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鬼(求月票)

    辛大爷双眉紧锁,搓着双手,一时也拿不定注意,只是焦躁地说着:“张师父,这些天我们已经派了两拨人赴各地请人了,可你也看到了,至今没有看到有人回来,也没见到任何人前来相助。眼下我们庄院这儿人手已然不够,要是再派人出去,我怕……”

    这时,另一名短须鹰目的大汉抢着插嘴说道:“场主,我看张兄的话说得没错,再拖下去,所有的人都要支持不住了,假使今晚他们再次前来生事,咱们这些人……在下不客气地说。对方一个人,已经够令我们头痛的了,再加上一个白马游龙,咱们这些人……不是李某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们在举手投足间,皆可置咱们庄丁武师于死地,如不趁早找几位高手前来助拳,那就……场主,还是赶快决定好了。俗语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长安那么大的地方,藏龙卧虎之所,只要舍得花重金相请,应该不愁无人前来相助!”

    “李师父,这道理我怎么可能不明白,可武林高手又不是叫花子,岂能随便找得来的?何况时间也来不及呀!”辛大爷苦笑着说道。

    “场主听说过独眼狂徒苗丁其人么?”李师父问。

    “独眼狂徒?哦!那不是曾经在关中横行的江洋大盗么?”辛大爷说着却很是迟疑。这样的人真的好请吗?

    “正是他。眼下他正在长安旁边的曲阳镇藏身,场主如果让在下带五百两金子赶往曲阳请他,我敢保证他会昼夜兼程赶来相助,有他出手,那两个小崽子何足道哉?”

    这时之前说话的张师父接口说道:“场主,你忘记之前天谷老人的三个弟子了,他们虽然被夷陵四刹气走。但你也知道我跟天谷老人门下的关系,这位武林前辈虽说性情暴躁,但用钱财还是能够说的动的。多年前,在下曾有幸拜望过他。场主如果让在下带些金银前往天谷老人那里一行,要是能说动他前来相助,这两个小狗要是再敢来,少不得要埋骨于此了。”

    “有他三个徒弟的事情发生,天谷老人请的来吗?何况天谷老人他……”另一名保镖师父大声说。

    “场主现在也没有办法了,我也知道这是前脚驱狼,后脚进虎。可现在之呢过死马当活马医了!天谷老人就算要价再高也是以后,他不会跟钱过不去的。”张师父悻悻地说。

    辛大爷一掌拍在太师倚的扶手上。说:“好,就这么办。张师父你真有把握将天谷老人请来么?李师父你请得动独眼狂徒吗?”

    两人急忙拍着胸膛保证,李师父极有把握地说:“独眼狂徒爱财如命,凭在下这三寸不烂之舌,与所带的五百两金锭,保证可将他请来。在下可马上乘夜色动身,偷偷出庄向东边翻山而行,避开那两个小子的拦截,只要中间换马,我保证两天之内可以找到独眼狂徒苗丁,四天之内就可以赶回来。只要场主能支持住这四天,危机自然就去了!”

    “好,我们这么多人守在家里,相信支持四天应该还没问题,那就请张师父与李师父马上准备动身,大总管你快快去替他们两位准备金银盘缠。”辛大爷已然下定决心,断然地说道,不再吝惜金银,决意要和徐飞龙周旋到底,既然下定了破釜沉舟的决心,那自然就要不顾一切一意孤行到底,什么办法都得试一试。

    没多久,张、李两位师父悄然越过防狼栅出了庄,蛇行鹭伏沿着山脚向东急走,由于实在过于紧张,没一会竟然累出了一身臭汗来。

    张师父感觉实在太累,急忙向一旁矮林一窜,回头说道:“谅那两人也不会在这一带乱窜,老李,歇会儿再走吧!”

    李师父自然没有异议,随后跟着躲了进去,嘴上不住的喘息,呵出的气凝结成阵阵白雾,他随便找了颗粗点的书往树根下一靠,吁出一口长气化作一片水雾这才说道:“老张,到这里咱们分路走好了。”

    张师父笑了一声,怪声怪气的说道:“在下也正要提出分路的话,不想老李你倒是先提出来啦。”

    “哼!既然大家心知肚明,那就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李师父说着就要站起。

    张师父呵呵一笑摸了摸胸前的装金银的包裹,笑道:“光棍眼中揉不进沙子,既然我们彼此心照不宣,那就就此别过了,以后江湖见了也当不认识对方。可好?”

    李师父挺起身,笑道:“说句良心话,在这儿凌虐那些牧奴,确是于心不忍,早些离开也好,反正在浅水牧场,一辈子也混不出个名堂来,有了这五百多两金珠的钱,格老子的,老子回四川享福岂不快活!西娘皮的独眼狂徒贪财好色,怎会离开长安那个花花世界,到这儿来出什么风头?辛场主到底是宜禄镇这小地方的土霸王,急眼了便鬼迷心窍,没以前精明了。拿钱往我们兜里面塞,我们如果拒绝,那才真是混蛋加三级呢,那就走吧!”

    “天色快亮了,咱们赶快两步。翻过这座山就安全了。”张师父说着,就要举步出林。

    忽然,他是鼻子仿佛闻到了一阵奇异的幽香,正疑惑着呢!猛的黑暗中火光一闪,一团绿色的鬼火突然在十数米外出现,那鬼火一飘一浮,仿佛没有凭依,虚悬在枯叶上方。

    看到这等诡异的事情,两人做贼心虚顿时心中一颤,条件反射的便迅速转身拔刀壮胆戒备。

    也正在此时,他们看清了鬼火的真面目,只见鬼火大如拳头,虚空轻飘,发出微弱的暗绿色光芒,令人望之背脊发寒,心中发虚。而更吓人的却是,鬼火的下方稍后的位置,突然就现出一张朦胧的鬼脸来,那鬼留着一头的长发,迎风飘拂,一部分头发披散在身前,依稀掩住大半张脸,但整个脸的轮廓仍隐约可以看的清楚,白的吓人。(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