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劝说

    “你不必急急分辩,事实俱在不容狡辩掩饰。司马姑娘,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人如不自私,大诛地灭。活命阎王并不真是你的朋友,你与九龙云现的交情也只是泛泛之交,你犯不着为他们卖命。眼下的情形,已经不容你有所选择,你已经无路可走了。”

    “你倒是一个说客的材料,失敬失敬。”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说道。

    “老夫确是为你好。”独脚魈似笑非笑盯着她:“你如果肯放弃成见与浑天王合作,岂不皆大欢喜,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好。如不把形势说给你听,你是不会明白利害的。你以为九龙云现还在三圣宫附近吗?”

    “本宫主还不知道他在那里。”

    “他已经成了待决之囚,眼下已经和穷儒成了死牢中的室友。南京双雄两个匹夫,已经被严密监视动弹不得了,他的信息传不出去,只能死守在茅山镇上,眼巴巴等候活命阎王前来会合。千幻剑一群小丑,被毒王的百毒大阵,困在积金峰的死谷里,早晚要暴尸荒野,眼下他们恐怕已经粮尽水绝只能等死了?眼下唯一作绝望挣扎的人,就是姓周的那个活命阎王。如果你肯合作,由你出面招引姓周的前往绝境送死,浑天王答应以重金相酬,助你重建一座富丽堂皇的闻香宫。条件极为优厚,姑娘意下如何?”

    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沉吟不语,似乎陷入沉思中。

    独脚魈以为她意动,催促道:“司马宫主,良机不再,还是速作决定的好。”

    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呼出一口长气,问:“你的话是真是假?”

    “老夫岂是胡说八道的人?”

    “九龙云现被囚的事,有何为证?”

    “他的朋友逃散在各处藏匿,以后你定可碰上一些人,他们定然可以告诉你九龙云现被擒的经过情形。”

    “这么说来,本宫主已经别无选择了?”

    “是的。

    “如果本宫主拒绝合作……”

    “你决难逃过去的。”独脚魈傲然说道。

    “你拦得住本宫主?”

    “八个人中,你不是任何一人的对手,你看到那张远攻的利器了吗?绮萝香派不上用场的。”

    桑世伟扣动弓弦,嗡—声弦鸣,宛若龙吟虎啸。

    桑玉燕长鞭一抖,叭一声清响,数米外的草丛飞腾激射,风雷隐隐。

    刘掌柜一声长笑。右手一挥。十米高空恰好有一只山雀飞过,砰一声响,一颗朱红色的小丸击中了山雀,火光一闪,山雀顿时不见了,羽毛与细碎的血肉纷纷下坠。

    一名彪形大汉一声怪叫,左手向后一拂。身后树林,金芒一闪,一枚大仅寸余的星形镖,将一只正在树枝间跳跃的小松鼠击落。

    彪形大汉迈步走向小松鼠落下处,捡回星形镖昂然返回原地,自信的屹立着,目不旁视。

    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心中暗暗叫苦,感到冷气从脊梁上升,直透天灵盖,情不自禁打冷战。

    那两个侍女更是吃惊,花容变色。

    独脚魈淡淡一笑,泰然说道:“你明白了吧?杀你不过是举手之劳,我们之所以对你如此客气……”

    “是希望本宫主合作,引活命阎王入伏,是不是?”

    “对,对极了。”

    “这……本宫主要与传女商量商量。”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无可奈何的说道。

    “这是合情合理的事,请便。”独脚忽大方的说道:“不过,千万别离开原地,免的生出误会,些小差错后果可是很可怕的。”

    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示意那两个侍女靠近,低声说道:“我已经决定撤到绮萝香阵去,走一步看一步,你两人是否决定随我一同行动?”

    “宫主不必问我们,生死同命,小婢愿随宫主同进退。”小丽机警的低声说,脸上神色丝毫不变。

    “小婢追随宫主多年,不必问小婢的打算。”小莹也镇静地表示了意见。

    “那就好,我一举剑,你们立即回身全力飞纵,落地后立即仆倒,然后逐次折向后撤,我来断后。”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沉静的指示道。

    “不……小婢断后。”小丽语气坚决的说道。

    “不要和我争执。”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沉声说道。

    正在低声商讨,八位高手身后的树林,鬼魅似的钻出一个紫色身影,伏在草中徐徐分草蛇行前进,几乎声音全无。

    八个高手全神贯注留意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婢的举动,随时准备出手袭击,竟然忽略了身后,没听到草梢徐移的极轻微声音,做梦也没料到有人胆敢接近。

    光天化日之下,要想从后面接近八个武功高强的人,真是千难万难,必须花费不少工夫,而且须具有超尘拔俗的身手与无畏的胆气和耐心。

    商量停当,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转向独脚魈说道:“瑞木杨,本宫主已经决定了。”

    独脚魈淡淡一笑问:“决定与我们合作吗?”

    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不慌不忙的说道:“你说过你们八个人中,任何人都比本宫主高明。”

    独脚魈一敦拐杖,沉声问:“你不相信?”

    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微笑点头,从容拂剑说道:“你如果能硬接本宫主三招,本宫主答应与你们合作。当然,本宫主不会用绮萝香取胜,硬碰硬看谁的武功深浅有多少份量,你敢是不敢?”

    独脚魈怒火上冲,真冒火了。

    硬碰硬该是一招换一招,剑比拐短得多,也轻得多,功力相当,用拐接剑招,即使不硬接也可稳占上风。

    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要用剑接他的拐,他当然不惧,还以为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想借个由头下坡,便说道:“有何不可?一言为定,老夫就奉陪三招。”

    声落,蛟头拐杖一点,前移两步。

    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一声娇叱,长剑上升。

    这瞬间,那两个侍女左手一扬,洒出霸道的绮萝香,飞退两支外。

    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接着飞退,快途电光石火。

    一声狂笑,桑世伟的弓猛地一拉,弦上的箭待发。

    同一瞬间,金星破空而飞。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