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骑兵攻城

    “主公,现在攻刘勋,是不是太急了些?”舒县县衙之中,程普皱眉看着地图,从舒县到皖县,纵横有一百多里,将士们刚刚打下舒县,再百里奔袭,怕是有些吃不消。

    “不能等,我们孤军深入,若让那刘勋反应过来,逐城防守,庐江有三万兵马,要打到何时?”周瑜摇了摇头道:“必须先将那刘勋困在皖县,而后派人前往其余各县传散播谣言,就说刘勋已死,再派人逐城收服,刘勋空有上万兵力,也只能困守孤城,不出一月,待我们收复整个庐江之时,皖县人心涣散,我军便可彻底将庐江纳入囊中!”

    “围城之事,便由我和德谋、义公以及元代去,公瑾,你带潘璋与宋谦二人,散播谣言,伺机收拢庐江各县。”孙策将目光看向周瑜,沉声道。

    “主公放心!”周瑜点头道。

    孙策又将目光看向随行而来的凌操,沉声道:“德年,舒县乃庐江郡治,于我军十分重要,我意以你留守此城,但这次只能留给你五百健儿。”

    凌操慨然领命:“主公放心,有五百人足矣。”

    孙策又与周瑜商议了一番细节之后,便带着人马连夜杀奔舒县,只是连夜赶路,又都是步兵,待孙策赶到皖县时,天色已经微亮。

    当刘勋知道孙策大军此时才到时,不禁捶胸懊悔不已,早知如此,就该听吕布之言,昨夜连夜派出信差通知四方县城加紧防御,如今孙策大军感到,却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孙策大张旗鼓的开始建立营寨。

    “主公,他们定是连夜赶路,才到这里,兵马定然已经疲惫,不若杀出城去,先搓一搓敌军锐气再说。”陆荣站在刘勋身边,看着孙策开始建立营寨,躬身说道。

    “不行!”刘勋犹豫了一下,拒绝道:“孙策骁勇,不可力敌,他孤军深入,粮草定然不足,我们只需坚守城池,待他无粮可用时,自会退走。”

    陆荣闻言,不禁摇头叹息一声,不再多言。

    皖县之外,一处山林之中,吕布带着雄阔海、陈宫、张辽、高顺、管亥潜伏在树林之中,看着孙策大摇大摆的安营扎寨,吕布不禁摇头叹息道:“孙策连夜行军,将士疲惫,如此大好机会,竟然白白浪费。”

    庐江不同于徐州,丘陵颇多,吕布昨夜最终没有连夜行军,这五百精骑可是吕布现在的全部家底,战死沙场也就罢了,但非战斗减员,还是能免则免吧,反正孙策赶时间,他却不赶,如今孙策一副打持久战的样子,舒县恐怕也剩不下多少人。

    “主公,我们是否帮他们一把?”管亥皱眉道:“毕竟我们跟孙策先是偷袭,这次又是算计于我们,该给他些教训!”

    “不用,若我们此时出手,反而会让孙策警觉,就让刘勋帮我们拖住孙策,这样我们在庐江才能好好修整一番。”吕布摇了摇头,眼见直到孙策立好了营寨,刘勋都没有丝毫反应,硬生生的让大好局势被孙策这样切断,也是有些无语,当下带着众将退出树林,前往十里外一处事先约好的地方,汇合了徐盛等人,带着五百精骑向舒县出发。

    百多里路程,孙策连夜行军用了一夜,吕布骑兵行军却是只用了一个时辰便已经赶到舒县城下。

    “舒县留守兵马果然不多。”吕布带着陈宫看着舒县城投稀疏的守军,皱眉道:“不过这守城的将领却有些门道,布置得当。”

    陈宫点头道:“若强攻的话,恐怕与我军不利。”

    吕布点点头,扭头看了看身边众将,对陈兴道:“子韬,你带三十骑人马去叫阵,看看能否将那守将引出来。”

    “是。”陈兴点点头,点了三十名骑士走出拐角,朝着城门而去。

    陈兴人马一出现,便被守城将士报给正在巡视城防的凌操,待陈兴来到城外一箭之地时,城头一名箭手一箭射下,凌操厉声道:“尔等何人?”

    陈兴抬头看了一眼凌操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森然的杀机,沉声道:“我乃主公麾下大将陈兴,奉命回来复命,去通传陆荣、乔飞两位将军,他们自然认得我。”

    昨夜在皖县衙堂,却是知道刘勋麾下有两员心腹将领,名为陆荣、乔飞。

    凌操皱了皱眉,陈兴他没听过,但陆荣、乔飞他却知道是刘勋麾下两员将领,想来此人并不知晓舒县被攻破的事情,冷笑一声道:“此城已被我家主公孙策占领,滚去皖县去找你家主公吧。”

    “混账!”陈兴大怒:“我家主公与你主孙策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为何犯我疆土,贼将可敢出城与我一战!”

    凌操瞅了陈兴一眼,虽觉这年轻将领无甚本事,但他身负守城要务,虽然心动,却谨记自己职责,并未贪功出城,冷然道:“某身负主公所托,负责守备此城,述某不能从命。”

    陈兴嗤笑道:“莫非孙策帐下,都是如你这般无胆鼠辈?”

    凌操强压下胸中窜起来的怒火,冷哼一声道:“某不与你做口舌之争,速速退去,来日若在疆场上遇到,再一较高下不迟。”

    陈兴又是几番挑衅谩骂,凌操却始终不出,陈兴只能无奈带兵退回,向吕布道:“主公恕罪,末将未能叫开城门。”

    “既然叫不开,那便强攻!”吕布冷哼一声,看向舒县的方向道。

    “主公,我军皆是骑兵,若强攻此城,损耗必大!望主公三思。”陈宫连忙道。

    “公台放心,骑兵攻城,有骑兵攻城的法子,我自然不会用自己兄弟们的命去添城。”吕布摇了摇头,随即看向众将道:“张辽、高顺、郝昭、徐盛!”

    “末将在!”四人闻言出列。

    “你四人各带一百将士,每人各带两个箭囊,不必驻留,只管往城头放箭,直到将箭矢射完,方可回来,若敌人出城,人少便将其绞杀,若人多,不可与之硬碰。”吕布道。

    “诺!”张辽目光一亮,瞬间明白了吕布的方法,这是效仿胡人骑兵作战,遇到城池,不予强攻,只是让骑兵绕城放箭,射杀压制城头守军,令其无法有效防御。

    其他三人虽然不懂,但各自领命而去。

    “雄阔海、管亥。”吕布看向两人道:“你二人带着剩下的将士准备冲城锤,随时听我号令,准备撞开城门。”

    “是!”雄阔海与管亥答应一声,便要离开。

    “雄阔海,将你的震天弓借我一用。”吕布想了想又道,雄阔海的震天弓是五石强弓,射程要比自己只有三石的帖胎弓远上不少。

    “主公要用,尽管拿去,反正我的射术也不咋地。”雄阔海当即将自己的震天弓交给吕布,这弓与他而言只是个打熬力气的东西,但在吕布手中,那威力可是强出不少。

    “行动!”吕布一声令下,当即四百骑士在张辽四人的带领下轰然冲向舒县,吕布则带着陈兴、何仪、何曼以及陈宫和五十骑人马来到城外两百布左右的地方站定。

    城头上,凌操看着突然杀出来的大批骑兵不禁心中大惊,随即心中暗中舒了口气,幸好刚才没有一时冲动出城,否则现在这舒城可就要易主了,至于这些杀出来的骑兵,他却没有太大担忧,骑兵野战厉害,但这舒县乃是郡治,城墙足有三丈高,骑兵再厉害也不可能直接给冲上城墙吧。

    正松口气时,却见那些骑兵并未直接冲城,而是绕城而走,让原本已经引弓等待杀敌的士兵一阵茫然,紧跟着便看到那些骑兵朝着城头就是一轮骑射,也不理会战果,继续绕城奔驰,不时向城墙上射出一轮箭簇,不少守城士兵猝不及防,便被城下飞来的箭簇射杀。

    “不好!”凌操见状大惊,连忙厉声道:“快,通知各门守军,注意规避,伺机反击!”

    城头的守军想要反击,但对方一沾即走,根本不给机会,一轮箭雨过后,待城头守军想要反击时,却连对手的影子都没了。

    吕布策马上前,看着城头怒目而视的凌操,朗声道:“某乃大汉司隶校尉,温侯吕布,今日受故友刘勋之邀,前来助战,立刻开城献降,否则城破之时,守城逆贼,一个不留!”

    “吕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