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的一声闷响,掌背拍中对方的右助。

    没听到叫痛声,冲出的人被拍得左冲丈外,然后砰一声跌翻在地。

    老太婆乘势闪人屋内,贴在壁根下形影俱消。

    门外,有人大声叫道:“尤婆婆,你把鲁老兄的右腹肋骨打断了四根。”

    已经隐起身形的尤婆婆吃了一惊、情急叫道:“老身不是有意的。快冲进来,屋内有强敌入侵。”

    黑暗中,突传出中气充足的语气:“不必了,屋里太黑,冲进来不头破血流才怪。事情已经经发生,急也不急在一时,慢慢走进来好了。”

    尤婆婆心中一凉,沉声道:“你是谁?所为何来?”

    “呵呵!点起灯,你就知道我是什么来路了。尤婆婆,这地方你熟悉,闭着眼睛也该知道灯在那里,是吗?点灯吧,我不会偷袭你,如果要偷袭你,你跟本就进不了门,你练身法还不够快。不过你已经比大多数高手强多了。”

    人影已经堵住了门口,有两个人窜进来了。

    “掌灯!”尤婆婆焦灼的叫道。

    又窜进来两个人,一个大声说道:“属下遵命。是点中间的那灯吗?”

    黑暗中中气十足的声音抢着答道:“中间那灯已经被我毁了,那种大型的灯用在简陋的茅屋内,一看就知道灯里有鬼,你们那一套鬼玩意,对我已经不生效了。哦!好利害!是不是花蕊毒针?老太婆,你的一大把毒针,全钉在桌面上了。”

    原来老太婆听声辨位,用花蕊毒针偷袭,用了一大把毒针,针打在桌面上的声音,像暴雨打残花一般。啪啪啪乱响一片

    很快又涌入了几个人,不大的厅堂快人满为患了,但谁也不敢冒昧动手,里面实在太黑了。

    “老太婆,你倒下了没有?”那个中气充沛的声音又问。

    “砰!砰……”人体倒地声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

    两个人影飞退出门,其中之一正是尤婆婆。

    “哈哈!一共倒下了九个。”中气充沛的声音更响亮了:“老太婆,你很幸运,因为你是躲得最远的一个,呵呵!大概你们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门外火光一闪,有人点亮了一支火把。

    老太婆当门而立。

    是个鹤发鹰目,厉光闪闪的老妇,右手握了一根鸠首杖,鸠首是金色的,鸠嘴比一般的鸠首杖要粗长得多。

    老太婆身后,两女两男把住了门。

    “是你!”尤婆婆惊叫起来。

    八仙桌已经移至厅角,侧搁在两张条凳上,上端,端坐着一个怪老人,老人的包裹就搁在手边。

    “咦!你认识我?”老人笑问。

    “你不是山顶罗村的罗老人吗?天黑前你还在十里外,你……”

    老人腰一伸,伸手从背领中抽出一个些布包信手丢掉。手一摸嘴唇,白胡子也不见了。

    接着他的手在脸上又是一阵搓揉,皱纹也消失了。

    “你……你是谁?”尤婆婆惊问。

    假老人从大包裹中取出连鞘长剑,一面佩上一面盯着老太婆笑道:“我?当然是活命阎王。”

    尤婆婆老脸突然变得苍白,骇然叫道:“你……你不是要在今晚到清虚院救人质吗?”

    徐飞龙哈哈大笑,将包裹丢掉说道:“我不是在这里吗?”

    尤婆婆一咬牙,厉声说道:“你出来,老身要看你到底练了些什么惊世绝学。”

    徐飞龙跳下桌,顺手将桌扶正,摇头道:“抱歉,要动手你就在厅中赐教,我暂时不能离开,免得你派人毁去地洞口。”

    “你……”

    “老太婆,周某可不是其他什么人,多巧妙的机关都见过?”他指指神案下原来放置八仙桌的地面道:“这里就是地**。地道通向山崖,里面建了足以容纳四五十个人住宿的山下秘室。老太婆,你这处花残岭秘密巢穴已经完蛋了,你是毁不了地**的,也放不出里面的人来围攻我了。”

    “谁……谁告诉你这处花残岭秘密巢穴的?”

    “你去猜好了。”徐飞龙说道:“我又不傻,为何要告诉你?”

    “老身在外面等你,不久老身的人便可赶到了,届时你能不出来吗?”

    “要等山上香堂秘坛的人赶到,你恐怕已经上路了。我是有备而来,当然有收拾你们这三五十个人的能耐,你信不信?”

    “老身这一关你就过不了。”

    “真的?”

    “你冲出来试试?”

    “我还不打算与你交手。这样吧,你告诉我如何打开**口的方法,我放你一马。”

    “你休想。”

    “我知道你不会答应,告诉你一件有兴趣的事。”

    “什么事?”

    “我对制造小巧的玩意颇有兴趣。不久前我曾经看到有人用过这样一招,用一根牛筋索浸在水中,浸的松涨,然后用力拉紧捆住一件物体。牛筋索就会逐渐干燥,干燥便慢慢的收缩。使用时,索端用一根拉力恰到好处的线绑住。你猜猜看,牛筋索需要多少时间,才能绷断那根线?”

    “废话连篇!”尤婆婆不屑的说道:“此时此地,你还有心情说这些无关的事?”

    “正相反,这件事于你来说,极端重要。”

    “你是什么意思?”

    “拿东西,不用时用布缠着,牛筋索无法收缩。使用时,解开束缚,只需用指甲捏断几根线,就可以控制捏断的时间了。我已经经算计过了,每跟线的受力时间大概是一百秒。如果要线在两百秒左右时断开,只要扭断两根线留两跟就够了,时间相差不会多于十秒,可以说是相当准确的定时装置了。”

    “你这是疯了吗,说这些废话。”尤婆婆说道:“你是最近江湖上声誉雀起的高手?你说这话鬼才相信。”

    “信不信由你。”徐飞龙微笑:“我知道你们的人不会全部进屋来,必定有不少人留在外

    面戒备,因此在外面留了三具小玩意。”

    “什么小玩意!”

    “就是我刚才说的小玩意。”徐飞龙笑得更和蔼了,继续开心的说道:“线一断,牛筋索便会迅速地松开,里面缠住的小玩意便会露出几个小孔来,这些小孔里会泄出一种令人销魂荡魄的淡淡幽香。不论男女,嗅到之后便会迅速入梦销魂,没有一天是不可能醒过来的。”

    尤婆婆一惊,转首回顾。

    “我估计你们的人不会敢玉冒死冲进来,所以四跟线都未捏断。呵呵!我心中已经暗中数过了,已经数了四百四十多啦!你们的人,就要和屋中这些人一般,倒下来梦入巫山了。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的独门迷香确实是个好东西!一个……”

    尤婆婆猛的感觉身体不对,急忙飞退两丈,可那还来得及,瞬间重重的摔倒在地,而她身后在两侧戒备的人,已经先她一步一个个丢掉兵器往地上躺去。

    徐飞龙向外纵出,拾起尚未熄灭的火把,在附近巡了一圈,确认附近的确没有清醒的人了,方才回到原处。

    门外连后门全算上,倒下了十五个人,加起来共是二十四名男女。

    他回到厅中,点燃插在壁上的松明。

    拖过一名中年妇女,灌下一些药敌人鼻腔,点了中年女人的环跳穴,坐在长凳上静候她醒转。

    片刻,中年女人悠然苏醒,惊愕地挺身坐起,却无法一下子就坐起来,惶然惊叫道:“咦!我……我……”

    “你的环跳穴已经被我制住了,只能坐着回答我的话。站不起来的。”徐飞龙冷冷的说道。

    看清了徐飞龙,中年女人突然粉面发赤,羞急地低下了头不敢仰视,悚然问:“你……你是闻香宫宫主司马秋曼的什么人?为何会有她的独门迷香。”

    “当然是朋友。”他接口:“你知道地穴入口的开启办法吗?”

    “这个……”

    “地穴开启之后,我解了你的穴道,你就可以走了。”

    “你得问尤婆婆,她的鸠首杖……”

    “不用说了,她的杖里藏有毒药和毒针,对不对?”

    “是的!但也藏了钥匙,就藏在杖尾内。”

    “好,谢谢你。岩洞之内,是否囚禁了人质?”

    “共有十八名人质,交由二十名仙童二十名仙女看着。”

    “哦!里面有你们四十名男女了。”

    “是的,他们都听命于尤婆婆;以前则由灵狐舒姑娘负责。”

    “灵狐呢!”

    “我不知道。”

    “会不会在月落谷?”

    “我真的不知道。”

    “你是什么时候加入的?”

    中年女人凄然的说道:“二十年,好漫长的二十年,唉!当年我也是被他们抓住被逼无奈才从了他们。”

    “那你现在自由了。”

    “谁还能重过外界的生活?”

    “只要想自然能的。忘了你在这的二十年吧,就当是一场恶梦,现在你梦醒了。你能帮助我说服那四十名仙童仙女吗?他们恐怕年纪也不小了吧!”

    “是的。他们是跟我一起被抓的。这二十年来,我们除了练武功之外,便是练道术,说是将来要做什么神仙,要派到天下各地去建坛设教。你看,我的脸没有一点血色,这都是二十年不见天日的结果,据说这样才能够显得神密。”

    徐飞龙摇头叹息,出门拾回鸠首杖,取出杖尾内暗藏的钥匙,拍开中年女人的穴道说道:“告诉我该如何开启地**。”

    本来徐飞龙还以为会出现什么意外,但最终一切都很顺利。也许就像哲学家说的那样,凡人是不可能成神的,硬要其成神,只会让他更像人。那些已经三四十岁的速拍网仙童仙女在看到地穴被打开只后,听了那个中年女人的话之后,一个个的都争先恐后的冲出地穴去了,根本没人想要阻难他。

    神想要靠神秘来得到人的敬畏,却不知神秘也让人容易遗忘它。

    天亮了,山顶近东面的一座树林内,徐飞龙正倚树而睡,冷魅修罗则斜躺在他身侧,娇躯倚在他怀中。

    两人睡得正香甜,满林鸟语也惊不醒这一对忙了一夜的爱侣。两人确实忙了近一夜,救人虽说意外的轻松,但夜间送这么多人到安全的地方却是花了不少的时间。

    穿着青袍的人影出现在林西,急步而至,接近至三十米内,附近的鸟鸣声调瞬间一变。

    徐飞龙突然醒来,警觉的挺身坐起。

    冷魅修罗的身躯,被他坐正时的举动所带动,几乎滚落下去,骤然警觉的急坐起问:“怎么……怎么了?”

    “有人接近。”徐飞龙说,挺身站起举目四顾。

    “有人?在哪?”冷魅修罗问,开始环顾四周。

    “不知道,反正就在附近。”

    “不会吧?”

    “飞鸟惊鸣,你看,一些小鸟向东惊飞,人是从面面接近的。”徐飞龙大声说道。

    冷魅修罗仍是不信,笑道:“很可能是我们把小鸟惊走的,你这是太担心了。”

    “要不要和我打个赌?”徐飞龙笑问道,目光尖锐的搜视西面。

    “赌什么?赌注又是什么?”

    “赌这附近必定有其他的人藏匿,林子里虽然可以藏身,但我一定可以把人搜出来。赌注是……”

    “是什么?”

    “让我想想看……”徐飞龙一面说,一面打手势。

    冷魅修罗向上一纵,轻灵的跃登大树上的横枝,紧贴着树干隐起身形。她对徐飞龙的手式几乎是心意相通,一看便会意他的意思。

    徐飞龙向侧窜走,一闪不见。

    林中杂草丛生,草高及腰,人只要向下一伏,便可隐起身形,但走动的人,却无法逃过监视者的眼睛。

    已经隐起身形的青袍人,掩藏在一株大树下的草丛中,突然听不到下文了,就知道有点不妙。

    但由于藏身处相当隐蔽,不相信徐飞龙能找得到。因此依旧潜伏不动,运耳力侦察动静。

    久久,听不到任何声音。

    青色袍人忍不住了,缓缓挺身而起,头部慢慢升及草梢,半挫身躯徐徐转动头部察看四周。

    树上的冷魅修罗从枝叶的空隙向下望,突然高叫道:“东北,距离四十米。”

    青色袍人吃了一惊,本能地重新伏下。

    草响声传到,接着人影从西南飞跃而来。

    青色袍人知道藏不住了,向西北角飞纵而起,远出十数米,刚向下落去。

    这时徐飞龙已经从斜刺里掠至,大笑道:“哈哈!你来得早啊。”

    青色袍人知道跑不了,一声剑鸣,长剑瞬间出鞘,开始准备迎敌。

    徐飞龙并不急于出手,在两丈外停了下来,笑道:“香堂秘坛昨晚溜走了两三条漏网之鱼,我猜想他们必定不敢冒险现身逃离,所以我远离了香堂,在此等候你的大驾。很抱歉,你不能往东走了,不久之后,在清虚院布陷阱的人,必定赶来应变。如果让你平安突破封锁线,半途碰上三位法王通风报信,我岂不是白费心机?你尊姓大名,可否告诉我?”

    青色袍人转首回顾,看到轻盈的拨草而来的冷魅修罗。

    冷魅修罗没有兵器,一面接近一面说道:“这位仁兄我认识,他就是负责接管人质的人。花残岭秘密巢穴主持人尤婆婆称他为内坛使者孙使者。他的真名就不知道叫什么了。穷儒富前辈被浑天王擒住,就是被这位孙使者秘密接走送至秘密巢穴囚禁的。”

    “就算你是孙使者好了。”徐飞龙说道:“你不必枉费心机逃出去通风报信了。还是留下吧!有我在你走不了的。”

    “你不见得能留得住本使者。”孙使者咬牙说道:“昨晚连九龙云现也未能拦住我,你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子,敢口出狂言说要留下我?”

    “九龙云现拦不住你,你的武功必定十分高明,而且自负咯。但我活命阎王却不信邪,总不能这样就让你走……”

    孙使者顿时大惊,不等徐飞龙说完,猛地回头后冲,挺剑猛扑赤手空拳的冷魅修罗。

    冷魅修罗不闪不避,一指点出叫道:“你站住!不许过来……”

    孙使者的剑已经快速的点到,瞬间来道身旁,剑出如灵蛇吐信,宛若电光一闪。

    冷魅修罗侧跨两步,摇了摇头娇笑道:“剑上已经有剑光闪出,武功果然不差。”

    孙使者直冲出丈外,却是砰然倒地。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被击中的。

    徐飞龙举步跟到,点头道:“霜梅,你最近武功的进境相当神速啊,玄阴指已经可丈外打人了,比在九华时可厉害多了。”

    “真的?”冷魅修罗欣然说道:“也许是最近连番大战,我吃了不少的苦头,学到了不少的经验,又不由自主的痛下决心苦练了一番的结果吧!”

    “你出指确实极为迅速,这位孙使者也是大意的很,不过以后不要这样冒险了。会吃亏的。要是他功力再深厚一分两分,或者练了什么特殊的护体功法。他很有可能会在中指后变招,到时候你可就要吃亏了。下次不要如此冲动了,免得让我担心。”徐飞龙拍拍她的肩膀关切的说道。

    “我……我听你的话。”冷魅修罗害羞的低下头,无限深情的偎入徐飞龙怀中。眼下的情况别说徐飞龙说的有道理了,就算没有道理,她也不会有丝毫抵触。

    “这我就放心了。”徐飞龙轻抚她的秀发:“有些其貌不扬的人,表面看不出任何异装,但却是身怀绝技的高手,所以跟人动手千万不要太过自信……”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