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火烧狄营(近五千字大章求支持)

    第二天下午,所有的江湖中人又一次在骠骑大将军的邀请下济济一堂,当然这一次不会还是吃饭那么简单了,这次是真的有事要说了。

    “今天找大家来的目的,想必大家也猜到一些了,没错我们今天晚上将利用夜间的优势进行一次夜袭。而在座各位的任务就是放火,尽全力放火烧掉对方的粮草物资。眼下天气已经越来越冷了,这戎北国的战士吃的都是牛羊,而他们的优势又是骑兵,而这些马呀,牛羊什么的可都是吃草料的。你说要是没有了好的草料,他们的马还能继续那么拼命跑吗?眼下地上的草都已经干枯,正是放火的好时机,众位冲入营地之后,只管去放火,而在同时我们的大军也会出动,你们想必也听说过这些戎北国的人是最会跑的了,一个不好他们就立刻远遁,所以要打就要把他们打疼了,打瘸了,毕其功于一役。诸位可愿助我大军一臂之力?”

    骠骑大将军说着,拱手环视众人。在看到徐飞龙的时候特意多停留了一下。

    徐飞龙自然心领神会,这种场合最重要的就是把气氛带动起来,以前大飞哥带他厮杀的时候也用过这招,当时他也是这么干的。

    “我徐飞龙,愿助将军一臂之力。今夜大破戎北国。”

    有人带头,很快便有人应和,顿时求战者一下多了起来。

    “大将军英明,我SX王若飞虽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人物,但也有一计献给将军。可为大军破戎北国提供助力。”

    人的热情一起来,很多事不用你说他自己就会往那边想,将集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就是所谓的士气,所谓的众志成城。

    “王侠士有话但说无妨。”

    “戎北国所耐不过马力,我有一药可在上风位放出,不说放倒所有戎北国兵士,但让离得近的一部分人短时间内浑身发软却没有问题,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大营上迅速打开一个缺口,为大军突破创造条件。”

    一听王若飞竟然有这样的手段,骠骑大将军也是大喜。

    “好,有王侠士此法相助这次戎北国大营看来是破定了,若是今晚一战功成我定当向朝廷为你表功。”

    听了骠骑大将军的话,其他人也很是意动,不过能左右这种大军团交战的利器可不是谁都有的,一时倒是没人再次献计。

    有了王若飞这个意外收获骠骑大将军已经极其满意,顿时也不再等直接道:“那好,那我军当晚就先从上风位突破戎北国大营吸引守军注意,诸位就从侧面乘乱潜入大营放火。若是没有异议此事就定下了。”

    “我等自当遵从将军吩咐。”徐飞龙又一次带头说道。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众人自然早有心理准备,要打退堂鼓早打了也不会等来到这北域再说。自然一片遵从。

    接下来就是详细的安排每个人的任务了。

    当昏暗的夜色将周围笼罩,徐飞龙在床上睁开了双眼,他已然将状态调整到了一个不错的程度,很快他将同另外二十个武林中人一起前往戎北国大营放火。

    召集的号令已经响过三遍,徐飞龙从床榻上一跃而下。

    这时候,整个营盘都已然行动了起来,无数的人影斑驳,徐飞龙穿梭在营中的道路上很快就来到了集合的地点。

    这时候先来的人已经在那领东西了。

    “各位,这些是火灌,只要一丝火星就能迅速燃烧,所以拿的时候千万小小,不要倒在自己身上了。”

    一听这介绍,徐飞龙突然发现这火罐是个不错的东西,如果以后要烧死谁的话,这东西肯定很好用。

    这么好用的东西自然要多拿两个。

    “给我来六个。”

    听到有人要这么多,这人真的有些讶异,毕竟这火罐也不小,六个的话根本拿不了。

    不过抬头一看是徐飞龙他倒是没多说什么,反而一脸感激的道:“原来是徐将军你来了,您说要几个就拿几个,只要拿的了,都拿去也无所谓。反正还有。”

    虽然不知道这人为何这么热情,徐飞龙却也没多想,一下就把包裹装满,手里顺便还提了两个。

    他那知道,他救的那群妇孺当中就有这人的老婆孩子在,如果不是这样,在这营盘里还有谁会喊他徐将军这么夸张。

    随着大队军士从营盘中喷涌而出,徐飞龙等人也分散成数个小队往戎北国大营潜去。

    放火这种事如果知道对方营地的布置自然是一起行动效率高,但要是不知道位置,自然就要广撒网,看能否捞到肥鱼了。

    按照骠骑大将军的推测,对方可能放粮草的地方大概有六个大致方位,所有粮草有可能都集中到一起,也有可能是分开放置,一座连绵近数里的大营基本上不可能只有一个地方有粮草。所以二十一个去放火的武林人士就分成了六队,而徐飞龙则跟张拟和张福凑成了一队。

    以徐飞龙两次在与皇极无敌正面交锋的情况下安然脱身的战绩,骠骑大将军安排了张拟跟他一起,其实这并不让人意外。在骠骑大将军看来除了皇极无敌之外戎北国的其他人应该不可能伤到张拟。那能够安然从皇极无敌手上脱身的徐飞龙自然是最能够保护张拟的安全的了。

    就在三人潜伏到戎北国大营外没多久,戎北国营地里突然鼓号齐鸣,众多兵士迅速从营帐中冲出。很多人甚至都没穿好铠甲。

    一看这情况三人自然知道是大军已经发动,现在该看他们的了。

    不过刚翻进营中,徐飞龙就发现三人这般提着火油来烧粮草根本就是个错误,因为你提着火油很难不被人怀疑。

    徐飞龙想到的赵拟自然也想的到,于是他转头看向徐飞龙道:“现在怎么办?我们就这样冲过去吗?”

    “提着这火油怎么杀人?”徐飞龙没好气的道,他这会眉头都皱成一团了。

    这时候一旁的张福却道:“那我们干脆就在这一路放火过去得了。反正也是烧。至少能制造混乱。”

    也不知是不是其他人都跟他们三个一个想法,就在三人准备放火的时候,突然营地里一下窜起了多处火头。

    霎时间,各处戎北国兵士也顾不得增援战场一个个冲进自家营地,准备提桶打水灭火。

    一看这情况,徐飞龙突然心生一计,急忙拉住要去放火的两人。

    “先别忙着放火,你们跟我来,我有办法了。”

    徐飞龙能有什么好办法,不就是学电视上的,想要扮作戎北国的士兵,用木桶掩盖火油蒙混过关去找那不知道在那的的粮草重地。

    徐飞龙将自己的想法一说,老年持重的张福也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三人顿时计议已定,立马进了一个营房干掉了营房里剩下的人,很快就换了衣服提着桶出来了。

    “跟着我,别走散了。”

    徐飞龙说完就率先朝营房外走去。

    可惜没走多远,就碰到了一队士兵。三人为怕被发现,立马让开了路站到了一旁。

    “你们三个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打水灭火。”

    一看事情竟然如此发展,三人那还有之前的拘谨,立马拔腿就走,路上遇到人根本不理,直往前冲。

    一路上虽然有很多人看到他们,但一见三人赶着去死一般的速度提桶前进,根本没有多想。

    “徐兄快看,那里看着像不像放粮草的地方?”

    就在这时后面的张拟却有了新发现。指着一个方向就喊住了徐飞龙。

    徐飞龙转头看去,乌漆嘛黑的哪能分辨,于是道:“过去看看。”

    三人的胆子早已经大了起来,根本不认为有人能发现他们的异常。

    可他们那知道,粮草重地,就算外面打的再惨烈这里也绝对不可能放松防卫。突然一个士兵喊住了他们。

    “Taнарынгурванвэ?”

    这人说的是什么语言徐飞龙当然不知道,但他却能大概猜到是什么意思,应该问的是三人的身份来历。

    可就算猜对了意思可他也不知道怎么答呀!徐飞龙突然灵机一动,立马举了举手里的木桶。接着又指了指里面。

    也不知那守卫到底理解成了什么意思,反正三人竟然就这么被放了进去。

    到了里面一看,徐飞龙不得不夸赞张拟眼睛真的是尖,这地方还真他凉的就是放粮草的地方。

    “既然到地方了,那就不用管会不会暴露了,我们赶快分散放火,给它来个四面开花。”

    徐飞龙说完也不管张拟和张福听没听清,自己就朝着一个方向一路倒起火油来。

    倒完一坛火油,另外一坛徐飞龙则直接运起轻功挥手一撒,将火油化作雨点落在了粮草堆各处。足足覆盖了十来个粮草堆。

    徐飞龙这会算是知道为何古代烧粮草那么容易了。这里的粮草放置方式其实都非常的简陋,就是建一个草屋而草屋里面则是放粮草的空间。这样就能保证粮草即能分门别类有能保证粮食不被雨淋湿,很是方便。

    就在徐飞龙撒完火油,准备点火的时候,突然外面守卫那里传来一阵大吗声,接着就听到一大群人正往这边冲来。

    徐飞龙知道肯定是被发现了,赶忙拿了些草做个火把,一路点了回去。来到营口的时候正好碰到进来的士兵。

    “你们快去灭火,这人交给我对付。我霍尔都好久没吃心肝了。”

    一个铠甲明显有别于其他兵士,抽出腰间的弯刀盯着徐飞龙,朝身后的士兵命令道。

    “想灭火,也得看大爷我准不准才行。”

    说着徐飞龙一把抽出手里的龙吟刀,当即脚尖一点,在众多兵士面前一闪而过,所以被他从面前闪过的兵士当即就停下了脚步,等徐飞龙回到了原来站的地方,他们才突然伤口迸裂一时间就倒下了一片。

    这群士兵何曾见过这等杀神,顿时就有人停止不前。而停的人多了,那些想往前冲的也一下没了胆气,一个个又缩了回去。

    “你们这群废物,让开让开,我叫你们去灭火,你们挡着我干嘛?”

    霍尔都好不容易挤到前面一看地上倒下的一排兵士,也是一惊。脸上立马没了之前嚣张,寒着脸,呵斥道:“你们这些该死的还愣着干嘛,我来拖住他,你们赶紧去灭火。”

    霍尔都在这群士兵中积威已久,他一呵斥,这些士兵顿时就有人蠢蠢欲动。

    “哼!谁也别想动,谁动一下谁就先死。”

    徐飞龙一刀刺死了最先抬腿的那士兵,站在所有人面前冷冷的道。

    这下子这些士兵谁都不敢动了,一个个直愣愣的看着霍尔都。仿佛是在催促他实现刚刚他自己说的话,拖住徐飞龙。

    可霍尔都这会也是两腿发虚呀,大冷天的头上连汗都出来了。之前徐飞龙瞬杀一排人的场面他并没看到,并不知道徐飞龙到底厉害到了什么地步,可这次徐飞龙瞬间刺死一人的场面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了他的面前,说实话他连徐飞龙怎么动的都没看清。刚刚那一刀无论是对那个士兵还是对他,结果恐怕也没有什么不同。你说他能不冒冷汗吗?他这会连跑路的心思都有了。

    可有徐飞龙盯着他也不敢跑啊!眼瞅着他都准备跪下了,突然身后又传来一片惨叫,原来张拟和张福已经放完火过来了。

    见后面已经动手徐飞龙自然不能落后,龙吟刀猛的一个横扫又扫倒了一片,其中就有腿软的霍尔都。不过他倒是没被扫死,在徐飞龙动手的瞬间他就腿软跪倒了。逃过了片刻小命,只是头顶的头发削去了一片,成了平头。

    三人前后一起开杀,这些兵士又早已吓破了胆,根本没坚持多久就被杀光,张拟甚至连血都没有沾到。

    徐飞龙看了看身后燃起的大火,转头道:“看来任务完成了,我们现在是直接回去还是去跟大军会合?”

    他们三个这边放火并没有费什么力气,而另外那边大军进攻的地方却依旧是喊杀一片,看样子战斗并不是非常的顺利。

    张福当然是想要回去的,他的第一目标就是保证张拟的安全。可不敢让张拟多冒险。按照他的意思,连这次放火都不要来那是最好的了。

    可没等他说话,张拟却已经抢先道:“当然是去前后夹击呐!我们现在过去正好能从戎北国士兵背后杀出,更不用说我们还可以一路放火制造混乱了。”

    虽然张拟这么说了,但张福职责所在还是想张口劝说几句,希望能挽回张拟冒险的心。

    徐飞龙看出了他的担忧,于是不等他开口就道:“这样好了,你们两个就先在后面放火,我速度快就先去前面看看情况,要是情况不对。我立马回来通知你们。”

    这次张福怕张拟又自作主张,急忙抢道:“这方法好。这方法好。就这么办。”

    “那好,那我就先走了。你们随后再来。”

    见张福同意,徐飞龙也不管他等下怎么跟张拟说直接就朝战场方向冲了过去。

    徐飞龙一路上也没闲着只要看到敌人就一随手刀过去,偶尔有几个运气好的,他也没停下补刀,反正不过是小兵一个,不值得浪费时间。就这样他迅速接近了战场。

    来到这边,通过战场上四处的火光一看,徐飞龙这才知道,战斗为何会呈现僵持状态了。

    因为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一个瞭望塔上正一箭一箭的点杀着冲进营地的的重骑。

    皇极无敌竟然只凭借一己之力,就压制住了万千重骑冲锋的势头,为后续的增援赢得了时间。

    而就在徐飞龙想着是不是要过去偷袭一下皇极无敌的时候,突然两根弩夭从营外射了进来一下就射在了瞭望塔的望台上。军中的弩车终于拖到这来了。

    徐飞龙就看到皇极无敌纵身跃下接着又看到他身后的瞭望台缓缓倒栽而下。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皇极无敌突然脚尖一点,窜入了自家士兵丛中。消失在了人潮里。没给徐飞龙留下一丝机会。

    瞭望台突然被射倒,皇极无敌手上只有一根箭留下,他当然知道此时可不是他逞英雄的时候。不过这时候戎北国那些江湖人士大多已经过来帮忙了,又有众多士兵在一旁辅助,看情形戎北国要顶住一时片刻应该已经没有问题。到那时皇极无敌恐怕已经又一次回到了这里。

    可这一切的平衡都要建立在徐飞龙不存在的情况下,但他现在已经在这里了,你说他会不出手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