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我在帮你耶

    武林两个字的意义非常广泛,一般的表面意义,是指练了武功的人,范围极为广泛。

    城镇乡村的民丁壮勇,也可以称为武林人士,因为他们需不时操练武技,刀枪拳棒与骑射都得练。

    但一般说来,通常指靠刀剑武功混饭吃的人为武林中人。

    土匪强盗,同样是武林中人。

    招摇撞骗的混混,有时也使用拳脚行凶,甚至会用小刀子捅人,把他们看成武林中人也未尝不可。

    许大爷当然不是招摇撞骗的混混,他曾经是真定府府兵教头,十八般武艺样样皆精,内功拳脚造诣非凡。

    许大爷许庆绰号叫飞虹剑客,年方半百正值壮年,但他这人知道江湖上没有长青树,于是早早的便急流勇退做一个安份的地方豪绅,不再在江湖抛头露面,但与各方人士皆有交情。

    其实,他急流勇退的主要原因,是右腹断了三条肋骨,虽然治愈了,但没有完全复元,留下了病根,再也无法灵活的挥舞他的飞虹剑了。

    他有个小女儿叫许菌英,更是本城一枝花,打起人来掌挥脚飞有如母老虎,附近的混混见了她就躲得远远地,对她的一双手又爱又怕,白白嫩嫩春笋似的小手看着确实可爱极了,可是挨上两下那就灾情惨重咯。

    她这次也来了,带了两位侍女,穿了骑装,腰间有剑,手中有马鞭,美丽大方流露出丝丝英气,的确有女英雄的气势。

    店伙计早就知道他们是来寻仇的,一个个躲得远远地,而且事先叮咛店中的旅客,关上房门不要外出自找麻烦。

    二十名男女,把这客房的走道占满了,人多胆壮,一个活命阎王算得了什么?

    只是还不等他们打门叫阵,房门倏然而开。

    堵在房门外的好几个人,不由自主地惊然后退。

    九州牛郎像是个守门的门神,高大雄伟英气勃勃,左腹子午钺挂着,腰上斜插着佩剑,一身骑装,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

    “哼!他娘的真壮观。”九州牛郎虎目中神光炯炯,扫了众人一眼,说的话讽刺味十足:“没想到这座城充满这许多暴民,难怪昼夜都有无法无天的人骚扰。好,我最喜欢,以暴制暴了。我是杀暴民的专家,一剑一个,来一个杀一个。他姐的!杀一千个你们不怕,那就杀一万个,我不信每一个暴民都不怕死。他娘的!杀不光你们,算我栽了,你们上吧!”

    这些倚仗人多势众的好汉们,碰上一个以杀止杀,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气势迅速沉落。

    世间真正不怕死不怕杀的人毕竟不多,连凶名昭彰的天煞孤星,也感到对方的杀气慑人心魄,感到手心沁汗,心中生寒。

    在所有的人中,天煞孤星算是声威名头最高的,虽然武功并非最高,事实上九天织女的武功就比他高明;至少,昨晚九天织女就曾经替他解围。

    “小子,你的绰号叫九州牛郎。”天煞孤星打了个手式要众人后退,鼓起勇气上前道。

    “如假包换,大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九州牛郎傲然拍拍胸膛:“大爷九州牛郎凌飞云,记住了没有?”

    “你……”

    “天煞孤星姓孟的,你已经在江湖行走了几十年了,也已经获得你应享的权势和人望了,早就应该在家享福等着老死了,没想到你还敢出来现世,难道以为抬出你那破招牌,就能吓唬到我。”

    “好狂妄的小子”天煞孤星居然不曾暴跳如雷:“你昨晚夜间是不是用绰号活命阎王到齐家活动?”

    “去你的!怎么硬把大爷当作活命阎王?那混蛋那点比的上我九州牛郎名动天下,那混蛋还不配替大爷提鞋呢。”

    一声怒吼,九州牛郎勃然大怒一掌拍出。

    这一掌当然用上了内劲,掌出立即劲道破空狂涌。

    其实,天煞孤星早就在作拼搏的准备了,只是运气行功不着痕迹而且,内劲早已随时可摔然发出。看到九州牛郎一掌打来,天煞孤星当即也是一掌迎上。

    一声蓬然闷响,罡气爆开,两人的外发劲道,在相距近米的中间接触了。

    天煞孤星急退两步,看样子他的内劲差了一段距离啊。

    “你是什么东西?哼!”九州牛郎踏出一步沉声道:“大爷要拆散你一身老骨头!”

    一阵鼓掌声,从人群后传出,吸引了在场好汉们的注意,所有的目光皆向鼓掌的徐飞龙集中。

    徐飞龙穿了青色骑装,雄壮魁梧不下于九州牛郎。

    他脸上绽发怪怪的笑容,没流露摄人的气势,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小有身分平平凡凡的人。

    “对,拆了他的骨头!徐飞龙停止鼓掌,他的嗓门也是大得很:“这家伙绰号称天煞孤星,名震天下的人物,眼下凶名仍保持巅峰状态而不坠,仍然是威震天下的高手。你老兄如果能打倒他,就可以挤身天下成名高手之林了。要打倒他就得趁早,可别等到他老掉牙两眼茫茫白发苍苍再打,那就来不及了。打倒一个老头,决不可能让天下人认同的。”

    “混蛋!你多什么嘴?”九州牛郎想叫,昨晚的一肚子不爽,又加了几分不爽。

    九天织女哼了一声,狠狠地瞪了徐飞龙一眼认为他多事。

    天煞孤星主仆三人更为不悦,也感到迷惑,他们已经认出他是昨晚搜房时,躲在一旁打哆咦惊惶恐惧的旅客,今天怎么胆气出奇的壮?变化未免也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哼!我在帮你,你怎么反而把气出在我头上?”徐飞龙聪明的避免接近,站在人群外大呼小叫:“真是狗咬吴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就算千错万错,这么无条件的帮你肯定不是错,对不对?看你如何打发这一群暴民,要帮忙不妨招呼一声,多一双拳头就多一份声势,总没错把?”

    人人都有刀有剑,他一双拳头哪派得上用场?而且又不接近,站在人群外说风凉话,极易引起各方的反感,需要帮助的人,也不会领他这份情。

    “你给我滚到一边凉快去!”齐家的护院头头怒叱,冲上就是一耳光。

    徐飞龙哈哈一笑,疾退丈外,摆了摆手表示无意动手。

    九天织女又对他哼了一声,转向九州牛郎接近。

    “你不会说不认识我吧?你的口音虽然变了,但并不高明,我还是听的出来的。”

    九天织女有意挡在天煞孤星的进路,不希望天煞孤星冒火出手攻击,脸上绽起慧黠的笑容,相当动人:“这就是你的真面目?”

    “哦!好美的小姑娘。”九州牛郎爽朗的颔首赞美道:“你的话悦耳极了。可是,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我该认识你吗?请恕我唐突,请问芳名啊?”

    九天织女已然认定九州牛郎就是活命阎王,对九州牛郎这种否定的态度不以为许,活命阎王本来就是保持神秘的人,即使她已经有百分之百的确证,活命阎王也不会承认的。这一点她早有准备。

    “不要再故作神秘了。以另一面目为非作歹的人不止你一个,齐大爷就是其中之一,我就知道他的真面目。你活命阎王被我揭开了真面目,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九天织女说的话肯定坚决,信心十足。

    “呵呵!你这美丽大姑娘真会说话。我想,你就是昨晚前来查房的夜行人了。你果然不死心又来找我,硬指我是活命阎王。昨晚我还以为你是女妖怪呢,出手重了些。今天看到你漂亮的本来面目,还真不好意思对你失礼。现在,我郑重告诉你,我不是活命阎王,叫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滚。尤其是那个什么天煞孤星,叫他滚远些,永远不要再让我看到他。不过我倒是渴望交你这位美丽的朋友,请到房里喝壶茶,咱们好好聊聊,我对活命阎王也有一分好奇,你会告诉我有关那家伙的事吧?”

    九州牛郎的话,直截了当表明不是活命阎王。

    双方各说各话,无法沟通。

    “你否认你是活命阎王?”九天织女仍不死心。

    “在下坚决否认。”这次,九州牛郎不再自称大爷。

    “我不信。”

    “这就难了,你我都坚持己见……”

    “我要搜。”九天织女截断地的话。

    “搜?”九州牛郎一怔。

    “对,搜,搜你的客房。”

    “搜我的客房?搜什么?”

    “当然是搜你昨晚从齐家取走的珍宝箱和黄金,以及面具和怪衣裤。”九天织女振振有词道。

    “要搜房么?这对我这个有声望的人,可是件极其有损声誉的严重侮辱啊,这种事连普通的平民百姓,也咽不下这口气。如果不是我对你还有点好感的话,我会一脚把你踢飞咯。”九州牛郎生气了,脸色一沉:“趁我还没发火之前,赶快收起你这荒谬的念头,你还来得及改正你的错误。”

    “除非你让我搜,或者你承认是活命阎王。”九天织女倚仗人多自然不怕:“把珍宝和黄金交还,不伤和气,不然……”

    “不然怎么?不然你要撒野还是要嫁给我?”九州牛郎怪笑道:“撒野的女人一定很够味,我喜欢。呵呵!我让你先撒野,再好好疼借你……”

    “你可恶!”九天织女左手一拂,食中两指发出劲流,指劲破空,气流激荡。

    相距不足一丈,指一拂便拉近了半米,指动形成的无形气柱丝丝锐啸刺耳传来。

    九州牛郎可不认为对方这是唬人的虚招,昨晚他便已经领教过九天织女的招数了,怎敢大意,扭身闪避同时切人伸手,手瞬间光临九天织女的高耸的酥胸。

    与女人交手,正面攻击胸部是大忌。

    九州牛郎却毫无顾忌的正面探入,可知必定是百无禁忌的人。

    手掌切入的同一瞬间,九州牛郎的右手已经拔剑出鞘。

    手掌深入攻出,剑出鞘蓄劲待发。

    另外三方高手几乎同时发动,倚多欺少,刀剑汇聚。

    接触太快,变化也快的令人目眩。

    九天织女以为指功忽然攻击,本以为必可得手,哪知道对手不按常理,失惊之下,急退中本能的一剑急封。

    九州牛郎的武功与经验,比她高出多多,剑一拂,剑背击中她的剑身,剑向外震弹,掌同时疾挥而入,如影附形贴上她的胸口上,信手一按,劲道恰到好处,即不至于直透内腑。却也有些力道。

    九州牛郎一触即走,乘着反弹的劲道、倒退、旋身、剑出。

    而在同时他的左手,已套上子午钺向外挥去。

    从侧面冲上的有四个人,包括天煞孤星主仆三个,另一个是齐家的护院,武功也算可圈可点。

    没听到兵刃接触声,九州牛郎的身影,透围而出剑光闪烁,到了侧方两丈外,不等身体稳住,紧接一声狂笑,扑向另二侧的人群。

    天煞孤星三人发出一串惨叫,一下冲出两丈外。一个仆人,惨叫一声摔倒在地挣扎着。

    三个人的右外侧近腹处,各裂了一条长长的伤口,鲜血如同泉涌。摔倒的仆人,右小腿还多开了一条血缝,因此才支撑不住。

    那位齐家护院,则被子午钺挑飞摔出丈外。

    “杀!”九州牛郎的可怕叫声震耳欲聋。

    众人心胆俱寒,一哄而散。

    “小美人,你走不了。”九州牛郎懒得追逐其他的人,怪叫着转身扑向九天织女。

    “挣挣”两声暴响,抢救九天织女的是两和侍女,可却连人带剑被震的倒摔而出。

    “打!”九天织女的无影神针及时破空而来。”

    “早知道你要用这招!”九州牛郎稳下马步,子午钺一挑,将无影神针挑起:“你最好是回家绣花!”

    想起昨晚的情形,九天织女心中一虚,扭头飞奔。

    她真惊出一身冷汗,再不走她觉得自己肯定就得任人宰割了。

    她快,九州牛郎更快,剑已接踵而至,拍向她的腿侧,剑气压体,被拍中很可能被拍出丈外,甚至可能伤及腿骨,也许还会折断。

    “小心马鞭!”叱喝声震耳,来自身侧。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急速的劲风。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