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要被包养

    徐飞龙并不急于脱身,徐飞龙得让小虎有逃走的机会,走了几百米,劈面碰上三名高大的黑影。

    三黑影并肩而至,脚下草与腰齐,周边散布着一些小树,碎砖怪石零落,是一处快被夷平了的废墟。

    黑影不知来人是敌是友,看到人影立即止步,左右一分拦住去路。

    后面百十余米外的草木中,追来的人像潮水一般涌来,越来越多,但相距过远,只听到奔跑声,不见人影,呐喊声倒是震耳欲聋:“捉住那家伙,他背上有人。追!西北方向。”

    中间那高大的黑影只看到人影急奔而至,没看到背上有人?大喝道:“站住!双!”

    双字应该是暗号切口,徐飞龙不假思索叫道:“快向前追!单。”

    今晚回答的切口根本不是单,黑影一声狂笑。挥剑而上,大吼道:“好啊!撞到我们手里来了,赶快束手就擒,我们江准三鬼手下还没碰上过能抵挡三招的对手。”

    徐飞龙心中一震,折向往西逃。

    最左翼的一鬼一声狂笑,飞扑而至,奇快绝伦,闪电似的截住去路,剑出如狂风暴雨,顿时风雷骤发,数道剑虹攻向徐飞龙胸腹要害。

    徐飞龙不敢接战,出招准备夺路,一声长啸,剑出如乱洒星罗一般扫出,“铮铮”两声崩开两剑,可第三道剑虹已经从一侧攻入,猛地剑花涌现。

    徐飞龙感到右腿外侧一凉,对方的剑起贴腿外侧刺而过,好险,似乎并未受伤。

    徐飞龙的剑,却刺入对方的右胁外侧,倒是赚到了。

    “哎!”黑影大叫一声,向左扑到,间不容发地避过徐飞龙的凶狠急袭。

    一剑无功,徐飞龙一惊而过,向西飞逃,将另两鬼扔在身后近二十米,追他不上了。

    呐喊声大作,追的人越来越多。

    徐飞龙心中大急,忖道:“小虎他们应该已经跑出几里外了,我也该考虑自己脱身的事了!如果再碰上与江准三鬼一样厉害的人,便走不掉了。

    徐飞龙猛吸口气,心神一敛,展开了轻功全力逃走。

    左后方有异响,破草奔掠声如同寒风一般呼啸,有可怕的高手逼近了。

    徐飞龙方向一变略向北偏,进入一座黑黝黝的树林,脚下一缓,尽量放轻。

    后面不再有呐喊声,显然主事的人已经赶到,禁止那些乌合之众乱叫,这一来,徐飞龙反而心中一紧。

    斗转星移,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天亮。如果在天明前仍未能脱离此地。那一切都完了。

    走一步算一步,能走就走,不能慢下来,尽快远离这险境,才是唯一的途径。徐飞龙向西北方向急奔,再次展开轻功全速远走高飞。

    总算不错,后面似乎没发现有人追来。

    到了一座小山前,看到这小山上全是嶙峋怪石。

    徐飞龙暗自慢了下来,按行程,即使将曲折盘绕的路程除外,他也跑出六七里了,料想贼人不至于追来,徐飞龙也感到倦了。

    背的绮玉一直不曾出声,沉默的令徐飞龙感到有些担心。

    正走间,前面火光一闪。

    “找地方歇歇再说。”徐飞龙想。

    人地生疏,地势不熟,有灯火的地方也可能有危险,徐飞龙便向西一折,奔向小山的西南角。

    树林已尽.眼前山崖壁立,怪石峥嵘,隐约可看到一座巨石旁,搭了一座茅棚。

    徐飞龙先向下一蹲,察看四周良久,除了虫鸣,没听到其他动静,更不见人迹。

    “唐姑娘,你怎么了?”徐飞龙扭过头轻声问。人并未吓昏,说道:“我……我很……很好。”

    绮玉的双手移动了,还好。

    “已经脱险了,不要怕。”徐飞龙安慰的说。

    “有你在,我……我不怕。”她声音仍在发抖,却说不怕。

    “不管怎样,我会尽力让你平安回家。”

    “我……我对你有信心。”

    “谢谢你的信任。我们得歇歇,等我恢复下,分辨地势方向,再带你走。”

    “徐大哥,我哥哥呢?”

    “不知道,我将人引向西北这边。要他往东南脱身,按理他可以脱险了,东南一路的警哨,已经被我全部肃清,不会有人阻挡的,我只担心那些被抓的女子,被吓得腿软走不动,那就麻烦了。”

    “是小芳妹妹她们么!她也……”

    “她与另外两名姑娘先你们被掳来,前面有座茅棚,到里面歇歇。”

    刚站起,“唰”的一声响,在侧草丛中窜出一头野羊,黑影急射而至。

    徐飞龙闪身就是一剑疾挥,羊头落地,徐飞龙这才发现是一头野兽而不是人,吓了一跳。

    有野兽出没,徐飞龙放了心,附近可能没有人。到了茅棚,看出是看守山林人员的休息处。

    徐飞龙将姑娘放下,略一活动手脚,说道:“我四处走走,看看地型,你可以躺下来休息。”

    “大哥,你不休息。”

    “我走动也可休息,不必坐下来。”

    “徐大哥,我……我一个人害……害怕。”

    徐飞龙笑了,说道:“你不是唐家的女英雄么?振作些,把你们松林打擂的胆气拿出来。我就在附近,剑你拿着。”

    徐飞龙从东绕到南,再折向西南,自语道:“不如往北走,将人送回潇湘镇唐家,岂不省事?此地距潇湘镇应该不出五里。”

    有所决定,徐飞龙心中略宽,回到茅棚向绮玉说道:“此地距潇湘镇很近,我裹好伤,就先送你回家。”

    “徐大哥,你……你受了伤?”绮玉姑娘惊问。

    “不要紧,挨了一剑。”徐飞龙镇定的回答道,说着脱下上衣,从百宝囊中取了金疮药敷上。

    蓦的,徐飞龙嗅到一种令徐飞龙心动的幽香,这幽香与绮玉身上的香味不同,极为清雅,以兰非兰。徐飞龙一惊,举目四顾,侧耳倾听,却无动静,再嗅,异香消失了。

    “怪!这附近有兰花不成?”徐飞龙想。

    刚将伤处缠了三圈,蓦的“蓬”的一声大震,火光一闪,茅棚前方火光熊熊,有东西在爆炸燃烧,光度很是明亮,像是一只火把,烟硝刺鼻。

    火光下,人影乍现,左、右、前三方、两名穿薄袍的老人,一名中年道姑,将茅棚围住了,后面是岩石,没有退路了。

    徐飞龙扭身扑向插在棚中的长剑,必须先获得兵器。

    道姑一闪即至,速度可谓是骇人听闻,手中金光闪闪的金笛一挥,顿时八音齐鸣。

    徐飞龙只感到脑门一紧,似乎被金笛啸风所发的笛音所震,无端感到一阵昏眩,头重脚轻,猛地脚下一软,身躯一震,屈膝脆地,向前一栽。

    但徐飞龙灵智还算清明,猛的伸手向前爬。

    “铮”的一声脆响,道姑到了,笛将剑击飞,挡在前面喊道道:“站起来,如想反抗,有死无生。”

    徐飞龙灵智一清,笛声消逝,徐飞龙也恢复正常,缓缓爬起悚然大叫道:“魔笛飞仙!名不虚传。”自从听了八魔的事情徐飞龙特意打听了一下这些人的身份本事。所以这会倒是不至于认错人。

    徐飞龙藉火焰渐弱的火光,定神打量这乾坤八魔之一的魔笛飞仙。看年纪,肌肤晶莹,白里透红,应该不会超过三十岁,穿的是玉色道袍,衣领上插了一柄佛尘。手中的金色笛子幻化着奇异的金芒,映着火光极为刺目。

    道姑淡淡一笑,笑意很动人,狠狠的打量着徐飞龙。金笛隐在肘后,用威严的口吻道:“退出去,听吩咐行事,如敢故意违背,休怪贫道出手太重。魔笛飞仙含笑杀人,心狠手辣,你大概会有所耳闻,因此不要妄动什么逃走的念头,你是逃不掉的。”

    徐飞龙不敢不遵,徐徐向外退,扭头打量那两位老人,心中暗凛。

    两人穿的是宽大的灰布袍,一般高矮,一样的穿着打扮,斑白的头发挽一个道土髻佩了剑,身材高瘦,灰发垂胸,背手而立飘飘如仙。

    两人穿着打扮与身材全同,唯一可分辨的是脸型,苍老的脸容留下了太多的岁月刻痕,只有一双老眼依然明亮,焕发阴森森令人不安的利光。左面那人是长脸,右面那个是三角脸,有一只难看的鹰钩鼻。

    到了棚外,三角脸老人阴明一笑道:“这小辈真没有出息,掳来一个大闺女,竟将这处荒山野岭作为阳台,大概是被欲火逼急了。”

    徐飞龙哼了一声,大声说道:“老伯,你可不要血口喷人?你活了偌大年纪,怎么说话如此难听?岂有此理!”

    “咦!你还敢顶嘴?”魔笛飞仙错愕地,颇感意外的问。

    “我为何不敢?”徐飞龙强硬的反问道。

    “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

    “我不管是谁,这是非与否,可必须分明。”

    鹰笛飞仙噗嗤一笑,向西老说道:“长江后浪催前浪,世上旧人换新人,眼下江湖上是青年人的天下,老一辈的人都过时啦!宇内三剑眼下已经不受世人重视,你们两位氤氲二老,连一个小辈娃娃,也没将你两老放在眼睛啦!”

    氤氲二老,老大姓包名元亨,老二姓曹,名云深,是与宇内三剑同时其的人物,也是魔的顶尖儿的高手。这两老的辈份,比乾坤八魔还高一辈,但年岁却并不比八魔大多少。

    这两个老魔的武功比起小一辈的八魔也不见得厉害,但他们的氤氲毒烟无色无味,随身施放委实可怕,数十米之内无人敢近,嗅入一丝便头晕目眩,恶心反胃,手脚发麻失去活动能力,如同中暑。因此,死在氤氲毒烟下的枉死鬼甚多,有些功力超过他们几倍的人,也束手被杀,毫无机会,在江湖上可说是神憎鬼厌,被人恨之刺骨,却又无可奈何。江湖上一有人提起氤氲二老,莫不闻名色变,望风远避。

    至于这位魔笛飞仙,则是八魔之一,平时喜穿五色道装,其实她并不是女道姑。

    乾坤八魔都不是什么好人,毕竟好人的不会称魔。这女人爱好金珠宝玩,但最感兴趣的却是英俊雄壮的青年人,手下网罗了不少年青貌美的女弟子,游戏风尘不在乎世人眼光,我行我素,自得其乐。

    传说她的轻功超尘拔俗,号称天下第一。她手中的金笛是令人费解的神物,以内力御使时,所发的神奇魔音,可今对方麻痹,威力可覆盖数十米左右,远了便伤不了人。即使不发魔音,与对方交手时,可利用阳光的折射,令对方的双目暂时失明,十分霸道。因此,获得了魔笛飞仙的绰号。

    她酷爱英伟的男人,但从没有一个所谓的“面首”能活着离开她,这些男人的命运,不问可知。

    徐飞龙一听这两个老人的来历,不由心中叫苦不迭,今晚恐怕凶多吉少。

    包元亨对魔笛飞仙的话毫不介意,笑道:“当然,人怎么能不服老?如果不用经验不用技巧,我包元亨就不敢硬碰硬与那些年青人比试。”

    徐飞龙被逼到三人的中间站住了,心中不住盘算如何脱身。

    曹云深淡淡一笑,说道:“假仙姑,废话不说,何不先看看这小子在此地干的好事,那女子是否可以自行回家?”

    “我可不管她是否可以自行回家,反正天快亮了,附近没有猛兽,她死不了。”魔笛飞仙信口答,目光只在徐飞龙身上转,像在欣赏一件心爱的宝物。

    “哦!这小伙子……”

    “我带走。”

    三角脸的包元亨杰杰怪笑,说道:“还有一个,干脆你也一并带走好了。”

    “我才不要这小女人呢。”

    徐飞龙胸膛一挺,大声道:“魔笛飞仙,让我送这位姑娘回家,我跟你走。”

    “嘻嘻,你这人似乎是有良心呢。”

    “这与良心无关。”

    “价是诱拐她来的呢,抑或是强抓来的?”

    “你想得太歪楼了,我是救她来的。”

    “救她来的?你说得真好听。也要有人信啊!”

    徐飞龙干脆将今晚的经过说了,最后说道:“她的家就在北面的潇湘镇,我伯她又碰上那些人,所以请仙姑宽限我两个小时。”

    魔笛飞仙不住摇头,笑道:“原来是一个傻瓜,大概你这人还以英雄自命哩!你几岁了?”

    “二十三。”

    “哦,嫩得很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