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各有算计

    郿县

    “少将军,吕布军队已经在槐里、茂陵、武功一带布下防线,我军去路被阻。”庞德飞马来到马超身边,躬身道。

    “哦?”马超目光一亮:“可是那吕布?”

    “不是。”庞德摇了摇头:“斥候来报,槐里守将乃是吕布麾下大将高顺,还有两名武将分别镇守茂陵、武功。”

    “此三城扼守要道之上,要入京兆,必破此三城。”马超沉思道,随即看向庞德道:“令明,你去通知候选一声,我三人各领一路人马,分别攻城。”

    庞德闻言苦笑道:“怕是来不及了,候选已经率领自己本部兵马前往武功。”

    “混账!”马超闻言不由大怒道:“此次出征,明明说好了三军由我调遣,他怎敢自作主张!?”

    “怕是担心少将军分了他的兵权。”庞德无奈道。

    “哼!”马超闻言冷哼一声,他还真有这个打算,虽然父亲跟韩遂称兄道弟,但马超对韩遂并不怎么看得上,这是个专坑队友的坑货,边章、北宫伯玉便是最好的例子。

    “此番父亲让我们尽量配合曹军,如今曹军在何处?”候选既然先一步走了,马超也没办法,此人兵马在韩遂帐下最多,颇得韩遂重用,如今双方还是盟友,马超自然不好撕破脸皮。

    “现驻扎于新丰,前几日与吕布麾下一支人马打了一场,都没讨到便宜,不过据说曹军以骑兵战步兵,最终却是伤亡相当,算起来,还是曹军输了。”庞德沉声道。

    “骑兵对战步兵都打成平手,这曹军战将,当真是废物一个!”马超眼中闪过一抹不屑,冷笑道:“虽然如今父亲欲与曹军交好,却也不能让曹军小觑了咱们,便先败了高顺,叫曹军知道咱们的本事,传令下去,大军明日启程,兵发槐里!”

    “末将领命!”

    ……

    候选大营,副将张韩走进来,疑惑的看向候选道:“将军,如今时辰尚早,此刻便安营会否早了一些?”

    “早?”候选瞥了副将一眼,不屑道:“朝廷要打吕布,却让我们出兵,半点粮草也没有,本将军又凭什么为他们卖命?主公这次让我来,就是为了保全实力,先让那马儿去跟吕布硬碰,若能打败高顺,我们再去不迟。”

    “将军英明。”张韩拍马道。

    “那是自然,否则为何我是将军?”候选得意的靠在锦垫之上,懒散的道:“告诉兄弟们吃好、喝好,打仗的事情,不用操心。”

    “喏!”

    ……

    新丰,曹军大营。

    “军师,你怎么来了?”曹彭风风火火的冲进来,愕然的看着钟繇。

    “我若不来,怕你将这好不容易凑出来的五千兵马尽数给葬送了!”钟繇面沉似水的说道:“一千骑军对手不过千余步兵,竟然折损过半还未能全歼对手!曹将军,你可知道,如今主公手中有多少骑兵?若都像你这样打,恐怕用不了几仗,主公麾下将再无骑兵可用。”

    曹彭闻言,面色一赫,憨憨的挠着头道:“谁能想到,那魏延不过吕布麾下一员无名将领,竟有如此本事。”

    钟繇闻言,不禁苦笑着摇头道:“吕布转战天下,当初徐州兵败,五百铁骑,却连战连捷,一路诸侯被打的灰头土脸,那张绣连根基都被吕布夺了,何等厉害,他麾下将士,不但骑战精通,也知道如何对付骑兵,我已听德容(张既表字)说过,将军竟以骑兵硬冲对方据马阵,就算能胜,恐怕也是惨胜!”

    曹彭点头应是,心中却不满张既多嘴,哼哼两声,不再说话。

    “从今日起,这五千兵马听我调遣。”看着曹彭的样子,毕竟是曹操族弟,钟繇也不好过分苛责,只能无奈道:“听你所说,这魏延倒是个将才,如今此人何在?”

    “就驻扎在霸陵,麾下又添了两千人马。”曹彭道。

    “霸陵拱卫长安,今日已得到消息,吕布遣高顺往槐里一带驻防,锁住西凉军南下之路,此外还要分兵安排百姓迁徙,长安守备必然空虚,若此时有一支骑军,便可直击长安,可惜……”钟繇叹了口气,又看了曹彭一眼:“你带千人进驻新丰,协助德容守备城池,未得我率领,不可轻动。”

    “喏。”曹彭本想反驳,但看着钟繇的脸色,自知理亏之下,只能乖乖的点头领命而去。

    看着曹彭的背影,钟繇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身武力倒是不错,只可惜是个有勇无谋的匹夫,冲锋陷阵还行,但要统帅一军,还有欠磨练。

    “钟方!”钟繇回头看向自己身后的两名家将道。

    “主人。”钟方上前一步,躬身道。

    “你颇熟兵事,暂领军务,操练兵马。”钟繇沉声道。

    “是。”钟方躬身道。

    “魏延?”坐在帅位之上,钟繇思索着这个陌生的名字,不知道吕布是自哪里找来的这员猛将,看样子,不但武艺不俗,而且论用兵更非曹彭可比,若有机会,不如收入麾下,看向另一人道:“钟成,你去着人打探一番这魏延是何人,尽快。”

    “喏!”

    两名家将各自离去之后,钟繇才铺开地图,招来从事商议道:“我军中此次并无统帅将领,曹彭将军虽是勇冠三军,但却不善变通,不可为帅,此番征讨吕布,还需仰仗西凉人马,不知马腾、韩遂两路兵马如今到了何处?”

    “马腾以长子马超为帅,两家合兵一路,如今已经屯驻郿县,相信不日便可兵发槐里。”

    “四万马步军,我倒要看他吕布此次要如何应对,槐里守将为何人?”钟繇冷笑一声道。

    “乃吕布麾下大将高顺。”

    “高顺?”钟繇皱了皱眉:“此人倒是有些棘手,不但能征善战,还颇有谋略,丞相回都之后,颇有赞誉,吕布以此人为主帅,倒是颇有识人之明。”

    “大人过滤了。”从事笑道:“便是能征善战又如何,吕布如今兵微将寡,高顺便是再厉害,但却要分兵驻守三县,大军只需猛攻一处,何愁高顺不破?”

    “西凉军以骑兵为主,不善攻城!”钟繇摇了摇头,思索道:“派些人去长安散播谣言,言高顺、魏延近日与我军秘密接触。”

    “这……”从事愕然道:“会否太明显一些?”

    “若是刘备、孙策,或许无用,但吕布……”钟繇嗤笑一声:“一介匹夫,有勇无谋之辈,此计足矣。”

    从事闻言,也不好再说,只能点点头:“属下这就去办。”

    (关于更新的事情在这里给大家交代一下,不是不想加更,老王的责编刚刚告诉老王,这本书,要十月一号才能上架,就算按照现在的更新速度,上架的时候也差不多四十万字了,老王在这里承诺下,上架后一定爆更,希望各位兄弟能谅解一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