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店伙计含笑张罗,先送来了茶水和汗巾。

    酒菜是现成的,一盘卤肉,一碟豆干,一味炸龙芽豆,再加一碟五香笋丝便够了。

    酒当然是先上一壶,小伙计替他倒上一碗酒。

    徐飞龙一口便干了半碗酒,泰然自若地嚼着卤肉,向迟至一旁的小店伙招手。含笑问:“伙计,你这里是何处地面?”

    小伙计哈腰笑答:“小地方,小杨村。”

    徐飞龙呵呵一笑。信口说道:“你也姓杨?”

    小店伙点头道:“是的,咱们这里三家全姓杨。”

    “三家人也叫村?”徐飞龙有些奇怪的笑着问。

    小伙计呲牙咧嘴笑,说道:“客官,你可别看小了敝村,当年这里还是乌江县北面的大镇呢。”

    他指指西面两里外的一座小土山说道:“对,看了那面的乱坟山,便知道七八成了。”

    小山上全是白杨树,荆棘丛生,但仍可看到不少坟墓,断碑残碍颇为注目。一片荒凉。

    一群老鸦在山头哇哇叫,追逐着一头盘旋林梢的苍鹰。

    “客官的意思……”小店伙计不解地问。

    “呵呵!那儿躺着千儿八百个去世的好人。总不会是从你这三家村抬出去的吧?”徐飞龙调侃着说。

    “客官取笑了。”小伙计讪讪地说。

    他喝了一口酒笑道:“小哥,别见怪。开玩笑的。我这人百无禁忌。说真的,这里是乌江县地面?”

    小店伙计直摇头,说道:“乌江县已经不在百余年啦,眼下这里乃是江浦县地,南面七八里便是和州地面了。”

    “哦!这就到和州了?”

    “不,和州还有五十里左右,那是和州的乌江镇。”

    徐飞龙哦了一声,点头道:“原来是西楚霸王无颜见江东父老,自己砍下脑袋来的地方。”

    “对,正是这地方。客官经过时,可到镇南三里地的霸王庙瞻仰瞻仰。”

    “我会去的,谁会错过呢?世人皆以成败论英雄,这是不公平的。”徐飞龙哺哺自语,突然抓起酒壶,咕噜噜干了一壶酒,道:“取大碗来。加一坛烧酒。”

    没错徐飞龙现在也开始爽快的喝起酒来了,原因很简单,随着金刚不坏神功的修炼,他现在几乎是百毒不侵,这酒喝道肚子里也根本不会醉,正好要隐藏身份,自然习惯也是要变一变的。

    店伙一惊,狐疑地叫:“客官……”

    徐飞龙怒目倏张的问:“你打算不卖酒?”

    店伙一惊,急急人店,喃喃地嘀咕:“这位客官发起威来,眼神好慑人,大概是个令人害怕的活霸王。”

    不久,送来了一坛酒,还有一海碗。

    徐飞龙伸手拿过,眼神已恢复原状,向店伙笑问:“你说,如果当日楚霸王得了江山,有楚没有汉,会不会今日仍是大坤皇朝这种乱糟糟的天下?”

    小店伙脸色大变,摇手道:“客官,生意人不谈朝廷事,小的……”

    “好,你走开吧。”徐飞龙挥手说道,眼神柔和了许多,拍开泥封,举起酒坛也不用碗了咕噜噜就是牛饮海量。

    至于为何这般做作,自然是徐飞龙发现了异常。

    不久。徐飞龙仿佛已有了六七分酒意,以左手三个指头举起空酒碗,突然“啪”的一声将碗筷放下,眯着醉眼向屋旁招手叫:“出来吧,你来了不少时候了,老兄。”

    一声长笑,屋角钻出一个挟了打狗棍,挂了百宝袋的肮脏的老花子,后面跟着一条癫狗,直趋桌旁说道:“我可找到对手了,咱们拼一百碗如何?”

    接着他便向店伙大叫:“添一双碗筷来。”

    老花子拖长凳坐下,顺手抓起一把卤肉。向癫狗一丢,说道:“添碗筷,怎能不添肉?小二快点上酒菜。”

    徐飞龙仔细的大量了一下这人,看到他身上的破口袋,淡淡一笑,抓颗龙芽豆往嘴里一丢,说道:“颠丐,你知道自己令人恶心么?告诉你,我这人从不自命清高怪诞,虽没有洁癣,至少不喜欢用手抓食物填五脏庙,你明白么?”

    颠丐咯咯怪笑道:“看不惯,你为何不走?”

    徐飞龙推碗面起说道:“走就走。”

    颠丐抓把龙芽豆往口里塞,说道:“希望你走得了。”

    徐飞龙呵呵一笑道:“好家伙,你想要留住我?”

    颠丐脾睨着他说道:“我老要饭的这两斤重能耐,想留下武功高强的江湖神秘客活命阎王、谈何容易?算了吧。”

    徐飞龙冷冷一笑,冷冷地问:“颠丐名不虚传。你知道活命阎王多少鸡零狗碎说来听听好了?”

    “有几个人能看一眼便能叫出你的名号?”颠丐颇为自豪地反问:“当然啦!我这个老江湖可不是白叫的。”

    “不多。大概你钉上我许久了吧。”当然不多,这名号徐飞龙才用几天,虽然大力宣传了一番,可这名号才出来几天,能传的了多远。

    “不久,大概有三五天工夫。”颠丐笑着道。

    “呵呵!”徐飞龙冷笑了一声。

    “螳螂捕蝉,你那高明的手段我可都看见了。”

    “夸奖夸奖,不过是敲了那有名的地低三尺赵剥皮一记闷棍罢了。”

    “不错一敲敲了三百两金子。地低三尺赵剥皮的金银,我不替你花点,岂不罪过?”他傲然直说。

    “哈哈!下次我再敲他千儿八百。你难道还想分一杯羹不成?”

    “我么?只是开玩笑的啦,你把我颠丐……”

    “呵呵!我失言了,你是誉满江湖的侠丐,当然不是为一分羹而来,大概是打抱不平,伸张正义来的了。”

    颠丐咯咯笑,说道:“即使你把赵剥皮榨干,老要饭的也懒得过问。呵呵!你知道浦口三英?”

    徐飞龙哼了一声,心中迅速回忆起成伯给的那册信息来,很快撇了撇嘴说道:“江湖道上,谁不知那三位仁兄见钱眼开?”

    “但人家是侠义名士,名震九州四海的侠客。”颠丐摇头晃脑地说道:“你也该知道,为钱而行侠ye不算you罪。”

    “我不在乎他们。”徐飞龙冷冷地说。(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