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冥河大殿!

    苏航道了一句,随即,便见他身上的气势迅速的收敛,那一双血红的眸子也逐渐的褪色,恢复了清明,露出了一双黑色的瞳仁。

    “呼!”

    苏航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刚刚实在是有些惊心动魄,刚刚那情况之下,苏航没禁得住冥河的蛊惑,将肉身暂时给了他使用。

    果然冥河也没有让自己失望,霸气侧漏,直接一声喊话,就让天罪之中那些强大的存在安定了下来,后更是将天罪生生的拔出,差点没把血海给搅动个天翻地覆。

    可以说,苏航刚刚这么做,是极端的冒险的,那就好比把全部加当借给一个一直在觊觎你财产的人,一不小心就可能会倾家荡产,万劫不复。

    一半是因为冥河蛊惑,另一半也有苏航头脑发热的原因,不过,靠着弑神枪的威胁,最终还是化险为夷,让冥河退了回去。

    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漆黑棍子,苏航就像触了电一样,下意识的就想将其扔掉。

    “放心,天罪已被收服,我和他们达成了协议,他们不会为难你的。”这时候,冥河的声音在苏航的脑海中响起,“收着吧,且莫显露于外人,否则的话,一旦被大道宗的人察觉,你的下场会很凄惨的。”

    苏航一阵无语,这东西,可真是个烫手的山芋,这是埋藏万界的祸根,把天罪捏在手里,无疑是捏住了万界之中诸多大道境界主的命门,若是泄露风声,必定只有死路一条。

    苏航已经无法想象,自己被无数大道境强者追杀,会是什么样的一副场景。

    那应该很壮观吧?

    现在,苏航已经基本明了,冥河本身便是原罪之躯,而且,还是那位传闻中的超强存在,大道宗宗主的原罪之身,其本身实力之强,必定超乎想象。

    也许也正因为如此,冥河能有本事逃离天罪的束缚,并且,天罪之中的那些强者原罪,才会卖他的面子,让苏航成功的取得天罪。

    “你让我取这东西,有何目的?”苏航对着冥河问道。

    冥河道,“我不相信你会不能理解此物的价值,小子,咱们现在同坐一条船,天罪可以壮大我们的实力,若你能释放天罪之中的众神,还愁踏平不了大道宗么?”

    是啊,冥河说的很有道理,天罪之中藏着无数大道境强者的意志,倘若能得到这些存在的助力,还用憋在这玄黄界中?

    可是,自己可从来没有想过和什么大道宗为敌。

    自己只是个个林轩有些矛盾,而且,这矛盾是怎么来的苏航都还觉得糊里糊涂,甚至去杭州一度都还觉得应该有挽回的余地。

    所谓的仇完全就是冥河和黄天与大道宗的仇,你们想和大道宗干,为什么偏偏要拉上我呢?

    想着法的套路我,我和你们有仇么?

    “算了,你小子是个榆木脑袋,跟你讲这么多道理是讲不通的!”冥河有十分的无奈,最终只是谈了口气。

    这时候,黄天开口了,“小子,切不可听冥河小子蛊惑,天罪非同小可,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取用,否则的话,让其中存在得了机会逃出来,那时就难以收场了!”

    “黄老头,你怎么老是拆我的台?”冥河不忿,“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咱们能早日报仇?否则就凭你我现在这模样?只怕连创界山都上不了!”

    “哼,你有什么居心,你我心知肚明,与虎谋皮,早晚被你害死!”黄天哼了一声。

    两人又斗起嘴来,苏航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看手里这根漆黑的棍子,此物不详,早知道冥河然他取的是这东西,恐怕打死他都不会来的。

    这时候,血海一阵翻涌,缓缓的往两边分开,一个身影慢慢的从血海之中飞了上来。

    修罗王。

    此时的修罗王,一张脸苍白若纸,脸色极端的难看,仿佛大病初愈一般,凌空虚站着,整个人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倒下。

    站在苏航的面前,修罗王一时无言,似乎有几分的尴尬。

    他已经为他刚刚的鲁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目光落在苏航手中的天罪之上,整个人的心都在战栗。

    这么多年了,修罗王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但是,就在刚才,他真正的体会到了,不仅是害怕,而是恐惧。

    什么血海不枯,修罗不死,全都是废话,刚才他可是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了死亡的来临,如果不是苏航出手救他,他可以断定自己现在绝对已经死的连渣都不剩。

    但尽管如此,修罗王也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原本几乎快要达到天道境巅峰的境界,一路跌滑,此刻已经只能堪堪稳固在天道境五品左右,随时都有再继续下跌的可能。

    实力大跌,就好像身体被掏空,一种深深的无力之感,让修罗王感觉到十分的虚弱。

    “你刚才说,你是后土的弟子?”苏航问道。

    修罗王看着苏航,神情有着十分的复杂,好半天才张了张嘴巴,对着苏航躬了躬身,“弟子罗修,拜见师祖。”

    声音都有几分无力,虽然说是拜见,但却并无几分恭敬之意,苏航听在耳里,却也没有多少在意,毕竟,什么徒子徒孙,真的假的还未可知呢。

    苏航正要张嘴再问,却见修罗王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回宫再说吧。”

    说罢,修罗王直接转身,往远方遁去,苏航收起天罪,也纵身而起,迅速往修罗王追了过去。

    ——

    血海深处,半空中飘着一座宏伟的宫殿,血红血红的,显得十分妖异,在这血海之中,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冥河大殿,这是当年血海主宰冥河的道场,而今却是被修罗王鸠占鹊巢,那宫门匾额之上,依旧还写着冥河大殿四字。

    这修罗王也真是够懒的,连个招牌都懒得换。

    不过想想也是,这血海之中空无一人,就算换了招牌,招牌再牛波依再响亮,又给谁看呢?无非自我欣赏,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