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鬼做鬼时方是鬼

    人影向四面八方飞射,老江湖毕竟经验丰富,说撤便撤,有惊无险地飞掠而出。

    紧接着只听一声暴叱,九个青年人几乎同时发射暗器追袭。

    枯竹姥姥这时以远出丈外,猛的虎扑着地向侧一滚,十余枚暗器间不容发地从她的背部上空掠过,可谓是危极至极。

    枯竹姥姥武功如此高强,也差之毫厘受了伤,其他人想要全身而退谈何容易。果然……

    只听“哎”的一声,一名中年人中了一飞刀,狂叫着重重地摔倒在地挣扎着站不起来了。

    也是幸好这九个青年人均认定枯竹姥姥是最强悍的劲敌,因此大部分的暗器,几乎都以她为目标,绝大部分均向她集中攒射,其他的人加上几分幸运,这次仅有一个人被飞刀射倒了。

    “撤!到树林中与再与他们打过。”

    枯竹姥姥大叫,首先向里外的松林掠走。

    绿衣仙子与四侍女慢了一刹那,被李驹兄弟抢先一步拦住了。

    “快追!”中年人下令:“一定要拿下这老太婆,她是魔龙现首的长辈。”

    段岳与八名同伴,已追出百米开外去了。

    枯竹姥姥独自断后。掩护五名同伴撤走,一面情急大叫;“路姑娘,现在这情况你只能想办法自救了。”

    可绿衣仙子已没有想办法的机会了,李驹兄弟一声长笑,双剑来势似奔雷,手下绝情,摆明是要她性命。

    可祸不单行的是,长得丑陋如鬼的离魂鬼母这时也已经到达,正狂笑着道:“泼妇,你的道行老娘全替你破了。”

    绿衣仙子大概也知道碰上了克星了,知道自己的道行比离魂鬼母差了一大截,怎敢使用自家拿下把戏?邪道人物都知妖道李自然的道行十分可怕,而离魂鬼母却又比妖道还要高明三两分,绿衣仙子比起李自然都差得远,碰上离魂鬼母,那会有好结果?冒然施法,一但被破,性命立马难保,现在他唯一可以苛延性命的方法,就是凭着自家勤练的武功杀出一条生路来。

    绿衣仙子不敢硬接李驹兄弟的剑,用上了神奇的闪避身法,从剑下逸出丈外,左手洒出了让江湖中人心惊胆颤的荡魄香,一面向四侍女狂叫道:“你们快走!把消息告诉魔龙现首……哎……”

    她一面叫一面闪避狂风暴雨似的剑招一面下令,一时分神,左外肩被李驹一剑割了一条小缝。

    四侍女根本脱不了身,他们正被十余名高手围住,这些名叫高手的人也一点都不害臊,十几个人围攻四个女子,还打的有滋有味。

    四侍女只有三支剑,全靠荡魄香布成一道自保的香阵,除了离魂鬼母之外,谁也不敢冒然突入,而鬼母却要盯着一旁的绿衣仙子,以便防备绿衣仙子突施手段。

    正因为这样的原因,四侍女虽说身陷重围,短期间却暂保无虞。不过她们几个要是想冲出包围,那也是不可能的。

    “铮铮!”绿衣仙子接了李驹兄弟两剑,立即知道不是对手,心惊胆战地八方游走。

    而且她还发现李驹兄弟根本不怕荡魄香,双剑的压力却令她招架乏力,她那闪避的身法虽然可暂保无恙,但拖久了便难说啦!

    离魂鬼母点着鬼头杖,跟在一旁狞笑道;“泼妇,你也算成名已久的邪道高手了,竟然挡不住碧落山庄两个年轻小伙子,你凭什么敢称邪道仙子?泼妇,你不是曾经活捉了他们两人吗,怎么如今却被他们杀得手忙脚乱?你听着,老娘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赶快投降,带老娘去见魔龙现首,这是你唯一的活命机会,千万不可错过了哦。”

    “哎……”绿衣仙子一声惊叫,右大腿内侧又挨了一剑,裤脚裂了一条缝,鲜血沁出,步伐腾挪顿时有点不便起来了。

    “本姑娘宁可死!”绿衣仙子尖叫,左手打出一把金针,用的是满天花雨手法,不但袭击李驹兄弟,也袭击外侧的离魂鬼母。

    离魂鬼母冷笑一声,左手大袖一拂,数枚金针翩然坠地,落在草中金芒闪闪。

    李驹兄弟双剑齐拂,射来的金针纷纷飞散。

    “着!”李驹叫,反手就是一剑,指向绿衣仙子的心口要害,绿衣仙子眼看难逃大劫,这一剑太快了。

    “要活的!”离魂鬼母及时大叫。

    这时谁也没留意到又有两个人影从绝谷下登上山顶,他们是循着众人的踪迹赶来的。

    登上山顶,两人伏在草丛中,像蛇一样爬近战场,场中谁也没留意附近来了不速的第三方。

    李驹的剑一顿,及时止势,但已晚了一刹那,锋尖无情地刺中绿衣仙子的胸部下方,距胸部不足三分,入体约半寸,绿衣仙子的胸实在太饱满了,比较吸引眼球,自然容易受伤。

    “哎……”绿衣仙子急忙惊叫,匆忙地后退。

    后面站着支杖而立的离魂鬼母,伸左手得意地狞笑道:“手到擒来……”

    人影像幽灵幻现,神乎其神地从鬼母身后现身,左手一把揪住鬼母的发尾向后拖,右手一掌急下,劲道惊人,啪一声拍在鬼母的脸部,骂声传出:“老太婆,你早该做真正的鬼母了。”

    离魂鬼母的五官应掌下陷,脑袋成了扁的了。

    来人左手向后一带,将鬼母的尸体摔在一旁,右手接住了倒撞而来的绿衣仙子,笑道:“站稳了,赶快疗伤。”

    “咦!”有人惊叫起来,是围攻四侍女,却又不敢冲近的不戒魔僧,目光落在另一位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身上,眼中有惊骇的表情。

    那是奎文昭,站在十余步外抱肘而立,虎目炯炯脸上不带表情,穿着打扮,神色态度再加那倔傲的表情,均与东流天罗的九个青年人相同。

    魔僧曾经在九华街尾,被东流天罗的段岳折辱过,见了东流天罗的人,心里便一千个不舒服,一看奎文昭的神色,的确吃了一惊。

    魔僧转头用目光找寻九个青年人的领队中年人,但他失望了,中年人已随九个青年人,向南追逐枯竹姥姥,早已消失在数百米外的松林内啦!

    这个青年人是怎样来的?

    难道也是东流天罗的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