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乱心

    —击落空,徐飞龙已然落下,急冲的智深急切中收不住势,徐飞龙便恰好落在智深的脚前。

    “给我倒下!”徐飞龙暴喊道。

    “噗”的一声响,一劈掌在智深的右足踝上,徐飞龙这一掌可是用了全力,内劲注于掌间。

    “哎……”智深厉叫一声,向上一蹦。

    徐飞龙却并没继续进攻。而是后退丈外站定。

    智深的踝骨已然全碎,脚和掌几乎脱离,脚上的麻鞋被他的掌劲震的碎成了粉沫。

    “哒”的一声响,智深跌坐在地,扣住小腿上方厉声叫道:“狗贼!你……你偷袭。不公平。”

    徐飞龙嘿嘿一笑,说道:“不公平么?其实,你已经攻了一指,我也还了一掌。有何问题?”

    “就是不公平,我没准备。”

    “呵呵!你们可是三对—,有何公平可言?”

    智深突然从怀中拔出三把飞刀。

    徐飞龙冷笑一声,沉声道:“你如果再出手,我便将你们丢下河去让你们跟这浪花较较劲,到时候可别又说我心狠手辣了。”

    智圆双膝受伤沉重,坐在桥面叫道:“咱们认裁,算了。”

    云深大师以手掩住胁下,脸色苍白的叫道:“徐施主,山长水远,后会有期。咱们今天一时大意,只怪咱们学艺不精,裁在你手中,我们委实不甘心。”

    徐飞龙摇了摇头并没将人留下,大声说道:“你这叫做阴沟里翻船,你那点本事并不足恃,你们好好记住这个教训,下次才不致枉送性命。你们给我记住了,日后咱们在何处见面,就在何处算这笔帐。到时候可就没这么便宜了。”

    “贫僧记住了。”

    “记住就好。南昌的事,你们是管不成了。”

    “贫僧还有朋友。”

    “你如果邀人前来,我便去拆了你们的福胜寺,不信就拭目以待好了。”

    “贫僧不怕威胁。”

    “怕不怕那是你的事。叫那位去请你们的人,滚回城里去覆命,叫他们那些人乖乖在家等死,不必再连累其他不相干的人遭殃丧命了。

    好汉做事好汉当,把别人拖下水算什么江湖义气?

    我要逐一收拾他们,他们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再见了,和尚们。”

    三个和尚一残废,两重伤。即使想再战,也力不从心了,眼睁睁目送他去远,恨得几乎咬碎了钢牙。

    智圆抱着双膝,咬牙切齿的说道:“真是阴沟里翻船,咱们小看了他,被他用诡计所伤,气死我也!”

    “咱们该一开始便连手收拾他的。”智深痛心疾首,无比后侮的叫道。

    徐飞龙以墨江的身份返回客栈,天色已经不早。等城门关闭后,徐飞龙草草吃完东西,托词身子不适,要早早休息,不许店伙计打扰,便入房休息了。

    他在门窗各处做了暗号,换了夜行衣,怀中藏了鬼面具,转眼越窗而出。在偏僻处的小船上,带走了捆了一天,气息奄奄的海鳅封权,直奔东湖。

    飞虹剑客已经接到林家传来的消息,证实方山就是徐飞龙,同时获知万家生佛与黔南双凶在升平桥被袭的噩耗,不由心胆俱裂。

    消息传出了,群雄丧胆。城内更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凡是有关的人,都严加防备战战兢兢。一副大祸临头的模样,死亡的阴影仿佛随时都要朝自己罩下。飞虹剑客的家中,这会已经被愁云惨雾所笼罩。

    一点风吹草动也会令全家老少心惊胆战,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自从铁背苍龙失踪后,晚上各处还不曾受到徐飞龙的袭击,但他们也不敢大意,夜幕降临,便如临大敌。

    一连三天,似乎毫无动静。这三天中,不再有人平白失踪。

    群人极感因感,真是度日如年,根本摸不清徐飞龙的意图,更掌握不住可疑的线索。

    只有千日做贼,那有千日防贼之理?紧张了三天三夜,这些人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徐飞龙白天仍以墨江的身份进出林家,与林青青卿卿我我,郎情似水,妾意如绵,好不逍遥。

    徐飞龙从林青青处获得不少消息,也从别处探出其他人的动静,迄今为止,他的行动可谓是十分成功,局势完全在他的控制之下,主动权在也完全被他掌握在了手中。

    至湖广请云墨双奇的人回来了,带来了令人失望的消息,云墨双奇不在那边,云墨双奇这次在湘西打听出九岭毒魔曾在四川出现,已经入川找人去了。仙人峰血案,现场所布下的毒蒺藜,是九岭毒魔的独门秘技,两人要在九岭毒魔身上追查线索。

    这下城里的群雄完全绝了望,有人开始逃亡。

    第五天,准备投奔他乡的云里飞洪南山,半途失了踪,有两名护送他的人横尸现场。云里飞也是追杀徐飞龙的人之一。

    上次曾家兄妹至西山香城寺请大悲方丈,失望而回,大悲方丈出关仅数日,寺中百废待兴,那有闲工夫管他们的闲事?

    后援已绝,飞虹剑客已然准备不顾一切,冒沿途被拦截的凶险,想要亲自跑一趟香城寺,先将信息传给林祯,希望林祯一同前往。已经答应一同前往的人,有乾坤双掌程尉,与南庄神鞭袁吉。

    府城至西山,约有四十里。快的话一天足够来回。不过事情不可能那么顺利,所以去的人做了两天的打算。

    香城寺在西山山峰最幽僻的地方,人迹罕至,游西山的人,都很少前往。

    当林青青将消息告诉徐飞龙时,徐飞龙表示愿随她前往西山一行。但她不愿徐飞龙卷入这个凶险的旋涡,也怕徐飞龙受到伤害,拒绝了徐飞龙的同行。

    徐飞龙其实也不想—同前行,在马鞍山徐飞龙曾与飞虹剑客照过面,如果在走一起,即使他的易容术再厉害,但这下老江湖也不是吃白饭的,他不能冒险。

    因此,徐飞龙顺水推舟答应林青青不去西山。

    天一早,徐飞龙乘着小舟悄然过了河。

    码头上今天也是群雄毕集,渡口等候渡船的亭中,有飞虹剑客、曾勋曾梅兄妹、乾坤双掌程尉,林祯和女儿林青青,其子林宗翰。还有摘星手周百禄,与穿山甲宣威。

    摘星手与穿山甲,都是去年追逐徐飞龙的人之一。

    九个人七男二女,包下了一艘渡船。

    第二艘渡船中,一个小伙子年约十三四岁,胳膊下夹着一个长布卷。点着一根竹竿,盯着前面的船影,亮晶晶的大眼,焕射着冷厉的光芒。

    天空暗沉,但是却一直密云不雨,已经两天不见阳光,西山听着是觉得小,其实一点都不小,此山层峰叠嶂,势如蟠龙,

    近午时分,九人已经距香城寺不远。入山小径宛如一线,如同羊肠。林阴蔽天,满山野花争艳,鸟兽惊窜,就是不见人踪,这里已经是山中游客罕至的地方了。

    一行九人在群峰中循小径西行,飞虹剑客一马当先。曾家的两人紧跟其后,这次他们势在必得,无论如何也得将大悲方丈请下山去。毕竟他们也找不到其他能对付徐飞龙的人了。

    绕过—座山崖,走在飞虹剑客身后的林帧突然叫道:“曾兄,瞧,崖上是贴了你的画像么?”

    飞虹剑客紧走几步到了崖下,突觉心向下沉,心悸不已,脸色立即变得苍白,变得血色全无,踉跄急退两步,惊叫道:“不好,糟了!”

    那是—张绢纸,上面画了两个人像,写了四个子:还我命来。

    画像是一男一女,画得十分传神。

    林青青吃了一惊,脱口道:“男的是翻江鳌张玉山。”

    飞虹剑客强压心头恐怖,接口道:“女的是与徐飞龙一同逃走的少女。””

    林祯大惊,说道:“画是刚挂上去的,徐飞龙早一步来了。”

    摘星手立将长剑拿好,急道:“准备应变,分开走。”

    穿山甲扭头领先便走。说道:“快退,不然……”

    摘星手一把将他拉住,叫道:“你昏了头么?”

    “咦!你干什么?”

    “只有赶到香城寺才有活路。”

    “那凶手在前面等侯,往前走岂不是送死?”穿山甲悚然的说。

    飞虹剑客惊疑的说道:“怪事,徐飞龙怎知我们今天要来西山?”

    林帧叹口气,苦笑道:“咱们公然在渡口会合。怎逃得过徐飞龙的耳目?咱们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下。”

    “徐飞龙就希望咱们离家外出,今天咱们只好拼命了。走,周兄说得不错,只有赶到香城寺才有活路,只有大悲方丈方能保护咱们的安全。”飞虹剑客断然说道。

    林青青扣上金弓的弓弦,凤目带煞的说道:“九比一,我不信就对付不了他一个人。”

    摘星手一推穿山甲的肩膀,说道:“走回头路有四五十里,到香城寺只隔了一座山,想想看,前后那一条路安全?”

    穿山甲一咬牙,说道:“好,到香城寺再说,快走!”

    “我们分为三组,每组相距二十米,分别戒备,严防暗袭。我们三人领先,走!”飞虹剑客断然的说。

    林祯、林宗翰、林青青也是父子女三人在中间,自然是要林青青的弓箭照应前后。

    乾坤双掌程尉、摘星手、穿山甲三人断后,九个人胆战心惊的急走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如临大敌。

    绕过山崖,迎面一株大树上刮掉一块树皮,刻了几个大字:“你来还债了么?”

    众人心中发毛,硬着头皮往前急赶。

    蓦的,右面山坡上传来一阵枭啼似的怪笑。

    “瞧!那是谁?”曾勋叫道。

    是个一身褐色衣服,戴了鬼面具的人,带着长剑,站在山坡的矮树前怪笑。

    双方相距在百米左右,看不清楚。

    “嗡”的一声弦响,林青青先发制人,发射一枝银箭,箭飞行的破空锐啸像是带着风雷。

    可是,鬼影一闪即逝,钻入树丛,身影顿消。

    众人立即再次急赶,不赶追击。.钻入山谷的小径,前面突传来怪叫声:“留下命来,留下命来!”

    四周山谷传来的回声,在空谷中绵绵不绝:“留下命来,命来来来……”

    曾勋虽然年轻,胆量却是不小,双掌中藏了六把小飞剑,一马当先就往前冲。

    山径窄小,谷道幽暗,两侧全是密林,蓦的,曾勋一声惊叫,人突然凌空倒飞,路旁野草簌簌而动,枝叶摇摇。

    “怎么了!”飞虹剑客惊叫一声,飞扑上去准备抢救。

    可惜仍然迟一步,变生仓促,谁也来不及抢救,变化来的太快了。

    曾勋的脚被套索套住,被树向上拉弹,倒吊在树上,吓出一身冷汗,总算有惊无险,仅腿骨被勒得有些疼。

    花了不少工夫将人解下来,众人心中更是发寒,谁知前面是否还有埋伏?

    正走间,叫声又传到:“血债血债!血债……”

    前面树林中褐影一闪,相距不足五十米了。

    林青青的银箭破空而射,褐影又是一闪不见。

    林祯赶快摇手,叫道:“丫头,不能放箭了,他在引诱你将箭射光,切不可中了他的奸计。”

    姜还是老的辣,林祯的铁胎弓一直就不曾发射。树林茂密,极易躲闪。箭的威力大打折扣。除非偷袭,不然弓箭没多大用处,因此他极为沉得住气。

    这次小姑娘曾梅走在前面,走不了百米,无意中一脚踩在软泥上,只听到“砰”的一声暴响,路左一根一人合抱大的枯木,突然向下砸来。

    小姑娘并未看清是人是木,眼角只看到有物冲来,不假思索的向前一窜,一声娇喊中,三把小飞剑同时射出,反应也是奇快。

    “得得得”三声轻响,三把小飞剑全击中了枯木,“砰”的一声大震,松木倒下了,几乎压在飞虹剑客的脑袋上,众人又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叫声又起。

    又走了近百米,左面出现一条南行的山谷。这一带野草密布。山坡附近百多米内没有树影,山谷向南延伸几百米,这才向南方折去。

    百米外的草坡上,褐衣鬼面人站在茅草中,阴森森的,虽然知道是人,但依旧觉得鬼气冲天。

    飞虹剑客立即止步,向后拍手示意林家父女靠近,隐下身形说道:“林兄,该拼一拼了,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