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支援

    持续了三日的进攻,终于在第四日的清晨停了下来,高顺站在城墙德过道上,脚下的通道几乎被血水覆盖,有敌人的,也有自己人的,一脚踩上去,连脚踝都能湮没,血腥的气息让人闻之欲呕。

    “清点战损!”高顺强撑着几乎脱力的身体,面无表情的脸上也带了几分疲惫,三天三夜,西凉军连续不断地进攻,士兵可以轮换,但他作为三军主将,却不能休息。

    “加上轻伤的弟兄,还能战者,有一千零八十七人。”副将犹豫了一下,看向高顺道:“将军,我们撤吧,撑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主公也不会怪我们的。”

    “不能撤!”高顺冷肃的脸上,不带丝毫表情,良久,看着周围一双双带着绝望的眸子,高顺神色微微缓了缓,沉声道:“我们到了极限,西凉军同样也到了崩溃边缘,若我们此时撤退,会让原本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西凉军再生生机,大家放心,主公那边,想来也快有消息了,或许,便是这一两日。”

    “会赢吗?”副将不甘的问道,吕布如今手中所有能够调动的兵力,已经都聚集在这一线了,就算吕布将所有骑兵调走又有多少?恐怕连人家的零头都不够。

    “会的。”高顺点了点头,坚定地道,目光看向遥远的天际,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自信:“若论沙场决战,主公还未输过。”

    相比于槐里的惨烈攻防,茂陵和武功相比较起来却要糅合了不少。

    茂陵、武功,昔日在三辅之地都是大县,土地肥沃,人口鼎盛,但随着持续了近十年的****,莫说茂陵、武功,便是作为郡治的槐里,也是十室九空,不过也正是因此,徐盛和陈兴在占据这两座城池的过程中,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庞德在抵达茂陵之后,隔天便展开攻势,若能在茂陵这边打开一道缺口,便可以从旁夹击槐里,甚至可以挥兵直入京兆,不过他却小看了守城的徐盛。

    作为吕布出下邳以来最早收服的一位潜力型将领,徐盛的天赋不比郝昭差,跟着吕布转战千里,无论见识还是眼光又或是用兵,自然非昔日可比,庞德虽然厉害,但在兵力不占绝对优势,对手又有坚城之利的情况下,对于茂陵也是无可奈何,他不能像马超那样疯狂进攻,双方僵持不下,只能静待槐里的结果。

    倒是武功那边,侯选在得知守城将领乃一名年轻小将之后,轻敌冒进之下,吃了个小亏,被陈兴夜袭,差点炸营,在得知守城将领不好对付之后,侯选也彻底熄了强攻武功的心思,以两万对三千,强攻的话自然能够攻下,但损失必然巨大,倒不如保全实力,至于朝廷那边能不能交差,嘿,管他呢。

    “得想个办法支援一下高将军。”陈兴巡视着城墙,隔着老远看着侯选的营地,他大概能够摸清楚这侯选打的什么算盘,也正是因此,才生出了支援高顺的念头。

    不过……

    陈兴皱着眉头,别看侯选不攻城,但若他真的派兵去支援高顺的话,侯选肯定不会放过去。

    陈兴骨子里不是一个太安分的人,要不然,作为陈家的旁支,当初也不会想着想要架空陈登,如今归降了吕布,家事全无,却也想着能够加重自己在吕布阵营之中的地位,说难听点,就算日后吕布倒了,他要去别的诸侯那里混饭吃,有一手骄人的战绩在手里,也不怕没人接受他。

    “将军,不可!”陈兴的副将乃是当初随他一同从射阳逃出来的家将,闻言苦笑道:“侯选虽然围而不攻,但四面合围之下,我军的将士恐怕还未离开多远,便会被对方骑兵追上。”

    “骑兵吗?”陈兴皱眉思索,这骑兵的确是个绕不开的坎儿,而且自三天前劫营之后,侯选对于夜间的警戒明显提高了不少。

    警戒?

    陈兴目光突然一亮,想到个好方法,扭头看向副将道:“我们城中有多少马匹?”

    “十多匹,而且都是驽马。”副将有些跟不上陈兴跳脱的思维。

    “足够了!”陈兴嘿然笑道:“倒让我想起当初主公在徐州如何诈开曹军,突围而出。”

    “啊?”副将茫然的看着陈兴。

    陈兴也不多做解释,有些兴奋道:“你去派些机灵的将士,多带锣鼓,今夜听用,另外,备足一千兵马,由你亲自带队,准备趁夜绕开侯选大营,支援槐里。”

    “啊?”

    “快去,这是军令!”陈兴不满的看着目瞪口呆的副将,厉声道。

    “喏!”

    当夜,夜深人静之时,武功的城门悄无声息的打开,陈兴亲自带着十几个由驽马临时装备起来的骑兵,悄无声息的靠近侯选的营寨,在不足一箭之地的地方,随着陈兴一声令下,十几个早已得到吩咐的士兵鼓足了劲开始一通敲锣打鼓,顿时,对面侯选大营里一阵鸡飞狗跳,无数西凉军从营寨里冲出来,准备迎战,然而,陈兴却早已带着人马逃之夭夭。

    “敌人呢?在哪?”侯选已经披挂上阵,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气的正怒不可歇的时候,陈兴却已经带着人马跑到另一边的营地敲锣打鼓好不热闹,等将另一边的军营也炸起来之后,却又没了人影,大半夜的时间,侯选几乎没有合过眼睛,往往刚刚睡下,外面就响起了号角锣鼓的声音,连带着,几乎所有西凉军,一晚上都绷紧了神经不敢松懈。

    “将军,刚刚其他三营传来消息,也遭遇到类似的事情。”副将黑着脸走进来,向侯选道。

    “这是疲兵之计!”侯选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脸色发黑,心中更是郁闷,他本就没准备攻城,你好好在你城里待着等结果不就行了,莫名其妙的跑出来不让人睡觉算是什么意思?

    “要不,贼兵再来,我们不予理会如何?”副将小心的提议道。

    “不行!”侯选虽然不怎么上心,但总算不是草包,摇头道:“若是如此,敌人化虚为实,直接打上来该如何?告诉将士们小心戒备,以防敌人再度来攻,若只是锣鼓骚扰,则不需理会,若对方趁势来攻,便以弓箭退敌,不必出战,明日一早,退兵十里!”

    “将军英明。”

    侯选哼哼了两声,直接返回营帐睡觉,果然,不一会儿的功夫,外面又响起了锣鼓声,只是没一会儿便消失不见。

    冷笑一声,彻底放下心来的侯选沉沉的陷入了梦乡。

    “差不多了。”又来了几次,发现敌军已经没什么反应之后,陈兴带队回城对着副将道:“去吧,现在正是最好时机。”

    “喏!将军神机妙算,那候选怕是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军真正的意图。”副将钦佩的向陈兴一拱手,带着一千名早已整装待发的将士悄无声息的出城,绕过侯选的大营,朝着槐里方向行去。

    “拾人牙慧而已。”看着副将离开,陈兴摇了摇头,当初吕布面对的可是曹操,而自己面对的是个草包,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之上,想到此处,对于吕布,心中也不禁又多了几分敬佩,换做自己的话,那种情况下,就算想出了主意,怕也做不出壮士断腕的决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