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章 就当我没说过吧

    舷梯早已经放下来,安菲尼斯的脚却迟迟没有踩下。螺旋桨在头顶上发出刺耳的噪音,艾露背后的黑氅被旋风吹得猎猎作响。

    “我还是不敢相信,这座城市真的被峯山龙袭击过。”老艾露见了鬼一般地环顾了一番四周。传说猎人感觉到一股浓浓的违和感,想了半晌才意识到,洛克拉克已经比两日前矮小了太多——它的脊梁已经被抽走了,整座城市都因此失去了元本的精气神。

    “这片大陆就是这样,没有一个城市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连洛克拉克都不行。”黑氅猎人也走到舱门外,他浅浅地吸了一口气,空气中令人不舒服的潮湿感直到现在还没有散尽。

    “安菲大师、罗大师,您辛苦了!”飞艇的机舱下,四星猎人安德烈遥遥地向两位传说猎人招了招手,“情况如何?”

    “我们算是幸运,城市到目前为止都还是安全的。”黑星双子落到地面,老艾露蹲在学生的肩膀上,朝着混血龙人点头致意道,“向西三十公里都没有见到大型的掠食种,连秃鹫都不见一只,被古龙清扫过的猎场果然是格外干净啊。”

    “抱歉让两位做了巡查的工作,”四星猎人面上显出惶恐之色,“这些本来该是低阶猎人们的任务,实在是城市里……已经拿不出多余的人手了。”

    “没关系,”老艾露捋着胡须,“我和小罗不懂插手灾后乱七八糟的城市,这些事情只能交给专业的人去干。背着再多的名号,我们也不过是两个自由猎人罢了,能帮上忙的地方终究有限。可以派上用场,总比无能为力要强。”

    没有龙环的阻挡,飞空艇开足马力,午后刚过时就赶回了洛克拉克。只是对于峯山龙的袭击来说,这样的支援也已经太晚了。古龙种离开后整整半日,城市还依然处在彻头彻尾的混乱之中,工会大楼的大门自昨夜起就没有关上过。尽管每一分钟都有数十名外勤之中的猎人放弃手上的委托拼命赶回来,却远远抵不上城市中救灾人手的缺口。

    在工会的命令下,两名传说猎人放下了艇上搭载的绝大部分战斗人员,在城市的外围马不停蹄地巡逻起来,直至傍晚已经是第三次了。古龙的攻击带来兽潮一类次生灾害的几率极大,而如今的沙城已经承受不来第二场灾难了。

    “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会长团的成员?”顺着安德烈的指向,黑星双子朝起降坪外走去。起降坪附近临时搭设了一片营地,作为像安菲尼斯一样赶回来的支援队伍的落脚点。

    “会长们正在城市各处发表演讲稳定人心,起降坪一带没有大的居民区,恐怕最近都很难见到他们了。”四星猎人回答道。

    “伤亡情况怎么样?”

    “还没有拿到准确的数据。”混血龙人摇摇头。

    “已经将近一天一夜了!”传说艾露显得有些不可思议,“工会的那群蠢材在做些什么?”

    “我们的人手不够。工会系统和王国的系统在具体的事宜上虽然合作无间,但彼此的统计数据还没有互通,再加上自由猎人……”安德烈偷偷瞧了一眼安菲尼斯的表情。

    “我知道了。”老艾露无奈地阻止了他的解释。自由猎人确实是维护灾后城市稳定的有益补充,可是这些人往往以猎团、小队甚至个人为单位,行事多依靠临场判断,纪律性不强,这就进一步增加了工会了解灾情的难度,“委托系统还没有恢复吗?”

    “比想象的更难,”安德烈的眼神一黯,“石柱被拔走之后,地下水失去了镇压,水位上涨的很快。工会的队伍赶到时,原本属于大厅的地界上,水面已经没过了腰际。工会临时派遣了人手沉到水下去封堵,几个小时前才阻止水面继续上涨。不过已经漫出来的,就只能依靠太阳了。”

    洛克拉克上百年来从没有下过一滴雨,排水设施基本上形同虚设。近湖的部分房屋梁体都被泡软了,沙石屋子成片成片地萎缩成泥水堆,同样制造出大批无家可归的平民,而这一切只是由于峯山龙在沙城的上空亮了一次相而已。

    “这样吗……”安菲尼斯轻舒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用平常的语气问道,“我们损失了多少?”

    “十七个,都是来自一个叫鱼蛟的小猎团,碰巧滞留在沙城。”安德烈的眼眶泛红道,“我没有亲眼看见,不过据说水流的强度堪比火龙种的吐息。”龙人的鼻头一酸,“罗大人,如果当时的我能够再坚持一些的话……”

    “嘿,”眼看着面前的铁血汉子就要绷不住了,罗平阳将一只大手环上了他的背,“都会过去的,运输船是隆加前辈的决定,不要把它归咎到你自己的身上。”

    许是老猎人的直觉,又或者是兄弟间的心灵感召,在飞空艇离开约莫十个小时候,代替兄长执掌战船的隆加突然心生警兆。老龙人不顾旁人的阻拦,私自征调了运输船上的附属救生艇,几十头食草龙硬生生将小船拉到了龙环外围,小船携着三十余名精英猎人一头钻进了古龙战场之中,从那时起便再无音讯。

    “宽心吧,就算古龙来袭时那头老龙还在也是无济于事。”安菲尼斯跳下学生的肩膀,摊开双手道,“峯山龙悬在城塞型重机枪都打不到的高度,我们能拿它怎么办?用飞艇去撞吗?”

    “老师……”罗平阳回过头向艾露使了个眼色,示意它少说两句,又接着安慰道,“古龙种撤散了风势,隆加前辈或许只是暂时被困在沙漠里了,以他的能力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倒是你该去休息一阵了,从我们乘飞艇离开后,你就没有合过眼吧?”

    “两位大师不也同样如此?”四星猎人惨然一笑。

    “我是艾露,可不要用人类的标准来评价我。”安菲尼斯举着手,独善其身道,“况且现在可不是蒙头睡觉的时候——交给你办的事情进展如何了?”

    安德烈使劲揉了揉干涩的眼睛,蹲下身来凑近艾露几步打起精神道:“会长团相信了您的判断,驻扎在洛克拉克的王立猎团自始至终都没有被允许参与救援活动,事实上他们被控制在营地里,连外界的情况都无从得知。可是这样真的好吗?在城市需要调集所有力量的时候,弃一队精英猎人不用……”

    “只能说是有备无患吧。”老艾露不置可否,“另一件事呢?”

    “飞艇用度紧张,我也只能尽量争取。尤其是两位报出的探索地点还距离城市那么远,审批就更加困难了。”

    “给武备库的人施加些压力,提我和小罗的名字,多少次都没关系。告诉他们如果不想几十个重伤的猎人暴尸荒野的话,就赶紧把那艘该死的飞艇派出去——要大号的。”传说艾露一甩手,朝着营地深处大步走去。

    “安菲大师!”四星猎人攥了一下拳头,自后方叫住了安菲尼斯,“我和这里所有的猎人都想知道,我们到底是不是在打一场战争。”

    “当然不是,这只是古龙种一次无聊的恶作剧罢了,”艾露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不让人类再一次经历那样的战争,本来就是我们作为猎人奋战毕生的目的。就算那一刻随时可能到来,我敢保证也不会是在今天。”

    “咔嚓——轰!”随着安菲尼斯的话音落下,老艾露背后的天空急速地阴沉下去,一道炸雷自天际响起,将整个临时营地照耀的有如白昼。

    “见鬼……”看着如泼墨般洒遍天际的黑色和其间隐约闪动的电浆,安菲尼斯的瞳孔瞬间缩成针尖大小。六星艾露三两步窜向罗平阳,“小罗快走,我们回飞艇去!”

    “做什么?”

    “我有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不,是已经发生了!”艾露的神色焦急得近似惊恐了。

    “前辈,你们才刚刚下了飞艇!”安德烈几步追上黑星双子的脚步,边跑边阻止道,“现在又要去哪里?”

    “峯山龙!”艾露忙不迭地回头说,“我需要再见它一面,否则不会睡得踏实的。”它望着混血龙人焦急的面庞,张开嘴屏息了几秒又补充道,“我很抱歉,不过刚才那些话……就当我从没说过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