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我这个人对什么事都不太认真吧!我最受不了那些一板一眼自以为是道德楷模的人了。浪子好啊!”

    “我想你不会拒绝我的帮助了。”

    “你的意思是?”

    “我之前已经问出不少有价值的口供,冷魅修罗与九龙云现,真落在他们手中了,但不在浑天王手中而是……”

    “在清尘老道手里,不错吧?”

    “对,清尘是南京地区,敬天会的总负责人,茅山香堂的大法师。”

    “哦!原来如此。”徐飞龙恍然:“浑天王何时打入敬天会的?”

    “香堂有三位法师,三法师清真就是浑天王造反以前的知交好友。妙笔生花也是浑天王的人。这两个人早在浑天王四川起兵之前,便己打入敬天会了。清尘老道精明的很,他早就知道两人的底细,但并不揭穿,反正互相利用,故意装聋作哑。”

    “他们现在总算合作了。”

    “那是形势所使然。”

    “谁造的形势?”

    “宁王。”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说道:“清尘不是傻瓜,他并不需要浑天王这位天下瞩目朝廷钦犯帮忙。上次浑天王以毕夫子身份途经此地,清尘就不在香堂接见他,只在茅山镇作礼貌性的会晤,委婉地表明态度。时机未至,敬天会志在壮大,无意兴风作浪,浑天王这才不得不转投宁王。上次,你搅散了九华盛会,宁王情急拒绝浑天王入境,却又胁迫九华那些人效忠,这让他控制了江西地界的敬天会香坛,正在积极威胁敬天会归顺。这一来,清尘被迫反抗,他知道宁王不是什么真命天子的材料,如不及早图谋,早晚会引火自焚与宁王同归于尽。这时他接纳浑天王,便是向宁王表示拒绝合作的坚决态度,让宁王知难而退。”

    “这么说来,果然被我料中了。”徐飞龙欣然说道。

    “你料中什么?”

    “我猜测清尘老道与浑天王必定貌离神合,各怀鬼胎。因这种外力强行结合的人,合作不会长久的。他们一有了利害冲突,便会两害相权取其轻,分道扬镳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说不定翻脸成仇,好朋友变成生死对头呢!”

    “对,你的确料中了,清尘被你的大胆行动所惊,知道这件事做错了。因此难免有所怨言。这就是浑天王急于图谋你的原因所在,有意与浊世狂客合作,也是壮大自己声势的一步棋。”

    “浊世狂客死了,他这步棋白费心机。”

    “要紧的是,你必须早些救出冷魅修罗和九龙云现,还有九龙云现的一些朋友,他们都在清尘手中。”

    “我已经下了交换人质的一步棋。”

    “算了吧!”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直摇头:“妙笔生花是浑天王的人,他们的死活与清尘无关,你向谁交换人质?”

    “这倒是。”

    “除非你能扭住清尘老道的重要人物。”

    “好。”徐飞龙整衣而起:“我会让他同意的。”

    “你要到那里去?”

    “到他们的香堂,直捣黄龙。”

    “你知道香堂在那里?”

    “当然是清虚院。”

    “清虚院只是一座三进殿的小道院,你只可找到三二十个香火道人。”

    “难道是三圣宫?”

    “目标明显,树大招风,你以为清尘是一头笨驴?”

    “那到底在那?”

    “我已经问出来了,三大法师是大法师清尘,二法师三圣宫的云栖观主,三法师清真。香堂在大茅峰西南的四平山上。四平山靠着金坛县,周围数十里,山顶其实是空旷的平原,草木葱笼,毫无奇处,他们在平原中间建了一座小村寨,外表毫不引人注意,内部却是他们的香堂秘坛所在地。那些稍有地位的首脑人物,都利用夜间往来,外人根本注意不到,也极少有外人进人该地。毕竟谁没事有那么多的闲工夫去看那一带的荒郊野林?”

    徐飞龙大喜过望,欣然道:“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戒备必定松懈,直人香堂秘坛该无困难。”

    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摇头道:“正相反。清尘仅派了少数高手,留下浑天王在茅山一带与你周旋,吸引你的注意,他自己则将所有的心腹高手,在四平山山顶的莽野荒原中,设下重重埋伏,严防意外。而且他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囚禁冷魅修罗等人为人质,作为谈判的本钱。万一所有应变的计划全部失败,他还可以利用人质与你谈条件,预留退路,这是他比浑天王聪明的地方。”

    徐飞龙低头沉思,久久不作声。

    “你在想什么?”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诧异地问。

    “我已经想通了。”的说道。

    “想通什么?”

    “清尘老道预计我可能栽在茅山,所谓预留退路,恐怕是妙笔生花与浑天王放出的谣言,或者是他们自己的想法与希望。而老道的集中人手严加戒备,必定自以为有阻止我或杀了我的把握,料定我人单势孤,不敢去闯他的龙潭虎穴。”

    “也许你有道理。”

    “所以我要让他们惊喜惊喜,纠正他的错误。”

    “你要干什么?可不要又胡来。”

    “我就去给他看看相,擒贼擒王,不人虎穴焉得虎子?”

    “这……你知道危险性有多大吗?”

    “当然,我会小心的。哦!这件事要请你帮忙。”

    “我其实本来打算与你布下迷香阵,先把浑天王擒住再说。”

    “那是不可能的。这家伙知道没有胜我的把握,如非万不得已,他不会与我面对面解决,他不会上当的。”

    “这……你刚刚说什么要我帮忙。”

    “我想请你送给我一些绮萝香,用来对付那些信徒村夫,这是避免这些迷信的愚夫愚妇打扰阻拦的最好办法。”

    “我还可以奉送几种功效神奇的妙药。”

    “先谢谢你。睡吧!明早我要早点起来。”

    “起来有事?”

    “赶路。”

    “去四平山?”

    “不必急于去四平山,清尘老道是聪明人,他不会在近期间对人质不利的。”

    “那你去干嘛?”

    “先办一些急需解决的事。你知道南京双雄也来了吗?”

    “不知道,那是独脚魈说的,不知是真是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