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金刚不坏神功

    这本《龙虎般若身》秘籍本来徐飞龙是想留着自己用的,但小柴既然带?18??大牛找到了他,他就想着把它当做奖励送给任小柴。之前之所以没有拿出来,那是一直有事,现在总算是交到任小柴手里了。不然他之前给大牛都买了秘籍,不给任小柴一本实在说不过去。

    而且徐飞龙今天又得了一本秘籍,也是护身的功法,乃是少林绝学《金刚不坏神功》。比这本《龙虎般若身》更好,徐飞龙怎么想也想不到为何皇宫里竟然会有少林寺的不传之密留存?

    这种神功就算有不也应该早就被人学了吗?何况少林竟然不知有其流落在外!

    金刚不坏神功,足有十五层境界,乃是徐飞龙所得的第一神功。按理说这等神功,徐飞龙的军功根本不够才对,但谁叫他最近又参和进了造反名单一案,恐怕皇帝老子心中也认可了他的功劳,不然何以有此重赏?

    一掌将秘籍学了,徐飞龙才知道,这金刚不坏神功竟然比他想的还要高级得多,这一种能直达若愚级的无上绝学。这可是武道九品中的五品武道绝学。

    徐飞龙算了算,要将这金刚不坏神功练到极致要的经验也是吓人。最后一层就要两千五百万经验,而想要圆满还得再加五千万,这还是最后那层,再加上前面层次的这经验数量真的吓死人。

    只是仔细一看《金刚不坏神功》的修炼条件,徐飞龙突然觉得这些其实都还不算什么,要将这金刚不坏神功入门,还得有前置条件。这前置条件才真让人头疼。

    金刚不坏神功开篇有段口诀其中有段是这么说的——龟蛇相盘融结尽,方得性命不坏坚,乌兔牢藏休漏泄,才能火里种金莲。攒簇五行颠倒用,功完随作佛殿前。

    这口诀徐飞龙自然看不懂,但有系统帮助却能明白怎么做才对。意思就是要想修炼金刚不坏神功必须将体内的内功完全散入体内皮肉筋骨之中,基本上就跟散功差不多了。

    这也就是说只要一修炼金刚不坏神功,徐飞龙短时间内就别想跟人动手了。所以他也在犹豫是否该现在就修炼这金刚不坏神功。很是下不定决心。也许这也是这本秘籍留存下来的原因吧!

    他当然知道这金刚不坏神功越早修炼越好,但人就是这样,事到临头总有些患得患失。

    要说眼下徐飞龙最在意的那还得是那份名单的事,问了小柴他才知道,这事情最终定性却不是造反,而是以结党严办。任小柴知道徐飞龙从监牢里出来后肯定要问他这些事,所以这事他非常的上心。这些天每次有大官被押进京城,他都会去看。并且经常跟一些小吏混在一起,从他们那获取信息。

    那些小吏别看权利职位都低,但却是真正直接办事的人,知道的并不见少。何况在京城里混,时间久了总有些政治智慧。这次的事情会怎么处理,其实上面还没定下来的时候,下面就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

    知道这个结果,徐飞龙也是一阵唏嘘,接着又问道:“只有当官的么?那些江湖人士呢,有没有消息?”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了,最近我在茶楼里打听了好久,也没听说名单上的人有被抓或被杀的,好像大多数都是踪迹全无了。”

    听到是“踪迹全无”徐飞龙知道这事恐怕还没完。于是接着问道:“那个长安姓罗的官吏后来怎么样了你听说了吗?”

    “这个我倒是知道,听说他提前得到消息,自焚而亡了。”

    听到自焚而亡徐飞龙都不自觉的露出一阵冷笑,这自焚而亡就是有可能没死,甚至可能连尸体都没有一具。

    “他的家人呢?”

    “听说是一起烧死了,大火被扑灭后,找到了十来具尸体。不过大多已经面目全非,我听那些小吏说,这样子有可能是畏罪潜逃了。”

    对这些小吏们的判断,徐飞龙还是很同意的,考虑了一下,便道:“不管那么多,反正名单上这些当官的和武林人士都是北方居多,干脆我们明天就离开洛阳,你们先陪我去长安见个人,然后直接我们直接往南方走。杭州那次的事我可还记得呢!”

    说走就走,第二天一早,徐飞龙就带着小柴和大牛出了洛阳,骑马往长安赶去。小甜甜的事情他还没办好,上次去长安问对方却不在,只能看这次运气怎么样了?不然下次来长安就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去了。

    官道平直,三人又是轻骑快马,不到中午潼关已然在望。

    三人都带有干粮,又有马料,看着一边不远处的禁沟龙湫,徐飞龙当即决定到那里去歇会马,三人也好吃过午饭。

    何谓龙湫?其实就是上有悬瀑,下有深潭,这就叫做“龙湫”。至于为何徐飞龙知道这个地名,那就得说起江琴的故乡了,江琴故乡就是这潼关外的江家村。可惜她从小被卖入风尘。对这里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

    至于为何叫禁沟龙湫?光听禁沟两字就该知道这说的是一天然的峡谷。这被称作禁勾的峡谷既长且深,峡谷底部还有流水,等到峡谷突然截断,水流湍流直下,形成瀑布,流水打在下面的石头上飞沫四溅,好似白练高挂。天长日久自汇深潭。碧波荡漾,鱼跃兴波,绿树成荫,鸟语花香,于是就有了禁沟龙湫这个潼关有名的景致。

    三人歇马,找了个潭边干燥的地方坐下,从马上拿出备的马料,还有干粮,就合着水落石溅的流水声吃了起来。深潭碧翠,水声合鸣。在这地方吃干粮却比一般美食还要让人开怀。

    就在三人吃的差不多了的时候,突然一边崖上传来人声。

    “三位看来是吃的差不多了,那就跟我走一趟吧!我正好还缺三个有武功根底的人做事。我看你们正好合适。”

    说话间,这人从崖上飘然而下,单脚点地却没惊起一丝的风尘。(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