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第一次交手招式同时落空,刀光裂空飞旋,剑影漫天彻地,两人各展所学,展开一场凶猛绝伦的快速抢攻。

    战场上人影狂野地进退闪动着,双方都是以快打快,招式都是一发即收,变招之快,犹如电闪雷鸣,至少从目前来看两人是半斤八两棋逢敌手,看样子短期间内很难分出胜负。

    一招接着一招,两人都想抢上首位,战场渐渐向坡下移去。

    夺命飞锤这时向僵尸打了个眼色,突然一声不吭,飞快地冲向看守徐飞龙的人群。

    流星锤先一步破空飞出砰的一声,锤头一下击中两丈外的一名大汉的右腿上。

    “哎呀……”大汉惨叫着侧倒下去,腿骨碎裂声让人心悸。

    僵尸这时也狂风似的卷到,一声狂笑,单刀迅速将一名大汉的剑崩飞,人斜撞人对方怀中,刀光再闪,大汉人头飞起半米高,尸体仰面便倒。

    酆都六鬼尾随跟至,势如狂潮。

    飞龙寨主的手下,大概聪明的人不算少,生死关头,自己的老命比老大的生死重要得多,一看大事不妙,也没有向飞龙寨主请示的打算,四面一散,各奔前程,各找生路,丢下徐飞龙和飞龙寨主,径自逃走了。

    僵尸巩方最先到达徐飞龙身旁,伸手便把徐飞龙抓了起来。

    徐飞龙浑身炙热,脸红似火,目光迟滞,几乎如同死人,似乎已经陷入了昏死的境地。

    “咦!”僵尸火速放手。

    马面跟来,讶然问:“巩兄,他怎么了?”

    “好像病的太重了,他拖不了多久,必须赶快让他退烧才行。”

    “那糟了!我们赶快把他带走。”

    飞龙寨主看到同伴星散,知道大事去矣!

    一刀将姬惠逼退两步,也是飞奔而逃。

    姬惠对飞龙寨主的武功还是有些佩服的,再论格斗的经验,她也比对方差的远,知道拦不住飞龙寨主?她也不敢栏,于是转头向同伴叫道:“快带了人走,离开这边,快走!”

    两鬼抬起了徐飞龙,十个人向西急急走了。

    飞龙寨主跑了没多远找到了两位同伴,人多胆壮,顿时回身循踪急追,他希望能在追的途中能够碰见自己的人,丢了个周永他怎肯甘心?

    刚绕过一座小山,来到山脚,劈面便碰上寇群方和另外的五名同伴。

    “哎哟!寇兄,这是怎么一回事?”飞龙寨主急急问道,不过这多有装的成分在里面。看了寇群方狼狈的模样,他其实并不感到意外。

    寇群方长叹一声,咬牙道:“别提了,你猜我们碰上了谁?”

    “浑天王。”

    “不是!”

    “难道是千幻剑那群人?”

    “是魔剑姬家父子,一场大战下来,手下兄弟也只剩下这几个人了。”寇群方声色全变了:“兄弟做梦也没料到他会有那么高明的武功,那老贼的剑术几乎是神乎其神,兄弟我几乎被他打的还不了手。”

    “冷魅修罗呢?”

    “被夺走了。”

    “看来我们全栽了。”飞龙寨主叹息着说,大有英雄末路不堪回首的感慨。

    “姓周的呢?”寇群方问。

    “也被酆都六鬼和一个小丫头夺走了。”

    “一个小丫头?”

    “别提了,我们快追,沿途还可能碰上其他的人,我们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们。”

    “对,走!”

    一追追出了五六里路,再也找不到留下的踪迹了。

    姬惠领了九名同伴,翻山越岭向西又向西,到了一处河谷。

    就在这时河谷上游迅速奔下五个人来,正是日月双童和两名大汉。那两大汉带着冷魅修罗,四个人走得很快,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

    “等我们一下!”日童老远便高声大叫。

    姬惠应声停了下来,等对方来至切近,讶然道:“日童,你们怎么从北面过来?”

    “我们是绕道走的,在前面迷了路!”

    “迷路?咦!冷魅修罗救出来了?”

    “是的,救出来了。”

    “其他的人呢?”

    “庄主和少庄主击溃了寇群方那一群人,走的时候却碰上了千幻剑一群人,他们人数比咱们多了七八倍,寡不敌众,庄主便命我们带着冷姑娘抄密林先行脱身,以后发生的事,我便不知道了。”

    “那我们必须赶去接应他们。”

    “恐怕已来不及了!”

    “那我爹不是危险了。”

    “小姐,庄主说过,人必须赶快送走,越快越好,庄主绝不会和他们硬拼的,小姐大

    可放心。”

    “这……,我们难道不在这等我爹他们过来会合么?”

    “小姐,逗留无益,万一我们被千幻剑追上,岂不是太危险了。”日童催姬惠动身道。

    姬惠一咬牙,点点头道:“好,我们这就走,可我也不知道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只能按方向摸索前进,我们到前面找个村落问问路好了。快走!”

    正所谓欲速则不达,他们急欲脱身,反而更弄不清方向,仅能凭天色辨别方向往西急赶,而山林中要维持着往一个方向前进并非易事,少不得要绕山越谷,所以经常会走错方向。

    刚越过一条小河,准备沿河边走到西面那座山的山腰的时候,被抬着的冷魅修罗,有气无力的道:“姬姑娘,求求你,解了我被制的穴道好不好?让我自己赶路岂不是更方便一些?”

    走在后面的月童接口道“不要废话了,要能解开你被制的穴道,老庄主早就替你解啦!你以为抬着你走是好玩的?”

    “怎么一回事?冷姑娘,你不是受了伤?”姬惠讶然问道,她还以为冷魅修罗受了伤,因为冷魅修罗气色太差看着像是伤得不轻。

    “伤并不要紧,寇群方的淬毒针伤口很小,而且毒己经解了,算不了什么,只是他制住了我穴道。”冷魅修罗说道。

    “点了穴应该并不难解。”

    月童苦笑着接口道:“小姐,那寇群方点穴的手法十分诡异,庄主连他用的是何种手法也一无所知,用了数种手法试着解穴,几乎都要了冷姑娘的命,却根本无法可施。”

    “哦!既然这样,那冷姑娘你就暂且忍耐吧!”姬惠说道。

    “你爷爷根本不想给我解穴,他漫不经心地拍了拍我几处穴道,嘿嘿冷笑了一下就不管了。”冷魅修罗恨恨地说道。

    “不会吧!你多想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