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3章 整风

    一日之间,朝中两个宰相和一个尚书被贬,这几天之内更有不少官员被御史台请去喝茶,随后被下狱调查。若是放在从前,这肯定会引起朝野上下震动,民间非议,但是卢杞和关播这二人的名声太差,于欣也是声名狼藉,以前宰相元载虽然跋扈贪婪,但毕竟有爱才之名,举荐过不少人才,就算被杀了也还有人给他收尸下葬,可这三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同情他们,民间更是拍手称快。

    日次,高尚和李泌一起来见赵子良,高尚上奏道:“大王,几条新政想要取得成效,关键是要看执行,要让朝廷和各地方官吏不折不扣的执行才能取得最大的成效,因为这几条新政几乎都是针对官吏的,要让他们自己查自己身上的问题不太现实,让他们互查、互相监督的应该还能取得一些成效,不过臣等经过商议,认为要让各地方的侍御史和监察御史发挥重要作用,他们是惩治官场犯罪、违例违规的主要力量!同时,臣等认为朝廷应该派出巡查钦差大臣,因为有些地方官吏或驻军大将官位高、权势大,一般御史不敢去查,派出钦差大臣可以查任何官吏和武将,同时还可以监督地方侍御史和监察御史,朝廷应该行文规定,地方御史司和钦差大臣要接受任何人的举报,只有接到举报或发现官吏有问题才能查,无人举报或没有发现问题不能随便调查,以免造成官场上人人自危的现象,这对朝廷统治和地方治理不利!”

    赵子良考虑了一下说道:“调查官场不法或不正之风是地方侍御史和监察御史的职责,无需另外再下旨,只需行文强调让他们加强职能,巡捕系统和监察系统的官吏想要升迁增加俸禄,主要看他们的破案率,巡捕系统还要看治下的治安状况,没有这两项政绩,别想升迁!今后行政官吏的升迁主要看政绩,其次是品德,不论家世、不论出身,就算由高官举荐也由这两项说话,不是说当官的时间越长升迁的可能性就越高,政绩决定着才干高低,没有这两项打底,想要升迁一般不予考虑,任何人都一样!这要形成常态,成为规矩!”

    大臣官员们拱手道:“诺!”

    赵子良又道:“另外,派出钦差大臣巡视地方的事情本王觉得可行,你们认为钦差大臣要如何派,派谁去比较合适?”

    李泌站出来拱手道:“大王,几项新政令中的整顿不正之风、反腐倡廉按照大王的意思是要长期坚持下去,臣等认为派一两个人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应该组成一个钦差使团可以前往任何地方巡视,钦差使团设特使一人、副使四人,辖下有司四个,其一查皇亲国戚、勋贵、其二查三品以上官员和大将;其三查六品以上官员和武官;其四查六品以下官吏和武官,办案人员若干,至于钦差特使、副使等人任免,还请大王圣裁!”

    赵子良考虑了片刻,对赵霆道:“赵霆,你来做这个钦差特使,御使大夫要占据一个副使的名额,御史中丞张延赏是一个干监察的好材料,刚上任没多久就破了不少大案要案、抓了一批贪赃枉法的不法官吏,颇有政绩,戳升为御使大夫!至于其他三个副使由你来推荐,找到之后给孤报上来,钦差使团也由你们来组建,大体的构架就按照李大人刚才说的来,至于办案官员和胥吏全部从现有的衙门当中去抽调,不必另外从民间招募,以免增加财政负担!”

    赵霆没想到父亲会让他来做这个钦差特使,这可是一个得罪人的官职,不过如果这个官做得好,能够迅速在朝廷上下树立威信,未尝不是一个机会,不管他愿不愿意,这个钦差特使他愿意当要当,不愿意当也要当。

    “是,父王!”赵霆答应,抬起头来看见站在赵子良身边不远处的陆贽,当即说道:“儿臣想借陆詹事一用,让他做一个副使协助儿臣处理公务,剩下的人待儿臣找到之后再向父王举荐!”

    赵子良扭头看了一眼陆贽,答应道:“可以!”

    “还有其他事情吗?”

    李泌又拱手道:“大王,尚书省官吏缺额严重,其中右丞之位已经空悬很久,这是协助微臣处理朝廷政务的重要官职,臣认为御史中丞卢迈为人诚实忠厚、责已严而责人宽,不适合做御史中丞,御史中丞是御史台直接负责处理承办大案要案的官员,应当冷酷无情、铁面无私,卢迈待人宽厚,显然有些不合适。此人奉公守纪、不谋私利;胸怀坦荡、待人谦恭;作风正派、不拉帮结派,是做行政官员的好料子,微臣请求把他调来做尚书右丞!”

    赵子良皱眉道:“御史台也就御使大夫和两个御史中丞,现在张延赏升任御使大夫,御使大夫主要管全面,一般不负责具体案件,就剩下一个御史中丞卢迈了,现在你要举荐他做尚书右丞,御史台岂不是没有主管业务的高级官员了吗?”

    李泌道:“微臣保举一人,费州太守严郢!此人从前担任过京兆尹,颇有政绩,此人在当任京兆尹期间打击豪强、不畏权贵、嫉恶如仇,因当时的宰相刘晏与其不和,遭到刘晏的打压,卢杞便利用他对付刘晏,让他做了御史中丞,后来卢杞又担心他又才干,想办法排挤他,将他贬去费州当太守。原本臣认为此人当年公器私用、公报私仇,无故逮捕河中观察使赵惠伯,以此来构陷刘晏,但后来他被贬到费州之后听说赵惠伯被卢杞整死在狱中,对此悔恨不已,特意上书自陈其罪,请求朝廷处罚,这是严郢的请罪书!”

    太监拿过请罪书递到赵子良手上,赵子良接过看了起来。

    李泌接着道:“微臣以为严郢在当年的赵惠伯一案之中固然有错,但他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深感悔恨,如果此事他自己不说,世上也没人知道赵惠伯案的真相,能够认识自身的错误并坦然说出来,请求惩罚,这说明他已经改过自新,臣认为应该给他一个机会,这与大王的一贯主张是相符的,严郢从前做过多年的御史中丞,有着丰富的办案经验,目前朝廷正是用人之际,可以考虑调他回京当任御史中丞一职!”

    赵子良扭头对站在墙边的玄十八招了招手,玄十八立马明白,很快转身走进旁边一间小屋,不久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将手上一个卷轴呈给赵子良。

    赵子良接过看了起来,这是严郢在西厂的秘密调查档案,吏部的档案只有简单的履历,并不详细,而西厂的档案非常详细。案卷中记载,除了当年这件案子之外,严郢并没有其他过错,还是一个极为自律的人,在治理地方上,严郢一向不喜欢劳民伤财,还尽量减少徭役,替百姓减轻负担。而且在御史台任职期间,此人还提出了许多建议对朝廷律法进行重新修订,办过不少大案要案,也算得上是一个酷吏。

    赵子良合上档案,对李泌道:“好,下旨调严郢进京当任御史中丞,着御史台对当年河中观察使赵惠伯一案进行重审,替其昭雪平反!”

    李泌拱手道:“大王英明,臣遵旨!”

    没过两天,朝野上下就传出来要成立钦差使团巡查朝廷各衙门和各地方官府的消息,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钦差使团是为了最近颁布的几项新郑路而成立的,主要作用就是为了这几项郑路的实施保驾护航,谁敢在这个时候阳奉阴违、顶风作案,那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卢杞、关播和于欣等人被贬不久,京兆府和治下各县官府官吏们知道风向变了,朝廷这次是认真的,两个宰相和一个尚书都遭了贬,他们如果还敢顶着干,绝没有好下场,官场上的风气随之一清,一些乌烟瘴气很快被朝廷刮来的这股狂风吹散,官场上大肆铺张浪费、动用公款吃喝、在外养外室、娶多房小妾、用公款享乐、任人唯亲等种种不良现象很快销声匿迹,官吏们在衙门当值点卯也变得正常,没有谁再敢随意迟到早退。

    就连各府各县的巡捕局、御史司、大理司这些治安、监察和司法衙门的工作效率、办案效率都快了许多,而这样使得这些治安、监察和司法衙门的破案率一路飙升,不少经年累月积累下来没有侦破的案件都被侦破。

    在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由于各地巡捕局、御史司和大理司的工作效率提高、破案率提升,官员们在处理公务上认真负责,不少犯罪嫌疑人和江湖大盗被抓,绿林土匪窝被剿灭,各地与官员勾结的黑色势力也被端掉,造成大量凶残之徒被关进了监狱之内,造成了各地监狱人满为患,各地监狱官员纷纷上书朝廷要求增加经费扩建监狱、增加狱卒。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