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马脚

    “铮铮铮!嗤嘎嘎!”刀剑相接相错的响声惊心动魄,令人闻之汗毛直竖。这女子的剑也是不差,竟然没有被徐飞龙的宝刀斩断。

    激斗中,突然“铮”一声暴响,银火飞射,刀光乍收。原来是黑金刚抓住机会插手进来了。

    徐飞龙暗自想着:“这三人联手,我恐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再拖下去恐怕还有变数,我得找机会离开才是。等以后找到他们落单的机会再对付他们也不迟。没想到辛大爷竟然能这么快请来厉害的帮手,双拳难敌四手。这几天我恐怕必须得小心注意些了。看我暗器!”

    说着徐飞龙猛然挥洒出一片短剑出来,接着一吹口哨,就见一匹马猛的从树林中窜出。

    刚刚的打斗双方的位置早已经发生了变化,正是离开的好机会。

    宝马通灵,窜出树林疾奔,徐飞龙乘着对方躲避暗器的时候放开身法紧追而上,他也不骑马,免得马速减低,一人一马转眼就跑出了一里开外。这三人马也没他好,轻功更是不如,怎么可能追得上。

    跑了一会徐飞龙又找了个小树林,准备休息一下。在马槽那里不过是小打小闹,根本不是他原来的打算,现在他要考虑一下,该不该继续原本的计划了。

    不过就在徐飞龙考虑着接下来的动作的时候,突然一连串的马蹄声迅速接近。

    隐约间徐飞龙还听到黑金刚的说话声。

    “马蹄印是朝这边过去了,他往这边干什么?难道准备躲在那片小树林里?”

    徐飞龙还是小视了天下人,不过也总算知道到底那里露了马脚了。

    “世间奇人异事数不甚数,出来混的如果没有两手绝活,确实不成。不过既然知道了他们怎么发现我的,那倒是有个办法。”

    想到这里,徐飞龙也不等三人接近,赶马出了小树林。

    趴在马上他在马耳边低声说道:“马兄,这次可就看你的了,等下你尽量跑,到河边等我。我办完事再去找你。要是明白的话就叫一声。”

    宝马通灵,仿佛真听懂了一般,正的张嘴传出一声马嘶。

    “哈哈哈!好马儿,这次要是做的好,我亏待不了你。”

    说完徐飞龙悄然下马,与马同行了一会,接着只见他身形一闪,突然就失去了踪迹。

    徐飞龙用最快的速度奔向辛大爷的宅院,距宅院一公里地的时候,稍微停了一下,检查了一下衣服,戴好蒙面巾,这才向宅院接近,藉着宅院周围草木掩身运使轻功,他像是个无形质的幽灵,飘忽如鬼魅幻形一般悄悄的摸近到了宅院的一侧。

    这处庄院建在依山傍水的好位置,占地也是极广,四周更是设有防止野狼靠近的木栅,木栅里面建了四五十栋房屋。辛大爷住的主宅不用想都知道自然是最好的那栋。

    屋太大了,再怎么调集人手还是显得太少,晚间自然得各处张灯高悬,不过烛火昏暗,仍然显得四处阴森森地,似乎四周角落里面鬼影憧憧,到处都藏匿有不祥的阴影。

    这辛大爷靠着压榨牧奴的血肉起家,可以说这地方每一寸土石都沾有那些牧奴们的血汗,这么多年下来,这牧场的荒野中,也不知埋葬了多少苦命的冤魂,平时这房子里的人自然不怕,但在这风声鹤唳的时节这人心自然就虚得多了,昏暗中平生做的那些亏心事,在那摇移的灯火中,在黑暗的冷风中,就仿佛一下一下敲在人的心头。人少的话这里的人都不敢乱走了。

    接近防狼栅,徐飞龙迅速一跃而过。

    一阵嘈杂声,从庄中传来。徐飞龙急忙隐藏。接着又听到,庄院西北角隐隐传来凄厉的胡哨声。声音长短不一,也没有什么韵律,徐飞龙觉得可能是传信用的。

    果然只听庄院里“当”的一声锣响。庄中立马人声隐隐往外游走,不久就听蹄声大起,只见三十余匹快马驰出庄门,狂风似的奔向西北角。

    “看来是马槽那边的事被发现了,来得正是时候。”徐飞龙盯着离去的快马,喃喃自语的说着。

    他之前在马槽那杀人,这会儿庄院里去了三十余名高手驰援,防守力度大减,也为他的行动减少了不少顾忌。不过对方应该很快会反应过来,这机会不会太久。

    刚刚那些人出去的时候,徐飞龙已经注意到了,在这庄院各处暗影中大多都埋伏有警哨,他可不能大意,这辛大爷确实有些本事,这庄院被他布置的表面上看似平静,暗中却是危机四伏。庄中的警卫因为刚刚的事情产生的慌乱很快就被控制,庄里也渐渐从喧闹逐渐回归平静。

    就在这时徐飞龙看到三人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而那些躲着的警卫看到传信的人来,急忙就想问明其发生的事。

    而对方的回答永远是这句:“各就各位,严加戒备。打起精神,不可放松。”

    等传信人离开,徐飞龙才从藏身地出来,这庄院里徐飞龙那是人地两疏,他必须先找个人拷问一下消息,不然根本不知道往那走。靠着身法,徐飞龙迅速悄然接近小巷口一名藏在墙旁的警哨。

    这警哨抱着单刀,贴在墙壁上,无论从任何方向接近,皆难逃监视之下。

    徐飞龙小心地查看了这警哨的位置,略略一思索,便迅速溜回至小巷中,大踏步向警哨走去,老远便故意放低声音问道:“谁负责这儿的?”

    那警哨还以为管事的来了,急忙转身朝小巷里看来,本能地说道:“是我,周宗,你是……”

    “头儿来过了么?”徐飞龙信口胡吸引对方注意,一面加快脚步迅速靠近。

    “你问的是谁?咦!你……”

    徐飞龙一声夜行打扮,是人一看就知道不对,可惜他已经没有机会示警了。

    徐飞龙人影一闪,“唰”一声便卷住了周宗的脖子,捂住他的嘴,迅速把他带回了阴影中,“当”一声刀响,警哨的单刀刀鞘尾端撞在墙上,弄出了点声音,徐飞龙急忙凝神细听,看有没有人注意,就在这时,这警卫猛的向后靠带着徐飞龙就向着墙壁急撞而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