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贾诩献策(求三江票)

    “文和觉得,若韩遂马腾相斗,谁胜谁负?”骑在马上,吕布侧头看向贾诩,微笑着询问道。

    “韩遂。”贾诩思索道:“马腾父子虽勇,但过刚则易折,以韩文约的手段,必不会公然兵戎相向。”如果直接兵戎相向,势力被削减的韩遂绝不是马家父子的对手,韩遂是聪明人,不会这样做。

    “那文和以为,韩遂与马腾之间的矛盾,多久会爆发?”

    “短则三月,多则半载,韩遂没有太多时间。”贾诩骑在马上,看着前方的天空,悠悠说道。

    时间,无论是吕布还是韩遂,都很缺。

    “三月?”吕布皱了皱眉:“只是我军此战虽然胜势已定,但三月的时间,有些过短了。”

    有了百万人口,接下来要做的是发展经济民生,正是休养生息的时候,而非对外用兵,劳民伤财,但按照贾诩的意思,马腾和韩遂之间的战争一旦爆发,不会持续太久,这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就是韩遂蓄力的时候,一旦爆发,必是天崩地裂,但这与吕布的初衷并不相符。

    他要挑拨韩遂马腾的关系,为的是令西凉内乱,无力南顾,为自己赢得一个相对安稳的外部环境,同时也为日后兵进西凉做准备,所以他希望韩遂和马腾火拼,却不希望两家太早分出胜负,一个分裂的西凉显然要比一个统一的西凉更加符合吕布的利益。

    贾诩看向吕布,这是他第一次主动为吕布出谋划策,一来就这么耗着不是办法,整天被一群人监视,稍有异动就是人头落地的危险,要么服软,要么像那些名士一般很有骨气的去死,贾诩显然不是这样的人,二来,也是借机看下吕布是否真的值得辅佐。

    这不是贾诩第一次生出这样的念头,从吕布弄出迁徙百姓之策的时候,贾诩就动过这样的心思,而之后的相处,吕布的果决,能力以及对局势的洞察力一次次颠覆了贾诩对吕布的认知。

    抛开出身、立场这些外在因素来看,如今的吕布,确实有了明主的资质,而且帐下张辽、高顺都是足以独当一面的上将,陈兴、徐盛、郝昭加上新加入的魏延,资质不错,未来成就不低,再加上还有雄阔海、管亥、周仓这些勇将,已经有了驰骋天下的实力。

    最重要的是,如今看来,吕布做的每一件事,都有明确而长远的目标,并非鼠目寸光之辈,而且手段也颇为高明,只看连陈兴、魏延这等桀骜之辈,在吕布麾下也是服服帖帖,尽职尽责,就足以说明一切。

    当然,如果有的选,贾诩还是会选曹操而非吕布,但关键还是现在吕布将贾诩治的死死地,但也因为这样,贾诩对吕布的评价更高了几分,为上位者,就该如此,讲什么仁义,那是对百姓说的,但放到人才这里,不能为我所用,难道还要放出去帮别人回来打自己?

    “诩以为,三月时间,已经足够。”贾诩慢条斯理的说道。

    “哦?”吕布扭头看向贾诩:“先生有何计策?”

    “主公如今所虑者,无非兵马,主公帐下将士虽然勇猛,但兵微将寡,尤其是骑兵主公如今帐下骑兵不满两千,而要想制霸凉州,主公须有一支可助主公纵横天下的骑兵。”

    “不错。”吕布点点头,他现在手下只有不到两千的骑兵,虽然连战连捷,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吕布也想过等安定下来打造一支足以让自己驰骋天下的骑兵,但骑兵训练需要时间,还要有战马以及……钱。

    供养一个精锐骑兵的钱粮,足矣武装一什的步兵,以吕布如今刚刚建立起来的浅薄底子,供养如今这些骑兵已经捉襟见肘,再想扩招,先不说有没有足够的时间,让自己带着训练出来的新兵去插手西凉即将到来的乱局,就算有,他也拿不出那么多钱粮来支撑。

    “诩不才,愿送主公一万骑兵,以做晋身之资。”贾诩笑道。

    “说吧,这些人在哪里?想来文和这晋身之资不是能直接拿的。”吕布大笑道。

    “主公睿智。”贾诩微笑道:“主公可曾听说黑山白水?”

    “黑山白水?”吕布茫然,什么东西?

    贾诩见状,装.逼的捋了捋三绺长须,笑道:“黑山白水,位于秦岭末端的一处险地,此处土地肥沃,环山绕水,易守难攻,何时有人居住,已经不可考证,但因其独特的地理优势,许多不堪朝廷剥削和压迫的羌人陆续迁居至此,许多年下来,这些羌人逐渐壮大,形成十二部白水羌,虽不及参狼羌、烧挡羌、先零羌那般强盛,但因其独特地理环境,朝廷数次派兵征缴,不但没能剿灭,反而使白水羌民风更加彪悍,羌人最敬佩勇武之士,若主公能收服白水羌,不但能够为主公得到一支强悍的骑兵,更能为主公治下添加十万人口。”

    吕布点了点头,他当初决定入三辅,也有收服羌人的打算,只是时日尚短,还找不到突破口,如今贾诩提出来,自然该参考一番,羌人、氏人跟胡人不同,不能一味打压,在展示勇武的同时,还要以怀柔政策安抚,以利而诱之,将其逐步汉化,不过具体该如何做,还需要仔细思量一番,同时也要多搜集一些羌人的情报。

    “此事我先记下,待此次破敌之后,再与文和详谈,丫头之前说,长安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情,公台抓了很多人,究竟怎么回事?”

    贾诩面色凝重道:“有人在长安、霸陵以及我军如今治下各地,散播谣言,言高顺与魏延、陈兴、张绣几位将军有反意,使得如今不但长安人心惶惶,就连张辽将军也数次派人前来为几位将军澄清。”

    “呵~”吕布闻言,微微嗤笑一声:“马超刚勇,侯选无谋,想来不会想出这等计策来,是长安那边的人?”

    “主公睿智,不过这些流言若放之不理,就算几位将军没有反心,恐怕其麾下将士也难免心生他意。”贾诩微笑着点点头道。

    “玲绮,护送先生回长安,另外,传我军令,着高顺、魏延全权负责前线之事,一应粮草补给优先供给,但有半点克扣,军法处置。”吕布朗声道。

    “父亲,我想留下来。”吕玲绮迟疑道。

    “这是军令!”吕布冷哼一声,沉声道。

    “是。”吕玲绮狠狠地瞪了贾诩一眼,怏怏的答应一声,带上人马护送着贾诩离开。

    看着一行人离开的方向,吕布冷笑一声,这场仗已经持续了几天了,那些西凉军,也该滚回老家了。

    “儿郎们,走!这最后一仗,得打出我们的气势才行!”一震马缰,吕布朗声笑道,身后一干骑士轰然应诺,跟随者吕布一路朝着武功方面扬长而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