更加疯狂的朝着反方向奔逃,至此,大局已定。

    “不要乱,不准逃,他们只有几百人,你们怕什么!?”尹礼坐在马背上,徒劳的挥动着大刀,将一名名逃兵斩杀,然而更多的人却绕过他,向着来路逃去。

    尹礼的身影很快被吕布盯上。

    “尹礼!”

    一声厉喝声中,正在来回奔走的尹礼突然感觉心底一寒,一种仿佛被野兽盯上的感觉涌上心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