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兵临河内(求三江票)

    槐里县,随着马超大军的退去,守城的将士包括高顺在内,都松了口气,这一仗,在高顺的征战生涯中,不算最危急的,但绝对是最惨烈的一仗,西凉军在马超的指挥下爆发出来的战斗意志,哪怕高顺事后想起来都有些心寒,那种悍不畏死的战斗方式哪怕是在曹操的精锐之师身上也从来没有体会过。

    一边派出探子监察马超的动向,一边派人打扫战场,同时派出信使前往长安报捷,这一仗损失不小,却也成功将西凉军击退,算是解了长安之围的一大半危机,剩下的曹军,如今反而不足为虑。

    次日一早,高顺召集徐盛、陈兴以及大小将官在槐里城议事。

    “可曾探得主公消息?”帅位之上,高顺眉头深锁,向情报官询问道。

    “昨日主公与郿县一带大破西凉军,西凉军连夜过了郿县,一路往西凉而去,至于主公,在那之后便不知去向。”情报官连忙答道。

    “不足两千骑兵,大破侯选两万大军,还阵斩侯选,主公朕乃天将也。”陈兴闻言,不禁感叹道,其余武将也是兴奋莫名。

    “西凉军危机虽解,不可掉以轻心,文向。”高顺点点头,目光看向徐盛。

    “末将在!”徐盛出列,插手行礼。

    “文向性格沉稳细腻,于你三千人马驻守三城,其他人随我出征,进逼新丰!”高顺沉声道。

    “喏!”徐盛躬身领命,经此一战,高顺已经在众人心中建立了足够的威信。

    “将军,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陈兴犹豫了一下,躬身道。

    “但说无妨。”淡淡的看了陈兴一眼,高顺点头道。

    “将军可知,如今长安民间盛传我三人还有魏延将军心生反意,欲反投曹贼,将军此时没有主公军令,擅自调动兵马,恐怕日后会有小人谗言。”陈兴小心道。

    “哦?”高顺目光微微眯起,看向陈兴,又看了看其他人,淡淡道:“不知陈将军有何高见?”

    “不敢。”陈兴连忙摇头道:“只是末将以为,将军如今当避嫌为上,不宜擅自动兵。”

    “不然。”高顺闻言眉头舒展了一些,摇头道:“军情紧急,岂容迟滞,高顺自问无愧于心,有何可怕,若因此贻误战机,才非忠臣所为,我意已决,即刻点兵,若主公日后怪罪,便由我一人承担。”

    陈兴默默地松了口气,点头道:“既如此,末将愿随将军前往。”

    正要起身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小校冲进来,来到高顺身前,朗声道:“将军,长安传来的信笺。”

    “哦?”高顺浓眉一轩,伸手接过竹笺打开,目光在竹笺上匆匆浏览了一遍,嘴角不禁泛起一抹笑意。

    “将军,究竟是何事?”陈兴疑惑的看向高顺。

    “自己看。”高顺也不回答,直接将竹笺递给陈兴等人穿越。

    “临机决断?什么意思?”一名武将看着竹笺上的内容,有些反应不过来。

    “恭喜将军,看来主公并未怀疑将军,还给予将军临机决断之权。”陈兴有些羡慕的看向高顺,临机决断,那就是独领一军的意思。

    “即刻点兵!”高顺目光扫向众人:“诸将还有何异议?”

    “谨遵将军号令!”陈兴等人连忙拱手答道。

    ……

    作为河内太守,缪尚最近一直很忐忑,虽然名义上效忠曹操,但实际上早在年前,便已经答应了袁绍的招揽,暗中投靠了袁绍,最近本已经准备找机会对外宣布,偏偏在这个时候,司隶校尉钟繇突然到来,并且直接让大将曹彭接手了自己的兵权,将河内的驻军几乎抽调一空。

    虽然知道对方的目标是吕布,但缪尚心中依旧忐忑,生怕被钟繇发现自己的秘密,还好,钟繇很快便亲往新丰掌控战局,让缪尚松了口气,只可惜好景不长,这才不过几天的时间,突然传来有人在河内徘徊的消息,更让缪尚心胆俱裂的是,为首的武将,竟然是吕布!!!

    他不是应该在长安,在钟繇调动的西凉大军和曹军的围困下焦头烂额吗?为什么会出现在河内?

    缪尚甚至有种立刻卷铺盖走人的冲动,再待下去,恐怕要被钟繇和吕布这么吓来吓去的活活给吓死。

    “大人这两日,气色不佳,可是有什么烦心之事?”缪尚正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大厅里不知何时,出现一名文士,不知为何,对方仪容不俗,偏偏每次看到此人,缪尚总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说实话,虽是上官,但缪尚内心里,对这位名叫李尤的中年文士有些忌惮,不过对方的能力确实出众,自对方到来之后,无论军事民生,河内都是蹭蹭蹭的往上涨,唯一有些冲突的就是,当初自己决定暗中投降袁绍的时候,他劝阻过,不过自己并未听取,此后对河内的事情便不再上心。

    “先生来的正好,尚有事请教先生。”缪尚连忙站起来,将李尤引入座上,自己才坐下来,苦笑着将最近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吕布吗?”名叫李尤的文士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看向缪尚苦恼的样子,摇头道:“此事原本不难。”

    “哦?”缪尚目光一亮,连忙道:“先生可是已经有了妙计?还请先生救我。”

    “一,最简单的,大人自知不敌,何不开城请降?”李尤淡然道。

    “吕布不过一介武夫,寒门都不算的贱种,也想要我效忠于他?”缪尚想都不想的答道。

    “大人至少也该为这满城百姓考虑,战火一起,难免殃及无辜。”李尤脸上闪过一抹淡淡的嘲讽之色。

    “绝对不行!”缪尚毫不犹豫的答道:“请先生再教我一计。”

    “那便召集河内豪族,各大豪族门下家丁护院召集起来,尤估算,也能聚集数千之众,再假意投降,将吕布引入城中,暗中伏兵于瓮城之中,待吕布进城之际,立刻关闭城门,万箭齐发,吕布纵有霸王之勇,也难逃一死。”

    “这……”缪尚闻言,看着李尤淡淡的表情,心底不禁一颤。

    “计策已出,至于用或不用,全凭大人决断,尤身体不适,先行告退。”看着缪尚犹豫不决的样子,李尤摇了摇头,本就只有两个选择的事情,既然不愿意投降,那也只有一战,这种事情都能犹豫半天,当真是无胆匪类,告辞一声,也不等缪尚作答,径直转身离去。

    “先生……”张了张嘴,却见李尤已经离去,不禁无奈的看着外面,良久,眼中闪过一抹狠色,对着门外大声道:“来人,去请郡内各大望族前来议事。”

    已经走远的李尤听到缪尚的叫喊声,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吕布,看你能否躲过此劫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