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贾诩到来

    冲天而起的火光炙烤着大地,站在郿县的任何一个角落,都能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热浪,周仓看着被火光笼罩的粮仓,眼中还带着几分肉痛的神色,吕布却是目光冰冷的看向那五百多彷徨无措的西凉军,冷声道:“尔等虽然助恶,无故相攻,致使我麾下儿郎无故惨死沙场,本该斩杀殆尽,但本将军念上天有好生之德,今日放尔等一马,回去告诉马超,速速退兵,否则本将军不但要将他赶出三辅,总有一天,会提兵西进,端了西凉!”

    有机灵的西凉将士闻言,连忙谄媚道:“多谢将军不杀之恩。”

    “走吧!”吕布挥了挥手,留着这些人在这里,就是要让他们亲眼看到粮仓被烧,让马超生不出一丝侥幸心里。

    西凉军又是一阵感恩戴德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脱离了吕布军队的包围,眼见吕布果然信守承诺,未曾下达杀手,当即欢呼一声,冲出城去,各自或去马超军营,或往侯选军营之中报信。

    吕布随后带着人马出城,看着身后着火的城池,周仓苦着脸问道:“主公,现在我们去哪打?”

    “不打了。”吕布笑道:“没了粮草,马超和侯选军心必散,还打什么?找个地方,伏击马超,先把这一路端了。”

    打一路放一路,这就是吕布定下的策略,马腾和韩遂现在称兄道弟,但毕竟是两个整体而不是一个整体,亲兄弟都能反目成仇,更别说什么异姓兄弟了,至于选择马超,也没有其他原因,只是因为他名气大,至少比那什么连听都没听过的侯选强,而且无论根据演义还是历史来说,马超的性格都是那种刚愎而且容易冲动的类型,本事大,却损兵折将,心里肯定会不平衡,这种极端差异之下,恐怕就算吕布不去挑拨,都很有可能闹出事来。

    “不打了?”周仓茫然的看向吕布,简单的脑袋有些跟不上吕布的节奏。

    “走吧,郿县是西凉军回程的必经之路,找个好地方准备下手,我们的时间,很充裕。”吕布笑道。

    一行人马正要离开,前方的驿道之上突然卷起滚滚烟尘,一支骑兵正朝着这边赶来。

    “这么快?”吕布皱了皱眉,一挥手,身后一众骑兵顿时摆出攻击姿态。

    周仓翻身下马,快步跑到军阵前,扯开嗓门儿吼道:“来人止步!”有射手朝着正前方射出一支箭簇,羽箭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堪堪落在对方骑阵前不足二十步的地方。

    “停!”对方阵中响起一声清脆的女声,数十名骑士齐齐勒马止步,就见一员银甲女将从军阵中飞马而出,顷刻间已经来到吕布身前不足百步的地方。

    在周仓古怪的目光里,女将翻身落马,单膝跪在吕布身前恭声道:“末将吕玲绮,参见主公。”

    吕布脸部的肌肉不自然的抽搐了两下,冷冷的看着自己这个便宜女儿,闷哼道:“谁让你来的?还将长安城所剩不多的骑兵都带来,谁给你的胆子!?”

    “是公台先生让我来的,这些人,也不是我要带着,而是公台先生让我带来的。”吕玲绮有些委屈,倔强的抬头迎着吕布的目光。

    “什么?”吕布面色一变,第一个反应就是陈宫叛变,要不干嘛将长安所剩不多的兵力调到这边来,但仔细一想不太可能,不谈什么忠诚不忠诚的问题,千里转战都跟过来了,眼看便要大胜,拥有自己的基业,陈宫没理由背叛自己,皱眉看向吕玲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几天城中发生了不少事,公台先生抓了不少人,本来是想让雄阔海那傻大个过来的,但雄阔海说主公的命令是保护公台先生,死活不动,事情又比较重要,最后公台先生只能请我出面,带人过来。”吕玲绮站起身来,朝着后方的骑兵挥了挥手:“此次公台先生让我来,主要是让我将这个老穷酸给带过来。”

    此刻,骑兵已经到了近前,人群中,一身青袍,三绺长须的贾诩被裹胁在一群膀阔腰圆,杀气腾腾的战士之中,格外显眼。

    “老穷酸,你过来跟父亲说。”吕玲绮对着队伍中一脸风尘之色的贾诩叫道。

    “是。”贾诩苦笑一声,翻身下马,朝着吕布稽首道:“诩参见主公。”

    吕布微微眯起了眼睛,看向贾诩的目光里,带着几分探究,对于吕玲绮不敬的称呼倒没怎么在意,虽然理论上来说,贾诩算是自己的下属,但实际上却是跟囚犯无异,一天没有真正归心之前,就别想在这里要到什么尊重。

    “文和先生此来,不知有何要事?”吕布心中对于陈宫让吕玲绮将贾诩带来的目的,也有些摸不透。

    “特为兑现诺言而来。”贾诩笑道。

    “哦?”吕布想起自己临走之前,让贾诩给自己准备一个分化马腾韩遂的方案,点头道:“此事回去再说也不迟,何必不避危险而来?”

    “诩却以为,此时来的,正是时候。”贾诩笑道。

    “马超侯选,打一个,放一个,这样的策略,文和先生就不必拿出来了。”吕布冷笑道,他已经决定打马超放侯选,这样一来虽能给两家种下不合的种子,但想要得到实效,恐怕不容易,韩遂也是个老狐狸,黄河九曲又岂是浪得虚名?

    或许因为是失败者的缘故,韩遂在历史上声名不显,但吕布有着前身的记忆却知道这韩遂的本事可不低,早年聚集羌胡叛军,以诛宦官为名,先后败过皇甫嵩、张温、董卓、孙坚这些赫赫有名的人物。

    张温先不提他,皇甫嵩是东汉末年名将,当年黄巾之战的主力之一,连曹操、袁绍这些人都曾效力于其麾下,董卓早年也是名动西凉的猛将,只是后来权柄日重,荒废了武功,至于孙坚自不必提,已经算得上历史名将了。

    都说看一个人的本事,最好的方法不是去听别人怎么说,而是去看他的对手,有这么辉煌的历史,本人又怎会是无能之辈?先后各种坑队友,却混的越来越好,本身就足以说明其能力。

    贾诩心中倒是微微吃了一惊,不过看着吕布不以为然的神色,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却不知主公要打谁?放谁?”

    “有区别吗?”吕布没有正面回答,这些顶级谋士,最大的本事在吕布看来不是本身的能力,而是那一张嘴,自己只要透露一点自己的想法,他就能给自己整出一套另外的计划,而且说的头头是道。

    “自然有。”贾诩捻须笑道:“若是打马超而放侯选,虽然也能起到一定作用,但并不明显,但反之却截然不同。”

    “继续。”吕布淡漠的点点头,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贾诩有些吃不准,不过此时已经到了这里,而且这份计划他可没有敷衍,而是认真的思索过其中的利弊。

    “马寿成忠勇有余,却谋略不足,若打马超,就算马超心中有怨,韩遂凭借三寸不烂之舌,也能轻易平复马腾胸中的不忿,但若反之却不同。”贾诩微笑道:“马家父子在西凉本就素有威望,论势力,本就强于韩遂,若主公能将侯选击杀,并将其部众赶向马超,让马超收编这些侯选部众,韩遂与马家父子之间的强弱之势便会越发悬殊,韩文约号称黄河九曲,本就生性多疑,若双方势力持平或稍差,还不会去算计马腾,但若强弱悬殊,可就不同了,加上马超收编韩遂部众,双方恐怕不需多久,便要兵戎相向了。”

    吕布点点头,道理其实很简单,所谓的盟友,一般情况下只有两种情况才能达成,一种是在有强大的外部压力情况下,不得已结盟抗强,就如赤壁之战时的孙刘两家一般,另一种情况也是大多数盟友却是在势力持平,谁也奈何不了谁又不愿意相互损耗的情况下。

    如果实力相差悬殊,那就不是盟友,而是附庸关系了,韩遂显然不像是喜欢久居人下之人,而马腾一方实力强盛,更没有理由屈居韩遂之下。

    吕布思索着其中的关键,并没有发现随着两人的对话,吕玲绮的脸色变得不好看起来,此刻忍不住讽刺道:“老穷酸,你这一肚子坏水儿究竟是哪冒出来的?”

    “闭嘴。”吕布瞪了吕玲绮一眼:“以后要叫先生。”

    “父亲!”吕玲绮不满的看向吕布,之前叫就没问题,怎么现在突然之间维护起这家伙来了?

    “嗯?”吕布瞪眼回去。

    贾诩苦笑着低下头,不去参与吕布的家事,心中却是有些腹诽:还真是现实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