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意

    徐飞龙速度何等迅捷,转眼已经到了空地边缘,急急飞跃入林,腾空的时候顺势反手就打出一柄短剑。朝当头追来的阎罗凶刹打了过去。

    急追着的阎罗凶刹根本没停,毫不在意飞来的暗器,信手一爪,斜着一拨,只听“啪”的一声他的手击中了短剑,将短剑扫落地上,而人也同时窜入了林中。

    而就在这一瞬间,徐飞龙突然从树的一侧窜出,竟然来到了阎罗凶刹的身后,接着只见刀光一闪,后面的黄泉鬼刹根本来不及提醒。徐飞龙的刀已经杀到。

    阎罗凶刹根本没反应过来,只条件反射般伸出左手一挡。

    豁的长刀擦着他的手掌边缘直插而入,阎罗凶刹舞动手掌想要抓住刀背,可惜慢了一丝没能抓住,接着只听“唰”的一声轻响,银芒刺入了他的左胸。

    阎罗凶刹也是凶恶受了如此重伤,似乎未觉一般,仅仅身躯一震,便反应过来,庞大的身躯竟然顶着伤向徐飞龙冲来,虎爪猛的前伸,像是疯狂的猛虎一般。完全是一副搏命的打法。

    后面的黄泉鬼刹这时也已经追了上来,挺剑就朝徐飞龙攻来。

    徐飞龙自然知道进退,他心中有数,明白现在着急的已经变成对方了,所以一见剑来,他迅速向下一蹲,接着又扭转身躯,让阎罗凶刹的虎爪从左肩上方扫过,对方空门大露徐飞龙岂会错过,伸手便抓住了阎罗凶刹旁边的树干一带,乘势从阎罗凶刹身上拔出了龙吟刀,大喝一声“死来”!双腿如弓弹射一般从阎罗凶刹的左胁下冲了出去,电射一般向相距不足三米外的黄泉鬼刹刺了过去。

    “砰匍!”

    阎罗凶刹依旧向前凶猛地冲刺着,直到碰到树枝挡路,方才“啊”的一声狂叫,吃力地挣扎倒地,就连兵器虎爪也瞬间掷出了数米开外。

    而几乎在同一瞬间,黄泉鬼刹胸口也被徐飞龙的龙吟刀刺中,凶狠地势头顿时一顿,脚下步伐瞬间大乱。为了不让徐飞龙的刀继续深入,他只呢偏转身体准备错过刀锋。

    徐飞龙顺势利导向侧一闪,伸脚这么一绊。

    “叭匍!”一声,黄泉鬼刹也倒在了地上,他被徐飞龙这一绊,绊跌在一个尖锐的大石头上,脖子被整个刺穿了,顿时浑身猛烈地抽搐起来。

    阎罗凶刹虽然受了致命伤,但并没有完全失去只觉,只见他艰难地扭转着上身,虚脱地看着徐飞龙断断续续的道:“你……你好……好狠,你用……用的……是什……什么兵……兵器……,好厉害……”

    阎罗凶刹说着脖子一歪就这么断气了。

    徐飞龙一挥刀锋,将刀上的血迹洒落。

    “我的刀叫龙吟刀!你记住咯!”

    将两人身上的东西收好,徐飞龙一跃十数米,急奔向两人的快马,飞身跃上其中一骑,向着西面发出一声长啸,接着就缓缓向西驰去。

    在林中马匹不方便驰奔,他现在也不急着赶路了,夷陵四刹已经死了两个,他心中已然大定。夷陵四刹之中,其中大刹二刹两武功最高,只余下三刹四刹就不足为患了。只是,想起刚才的凶险,令他心中悚然。徐飞龙依旧有些后怕。

    想着:“我的武功还是不够,仅凭这样的对手就让我差点挂了,这次要不是阎罗凶刹被刺激的太狠,追的太急被我抓住了机会,恐怕结果就不一定了,可我的敌人不可能每次都是这样,仅凭机智取胜而无真才实学相辅的人,总有一夭会在这江湖争斗中死无葬身之地。我要应以为戒啊!”

    想着想着徐飞龙找到了一路凌乱的马蹄印,见了蹄印他立马发出一声长啸扰乱视听,就循着蹄迹急急追赶。

    果然没一会,徐飞龙就听到前面蹄声如雷,渐渐接近,知道对方已经寻着他的叫声赶来了,便向一旁策马驶入,小心的清理了马蹄印,藏在一片茂密的林木里等候对方的到来。

    刚藏好不久,一大群人马就在他之前呆的位置急冲而过。

    看了这群人马,徐飞龙疑惑的自语道:“另外两刹,怎么不见了?”

    徐飞龙还不知道,因为阎罗凶刹的安排,辛大爷等人分成三路追赶,因此另两刹根本未跟他们一起,更不知另两刹已经放弃了坐骑,借着草木掩盖身行循着他的声已经往这边寻来了。

    就砸徐飞龙策马驰出藏身处,正打算向前追赶的时候。他的身后,三刹四刹两刹正鬼魅似的朝他掠来。

    徐飞龙骑着马极易被人在远处发现,可他却在这时大意的忽略了身后的情景。只光注意着前方的大队人马了。

    “我且追踪他们去看看。”徐飞龙是这么想的。自然也是这么做的。可就在马蹄踏出的的瞬间,危险突然而至

    老四人间恶刹到的最快,相距十数米外的时候,他就发现徐飞龙的手开始抖动缰绳,心中立马急了起来,他怕被徐飞龙乘马逃掉。他轻功虽然不错在短时间内可以和快马一较高下,而且比马还要快一些,但距离一远可就不行了,他的轻功注重爆发力,和四条腿的马比耐力他就不是对手了。他这一急,便顾不得成功率了,拔出背后短戟就奋力飞掷,短戟打着飞旋就朝着徐飞龙打去。

    总算徐飞龙命不该绝,就在这时他胯下的坐骑及时发力跑了起来,马儿奔出数米,那短戟就已然打到,一道银色的光弧,划出一道绚丽的弧线,猛然落下。几乎是擦着徐飞龙的屁股,“唰”的一声插入鞍后侧的马背中。假如他不是冲出了几米,短戟便不会下降太多,可能直接就插入了他的背心了。

    马儿受创,顿时一声长嘶,痛的在原地急急蹦跳。

    徐飞龙发觉坐骑突然发疯勒都勒不往,知道有异,身躯一扭,脚下发力,迅速的离开马鞍向一侧跃出,脱离了马背。

    就在脱离的瞬间,他眼角瞥见了鞍后的短戟,也同时看到后面急速飞掠而来两个人影,不由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无意中竟然逃脱了一场可怕的杀机!(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