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堃和杨交流往事时,无名山峡中的兽潮事件也在战了七天之后落下帷幕。

    百万异变的兽群,血战之后剩下不到十分之一了。

    可这十分之一全是各族中的精英。

    收起善念的姬丝娜,至此也算放下了担忧,十万兽军,以她现在的修为,举手可灭。

    生生灭灭,世事无常,看开就好了。

    拥有雅典娜一世经历的姬丝娜也不再钻牛角尖。

    最悲惨的是这次异变中的蚁人族没留下半个火种,全灭!

    其它兽族也有被全灭的,因为有的在异变时本就是很少的群体,在这种乱战中,它们想生存下来都不可能,可以说被灭掉的远不止蚁人族,正如姬丝娜所言,优生劣灭,这是生存法则。

    最终参与兽盟的种族有:虎人族、熊人族、狮人族、象人族、豹人族、狼人族、狐人族、蛇人族、鹰人族、鹏人族、鹤人族、雕人族、蝎人族、蛛人族、鳄人族,计陆栖兽种十五支。

    鳄算水陆两栖,它们运气好,鳄群晒太阳晒来了异变之福,不然水栖类不会有一支。

    虎人族继承百兽之王的凶猛特性,在这场大战中,它们战果最丰、损少最小。

    狐人族果断和虎人族结盟,一直到大战终结铁盟不破,难怪有‘狐假虎威’一说,狼狈为奸。

    不是有智狐助凶虎,熊人族有可能成为第一优胜者。

    飞禽的四种,它们的队伍太少,要不是有飞天优势,统统灭掉了。

    但飞禽中的雁鹊莺燕这些弱小的还是灭了,自保能力太弱。

    最势微的两种是蝎人族和蛛人族,可架不住这两支种族是玩毒的,诸兽对它们投鼠忌器呀。

    总之这十五支兽族能生存下来,各有各的优势。

    大战结束后,姬丝娜降下神光,瞬间清理了战场,让它恢复到了大战前的仙境生态。

    这神乎奇技,震慑的各族纷纷跪低。

    各种族中也不乏上百年的精怪,它们都是族中精英。

    尤其各族的首领,修练最深的居然是熊人首领,寿命已达六百年高龄。

    按照千年化形成‘人’的说法,它还有四百年漫长的修行生涯。

    但很明显它活不了四百年了,这六百高龄已严生超出了兽龄,等于半个熊精了。

    而且这熊精的战力是至强的,狮虎象豹蛇五大最凶兽种的首领联手都灭不了这老熊精。

    本来它们不想让这样的强者存在,可就是搞不定它啊。

    这种强者的存在,第一任兽盟之主肯定轮不到他们去担任。

    果然,姬丝娜美目是雪亮的,召开兽盟大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第一届兽盟的盟主是熊精。

    熊精大喜过望,跪低仰着熊脸说人言,“请仙王赐名。”

    “你就叫熊一吧。”

    一就是第一呗,太好理解了。

    “哈,谢仙王!”

    熊一站起来,这一晃荡,不文之‘物’份外的扎眼。

    姬丝娜摆摆手,“坐低,没事都不要再站起来,回头把你们的兽体遮一遮,赐了你们人类的天赋本性,怎么就不懂得羞耻呢?”

    虎人首领却道:“我们兽类以展示自身彪悍为荣,何羞之有啊?”

    象人更是站了起来,“是啊,仙王,论家什,我们象人的最伟好吧?熊再晃也没我们的大。”

    一堆兽发出人类的暴笑。

    姬丝娜翻了个白眼,人对兽讲,与对牛谈琴也差不多,可这些家伙毕竟拥有了人的智慧嘛。

    只能说兽性难改啊,尤其不要脸不知羞的狐族雌性,晃着妖腰到处撞雄的。

    好吧,只能说雌狐们,太有做‘鸡’的天赋了,哪天一恼,把你们全扔民间妓院去。

    “……排一下兽盟长老的位置,熊一就不用说,虎二,狮三、象四、豹五、鳄六、蛇七、蝎八、鹰九、雕十、鹏十一、狼十二、蛛十三、狐十四、鹤十五。”

    “此排位论战力,不论智力,狐智最高,排位最后一些,上了战场,它们也在后面,鹤最善为空御类兽,很难担岗战事,排最末,本王会赐下一部《雅兽经》供你们修行,以提升战力,并延寿健体,就你们现在拥有的自以为是的‘战力’,在魔劫战场上连炮灰都算不上,过些日子本王会请为我的夫君,为你们置设雷场,以淬筋骨皮肌,大幅强化你们的战力,现在,你们就安心在此修行吧,兽盟长老会约束各族子民,严禁乱斗私斗,违者肢解血祭。”

    “谨遵仙王法旨。”

    十五兽首纷纷跪恩。

    “还有,本王再来时,哪个还光着‘腚’,雄的阉,雌的送群‘J’,哼。”

    他们都听的懂,因为它们被开了人智,还灌全了人类的文明及思想,只是还保留着兽性。

    群兽应诺。

    姬丝娜赐下一部《雅兽经》,曾是雅廷各种异兽修行的秘法。

    “本王专门挑出了适合你们各种族修行的秘法,再结合人类修行的秘技,异日你们也有望成就仙级造化,万年长生也不是太遥远的幻想,只要肯下苦功,一切皆有可能。”

    回去看看情郎有没有加速它们的战力的方法,如果实在没有,只好将它们收入仙器躲过魔劫。

    毕竟想在短时间之内让它们形成对抗魔劫的战力,有点不切实际。

    姬丝娜也是无聊,善念萌动整出这么一堆兽人来,不被方堃臭骂一顿就算不错了。

    ---

    十万丈皇气冲天,被方堃施展空间法则秘技,隔在了另一个空间中,没在天使域引起轰动。

    倒是杨摄政再现时,以更深高莫测的皇级颠峰境震慑的诸皇祭师都差点飙尿。

    之前这位摄政王还懒洋洋趴在凤座上听政,这没几天功夫就是突破晋至颠峰皇极境了?

    千百年来都没有再出现过颠峰皇级强者的天使域强者们,看到活生生的颠皇实例,太激动了。

    而且杨维思在情郎的回馈下,颠峰境积蓄都盈满着,她伸出手就能摸到‘仙天’。

    如果她愿意,全力催动自己的仙器七妙仙葫就能引动仙界法则的召唤,就能渡劫升仙。

    之前感觉这一步还很遥远,可是和小情郎在一次激Q之后,遥远的理想就在伸手可及之处了。

    越到这种时候,杨的心态越平衡了,许多在俗世曾有过想过的奢望也都随风飘散了。

    站在颠峰的她,真正感觉到了无欲无求的境界。

    之前极度渴望升仙,去仙界找回场子,可事到临头,她有了一种莫名战栗,不敢去,怕失望。

    她怕那个人已经死的骨头渣子也没有了,那自己去做什么?这边有女儿有情郎,还有好多熟悉的人,还有回到‘地球’的希望,还可能再见到养育自己转世之身的父母,所以她升仙心怯了。

    方堃也没有闲着,在皇廷顶层布设下一座雷威法阵,成为了‘王祭师’以上强者的淬体之所。

    对于提升天使一族整体战力这个要求,是可以答应的,不说要对抗魔劫,还有姬丝娜的面子,天使族已被她视为同胞,反倒是地球同胞的脆弱和观念不能接受她的‘神’化,没有市场。

    甚至姬丝娜有一种视天使域为古老家乡的奇妙感觉。

    因为在这里能传承她的‘信仰’,重塑昔日雅廷之神迹辉煌。

    而杨摄政跟姬丝娜的信念理想不同,她只是想报复那个给予自己灭顶之灾的家伙,想把他满门灭的干干净净,想把他踩在脚下当奴狗,她甚至想好一万种折磨他的方法,绝不让他轻松死去。

    报仇之余,杨就要做的就是超越千古女帝武曌,要证明她比那个古代女子更优秀。

    实际上有了在地球近四十年生活经历的杨维思,骨子里很难忘掉地球人的生活方式,反倒是前世为仙尊的经历记忆很模糊,可能是因为没有旧地重游,不能触景生情的缘故吧?

    总之,杨对地球生活经历的怀念远超仙世的那段经历,还有个原因,修行是枯燥乏味的。

    可以说,修行过程中没有太多值得回忆的东西。

    更重要的是,在仙世她没有留下一段情感经历,没有令她心痛或深爱的人存在,只有仇恨。

    在地球,她还有一个‘家’,有父母,兄弟,姐妹,也有丈夫,公婆,女儿,还有情感,虽然让她很伤的一段情,但她也必须承认,冰爸是深爱她的,那只是一个可怜的男人,唉!

    他没有对不起自己,只是他某方面有些无能,自己却背叛了他和家庭,自己对不起他。

    站在云颠,杨维思清泪两行,任凭九天罡风拂过,她巍然不动。

    以她的修为来说,九天上冰寒的罡风也不能冰冻她的热泪。

    “有些事要忘掉,没必要深究谁对或谁错,那只会越描越黑,心有多宽,这天地便有多广。”

    方堃不知何时出现在杨的身畔,和她一样,脚踏虚空,浮于九天之上。

    轻轻握住杨的纤手,这她的忧伤开慰。

    杨回以温妩以极的眼神,偏过螓首,靠着情人的肩膀。

    “我想试试有没有迈出那一步的念头,站在这里,我才知道我有多心虚,我怕我也再也回不来,再也见不到你,见不到冰儿,见不到地球上的家人。”

    此刻的杨极度女性化,尽显贞淑庄仪素秀,温婉的能叫百炼精钢化为绕指之柔。

    “我居然排在第一位?”

    杨就笑了,“女人都这样,有了男人忘了一切。”

    她轻轻吻着情人的俊脸。

    “我现在才感觉你对我有了爱,”

    “混蛋,人家都献了雏‘菊’,那次就有了好不好?”

    粉拳怒擂他的胸膛。

    杨嗔怒时,迷人的神韵比九天凛冽的罡风更盛,那一刻所展示的风华绝代,灿若星辰。

    方堃挽住她的素腰,“我们新的一页,会从那里翻开。”

    他指了指深邃无尽的苍穹。

    杨露出笑容,“我十分期待。”

    “在那之前,我们回一趟地球,把我们最后的牵挂‘放下’,我就陪你去仙世,闹他个地覆天翻,欺负我方雷帝的女人,他就注定了要被踩成死狗的命运,我会摘下的他头给你当夜壶。”

    男人这么霸气的豪言壮语,最是让杨神迷痴醉。

    杨顿时就感觉腿间有一股温乎乎的渗漏。

    她半仰螓首,丰润唇瓣轻启,“湿了,亲爱的,在这里恁我吧,狠狠的。”

    方堃苦笑,“老杨,我们要不要这么‘Y’D啊?咱俩这身份,丢不起那脸吧?”

    “废话忒多,恁你的就是了,谁敢说三道四,老娘灭了他全家,哼。”

    “好吧,你比老子还霸气一些,恁就恁,谁怕谁?”

    下一刻,九天云舞,紫雷暴闪,火树银花裹住了两个不要脸的家伙。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