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各方动向

    姬家的人哪敢沿着道路逃跑,这会已经从村后横渡过河去了,也只有这样才能逃避千幻剑的追踪。

    祠堂前,千幻剑找到尚未完全断气的僵尸巩方,问出徐飞龙遇难的经过,他坚称徐飞龙的确已经被浊世狂客的毒丹毒死了。

    千幻剑一听这个消息,心中沉痛,激怒之下,立马下令放弃追踪姬家的人,率领庄中的子弟,愤怒地追浊世狂客去了。

    九龙云现与司马秋曼一群人,得知徐飞龙已死,一个个黯然神伤,经过商量他们决定踏上归程,返回江西准备在前面截住浊世狂客,要是不成则继续寻找妖道的党羽,誓报九华之仇。

    浊世狂客是从东面撤走的,已经走了许久啦!千幻剑那追的到。

    看着小菊走后,久久不见返回。

    徐飞龙与葛姑娘监视着小道,等候姬家的人经过。

    徐飞龙估计姬家与浊世狂客双方的实力,猜想姬家占不了便宜,但浊世狂客想留下姬家所有人,也不是易事。

    太乙玄功如果练到一定火候,普通的兵器很难造成伤害,浊世狂客的武功固然不凡,但想留下姬家所有人势必不可能。

    姬家的人如果要撤,必定会选择向南去黄州会合浑天王,所有他才决定在这等待。

    可等来等去等得心都焦了,始终不见有人经过,远处的村落已经完全沉寂了,杀声惨叫声也早就停止了。

    徐飞龙等急了,跳起来说道:“恐怕他们不走这条路,我们回去看看。”

    “周公子,他们应该向南走的,我们沿河向南追。应该不会错。”葛姑娘也站起说道。

    他却不愿向南走,笑问:“如果你被人追逐,会怎么办?”

    “当然是找人托庇。”葛姑娘不假思索地说道。

    “那就对了,这是南下唯一的小道,姬家的人既然不走这条路,我猜浑天王不会从南面来,走!我们到村中去看看。”

    “也好,走吧!我留下暗记,以便小菊能寻着记号找来。”葛姑娘欣然同意。

    祠堂前的惨状触目惊心,血腥扑鼻,全村死寂一片,尸体躺在血泊中惨不忍睹,村民门户紧闭,连狗都仿佛被这杀气吓到了,不敢外出。

    徐飞龙在尸堆中巡走察看着,看有些什么认识的人,或者是否有受伤的人。

    不过他也没抱多大希望,看样子受伤的人早就走啦!

    葛姑娘也在尸堆中走动,独自靠近东北角,看到一条小巷口有人蠕动,便悄然地走近察看。

    果然是一个受伤的人,右脚被流星锤的链条勒断了骨头,右背挨了一剑,这会他正一点一点的用手挪动沾满鲜血的身躯,向一家村屋的大门爬去,可能是打算向村民求救。

    她悄然靠近,俯身一把揪住那人的头发向上侧方一拉,看到一张肌肉扭曲变形,青灰色的脸庞,原本英俊的脸蛋已经完全走了样,但仍可以看出本来面目。

    “是你!”葛姑娘说,颇感意外。

    “救……救我……”那人虚脱地喘息着说,缓缓转动失神的眼睛。

    “我为何要救你?”她冷冷地说道。

    “我……”

    “寇群方,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也失手了?”

    寇群方终于看清她了,绝望地叫道:“给……给我个痛快吧……”

    “你倒是看得开。”

    “你……你肯救……救我吗?”

    “当然不行。”

    远处徐飞龙正向这儿眺望,高声叫道:“葛姑娘,有何发现?”

    “没有,我想看看这人的身份。”葛姑娘扭头高声答。

    “认出来没有?”

    “没有。”

    寇群方喃喃地问:“那……那人是谁?是你……你们的……”

    葛姑娘在他的眉心上弹了一指,丢下他扭头叫道:“我认出来了,是寇群方,宁王府的第二高手,刚断气不久。”

    撤走的人是分开走的,两人站在村口,不知该往那里追,小道上也没有足迹,人从四面

    八方逃入山林,作鸟兽散了,怎么找?。

    徐飞龙站在村口,扫视四周,北面是高高的山岭,西面也是群山起伏,前面的小河从东面来折向南方,东面则都是些向南延伸的小山。

    徐飞龙略一察看,便决定向东追。

    葛姑娘留下暗记,随徐飞龙向东急赶。

    而就在他们走后不久,姬少庄主领着大批高手也赶到了小村里,他们并未察看现场的遗迹,径自往徐飞龙所走的方向急赶。

    午后不久,山区中突然大雨倾盆,一直下到夜幕光临才稍稍停歇。然后变成连绵不绝的细雨,大雨冲去了道路上的一切踪迹。

    这玉一下就下了两天,在山区中的人可是吃尽了苦头,所有的踪迹都被雨水所淹没,再在山里乱逛已经没着必要了,所有人都不得不作出山的打算。一直追着浊世狂客的千幻剑也没有办法对抗天意。也只得另做打算。

    雨终于在傍晚时分歇了,第二天一早朝阳升起。

    赶了一上午的路,总算看到一个小村庄,吃饭的时候众人对今后的方向,穷儒与千幻剑有了不同的意见。

    这一桌以千幻剑父子为主,在座的诸人都神情哀默。

    千幻剑眉心紧锁,食不知味,自怨自哎地说道:“真是鬼使神差,那晚要是我们连夜向祠堂袭击,也许周贤侄就不会死了?唉!都怪我。”

    穷儒一口喝掉一大碗米酒,叹口气说道:“这不能怪你,我才应该负责,九龙云现本来是主张连夜动手的,是我阻止了他。那段树枝留字,令我深信周老弟无恙,先入为主未能作最坏的打算,唉!这是确实是我的错。”

    “富兄,眼下的大错已成,怨天恨地无补于事,重要的是找到浊世狂客替周贤侄报仇。那贼子必定是向南昌逃了,他肯定是想逃入宁王府,我准备雇船先赶到九江,也许可以赶在前面等他。”

    “如果他已逃至南昌呢?”

    “那兄弟就化装易容潜伏在南昌,等候机会要他的命,他一日不死,我决不返庄。受

    人之恩不可忘,我这几个子女的命,都是被周贤侄所救,为了替他报仇,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富兄,你江湖经验丰富,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