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江湖第六招——问话

    本月最后一天了,有月票还没投的朋友给张吧!

    ……

    “奎兄,你认识他?”徐飞龙问。

    “认识,他从前是东流天罗的管事。我只知道他姓李,是个毫无人性的畜牲,他这一双手曾经杀死了十几个可怜的儿童和小女孩;东流天罗在数年中,为了训练杀手,虐杀了近两百名儿童和小女孩。”奎文昭咬牙切齿地说道:“宁王为了训练一些高手刺客,命人先后掳来二百八十名十岁以上十二岁以下的男女儿童,这样的事情足足干了十年,在我被派出来杀人之前,我记得的人就死了一百六十八名之多,如今想起来还令人不寒而栗。”

    “那他就交给你了?”徐飞龙道。

    “杀!”奎文昭凶狠地说,接着神色一弛长叹一声道:“这四年来,我像一头在猎围中的狐狸一般,只有凭机智苟全性命。这期间,出生入死步步杀机,深深体会到人活着的确不易,要生存,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只有展开凶狠的反击,才能令对方有所顾忌,因此,这就是我追踪他们的原因所在,我要逐一歼灭他们,才能保障我的安全。李管事,把江庄主的行踪告诉我吧,这样我也许会放过你。”

    “我真不知道庄主的行踪,只知道他外出亲自带人追踪你的下落。”李管事说,眼中有凶狠的表情:“奎文昭,我们在天下各地都布了眼线,有百余处秘密据点,你躲不了的。听我的劝告,杀了这个姓周的,我保证替你在庄主面前说情,不追究你当初叛逆的罪行。这是你最好的归队良机啊,千万不要错过,快,你怎么还不动手?”

    “既然你坚持不肯合作,那奎某不管你的死活了。”奎文昭向后退,转向徐飞龙说道:“徐兄,该怎办你就瞧着办吧。”

    “奎文昭,你……”李管事大叫。

    徐飞龙一把扣住李管事的下颚,抵住了牙关。探手人怀摸出一颗指头大的灰色丹丸,捏破蜡壳笑道:“这是药王成其先的梦神丹。药王的不传秘药,人吞下之后,片刻便进入梦神状态半睡半醒,有问必答,可以令病人把蕴藏在内心深处数十年的秘密,毫不保留地吐诉出来。哼哼,片刻之后,你会把你祖宗十八代见不得人的事全部吐露出来,这比离魂鬼母的离魂大法可要方便多了,离魂大法对一些意志坚定的人可没有多大用处的。我这梦神丹可就不同了。”

    为了这次的任务,成伯为徐飞龙准备的可谓极其充分。连这钟丹药备有。就是为了撬开某些关键人物的嘴巴。

    徐飞龙将丹丸硬塞人李管事的口中,仍捏住他的下巴不放,以免李管事嚼舌自杀,向奎文昭说道:“奎兄,你也来问吧。知己知彼,才有制胜的把握,是么?”

    “我问他……他会说么?”奎文昭意似不信地问。

    “任何人问他都会说,这与离魂大法可完全不同。你可不要当成一回事了。”

    “哦!也好,你先问吧。”

    “要等片刻药力方能见笑,药效足可支持一个小时。我们有的是时间。”

    片刻,李管事的手脚肌肉开始松弛,慢慢地呼吸转弱,躯体逐渐发软,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徐飞龙放了扣住其下巴的手,把李管事的身子摆平,解了被制的穴道,李管事像个快断气的人一般脸色发白。

    接着,就看到他眼睑张开了一条缝,似乎已恢复了一些知觉。

    “李管事,你的大名是什么?说吧。”徐飞龙用稳定的嗓音问道。

    “我叫李顺。”李管事不假思索地答。

    “你带了多少人来九华?谁是主事?来九华要干什么事?”徐飞龙接着问。

    “共有十一个人,主事是李天师,我奉命带人向他报到,负责收拾那些不肯投效的黑道朋友。”

    “今早你下山传口信给谁?”

    “传李天师的口信给姬庄主,要他们倚秀山庄的人立即上山相机行事。”

    “倚秀山庄的姬庄主,也是宁王府的人?”

    “我不知道,我只负责传口信,可能是李天师请来的人,据李天师说,倚秀山庄的人,武功比东流天罗的人还强得多。”

    “昨晚九华精舍怎么样了?”

    “被人放火烧了,我们是从地道脱身的。李天师为了这件事很不高兴,把五灵尊者骂了个狗血喷头。那些黑道中人很不易对付,因此天师决定提前发动计划,因为无影郎君的好友三眼天尊就将赶来,三眼天尊今天午时定可赶到。三眼天尊两年前便投靠了天师,这次去请倚秀山庄的人前来展露实力,他负责说动无影郎君的人投效我们。”

    “魔龙现首那一边,你们收买了些什么人?”

    “我不知道。”

    “倚秀山庄的人中,有没有一个叫廖永生的人?”

    “不知道,我们不知道倚秀山庄的底细。”

    “姬老庄主是不是练了太乙玄功?”

    “不知道,不可能的,他的剑术也平常得很。”

    徐飞龙摇摇头,向奎文昭低声说道:“浪费了一颗神丹,这位仁兄所知道的事少得很。奎兄,你问吧。”

    “李管事,江庄主眼下在何处?”奎文昭接着问。

    “眼下坐镇在湖广的武昌,他一直不肯回南昌,他发誓要将叛逆奎文昭那四个小畜生擒住剥皮抽筋化骨扬灰。宁王为了这件事也很不高兴呢。”

    “哦!四个人都没被抓住么?”

    “没有。最后一次发现奎文昭的地方是四川,庄主猜想那小畜生可能逃向云贵那边了,也可能逃往蛮荒去了。”

    “谁差遣你们来九华的?”

    “是李天师向庄主要的人,庄主便派我们来了。”

    “庄主会不会来?”

    “庄主不会来的。东流天罗之败,罪魁祸首应该是李天师,要不是李天师向庄主要人到山东杀人,怎会有奎文昭叛逃的事发生?庄主建立东流天罗训练人才,预期本是十年。真不该早两年将人派出来的。导致功败垂成,庄主可是恨死了李天师,但李天师是宁王面前的红人,庄主不得不敷衍他,所以派了我们十一个人过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