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不是好惹的

    “哼,不管是谁,杀了老十三,谁都要死,哪怕是朝廷的鹰犬,也要死。”九长老冷冷道。

    他们都是圣地内大长老一脉的,如今大长老一脉掌控了苗疆圣地,自然天不怕地不怕,就算是皇帝敢在苗疆内撒野,他们也一样敢拔刀。

    老十三跟他们的感情虽然不是很深,可毕竟是大长老一脉的人,他们的人被杀了,还不敢报仇,此事传了出去,岂不是要笑掉大牙,沦为江湖笑柄。

    “立即召集麾下弟子,我就不信,区区一个苗瞭城,还能挡住我们的步伐不成,不计代价也要把凶手抓到,让他受尽蛊毒啃噬而死。”十长老大怒道。

    苗疆圣地如今被大长老一脉掌管着,虽然圣地内有一些弟子,还在反抗,不愿听从大长老一脉的调遣,可终究有大部分人,在强大的实力面前,只能选择了臣服。

    不到一个时辰,足足三千苗疆圣地的弟子,浩浩荡荡朝着苗瞭城而来,领头之人,便是火气暴躁的十长老。

    十长老,是苗疆圣地大长老一脉中,论武功排名第十之人。

    纵然蛊术在圣地内,排不上前十,可武功却无人敢小觑。

    同为天外天后期的高手,能压制住他的人,却极少。

    三千苗疆圣地弟子,虽然没有上过战场,排场不如军队慑人,可三千人聚集在一起,气势也极为惊人。

    且,特别是一想到他们擅长蛊术,心里都会发毛。

    承忠城主站在城门上方,穿着金黄色铠甲,在晨曦朝霞照耀下,给人一种犹若战神般的感觉,非常慑人与强大。

    “诸位,你们想挑起苗疆圣地与朝廷之间的恩怨吗?带着三千弟子来我苗瞭城,到底想干什么!”承忠怒视着十长老,大喝道:“真要打起来,后果可不是你们能承担的。”

    “废话少说,承忠,把凶手交出来,否则,今日我破了你苗瞭城,灭了你城主府,从此之后,世间再无你这一号人物。”十长老勃然大怒道。

    他跟老十三,的确没有多大的交情,可是,如今大长老一脉刚掌控圣地,每个人心中都欲望膨胀,眼光极高,有人在圣地内杀了他们一名长老,他自然出一出风头,把凶手擒拿,好让大长老刮目相看。

    此言一出,承忠狂笑不已,他手一挥,整个城墙,突然站起无数士兵,每个士兵都手持弓弩。

    粗看之下,人数绝对达到一万之上,且,这些士兵都是武功不弱之人,擅长杀敌,拥有极深的战斗经验。

    他们可不是苗疆圣地的弟子可以媲美的。

    单打独斗,或许不是苗疆圣地的对手,可是,一旦发生混战,他们绝对可以碾压苗疆圣地。

    不是靠人多,而是靠战术,靠战场杀敌经验。

    “那来的跳梁小丑,居然敢挑衅朝廷命官,还敢口出狂言,有本事你试试看,看看是你灭了老子,还是老子灭了你,区区三千苗族子弟,也敢妄想与朝廷为敌,你知不知道,整个天下都是朝廷的,与朝廷为敌,那就是死路一条。”承忠不屑道。

    朝廷的确不想与江湖为敌,那不是不敢,而是不想。

    可一旦有人打破了彼此之间的约束,那么,不好意思,你完蛋了。

    就算是三大圣地,朝廷也不会退缩半步。

    “咻咻咻!”

    承忠音语一落,城墙上所有士兵,霍然拔出弓弩,其中有一千人,猛地射箭而出。

    漫天都是箭影,从空中飞射而下,落在了苗疆圣地三千弟子面前一丈之外。

    这一千支箭,没有一支射中人,都在一丈之处停下了,可见这些士兵们的箭法,有多麽厉害。

    十长老脸色一沉,眼里迸射出阴狠光泽,他皱着眉头看向承忠,眼神极为凌厉。

    他不敢想象,区区一个小城主罢了,居然敢如此胆大妄为,与他为敌。

    须知,他可是苗疆圣地的十长老,如今圣地内,能压制他的人,只有九个人。

    而且,苗疆圣地可是江湖三大圣地之一,底蕴雄厚到连朝廷都不愿与之死磕。

    可如今,区区一个小城主,不禁没把他放眼里,还放箭警告他。

    “你真的激怒了我!”十长老低吼道,身上猛地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内力,“一个不知死活的城主罢了,在我面前也敢如此狂妄桀骜,哼,来人,杀上去,破了苗瞭城,灭了这个狗屁城主,让朝廷知道,包庇杀害苗疆圣地的凶手,甭管是谁,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哦,是吗?血的代价?”承忠轻蔑一笑,居高临下的藐视着十长老:“有本事,你动手试试,看看是你灭了老子,还是老子灭了你,老子老早就想大一场了!”

    他被安排镇守在这里,本来就有些怨气,毕竟,他是一名武官,说白了,就是莽夫,只会打仗练武。

    他待在这里,已经有好多年了,这些年,闲得牙疼,且苗疆圣地也很拽,如今,十长老正好刺激到了他,他自然恨不得干起来。

    更何况,他的确不能让他们进城,不然独孤轻风、夙妃他们就完了,凭夙妃的武功,是绝对逃不掉的。

    “一万士兵罢了,真以为我怕了你,来人,召唤五毒,给我把整个苗瞭城给灭了。”十长老冷冷道。

    苗疆圣地的三千弟子,得到命令后,纷纷拿出一根根玉箫,吹奏了起来,箫声远扬,极为动听。

    可是,承忠却脸色一沉,驻守在此地多年,对于苗疆圣地的一些稀奇古怪的蛊术,自然有所耳闻。

    苗疆圣地之所以令人谈虎色变,其实对很多普通练武之人而言,还是在于,他们擅长用毒,且,还是五毒,众多毒虫中,最为厉害的五种。

    听闻,苗疆圣地每个弟子,都可以召唤五毒,其还是一大批,如果真让他们招来,到时候,就会有一大批五毒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把整个苗瞭城给淹没了,把城中的人,全部给毒杀了。

    “哼,雕虫小技,来人,放箭,其余人,准备火油!”承忠低喝道,苗疆圣地的蛊术的确厉害,可是,他也不是好惹的。(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