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飞龙踱出厅门,站在阶上游目四顾,自语道:“这地方定然是道门弟子手上建起来的,这房子怎么看都是用九宫格局排列起来的。幸好夜府貌似也有这种布置,这里是兰台宫啊!难怪把药物藏在此地,那么,外面那一列亭台,必定有高手警卫,前面那栋大房子,定然是维宫位置了。闻香宫主接见宾客,定然在尚书宫,我自己去见她一见吧!”

    知道房屋的布局,一切困难皆迎刃而解,徐飞龙避开各宫的警戒网,寻缝钻隙直窜尚书宫。

    花径曲折,整齐的数米开外高树篱隔绝了视线,亭台假山皆是警卫区,很可能安装了陷人的机关埋伏,走错了一步必定出纰漏,不懂的人,进人这里就像是进了迷魂阵,休想出得来啦!

    徐飞龙刚窜过黄庭宫,在树阴折向处,迎面碰上一名俏侍女,徐飞龙脸上笑容可掬,持着剑施礼抢先开口:“姑娘,宫主还没召见我吗?我等了很久呢,你知道,背着千两黄金怪重的,背久了的确难受,可否带我去见宫主?谢谢你啦!姑娘。”说完,走近伸手在侍女的左肩颈轻轻一抹。

    侍女先是一惊,然后是困惑,等到徐飞龙近身,手一触肩头。神情便松懈下来了,微笑着说道:“抱歉。我不能离开,你自己去找好了,宫主在尚书宫。”

    “哦!姑娘,南京双雄囚禁在何处!”

    “原先囚禁在天灵宫,眼下在尚书宫等你们交换,一手交金珠一手交人,如果你们的金银不够,那就改囚禁未尽宫五刑堂内,等你们筹足金银再来交换。”

    “好,谢谢你。”徐飞龙大摇大摆走了。侍女向树边一栽,躺下了。

    徐飞龙一面走,一面自言自语:“看了这闻香宫的格局,江湖人人都说这闻香宫主贪财,那是不公平的,要维持偌大的宫殿,没有大比的金银怎么维持得下去?她不贪财还能怎么办?”

    穿越一片如茵草地,踏人尚书宫前的万花坡位置。几级石阶共站了四名英俊魁伟的年轻警卫,两男两女,男的是一身雪白。女的却是粉色劲装。曲线玲珑美貌非凡。

    所有的人都怔住了,怎么平空出现这么一个怪人?那是不可能的。

    徐飞龙站在五彩缤纷的花海中,这花海十来米见方,肯定是出于名匠手笔,因为这花海别有韵律,就连徐飞龙这等不懂的都觉得精妙,左看看右看看,喝了一声彩,说道:“这是那个名匠天斧地凿的传世名作,老天!真了不起,你们大概花了很多银子吧?要小心,被别人查到了,可要嫉妒的,平民百姓谁敢用这种奢侈物装饰?闻香宫主果然名不虚传。”

    两名警卫骇然冲到,大喝道:“你是什么人?”

    “咦!什么人?我是送金子来的。”徐飞龙拍拍背上的包裹:“怎么啦?宫主不要金子了?”

    “谁领你进来的?”

    “他们在后面,我急着先走一步。”徐飞龙随手向后一指,泰然越过两名警卫,大踏步升阶。

    “不对,他带了剑。”上面的两名警卫叫,拦住去路。

    “不带剑能保得住金子么?废话,大惊小怪。”徐飞龙说,从两人中间从容越过。

    闻香宫自从搬到这里这两年来,从来没有外敌人侵,警卫们吃惯了安逸饭,对突然发生超出常情的意外,仓卒间竟然失去了往昔的反应本能,竟然不再拦阻查问。让徐飞龙蒙混过关。

    可惜不巧,徐飞龙刚走到走廊上,厅门口突然出现先前在兰台察看徐飞龙的少妇,劈面碰上了熟人,由于徐飞龙换了装,少妇仓卒间还没认出徐飞龙的面貌,匆匆踏过门坎,终于看清徐飞龙了,惊叫道:“是他,后面擒来的人,快……”

    徐飞龙大踏步接近,笑道:“我是你们的贵宾。”

    少妇一声娇喝,一掌劈在徐飞龙的左肋要害上,徐飞龙的左手时同时扣住了少妇的手臂,连手带臂擒得结结实实。半推一下持剑踏入大厅笑道:“来得鲁莽,宫主海涵。”

    徐飞龙信手一推,少妇直冲出十米开外,花容变色几乎摔倒。

    大厅很大,足有二十来米长宽,雕花屏风后是华丽的木制雕花五彩花池,最里面台阶上面是乌木长案,下面铺了织金氍毹。案后是云床式的坐垫,坐着一个宫装打扮,满头珠翠,千娇百媚的锦衣丽人,在这云床后方左右分列了两男两女,打扮与外面的警卫相同。做服侍状。

    大厅两边,两排锦织坐垫上,分别盘膝围着八个人。右列,是四名年约三十上下,英俊魁梧的佩剑白衣人。

    左列,首位却是熟人,乃是干瘦修长穿灰袍的无量天君,这次倒梳的是道髻,但量天尺并未带在身上;进入闻香宫的宾客,应该是不许带兵刃的。第二位是个手脚修长,鱼眼腮凹,满脸狰狞的中年大汉,看这人一身船老大的打扮,徐飞龙猜他也许就是江面上的地头蛇混江龙沈全了。第三席是个*****梳着高高的发髻,插着几根木钗,穿着粗布裙相当朴素,唯有脸上却仿佛打了太多的脂粉,粉低厚的惊人。第四位是个身高不到一米四的瘦小矮子,大麻脸,獐头鼠目的样子,还留了一把灰色的山羊胡。看着就是个奸人样。

    接着徐飞龙又在右边的墙角下,看到了威报应四个人,他们这会衣衫凌乱肮脏,而且有不少血渍,脸部更是肿的像猪头一般,神情萎顿。鬼见愁似乎已经奄奄一息,没有一丝的动静,看来真的离死不远了,可知四个人都受了苦头,四人的手皆被反绑,坐在墙壁下等死。俞霜姑娘似乎伤势略轻,看到了徐飞龙,无神的双眼突现异彩。明显看到了希望。

    四人旁变还站着两个人,正是那飞鱼杨芳和那个姓李的,显然他们在这受到了优待,但仍是俘虏身份,因为两侧共有八名青衣大汉,神色狞恶地看守着这六个俘虏。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