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九章 李兄留步

    “驸马,这是第一批通过考核的吏员名字,请您过目!”理财监中,许敬宗拿着一份名单放到李休的面前,然后微笑着开口道,上次招募吏员的考核十分顺利,而且通过考核的人也不少,应该可以缓解人手不足的问题。

    银行需要大批的人手,虽然有新筑学堂的学生,另外还有国子监的算学学生,但依然人手不足,特别是日后还要在洛阳、太原等地开办银行,自然需要更多的人手,所以也需要提前准备,于是李休才决定从百姓中招募一些吏员,而且还适当降低了要求,当然他们招进来后,会被组织起来进行培训,否则根本没办法用。

    李休当下点了点头,随后拿起这份名单看了看,第一次招募他也亲自去了,参加招募的有上百人,本来在这上百人中,真正适合的人恐怕不超过三十个,不过因为降低了要求,所以通过的人达到了六十多人,而在这些人之中,排的第一的正是那个历史上逼死长孙无忌的袁公瑜。

    看到袁公瑜这个名字,李休脸上也不由得露出纠结的表情,虽然长孙无忌的私心重了一点,但的确是大唐最重要的大臣之一,也是李世民最得力的助手,而且与自己的交情也不错,所以从感情上来说,他并不想将袁公瑜招进来。

    “延族,你觉得这个袁公瑜如何?”李休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几乎是下意识的向眼前的许敬宗问道,不过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

    “启禀驸马,那天这个袁公瑜是第一个交卷的,而且也是成绩最好的一个,另外我看他与驸马对话时,表现的不卑不亢,说话也极有条理,绝对是这批人中最优秀的一个!”许敬宗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看样子他对袁公瑜的印象也相当不错。

    “果然如此!”李休听到许敬宗的回答也不由得哀叹一声,他觉得自己实在太蠢了,竟然拿这个问题来问许敬宗,要知道许敬宗正是逼死长孙无忌的幕后黑手,袁公瑜充其量只不过是个执行者罢了,更何况历史上许敬宗与袁公瑜等人臭味相投,勾结在一起,所以他看好袁公瑜也并不奇怪。

    “好吧,那就把这个名单公布出去,招募来的这些人都送到新筑学堂去,我已经让田筹组织一些先生抽出时间给他们培训,培训后还要进行考核,如果不合格的人,一率不准进入银行做事!”李休这时考虑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道。

    在看到许敬宗时,李休忽然间想通了,自己连许敬宗都能容得下,更何况区区一个袁公瑜,而且历史上长孙无忌之所以落到被逼自杀的下场,一方面是他自己的原因,另外一方面也有武则天的原因,不过现在武则天已经成为自己的学生,而自己也绝不会让她进宫,另外自己也能在关键时刻劝说一下长孙无忌,应该不会让他再重复历史上的悲惨。

    “喏,下官这就去办!”许敬宗看到李休连一个名字都没改,当下也十分高兴的道,因为这也代表着李休对自己的信任,当然他也知道,李休的眼睛里可不揉沙子,自己可以有私心,但李休绝不允许他因私废公,所以他平时做事也十分用心。

    许敬宗离开后,李休继续处理着理财监中的公务,随着刘仁轨这位少监的到来,理财监的人手也终于到齐了,而且他也扛起了铸钱局的事,现在已经开始与手下的官吏一起,准备整合长安与洛阳等地的铸钱局,刚开始李休还担心他不熟悉理财监的事务,却没想到刘仁轨的适应能力很强,处理政务的手段也十分高明,毕竟之前他在地方上任职也积累了大量的经验。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李休也放心的将铸钱局的事务完全交给刘仁轨去办,至于银行方面则由许敬宗负责,李休只需要居中调度就行了,如此一来,他身上的压力也是大减,明显感觉需要他操心的事少多了,整个理财监也开始走上了正轨。

    李休的午饭也是在理财监里吃的,和后世的政府机构一样,大唐的衙门一般也都会提供午饭,比如像李休以前的农部,不但提供午饭,连早饭和晚饭都提供,因为农部在城外,许多官员就住在衙门里,所以一日三餐自然要解决。

    到了下午的时候,李休手头的事也忙的差不多了,当下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又在理财监转了一圈,不过这时监中却没什么人,因为刘仁轨带着自己手下的人全都出去了,许敬宗也去了城外,剩下的官员有许多都去了银行那边,所以自然见不到人。

    这时天色已经不早了,李休看着也不会再有什么事,于是就和监中的人说了一下,自己提前回家,说起来他这个理财监也十分自由,以前在农部时,迟到早退几乎是常有的事,只不过现在理财监新立,所以他段时间也是早出晚归,成天的泡在这里,连回家陪平阳公主的时间都没有了,算起来平阳公主的产期也要到了,估计也就是这几天了。

    当下李休乘着马车离开皇城,不过在出城门时,李休看到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骑着马冲进城门,这个老者李休也认识,正是那个恨佛入骨的傅奕,看他行色匆匆的样子,应该是有什么急事,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僧道录司也同样是刚成立,而且还要对僧道进行考核,只有合适者才能发放度牒,估计傅奕和魏征这段时间也忙坏了。

    看到傅奕走的那么急,李休也没有打扰对方,等到马车出了皇城后,他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去西市买了几斤上好的酸梅,以前平阳公主并不喜欢吃酸的,但怀孕后却经常感觉嘴里没味,平时就喜欢吃点酸梅开胃。

    买过东西后,李休这才驱车出了长安城,眼看着就要到自己的家了,他家与张十一的家离的不远,从长安城回来刚好要经过张家,不过张十一和曲依都去了南方,所以张家也只留下几个下人照顾,不过今天李休经过这里时,却忽然只见张家走出一人高声叫道:“李兄留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