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江湖最终技——眼色 (求订阅)

    僧人唯一留给他的印象,就是那瘦小的背影,而且脑后有一条长长的疤痕,似乎像是道刀疤。如果对方不是光头,这刀疤也许还不会如此明显。

    不久,前面山道开始左转,一片茂林修竹挡住了视线,看不见路那一端的景物。

    徐飞龙自从听了僧人的歌之后,一直感到有些心绪不宁,情绪也有点恍恍忽忽。也许是从未经历过,他的确有点羡慕那个僧人的自在感。

    “红尘滚滚任他忙,我心清净无烦恼。”这两句特别令他心动,想起这些年来出生入死的经历,真如一连串绵绵无尽的恶梦,觉得要是哪一天真能抛却一切,此心无牵无挂无烦恼也不错!只可惜时代根本没有这种人的容身之处。

    “色狼!”娇滴滴的嗓音把徐飞龙吓了一跳,慌乱地止步后退。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徐飞龙前面站了一个美丽动人的小姑娘,穿着一袭绿衣裙,似嗔非嗔似怒非怒地瞪着他,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像是午夜里的明星,又黑又亮水汪汪地极其惹人,再看她的身材更是动人,小小的小蛮腰不胜一握,衬托那本不大的酥胸形成的美妙的曲线,显得异常撩人。

    也许是刚刚徐飞龙心有所思忘了身外事,几乎撞在了少女身上。

    “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徐飞龙讪讪地微微弯腰赔了个不是。

    “废话!你明明就是故意的。”少女得理不饶人,挡在路上没有接受道歉的意思,态度也是相当的霸道。

    徐飞龙有种无奈之感,道路在此地转向,这又怎么能完全怪他呢?

    何况并没有真的碰上,何必生气呢?

    四野无人,空山寂寂,这少女肯定不是附近村落的人,定是个被家里人宠坏了的姑娘,不然怎么敢在这荒郊野外如此大胆向一个陌生人留难?

    一想到这点异常,徐飞龙油然生出戒心,让在一旁说道:“真的抱歉,姑娘请见谅。”

    说完,匆匆举步欲走。

    少女并不甘休,喝道:“站住!你这就想走啊?”

    “姑娘难道想要玩碰瓷?”

    “什么鬼碰瓷,你得跟我回家一趟。走!”

    “跟你走一趟?去你家?”徐飞龙这次是真被吓了一跳,这少女的大胆确实令人太吃惊了。

    “你没有聋吧?”少女咄咄逼人。

    “姑娘你是不是无理取闹啊?”

    “废话!本姑娘是奉命迎客。”

    徐飞龙这才恍然大悟,听出话中的意思,少女是冲地来的,见了鬼啦!

    “迎客?”徐飞龙问道:“你是说,客就是我?”

    “是的,就是你。”

    “你奉谁之命?主人是谁,我认识吗?”

    “这你不要多问,见面就知道了。”

    “那就抱歉了,我还要赶路呢!”

    “正所谓欲速则不达,我看你还是不要这么赶的好。”

    “我还是不准备跟你走。”

    “那你如果不想知道些关于太乙玄功的事,你就走好了。”

    徐飞龙听了这话又是一惊,心念电转。

    “那姑娘请领路吧!”他微笑着说道。好奇心已然被吊起。

    少女目不转瞬地注视着徐飞龙,眼神明显地涌现惊讶,被他不假思索一口答应的表现弄迷惑了。

    “你打算好了?权衡过利害吗?”少女问。

    “姑娘欲速则不达五个字,已明白地表明我非答应不可了,何必费神去权衡利害?我可以保证所说的话,决不是漫不经心说来敷衍姑娘的。”

    “你这人胆子也不小啊。我随便一说你就敢跟着我走,不怕是陷阱。”少女微笑着说,显然对他颇有好感:“那请随我来。”

    “姑娘请。”

    少女离开了道路,缓步进入左方的树林越野而走,一面说道:“你对我毫无所知,一口答应下来,的确需要超人的胆气和见识,看来你对自己的本事很有信心啊。”

    “好说好说,姑娘夸奖了。哦!姑娘,我如果拒绝接受邀请,前面是否有人要强行留客啊?”

    “反正你要是拒绝的话,前途自然是步步生险,寸寸有不测之祸就是了。”

    “原来如此,幸好我这人比较识时务。请教姑娘尊姓大名?”

    “叫我小英就好了。你尊姓大名呀?”

    “咦!你们不知道我姓甚名谁,怎知我要打听太乙玄功的事?”徐飞龙顿时又是一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嘻嘻!你是不是后悔了?”

    “我如果后悔,当初就不会答应。”

    “哦!你倒是很自信的人呢。”小英扭头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会走掉,或者从背后下手对付我呢!”

    “见你的大头鬼罗!你这么漂亮的一个美人,我从背后暗算,我还没有这份豪气啊,我也不会走掉的。”

    “这是匹夫之勇。”

    “可你也要知道匹夫一怒的道理。”

    “好了,到了,你自己上前回话吧。”少女让在一旁,伸手向前虚引。

    前面的一株大树下,站着一位包着天蓝色头巾,同色面纱掩住了口鼻,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女人,天蓝色绸缎披风拖在地面上,掩住了她的身体,完全看不见身材。

    整个人除了一双晶亮的大眼睛外,一点皮肤都看不到.显得神秘万分。这让徐飞龙也有种弄一套行头去装神秘的打算了。

    从双目的明亮度和色泽来看这蒙面女人的年龄应该并不大。裸露在外的那点肌肤也异常光滑。

    混江湖眼色最重要,必须具有锐利的眼睛和灵敏的记忆力,必须从匆匆一瞥之下,记住对方的特点,记住什么人可以惹什么人不能动,徐飞龙就是具备了这两种能力。所以他才能混到现在这个地步。

    首先,他发现这女人的眼神阴气太重,似乎不断发射出令人心悸的寒芒,初步判断是个不易接近的女人。

    其次,这女人的右眉尾梢,那有一颗小痣,如不够留心,是很难发现的。

    从绸缎披风上来看,这女人很可能佩了兵器,虽然看不见,但外表可看出佩戴兵器所形成的轮廓。

    徐飞龙泰然微笑着行了个抱拳礼,这才问道:“请问姑娘特意找我过来,不知有何见教?”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