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黑就是这么来的

    看到竟然有人拿银子付账,人群中顿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纷纷猜测徐飞龙是不是传说中的幸运儿,出身富贵之家。

    要问武侠世界最重要的是什么,那自然就是内功了。

    看到一个畏畏缩缩脸上带着淤痕的家伙从自己身边走过,徐飞龙心中一动,挥手一搭,就像是抓鸡仔一般将那人抓到身边。

    “问你个事!”

    游戏中的徐飞龙虽然年轻,但黝黑的皮肤,闪着寒星的眼神,却吓得那人瑟瑟发抖。急忙就道:“您问,您尽管问???”

    “这镇子那里有内功心法?”

    “东边乾家武馆花五两银子能学到中平心法,镇中捕头震浩的家传心法概不外传,医馆中有希望能学到五璟段。传闻乞丐窝里也有内功心法流传。嗯!还有我偶然听说镇中富商邹仁富得到了一册武功秘籍准备献给他家娘舅郡守大人。我知道的就这些了。”

    这畏畏缩缩的家伙说起武功来竟然能如数家珍娓娓道来,不得不让徐飞龙高看一眼。于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任??小柴。您??你问这个做什么?”任小柴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顿时更显慌乱。

    “不用紧张,我不过是看你对武功这么感兴趣,想收你做小弟,跟哥混,哥是不会亏待你的。你家在哪?”

    “在那边。”任小柴指了指西南边道。

    任小柴明显经常被欺负,完全不敢撒谎的样子。

    “走吧!去你家,我正好无处落脚,就先在你家住两天吧!”

    一边跟着任小柴徐飞龙一边想着该弄哪一种内功心法才好。最好的自然是富商的那册秘籍了,能送给郡守大人的怎么可能是普通货色。而那个什么中平心法一听就是大陆货色,若非实在没得选徐飞龙是没打算学的。

    来到任小柴的家,在房中转了一圈,发现总共有两张床,徐飞龙转头就道:“你家其他人呢?”

    “死了,都死了,前年鼠疫都死了……。”徐飞龙的话好像问到了任小柴的伤心处。顿时让其情绪低落,言之欲泣。

    “那正好,两张床,我们一人一张。看你也没像吃过东西的样,给你个肉包子,垫垫肚子吧。我说过大哥会罩着你的。”

    徐飞龙说着就从包袱中拿出一个砂锅大的肉包子递了过去。

    任小柴已经快一天没吃东西了,见了香喷喷的肉包子,那还忍得住,仿佛抢一般将肉包子揽入怀里,找了个角落就蹲下低头猛吃。

    看着任小柴吃的起劲,徐飞龙也笑着拿出一个肉包子就坐在床上吃了起来。

    吃完肉包子,徐飞龙就道:“小柴,你知道邹仁富准备什么时候去府城送礼吗?”

    “不知道。”

    “那你知道,邹仁富的儿子都有谁吗?那个最好下手?”

    徐飞龙现在当然不可能冲过邹仁富家的重重护院夺取秘籍,所以只能找找偏门,干干绑架勒索的活计。

    “邹小胖???”说出这名字任小柴有些激动,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

    “他平时经常欺负你吧!”任小柴眼中的恨意,徐飞龙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我???没有???”任小柴害怕徐飞龙以为自己利用他报仇急着解释,却过于紧张,话都说不利索了。

    “很好,就这个邹小胖了。打了我的小弟,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第二天仿佛一如既往一般,任小柴早早的出了门,去寻找或是求取这一天的口粮。好让自己能艰难的活下去。

    邹金童,也就是任小柴所说的邹小胖,昨晚被老爹骂了两句,所以一晚上他都非常的不爽,于是早早的就守在了任小柴必经之路上。欺负任小柴已然成了他每日最快乐的事情了,每天不在任小柴身上发泄一下,他一天都不爽快。他知道任小柴每天都会提前出门,好避开他,所以今天特别提前过来埋伏。果然任小柴又比昨天早了半个小时出门。

    邹小胖说起来还没任小柴大,如果真打,两人最多也就半斤八两,不过邹小胖从来不怕任小柴反抗,因为他老爹给他配了保镖,所以从来都只有他打人,任小柴是绝对打不到他的。

    任小柴佝偻着身子,挨了两记胖拳。突然一下站直了,对着邹小胖的肥脸就打了过去。

    邹小胖的保镖,没想到任小柴今天竟然会反抗,慢了一拍。竟然让任小柴一拳命中,邹小胖顿时就被打懵了。

    苏铭一看被自己保护的小少爷受了伤。急忙补救,冲上前去就一把将想跑的任小柴拿下,将其狠狠的拽倒在邹小胖脚边,准备让邹小胖在其身上狠狠的发泄一下,免得回去打自己小报告。

    “少爷,这任小柴竟然还敢反抗,今天狠狠的收拾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

    这话可谓是说到邹小胖心坎里了,顿时也顾不得怪苏铭没保护好自己,提腿就准备给任小柴一记狠的。

    就在邹小胖抬腿的一瞬间,苏铭突然感觉头有点晕,没等他晃动脑袋,就噗通一声软倒在地。

    邹小胖也没差多少,几乎同时也跟苏铭一样,软倒了下去。

    作为保镖,苏铭的武功自然比起徐飞龙要强得多,所以徐飞龙特意安排了这个计划,让任小柴随身携带了一晃倒迷香,而结果很是让徐飞龙满意,这迷香的名字果然是没有取错,果然是一晃就倒。

    徐飞龙拿着短刀,准备一刀将苏铭歌喉,可一割之下,便发觉竟然割之不动。怕动作大了将这人惊醒,只得放弃,在他身上搜出了十七两银子,和一本苏氏铁布衫功。

    收了战利品,徐飞龙将倒下的邹小胖和任小柴一起放入一旁的大粪桶里。接着又将早写好的勒索信塞入苏铭怀中,推着大粪桶就若无其事的往镇外而去。

    “邹仁富你儿子邹金童在我手上,限你半个小时内将《春阳融雪功》秘籍准备好等我来拿,劝你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小心你儿子性命不保。”

    看着手中的信邹人富气的手都抖了。要不是没有心脏病,没准这下就挂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