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报复

    “爸,那个李牧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这口气你说什么也得替我出了!”

    这个晚上,郭宇航正在家里,歇斯底里的对他那个做矿长的老爸怒吼。

    郭林虽然溺爱这个儿子,但听他说完事情经过,便感觉无非是口舌之争,无奈的摆手说道:“行啦,你老子我好歹也是一矿之长,你总不能让我帮你教训一个十八九的孩子吧?这种事你自己外面找几个人不就解决了吗?”

    “我可不是让你帮我教训他!”郭宇航咬紧后槽牙,那个“他”字咬的更是极其清楚。

    说完,郭宇航一脸阴沉:“他自然有我来教训,你得帮我把他爸妈从矿上开除!”

    郭林不由皱起眉头:“宇航,你们小孩子之间的矛盾,还是不要上升到家庭层面,你老子我在这个位置上也不轻松,多少人眼巴巴要把我从这个位置上弄走,你老子我可以顶着雷去给你赚出一辈子花不完的钱,但不能顶着雷帮你做这种幼稚的事情,你知道一个国企矿长,无缘无故要开除两个国企员工,这会让多少人想不通、让多少人在背后说闲话吗?”

    国有企业的工人,之所以把工作成为铁饭碗,就是因为这碗饭端得确实稳当,只要不是犯下难以弥补的大错误,根本不可能把人开除掉,无缘无故开除员工,那是当着矿上几千名职工的面,砸了别人的饭碗,这个太招记恨了。

    一旁坐着的郭宇航妈妈薛桂兰也出言劝慰:“宇航,这年头别说矿长,就算是市长也不敢无缘无故开除国企工人,这一下子得把所有工人都得罪了。”

    薛桂兰是西岭煤矿公会副主席,太了解矿上的工人了,遇到不公平的事情很容易群情激奋,前两年西岭煤矿效益不好,工资几个月没发下来,上千名职工到市中心拦路静坐,把整个交通彻底瘫痪,连市委书记都惊动了。

    郭宇航不乐意,跺脚说道:“爸、妈,我都打听过了,那个女孩叫苏映雪,她爸是咱们市公安局副局长苏伟民,我那天去驾校报名,一眼就相中她了,可是那个李牧跟她眉来眼去的不说,还当着她的面把我弄得下不来台,你说我以后咋在她面前抬起头来!”

    “苏伟民的女儿?”郭林眯着眼睛,打量着自己的儿子,心里暗忖: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是什么样,自己再清楚不过了,一天到晚在外面瞎混,没点正经,小小年纪就谈恋爱不说,前段时间还把矿上一个技校毕业的女孩给睡了,人家父母找上门来,自己花了好几万才把这事摆平。

    郭林不反对儿子搞对象,但是在他看来,搞对象就要有眼光,勾搭矿上的女孩子能有什么前途?现在好了,儿子一下子就看上了苏伟民的女儿,苏伟民才四十一岁就已经是市局副局长了,虽然是三把手,但胜在年轻,早晚会提正,一旦提正,熬两年还能混个分管警务工作的副市长,这种政治背景,放在海州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相比之下,自己这个矿长就有些相形见绌,自己没什么政治背景,无非就是在矿务集团里有点关系,但矿务集团在彭城,所以自己在海州基本等于没有政治根基。

    儿子如果能跟苏伟民的闺女好上,那可真是天大的好事!

    于是郭林饶有兴致的问道:“你还打听到什么了?”

    “我还打听到她今年报了燕京的人民大学。”

    “哎呀。”郭林咂咂嘴:“人家这一转眼就去上大学了,你费这心力做什么?”

    “我也想去燕京上大学!”

    郭宇航几乎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郭林和老婆薛桂兰对视一眼,他们两口子一直想让郭宇航去上大学,即便他高考估了不到两百分,郭林还是想花钱供他上一所野鸡大学,一方面想儿子出去长点见识,另一方面,矿长儿子高中毕业就辍学了,他脸上可挂不住。

    不过,郭宇航对上大学一直极力排斥,原因很简单,他在海州是标准的二世祖,虽然不能说呼风唤雨,但也是有一定人脉的,大家都给几分面子不说,还有不少女孩眼巴巴等着他宠幸,可一旦自己去了外地,哪还有这份基础?

    可是,眼下郭宇航竟然因为一个见了一次面的苏映雪,就决定要去燕京上大学,这可让郭林夫妻二人大为激动,一直苦口婆心劝说都没有半点结果,今天因为一个女孩,儿子就转了性了。

    郭林当即兴奋的说道:“去燕京好啊!燕京民办大学很多,老爸给你选一个离人民大学最近的,你放心,只要你去了燕京,爸就先给你在燕京买套房、买辆车,到时候你再慢慢追求那个苏什么雪。”

    “苏映雪!”

    “对,苏映雪!”

    这时,薛桂兰也立刻附和着说道:“到时候,你去了燕京,十九岁就有车有房,追什么姑娘追不来?到时候爸妈给你充足的零花钱,足够你在燕京的一切开销!”

    薛桂兰知道,对自己儿子,糖衣炮弹要拼命的给,他肯定会招架不住,而且自家的家底子也确实殷实的很,先不说几千万的隐性家产,光是去年到现在,西岭煤矿出去的那几十万吨电煤,自家就落了大几百万的好处,而且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在钱的方面自然是给足给够。

    郭宇航当即动了心,脱口道:“那我要一辆皇冠,155千禧年版的,要最高配!”

    郭林盘算了一下,丰田皇冠最高配也就六七十万,虽说听起来很恐怖,但对自家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如果郭宇航想在海州买这么一辆车,郭林是打死也不会同意的,但在燕京就没这么多可担忧的了。

    于是郭林便道:“行,你只要愿意去燕京上学,我给你买一辆你要的皇冠,再给你在人民大学附近买套房!”

    郭宇航激动不已,却还没忘了李牧,脱口问:“李牧那事怎么办?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最好是把他整的连大学都上不起,让他离苏映雪远一点,不解决他的问题,我就不去燕京上学!”

    薛桂兰眼见儿子好不容易有了上大学的念头,自己说什么也得保持住他的热情,于是她想了想,便对郭林说道:“他们两口子是双职工,无端开除是肯定行不通,要不干脆让他们赶在月底这一批下岗得了!”

    “下岗……”郭林琢磨了片刻,现在西岭煤矿正是下岗浪潮,今年计划两拨下岗,明年年初还有一波,等到煤矿减产、枯竭,有一半以上的职工要下岗,他作为一个矿长,不会去注重每一批的下岗工人名单,不过,像李牧父母那种普通工人,就算这一批没他们,年底或者明年年初还是一样要下岗的吧?

    薛桂兰见郭林开始思考,就知道他已经在考虑这件事情,急忙添柴加火:“开除太招眼,但下岗就不一样了,这年头,只要不是领导岗位,谁下岗都不出奇,没人会说闲话。”

    郭林被老婆这么一说,当即点了点头:“你们公会就是管这个的,这事儿你来办吧。”

    “行。”薛桂兰当即表态:“我来安排。”

    郭宇航心里舒坦了许多,满满的都是得意,他不禁开始期待,以后和李牧还有苏映雪一起学车,如果李牧知道自己爸妈下岗,是因为他惹怒了自己,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心情?真是想想就可乐!

    另外,郭宇航也忽然开始对燕京满怀期待。

    若是李牧知道这一幕,结合上一世的情形,也就能推测出来,上一世郭宇航之所以会去燕京,八成就是因为苏映雪,极大的可能是郭宇航在驾校遇到了苏映雪,然后才会追求她追求到了燕京去。

    不过,虽然上一世郭宇航没有追到苏映雪,但正因为他去了燕京,才促成了他老子郭林不停的在燕京给他买房置地,虽然没追求成苏映雪,但也是得益于苏映雪,他才能赶上燕京房价飙升的快车,数年后身价轻松过亿。

    但眼下唯一的未知是,惹恼了李牧,他的人生会否还能像上辈子一样,顺风顺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