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烟花易冷

    陀螺岭。

    位于苍梧郡与秦堰郡交界,因形如陀螺而得名。

    因为是两郡交界处,所以山岭间设有关口,名为陀螺关。过了陀螺关,就是秦堰郡禺良县。禺良县北临大江,是南来北往船只通行之地,是以很是繁华。

    公良它们在山中住了一晚,就来到禺良县中。

    他来得尚早,城中墟市未退,街上人来人往,叫卖声此起彼伏,非常热闹。

    这种场面米谷和圆滚滚、小香香它们已经见过无数次,倒也不是很稀奇,但还是忍不住好奇的伸头四处探去。

    公良带它们在集市上逛了一圈,发现东西都很普通,也就不再看,带着它们往城中客栈走去。

    禺良北临大江,时常有船只载货经过,同时也载人赚些小钱。从此顺水而下,可到大夏龙城。也正是如此,引起了公良的别样心思,打算从水路上走。因为一路上骑乘猛犸小鸡有点厌倦了,所以想换个交通方式赶路。

    “店家,我要到龙城去,不知道咱们这里有没有到龙城的船?”

    公良进入客栈找了间上好的客房住下,就向店中掌柜打探道。

    “咱们禺良南来北往的船可多了,想坐船还不容易,到渡口看看有哪家愿意载人,上去就是。只是想找个好一点的船,就需要一点钱了。”

    “钱好说,店家帮我问问看哪条船要到龙城,这点银子就当谢礼。”

    公良丢了一小锭银子过去,乐得掌柜眉开眼笑,立即让店中伙计去帮忙问。

    到晚上,就有伙计过来禀报,说有一艘大船到龙城,里面住处良好,还提供吃食,不过花费不菲,得要十两金子。

    大夏市面上用钱都是一文一文的,十两金子换成铜钱给一家子,省吃俭用都能用一辈子了,可以想象船资有多贵。

    只是公良在鬼方国挖了一堆金山,根本不把这点钱财放在眼来。而且东西贵自然有贵的道理,何况是在这以信用为生命的世界里。

    翌日一早,公良就带着米谷它们随店伙计到江边上船,看到横陈在江面上的百丈五层楼船,他就知道十两金子花的不冤。

    “这是龙城乘丘家从西边回来的楼船,若非如此,客人也无缘乘坐。只是客人在船上可要小心点。乘丘乃是千年世家,自大秦繁衍至今,实力强大,可不要无缘无故招惹麻烦。”

    店伙计顿了顿,又说道:“当然,小的也只是提醒一下,乘丘家文风鼎盛,信誉良好,也做不出来那等横行霸道之事。”

    公良点点头表示明白。

    待到船边,店伙计快走几步,上前对守在船边的管事说了一声。公良上前交了船资,才踏着船板往上走去。

    到了船上,自然有下人接他到船舱休息。

    公良进去一看,房间不错,被褥整齐,毫无异味,后面还有个临水小窗,可以眺望江景,倒也别致。

    “客人无事时可到甲板上走走逛逛,但切记不要到上面去。。”下人吩咐一声,就走了出去。

    公良在房间中呆了一会儿,闲得无聊,走出去四处逛了起来。楼船分为五层,他住的是底下第二层,上面还有三层,估计是船家自己住的,公良就没上去看。况且楼层间有人把守,他想上也上不去。

    他就在甲板上转悠起来,站在上面往下望去,倒是别有一股风味。

    看了一会儿,他发现坐船的不只他一个人,还有几名儒生、道者和一名好像背着乐器的翩翩男子。

    这男子留着两撇小胡子,长得很有性格,公良不觉多看了一眼。

    那人似有所觉,向他点了点头。公良也跟着颔首示意,不好老是看人家,就转过头去。

    过了一段时间,船就开了。江面平稳,少有大风,一路行去,顺风顺水,倒也平安无事。

    公良抱着米谷躺在船上,放空思绪,什么也不去想,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时光。小家伙肉呼呼,柔柔软软的,他最喜欢这样抱着小家伙。米谷将自己的肚肚贴着粑粑的肚肚,双手张开,趴在粑粑身上,时不时抬头看粑粑一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对可爱的大眼笑得成了一眉弯月。

    她好喜欢粑粑的,粑粑也好喜欢好喜欢她,她最喜欢这样抱着粑粑了。

    圆滚滚趴在床边的柔软兽皮上,肚皮一鼓一鼓的,睡得不亦乐乎。

    小香香藏在它毛绒绒的毛发里,也跟着睡得一塌糊涂。

    自从跟了公良后,这小东西吃好睡好,长得飞快,现在已经从巴掌大小长到两个巴掌大小了。吐火的能力也是暴涨,能够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些些风声,随着小窗传入房中,带着一股水气的清香,让人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

    是那么的甜,那么的美,那么的真。

    倏然,一阵好像琵琶的声音传入耳中,这声音极近,好像就在隔壁。

    公良听了一会儿,猛然起身,循着琵琶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走到隔壁门口,见里面还在弹琵琶,他就停下身来,等琵琶声歇,才上前敲了敲门。片刻门开,露出先前那名长着一对小胡子,颇有性格的男子身影。

    公良拱手道:“在下乃是住在隔壁的公良,冒昧打扰,失礼了。”

    “圣人曰:有朋自远方来来,不亦乐乎。丹虽不敢自比圣人,如此胸襟却也不缺,里面请。”

    男子客气的将公良让进屋里,并倒了杯水给他喝。

    公良喝了一口,说道:“方才在隔壁听到兄台弹的琵琶声,宛如玉珠落盘,真是妙不可言。”

    “朋友夸奖了,不过是微末小技而已,要不然我也不会想到龙城学些新的技巧。”

    两人聊了一会儿,公良就知道男子叫右师丹,此行和他一样,也是要到龙城。不过他是去游历,而右师丹则是想到龙城学习一些新颖的琵琶技巧和乐曲。

    公良听了,心中一动,道:“我以前听过一首歌,不知丹兄是否能把它用琵琶弹奏出来。”

    “且唱来听听。”右师丹说道。

    “这首歌叫《烟花易冷》。”

    当下,公良就将前世听到的烟花易冷唱了出来,这首歌无疑是最适合琵琶弹唱的曲子,也是他很喜欢的歌之一。难得遇到一个会弹琵琶的人,他就厚着脸皮拉交情请人家弹。他也是很久没听前世的歌了,心中难免会想念,要不然他也不会听到有人弹琵琶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

    ?如你默认,生死枯等,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

    容我再等历史转身,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