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大战开端

    清晨亮起的第一缕柔和的阳光洒落在新丰县的城头,冬日的寒冷已经渐渐消退,但呼号的朔风却从未停止肆虐,对于生活在这座从废土中顽强扎根的城市之中的居民而言,温和而又不失威严的县令是他们无比拥戴的对象……曾经。

    血淋淋的人头挂在城门上方最醒目的位置,在朔风中摇曳不定,仿佛在讽刺着城墙外面,那些曾经的友军一般。

    新丰县外,魏延面色难看的看着城门上方挂着的人头,那是他的部下,也是自己的心腹,在吕布的命令传达到的时候,他便立刻派出自己的心腹去跟张既接洽,就算谈不拢,魏延也没想过对方会这样直接将自己的人砍了脑袋,还用这样一种羞辱的方式挂在城墙上面示威。

    挑衅吗?

    魏延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现在,对方在弱势的情况下竟然好不容易的做出了这种不留丝毫余地的事情,为什么?

    愤怒之余,魏延心中也不禁有些嘀咕,他不是那种会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武将,这样的做法,只能说明对方有着足够的底气!

    这底气,显然不是那些站在城墙上,瑟瑟发抖的士兵,魏延相信,虽然他如今带来的只有一千两百名将士,但以新丰县守军表现出来的士气和那稀稀拉拉的数量,绝不可能撑过一个进攻,魏延甚至有把握将战损控制在两位数之内。

    “城上的守军听着,张既不仁,无故杀我使者,辱我军威,立刻打开城门,交出张既,否则,破城之时,鸡犬不留!”魏延脸上露出一抹狰狞之色,管他有什么底气,这座城,老子要定了!

    “鸡犬不留!”

    “鸡犬不留!”

    一千两百名将士同时嘶声呐喊,炸雷般的咆哮声仿佛要将天地都震碎一般,弥漫的杀机开始蔓延,一股凶残的气势令守军闻声色变。

    鸡犬不留当然只是个口号,以吕布现在对人口的渴求,魏延相信,如果他真的敢那么做,吕布绝对会让他提头来见,不过并不妨碍将这个口号喊出来,至少看着城上不自主后退的守军,这个效果不错。

    城墙上,张既咽了口唾沫,他没想到吕布的兵马会来的这么快,虽然不多,但凭新丰的守军绝对不够看。

    “大……大人,开……开门吧,不然,我们会被杀光的!”就在张既心中暗暗着急之时,身边的县尉犹豫道。

    “开门?”张既眼中掠过一抹寒芒,猛然拔剑,一剑刺进对方的胸膛中,在对方惊愕的目光中,一把将失去生机的尸体推开。

    虽然是文士,但这个时代的文士佩剑可不是当摆设用的,君子六艺之中,可是明确有骑射技击的,虽然没办法跟那些冲锋陷阵的武将相比,但出其不意之下,杀一个没什么准备同样本事不大的县尉是没问题的,张既起于雍凉,经历战乱,自然不是什么文弱书生可比。

    一剑将想要投降的县尉击杀,张既看向周围的士兵,厉声吼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此人乃吕布爪牙,乃****,人人得而诛之,朝廷已经派出援军,旦夕便至,如今正是尔等用命之时……”

    咻~

    一枚利箭破空而至,自张既脸颊边掠过,嗡的一声钉在张既身后的城楼上,箭尾嗡嗡直响。

    火辣的感觉自脸颊传来,张既摸了一把,入手****,入目猩红,若那箭簇再偏半分,此刻的张既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面色顿时变得苍白,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将刚刚鼓动起来的一丝士气泄的干干净净。

    “啧~”魏延收起了弓箭,他虽然也弓马娴熟,但终究不是吕布这样的神射手,若没有这猛烈的西风,他还有把握将毫无防备的张既射杀,现在的话,猛烈的朔风对他箭簇的轨迹产生了不小的影响,错失了射杀张既的绝佳机会。

    “准备攻城!”魏延冷哼一声,虽然没能射杀张既,却成功将对方的士气降到了冰点,一挥手,魏延已经失去了继续墨迹下去的耐心。

    “唏律律~”

    魏延坐下的战马突然狂躁起来,一丝震动自地面上传来,这震动并非来自城中,而是……

    面色一变,魏延豁然扭头,看向震动传来的方向,目光倏然一缩。

    视线的尽头处,一条黑线正在不断蠕动,变粗,犹如一股洪涛一般朝着这边卷来。

    骑兵!数量不下千人的骑兵出现在视野之中,远远地,魏延已经可以看到那招展的曹字大旗。

    心中一沉,没想到曹军竟然会出现在这里,他终于知道张既一个区区县令,为何会有这样的胆魄和底气,这支骑兵,就是他的底气,也许背后还有更多!

    “据马阵!”魏延沉着脸,厉喝一声,也许今天,这支部队会交代在这里,但他不能逃,在空旷的平原地带,步兵遇到骑兵,只有排起密集的阵型拼死一搏,才能有一线生机,逃跑避战,只有死路一条,两条腿永远跑不过四条腿,那样只会败的更快。

    “踏踏踏~”

    急促的脚步声中,长矛手迅速排到前排,冰冷的长毛汇聚成一片死亡森林,弓箭手列在阵中心,引弓搭箭,魏延高高的举起了右手,虽然这样一来,将侧面暴露给新丰县中的守军,一旦守军此时出来冲击,必然会将真心冲乱,但他别无选择,对等数量的步兵在野战中面对骑兵,如果还要防备来自侧面的进攻,那跟找死没什么两样,不过那些已经被吓破胆的守军,也未必有那个胆量在这个时候冲出来。

    ……

    “杀!”

    曹彭高高的举起了大刀,一千名铁骑如影随形的跟在他身后,庞大的骑阵如同来自大海的浪涛,裹胁着毁灭一切的气势,朝着前方渺小的阵型冲去。

    对方的变阵速度,让曹彭微微惊讶,但很快,却点燃了他胸中的火焰,强将手下无弱兵,不愧是吕布的军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将领,都有这种本事,作为曹军大将,又岂能弱了气势!

    “杀!”身后一千曹军健儿轰然回应,速度竟然又加快了几分。

    “稳住!”扑面而来的窒息气势,令不少将士面色变得灰白,魏延沉喝一声,看着曹军几乎在片刻间,已经冲进百步范围之内,高高举起的右手狠狠劈落!

    “咻咻咻~”破空而出的箭簇狠狠地落在骑阵之中,十几个倒霉的骑士中箭栽落,很快被随后而至的铁骑踩得血肉模糊。

    同伴的死亡,并未让人畏惧,反而激发了这些骑兵胸中的怒火,更加疯狂的催动着战马,朝着对方密集的阵型冲过去。

    “噗噗噗~”如同洪流般的骑阵狠狠地撞击在冰冷的据马阵之上,伴随着无数血花彪摄,巨大的冲击力,却将数十名战士撞得飞起,骨骼碎裂的声音在战场上汇聚成一段死亡交响乐的开端,紧促的阵型被冲开,同时骑兵的冲击力在付出近五百人的伤亡之后,终于彻底被抑制住。

    “杀~”魏延举起了大刀,仰天发出一声狂暴的怒吼,失去冲击力的骑兵,甚至不如步兵。

    “吼~”曹彭举起了战刀,纵横挥舞,想要带着自己的战士,撤出对方的纠缠,魏延单薄的军队,绝对无法再次迎接一次骑兵的冲锋,然而魏延更清楚这个道理,指挥着战士死死地将这些该死的曹军奇兵咬住,卑鄙的命令士兵先将对方的马给斩杀,气的曹彭哇哇怒吼。

    血腥的味道在空气中不断弥漫,即便相隔数十丈之外的城墙上,也能闻到那股刺鼻的味道,只是看着那激烈碰撞的场面,都让城头的守军心旌摇曳,张既虽然想要出兵,去助曹彭一臂之力,但看着那些甚至已经软倒在地上的守军,最终只能无奈的放弃了这个计划。

    杀戮在继续,随着越来越多的战士在拼杀中阵亡,两员大将终于在这一刻对上,冰冷的刀锋撞击出刺眼的火花,狂暴的反震力作用在各自的战马之上,不堪重负的战马发出一声声嘶鸣,惨叫着倒退。

    “我乃陈留曹彭,贼将通名!”带着残存的骑兵终于杀出了战团,但看着留在他身边的不足五十人的骑兵以及三百多名失去战马的步兵,曹彭实在没想到吕布麾下竟然有这样一位强将,喘着粗气,遥遥用战刀指着同样狼狈不堪,身边剩下不足两百人的魏延,朗声道。

    “义阳魏延!”魏延将大刀倒拖在地上,眼中流露出兴奋的光芒,这是他第一次在这种正规的战场上自报家门,难以掩饰心中的兴奋。

    “难得一身好本事,奈何为贼?若你此时投降,我必向丞相举荐于你,加官进爵,不在话下!”曹彭看着魏延,朗声道。

    “哈哈,曹贼携天子而令诸侯,才是真的****,我家主公北据匈奴,内除****,如何成了****,要我说,不如你弃暗投明,某或可为你向主公求情!”魏延冷笑一声,朗声道。

    “混账东西,可敢与我斗将!?”曹彭闻言大怒,怒喝一声,拍马杀向魏延。

    “有何不敢!”魏延一阵马缰,迎向曹彭,两员大将此时却是棋逢对手,再次展开一场戮战。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