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玉龙心中狂喜,但却愁眉苫脸的说道:“这……这……这恐伯不太好……”

    “我不怕山海魔神。”

    “可是……”

    “让那姓徐的小子来找我好了。”

    “老朽担当不起……”

    “一切由我担当,今晚上把墨姑娘送到我房中。”杜元戊一字一吐的说,语气极为坚决。

    三喜婆婆冷冷一笑,问道:“杜公子,不知令师肯让墨姑娘嫁你么?公子家中是否已经有妻室,尊夫人……”

    “那是我的事,我尚未娶妻。”

    “哦!未娶妻先娶妾,也是武林一大佳话。”

    九天五龙笑道:“这叫做星星暂替月的光明,先娶妾并没有不妥。来人哪!吩咐厨下准备酒席,今晚咱们庆祝杜公子纳妾,不醉不休。”

    寺中漾溢着洋洋喜气,但戒备极为森严。

    经过九天玉龙有计划的起哄,新郎杜元戎在这群黑道魔头的吹捧下,轻飘飘乐不可支,赫然以未来江湖霸主自命了,那管他地厚还是天高?

    酒席直闹至半夜方进入高潮,由三位黑道女英雄挽出已经喝了一杯散气酒,带了弱不禁风衣着华丽的墨姑娘出堂,厅中立即笑声震天,怪叫四起。

    墨玉雯成了待宰的羔羊,经过打扮的她,灯光下,出奇地艳美。可是,美中不足的是她欲哭无泪,花容惨淡,在这种场合下,她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一进厅,便有人大叫道:“妙啊!叫新娘子好好敬酒。”

    “杜公子,过了今晚,你就是墨飞的妹夫,,可不能过河拆桥哪!”

    “哈哈哈哈……新郎新娘一起敬酒,妙啊……”

    “废话!妾算不了新娘子,应该向客人奉酒而不是敬酒,对不对?不懂规矩就不要胡说八道!”有人提出抗议,在字眼上挑毛病。

    “对,她算不了新娘子,谁不知她曾经是云雷的姘头?该说是再嫁夫人啦!哈哈哈哈……”

    “不许胡说八道,疯了么?”沧海客向那人大叫,这种场合怎么能说这种话?

    “对!等会儿将带荤的话,留到闹新房再说。”有人附和沧海客的话。

    墨玉雯横了心,她猛地一脚疾飞,踢向一名拦住去路醉醺醺的大汉,怒叫道:“你们这群畜生!猪狗不如!”

    她内功已经散,但基本力道仍在,可是在两名女魔的挟持下,这一腿劳而无功。

    大汉哈哈狂笑,高举着酒碗说道:“小娘子好利害的粉腿,杜老弟今晚艳福齐天,今晚上在床上把花拳绣腿亮给咱们看看,那才精彩绝伦呢。”

    大汉的脏话,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百十名宾客笑声爆出,把墨玉雯羞得几乎要昏厥。

    一名中年妇人笑了一声,骂道:“要死的,你的嘴脏死了,让开!”

    在哄笑下,将姑娘连拖带拉推至杜元戎这一桌,两个女人将她向杜元戎身上一推,说道:“大家敬他们两人一杯酒,祝他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杜元戎一手挽住墨姑娘。站起举杯笑道:“谢谢诸位的……”

    “快喝交杯酒,咱们再敬酒。”有人大叫。

    墨玉雯突然悲愤地大喝一声,一脚踢向食桌。

    杜元戎手急眼快,将她向后一带,一脚落空。

    好一掌挥出,杜元戎心无二用,一不小心,洒杯被她拍中,酒向身上飞洒。

    这瞬间,“蓬”的一声大震,后窗突然倒坍,三个人影象怒鹰般穿窗而入.剑光如匹练,闪电似的冲入厅中。

    靠窗的两桌共有十六名悍贼,骤不及防,被剑光从中间穿越,疼叫一声声刺耳,登时便倒下了五名之多。

    第四第五两黑影随后扑入,堵了两侧保护退路。

    对面的客院飞落下穿着浑身黑衣只露五官的徐飞龙,一直就不动声色,看清了入侵的人,徐飞龙冷笑着向下飘落,自语道:“晴天霹雳一群人回来了,迫不及待地冲入救人,真是一群有勇无谋的家伙。墨姑娘陷入贼手,我知道他们会十万火急地赶回来的,不然就不配称侠义中人了,只是回来的象是飞娥扑火。”

    领先进入的是晴天霹雳、商大娘、云莹姑娘,怒啸震天,猛扑中桌的各首脑。

    吃喜酒,谁都没带兵器,立时全厅大乱。

    杜元戎反应最快,抓起一张长凳,大喝一声,迎向首先抢到的晴天霹雳,“铮”的一声架开了长剑,抢入一脚疾飞。

    两人搭上手,各展绝学抢攻。

    九天玉龙同时一掀桌面,整座食桌与杯盘酒菜,推向商大娘与云莹,怒吼道:“好啊!当年的仇人一次来了两个,三山小筑十年前的血债得偿还了。让开!交给我。”

    商大娘向侧闪,避开食桌杯盘,恰好被沧海客拦住,沧海客大喝一声,双掌无畏地抢入,一把便扣住了老太婆的剑,右掌拍在老太婆的左肩上。

    “蓬!”老太婆也一掌拍在沧海客的右腹上,但却被他的天玄神罡护体神功,反震得手掌欲裂。

    “嗯……”老太婆叫了一声,向下挫倒。

    云莹奋勇向墨姑娘冲去,但却被老贼婆三喜婆婆拦住了。老太婆也用的是长凳,摘叶飞花都可伤人的高手,一张长凳在手,比兵器的威力相差无几,“叮”的一声荡开云莹刺来的剑,左手探入急抓云莹的胸口,象是电闪霆击,一照面便贴身攻入空门了。

    十年前,有三人协助灵明怪客袭击三山小筑,后被人称之为风尘三杰,那时的九天玉龙武功就已经高出风尘三杰甚多。而沧海客的修为,仅比灵明怪客相差无几,自然比九天玉龙高出甚多,老太婆碰上了沧海客。怎敌得过?一照面便倒下了不足奇事,可说理所当然。

    三喜婆婆的造诣,仅比九天玉龙差一分半分,云莹比其兄云雷相差太远,很难在老婆婆面前获得施展的机会,大事去矣!

    进来的三个人,都被功力奇高的人拦住了。

    破窗外,连续飞出十余颗小石,几乎在同一瞬间,击灭了十二盏明灯,有人低喝:

    “还不快逃?”

    窗外有晴天霹雳的长子霍世纶,孙儿女霍英霍华,只看到一个黑影飘至窗口,便击灭了里面的灯火,喝声入耳,黑影已经一闪不见,是只知对方好意叫拿,却不知是谁,黑夜间本就看不清,而黑影确是快得不可思议。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