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的一声响,剑震偏了打狗棍。

    老童丐大怒,箫再次发出令人昏眩的魔音,拂向长工的肩膀。

    长工身躯一震,突又一声怒啸,脱手将剑掷出。

    老童丐没料到想到长工存心拼命,更没料到长工并未完全被魔音所控制,剑气浮光入目,躲闪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他也将箫掷出,要拼个两败俱伤,捞回本钱死也死得暝目。

    双方相距极金,几乎伸手可及,谁也躲不开对方这一击了。

    剑猛的贯入老童丐的右胸,箫也射入长工的小腹。

    “哎呀……”两人疼叫一声着几乎同时倒下了。

    重伤难起的墨兆璧突然大叫道:“回去报信……”

    第二名长工不假思索地向侧一窜,跃入林中逃命。

    大煞罗龙右手疾抬,狂笑道:“想跑,给我躺下吧!哈哈哈……”

    长工刚入林,青虹似电,淬了毒的柳叶飞刀,无声无息的贯入脊心,可谓是奇准无比。

    长工仅身躯一震,入林时仍向林木深处飞奔,可奔出没几步,突然一声惨叫,重重的摔倒下去。

    二煞虎冲向暖轿,一把拉掉轿帘叫道:“女的给我。”

    旋风剑客到了,剑光一闪,蜷缩在一旁发抖的一名轿夫,脑袋应剑飞落。

    二煞罗虎手向轿内伸,厉叫道:“你可不能自杀……”

    可是,已经叫晚了,轿中的美丽少妇已经用头上的凤钗,刺入自己的咽喉。

    旋风剑客的剑气再闪,另一名轿夫的头也同时落地。

    狂风剑客扶住了老童丐,惊叫道:“吕泽兄,你怎么样?”

    老童丐吕泽厉叫道:“先……杀了那……那小……子……”

    狂风剑客急忙放下老童丐,奔向挣扎着想坐起的墨兆璧,拔剑便待挥出。

    前面的大树后突然闪出一个高大的青衣人,好快,刚看到人影出现,眨眼间便到了眼前。

    狂风剑客的剑在这刹那间挥出,先杀了人再说。

    “挣”的一声暴响,青衣人的剑几乎同时挥出,硬接了狂风剑客的一剑。

    狂风剑客的剑,突然脱手横飞,翻腾着飞出三丈外,被一株大树的枝丫所挡,翩然坠地,剑已经缺了老大一个缺口。

    狂风剑客的虎口鲜血涌现,退了三四步几乎失足跌倒,吓了个胆裂魂飞,脸色灰败。

    青衣人抱起了墨兆璧,两个起跃,转眼入林不见。

    “站住!留下咱们的人。”大煞罗龙大叫,急起狂追,势如射星逸虹。

    二煞罗虎将尚未断气的少妇拖出轿外,闻声放手,也跟着大煞去追青衣人。

    旋风剑客赵起风刚要跟着纵起追击,狂风剑客却叫道:“兄弟,不必追赶,为兄受了伤……”

    “你怎么样?那里受伤了?”

    “虎口裂开了。同时,老童丐必须及早医治,快带他走,迟了恐来不及了。”

    汉江双杰带了老童丐走了。其实,狂风剑客胡启明奸似鬼,他已经看出刚才那位年青人的武功可怕极了,能一照面便将他的剑击飞的人,岂只可怕而已?追上去必定凶多吉少,因此阻止兄弟旋风剑客追赶,藉口救人要紧,带了老童丐逃之夭夭。

    川边双煞自命不凡,拼命狂追不舍。

    青年人抱了墨兆璧,掠起如飞,抱了一个人,脚下依然快速绝伦。

    大煞起步得早些,二煞则落在三十米后。

    起初,大煞距青年人约二十米左右,追入林中,林中不易全力施展轻功,须闪避树木,双方都不便,但被追的人要占便宜些,双方的距离已经从近二十米拉远至近四十米了。

    大煞越追越心惊,渐渐心中发毛。

    墨兆璧神智是清醒的,这时感到伤口痛得受不了,咬牙强忍片刻,叫道:“这位兄台,请……请转回去救……救贱内……丢下我在此!”

    “你的妻子已经自尽了。”青年人答道。

    “不……不,不会是真的!”墨兆壁疼叫一声不敢相信的道。

    “我已经听得清清楚楚。”

    “不……”

    “救得一个是一个,不必叫了。”

    “天哪!怎么会这样?”

    青年人突然止步,将他放下说道:“只有两个人追来,我可以放心收拾他们了。”

    说完,冷然转身,双手叉腰屹立在那,向奔来的大煞冷笑道:“你们竟然敢追来,那就拔剑吧!”

    青年人叫对方拔剑,自己却没拔剑的意思。

    可川边双煞都没带佩剑,只有手中的暗红色竹杖,根本无剑可拔,这也许也是青年人不拔剑的原因吧。

    大煞追到,站在丈外惑然打量眼前这位年轻小伙子,似乎不相信这年轻人是刚才抱人急奔的人,久久哼了一声,困惑的问:“小子,你练的什么轻功?”

    年青人剑眉一挑,沉声道:“你问这些做什么?我问过你为何在大道上劫道么?”

    “你知道我是谁,怎敢如此无礼?”后到的二煞厉声问。

    “我不管你们是谁,看长像,你两人是双胞胎吧!这在江湖上倒是少见。”

    “咱们是川边双煞,你小子听过咱们兄弟的名号么?”大煞傲然的问。

    “没听说过。我过路之人,见你们杀人行凶。正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哼!你怎么称呼?”

    “你少问这些蠢话。”

    大煞勃然大怒,有手一抬,柳叶淬毒飞刀一闪而出,看到刀影转眼已经及体。

    青年人早有准备,虎腰一扭,让飞刀擦身而过,厉声道:“怎么怕了,要用暗器偷袭了?那我也不客气了。”

    声落,左掌一引,转眼疾冲过去。

    二煞挺杖超越乃兄,急迎上去叫道:“让我来对付他。”

    叫声中,一杖捣出,不快不慢的攻向青年人心口。

    青年人右手疾出,翻腕扣住了点来的竹杖一带。

    糟了!竹杖应手夺过,不费吹灰之力,但一把锋利无比的狭锋剑从杖中脱颖而出,原来剑藏在杖内,竹杖也就是剑鞘。

    二煞鬼眼凶光暴射,乘机一剑点出,喝道:“小辈纳命来!”

    青年人骤不及防,大吃一惊。但他的反应奇快,竹杖到手一带之下,便看杖内光芒一闪,便知不妙,本能地避开正面换位一闪,剑“嗤”的一声擦胸而过,森森剑气澈骨奇寒,划断了长剑的系带,他身上的剑往下坠落。

    二煞本以为稳可必中无往不利的一剑突袭,却是落了空,不由心中一震,手下一慢,接着一声怪叫,凶狠的再次逼近,连挥五六剑,剑气破风声刺耳呼啸。

    青年人连闪六剑,毫无缓口气的机会,连换五次方位,退了六七米左右,剑气在身前的胸腹要害吞吐不定,一而再拂过顶门与腰腹,险象横生,生死可说间不容发。最后,也只能斜掠丈外,以速度冒险从剑尖前飘开,脱了险境。

    身形未定,大煞恰在他的身后闪出,悄然发出了三把淬毒飞刀。

    徐飞龙从二煞眼神中看出了危机,向侧扭身便倒。这瞬间,他猛的拔出了腰旁的一把短剑,同时将夺来的竹杖信手反挥。

    “得”的一声轻响,击中了从身旁飞越的一把飞刀。

    飞刀猛地翻腾,折向飞出。

    这一打可不是随便打出的,因为此时二煞恰好冲来,飞刀也随即折向,不偏不倚恰好飞向扑来的二煞,速度增加了一倍,但见一个青灰色的旋转光球,奇快绝伦的掠过二煞的左胁,飞出十米外去了。

    二煞的左胁被划破了,衣破肌裂。看样子伤的并不重。

    由于飞刀被击中飞行速度增加,二煞知道飞刀飞行路线,因此竟然未发觉左胁被飞刀擦过,仍然挺剑飞扑上来,叫道:“小子你死定了……嗯……”

    青年人向侧闪开,伏地飞窜出去。

    二煞这时却如中雷殛,踉跄止步,叫声摇曳欲倒。

    大煞尚不知其弟所发生的变故,扑向青年人叫道:“小子,还有我呢!”

    青年人丢掉竹杖,向侧一闪,冷笑道:“你的飞刀击中了你的同伴,可真是好歹毒的飞刀啊,只是手法差劲了些。”

    大煞一惊,止步向乃弟看去。

    二煞以手掩住左胁,剑已经丢掉了,晃了晃,突然向前一栽,喝声叫道:“我……我怎么了?我……”

    大煞大惊,急上去叫道:“不要运功,我给你解药。”

    青年人突以奇快的身法从大煞的身后掠过,匕首一挑,挑断了大煞腰旁百宝囊系带,百宝囊下坠,被青年人一把夺了过去。

    大煞伸手掏百宝囊,摸了个空,不由肝胆俱裂:“哎呀!我的百……百宝囊!去哪了?”

    青年人站在十米外,举起百宝囊在眼前轻晃,说道:“我捡到一个,是不是你的?”

    大煞大惊,冲上厉声叫道:“还给我!给……我……”

    青年人举步便走,在三十米外绕树乱转,怪笑道:“我们来捉迷藏,你得卖劲些。早点抓到我。”

    大煞怎么追得上?追了五六圈,追得心中发慌,追得心向下沉,疼叫一声道:“快给我,囊里面有解药。”

    “我为什么要给你?”

    “给我救人。”

    “你救什么人?”

    “救我兄弟。”

    “哈哈!你兄弟的死活关我何事,你为何不救那个轿夫?为何不救轿中的妇女?为什么不救那两个……”

    “阁下求你高抬贵手。”

    “看你弟弟貌似很痛苦啊!”

    可怜的二煞,倒在地上翻滚、扭动、蹦跳嘶叫,像在发疯。

    不远处坐在树下按住伤口的墨兆璧,被二煞那疯兽般的嘶号声惊得血液像要凝结了。

    大煞一声厉号,向青年人拼命扑去,一口气打出了八把飞刀。

    青年人轻易地避过了刀雨的袭击,将大煞向二煞倒地处引,一面冷笑道:“你别慌,我不杀你。苦主在这呢,我准备擒住你送官并迫捕余凶。哼!你走得了么?”

    大煞已经绝望,不再追逐,猛的向侧方飞逃。

    可只逃出二十米左右,便被青年人拦住了,喝道:“给我跪下!”

    大煞竹杖凶猛的点出,怒吼道:“老夫与你拼了!”说着却再次闪向旁边,明显是要声东击西。

    青年人这次没上当了,扭身斜掠而出,“噗”的一声响,一脚踢在大煞的腿骨上,将其踢倒,而青年人则站在一旁冷笑道:“可惜,没踢中你的麻筋,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好受了。”

    大煞被踢得倒地滚了三圈,方狼狈的爬起。

    “丢下杖,给我跪下!”青年人喊道。

    大煞拔出杖中的剑,厉声叫道:“你有本事就来吧,我就算死也不会束手就擒的。”

    剑光一闪,剑锋划断了咽喉,尸身顿时扑倒。

    青年人一怔,说道:“哼!这凶煞果然名不虚传,自杀倒是干净利落的,难怪杀人如屠狗了。”

    徐飞龙回到二煞身旁,二煞已经停止了呼吸,脸面与双手暴露在外的肌肤,青肿而泛着灰色,似乎还能嗅到一股腥臭味。

    “好毒的暗器。”徐飞龙悚然自语。

    他走向犹有余悸的墨兆璧,熟练的替墨兆璧裹好伤,苦笑道:“我是过路的人,来晚了,无法救其他的人。你的伤十分沉重,不过还死不了。凶手死了两个,其他的三名凶手你得自己想办法缉捕了。”

    “谢谢你,兄台大恩大德,我墨兆璧没齿不忘。”

    “不必谢我,救人乃是本份,我也不过问你们之间的恩怨是非,只知这些人屠杀轿夫妇女,必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走吧,我送你到附近就医,你是那里人?”

    “我是高桥村人,往北数里就是。”

    “你是高桥村的人?”青年人脸色微变的问。

    “是的,高桥村墨家。”

    青年人放手站起,哼了一声道:“呸!我为何要救你墨家的人?”

    墨兆璧吃了一惊,惶然问:“兄台与……墨家有过节么?”

    “墨飞是你的什么人?”

    “他……他是我的堂弟。”

    “哼!”青年人扭头便走。

    “兄台还请……”墨兆璧虚脱的叫。

    青年人拾起了自己的剑,佩上,向原路走去。

    “天哪!这是天要亡我?”墨兆壁绝望的叫道。

    青年人走了几步,最后又停住了,突然他再次向前走,但只走了三步,突又停下来沉思,徐徐转头回顾。

    墨兆璧以手掩面,绝望的低头呻吟。

    徐飞龙突然笑了一声,转身向墨兆璧走去。46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