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也真傻,即使你肯与我结成露水手妻做我情人,对你并没有害处,男女之间吃亏的该是女人……”

    “我不听你这些费话。”

    “好,不说,你等一等,我去找地方安顿?”

    蜂娘子放下包裹,上前伸手轻推大门。

    只有两间瓦屋,一间是可以投宿的所谓野店,招牌上不写店号,只有客栈两个字,赶不上宿头的人,只有在这种野店投宿。

    门应手而开,原是虚掩着的。

    “咦!”蜂娘子脱口低叫。

    店堂空寂无人,壁上一盏油灯,发出暗淡的光芒,显得鬼气森森。

    “里面有人么?”蜂娘子站在门口向里叫。

    没有回音,唯一活着的是一些绕灯飞翔的灯蛾。

    她不假思索地跨入,向内堂走。

    门后突然伸出一把冷气森森的长剑,点在她的背心上,冷喊道声细小,但直震耳膜:“不许回头,向前走。”她一打冷颤,依言举步向前走,屏息着打量左有的形势,看是否会可利用的物品改变逆境。

    “你是店中人么?”她问。

    “不许开口。”后面制他的人低喊道,剑尖压力赂增。

    她强压心中的惧念,冒险说道:

    “我一个女流之辈,你怕什么?喂!剑挪开好不好!你一紧张,手上控制不住,我岂不完了?”

    剑离开了背心,身后的人说道:“人说你蜂娘子聪明机警,大胆风~骚,果然不假。”

    “你是……”

    “转身!”

    她徐徐转身,眼前一亮,身后共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年约四十出头,五官俊美,人才一表,女的也有三十余岁,隆胸细腰,貌美如花。男的穿了黑劲装,佩剑带裹。两人虽英俊美艳,但都生了一双冷电四射阴森可怖的眼睛。女的一身白,白得邪门。

    蜂娘子吁了一口长气,苦笑道:“原来是你们两位杀星夫妻,吓了我一大跳。”

    “嘻嘻!你会被男人吓住?少废话。”

    女的笑着说,笑得很美。

    “你不是在府城听候吕婆婆差遣么?怎么三更半夜到了此地来了?”男的问。

    蜂娘子脸不改色,媚笑道:

    “听命跑腿嘛!难道不能来么?等一等,我外面还有一个人。”门口人影乍现,有人笑道:“人来了。哈哈!蜂娘子所找的面首,竟然是个不济事的空架子男人,你的胃口越来越不择食啦!哈哈!”

    又是一男一女。男的像个金刚,高大、黑壮、虬发、豹头环眼。女的身材曲线撩人,可是脸蛋令人不敢领教,豆鸡眼,眉秃鼻翘,但皮肤白净,细皮白肉白得俏,一白掩三丑,因此并不显得太难看。两人架着徐飞龙,男的说话相当粗野。

    蜂娘子格格笑,道:“黑杀星,你是不是希望本姑娘选上你?你是先问问你那管家婆的白杀星肯不肯,免得打破了醋罐子我可吃不消。”

    “嘻嘻!只要你肯,老娘不在乎。”女的眯着斗鸡眼说,眼中杀机怒涌。

    两人将他架入,掩上房门。

    后堂门拉开,又踱出一双中年男女。男的脸红如火,穿一身红袍。女的脸色带了不健康的青色,似乎脸上罩了一重青雾,穿一身绿色劲装,身材喷火曲线毕露。

    蜂娘子格格笑,说道:“江湖六杀星聚会,这附近恐怕要横尸遍野,血流成河,诸位好。”江湖六杀星,是三对夫妻,顾名思义,便知他们都是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不皱眉的狠辣人物。他们的名号,分别称为天杀星、地杀星,这两人就是首先出现的一双男女。

    黑金刚似的一双夫妻是黑杀星、白杀星。

    穿红的是红杀星,穿绿的自然是绿杀星了。

    红杀星徐徐靠近,笑道:“两家野店的人都杀光了,鸡犬不留……”

    “老天!”蜂娘子惊叫一声。

    “如不杀光,全走露消息,这儿是阳关大道,咱们不得不小心。”

    “诸位为何不在杭州?”

    “杭州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咱们有了最佳的收获。庄姑娘,你这位男伴……”

    “他姓房,房屋的房,我要带他到杭州走走。”蜂娘子信口胡诌。

    “哦!不赶路了?”

    “你们呢?””

    “咱们不能赶,要在此地等候血魔郝伯龙到来会合,他来了就走。你……”

    “我要在此地歇宿一宵,明日再走,我这位男伴不敢赶夜路,他怕鬼。”

    绿魔往柜台上一指,说“你在柜上马马虎虎睡一夜算了。”

    蜂娘子格格笑道:“好大嫂,你让我们在大厅睡,不干,你们想偷学几招秘密姿势么?”

    “哼!你果然名不虚传。”绿杀星羞笑着说。

    蜂娘子扶了他向内走,说道:

    “对不起,我占内间。”

    “内间里有人。”红杀星说。

    “有人?”

    “一个女人。”“谁?”

    “你不必问,她已经被制了软穴。”

    “把她拖至床下便了。”

    “你……里面没有床,只有草堆。”

    “草堆更好,少陪。”

    “这鬼女人……”红杀星摇头说。

    客房都在两厢,后面是堆放杂物的地方,有一间作为只能付一二十文店钱的穷脚夫住宿的窄房,地下堆了草垫,和衣往下一躺,同样可以过一宵。

    室中一灯如豆,霉气触鼻。内面的壁角蜷缩着一个白衣少女,披头散发,衣裙沾了尘土,向壁蜷卧着不见面貌。

    蜂娘子掩上门,瞥了白衣女人一眼,呼一声吹熄了灯火,向他说道:

    “坐下,我再问你一声。”

    “哼!我可不会在女人面前屈服,你说吧,嘴反正是你的,眼下我已经无力阻止你胡说八道。”徐飞龙冷冷的说。

    “我再问你一声,你真不跟我并肩行道江湖?”

    “哼!你好不要脸,行什么道?行你那水性杨花人尽可夫的道?”

    “你怎么又骂人?”

    “骂人?我如果能杀你,还想杀了你!”

    “你答不答应我不勉强……”

    “你最好少废话,我可不像你那么无耻。”

    “嘻嘻,算了吧,不久前你的嘴并不这么硬呢,别忘了,你那热情如火的举动……”

    “老子就是这样的人。你这贱……”

    “好,别骂,本姑娘也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刚才你居然肯以德报怨救了我,我已经答应解你的禁制,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坐好,我替你解气门。”

    许久许久,传出蜂娘子的声音低声道:“好了,你还得自己调息半个时辰,以内劲疏通经脉,方能永除遗患。”

    “好,谢谢。”他的声音颇为疲惫。

    “不必谢我,你我谁也不欠淮的。”

    “好,恩怨两消,谁也不欠谁的。”

    “希望以后你我能成为朋友。”

    “为敌为友悉从尊便,但我不希望你仍然以这样的作风浪迹江湖。”

    “哼,你们男人三妻四安不算罪过,到处留情算是风流佳话,为何女人就不能随心所欲……,唉!你们这些男人啊!”

    “好了,这问题问得好,但牵涉太广,恕我无法回答,也无从答复。见仁见智,各人看法不同,你不愿雌伏与男人,那是你的事。别跟我扯,老子就是大男人。”

    “好,不谈这些。你仍然打算到杭州,找墨飞算帐?”

    “不去了,回绍兴。”

    “为什么?回绍兴与九天玉龙联手屠尽高桥村?如果你有此心,何不与六杀星同行?他们也是灵明怪客的死对头,在杭州监视灵明怪客师徒的行踪,在此地等人,你与他们偕行会安全些。九天玉龙该已经发现了我失踪和那些人的尸体,他恐怕不会谅解你,你如果与六杀星偕行,他便不好找你算帐了。”

    “哼!我不会与你们这些人一起的,我已经表明态度,冤有头债有主,我与墨飞的过节,只与墨飞当面算清,你们用绝户计要杀尽高桥村的人,岂有此理!我徐飞龙就算是黑道中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可做不出来。告诉你,这次你们不会成功的。”

    “笑话!为何不会成功?你知道他们准备了多久,来了多少人。”

    “哼!如果高桥村没有自保之力,你们岂不早就下手了?”

    “这次高桥村措手不及……”

    “我已经通知高桥村准备应变了。”

    “什么?”蜂娘子惊问。

    “我至芳苑村讨要剑时,发觉你们的阴谋,当天便用三十两银子托人带信至高桥村……”

    “你怎么?”蜂娘子拉住他问。

    “你少给我动手动脚,我已经不怕你了。”

    “你……你不是与墨飞誓不两立么?”

    “不错。”

    “那……那又为了什么?”

    “我不愿你们屠杀无辜不行吗?”

    “你……你真蠢……”

    “那是我的事,我只找墨飞一个人算账。”

    “这事若要让他们知道,他们不将你粉身碎骨才怪。”

    “我不在乎,我这人就是这样。决不后悔。”

    “只要我叫一声,六杀星便会擒住你送回去。”

    “你不会叫的。”

    “哼!真是被你害死了。”

    “说这么多干嘛?你为了要逼我跟你做你的情人,杀了五名同伴灭口,你不怕我说出你的诡计么?”

    久久,蜂娘子方说道:“其实我已经决定离开他们了,当然不会告发你。不必回绍兴吧,你我赶快远走高飞。明早动身,你千万不可露出马脚……”

    “不,我要回绍兴。”

    “你……你去找死?你……你不去杭州找墨飞?”

    “我与墨飞的帐,日后再算。午间被你们拦截时,我正好发现了仙人蜂事件的主凶,尚来不及出手,便被你们群起而攻,你们耽误了我的大事。那两个凶手的去向是绍兴。我必须回去找他们。”

    “说真的,你与云墨双奇结仇,听说你牵涉到仙人蜂一案,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好提的,总之,那次我救了双奇,双奇却反而指我是杀人凶手,害得我百口难辩。上月我一气之下,想在他的家乡等他来个了断,没料到人没等着,却等到你们这些人要屠杀高桥村的人,我再不离开,岂不成了帮凶?庄姑娘,你最好远走高飞脱离是非之地,我保证不泄漏你那五个同伴的事。”

    “嘻嘻!其实是你伤的,我不过大发慈悲补他们一剑,免得他们痛苦而已,传出去你也脱不了身。”

    “少废话,咱们该走啦!”

    “走!开玩笑,这时走岂不令六杀星起疑?”

    “哼!等到河桥镇那五位老兄的尸体被发现,消息传到六刹星耳中,你就走不了啦!显然这件事可能已经传出了……咦!有人来了。”

    确是有人来了,店堂中传来洪亮的叫声:“里面有人么?”

    显然来人已经推开了大门,正向店内叫。

    没有回音,来人又叫道:“什么人?青天!”

    “白日!”是红杀星在回答。

    双方说出切口,笑声乍起,红杀星说道:“咦!是虚云大师么?好久不见了,你好。”

    “哦!是红杀星施主,在此野店有何贵干?”

    “等人,咱们约好了在此与血魔郝兄会合。大师风尘仆仆,有事么?九天玉龙施兄那边怎样了?”

    “贫僧奉命沿途传信,想进来找口水喝。”

    “哦!传什么信?”

    “要咱们的人留意一个年青人,他叫他,他是墨飞的死对头,但却又不肯与咱们合作……”

    “是不是大闹南昌白道群雄丧胆的徐飞龙?”

    “正是他,施主失手被他逃掉了,便派人守候在河桥镇东面的大道拦截,六个人全部死亡或失踪,被他溜走了,失踪的人是蜂娘子……”

    “哎呀!噤声!”

    “施主为何……”

    “蜂娘子在后面休息,他带了一个英俊的年轻人,那人似乎不会武功。慢!我去叫他出来问问。”脚步声渐近,红杀星穿越店堂而来。

    徐飞龙抓起了剑,向蜂娘子低声说道:“从后面脱身,快!”

    两人打开房门,一直无声无息蜷伏在草堆内的白衣女子,突然低声叫道:“请……请带我走。”

    徐飞龙一怔,问:“咦!你……你是……”

    “我是他们从杭州抢来的。”

    “你快跟来。”

    “我……我软穴被……被制。”

    徐飞龙摸着走过,问:“用何种手法制了那一穴?”

    “不……不知道,只知手脚难以活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